《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七卷 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057章 宣战

船舷的右侧是菲律宾绵延的海岸线,左侧是一望无际的碧绿南中国海。

马里奥将军站在舰首,凝视着眼前空无一物的海平面,在他一马当先的旗舰背后,是一艘又一艘的西班牙大帆船,它们呈一字长蛇,紧跟着前方的友舰向北行驶。

“我们会成为整个欧洲的笑柄的。”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后,马里奥头也不回地说道,他知道这肯定是舰长莱昂纳多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无耻的中国人。”舰长粗重的声音传入耳中,其中的怒气显而易见。

西班牙是这个时代的日不落帝国,她的殖民地遍布全球,全球的好东西,包括美洲的黄金、白银,东南亚的香料,还有中国的瓷器和丝绸都源源不断地通过她的舰队送回本土。但西班牙王国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上百年了,她受到了荷兰、英国不断的挑战,无力与众多挑战者竞争的西班牙王国,已经不得不在各条战线保持守势,现在西班牙的军人已经没有继续为王国开疆拓土的雄心,只是希望保住现有的土地。

西班牙与中国的贸易已经延续了上百年,最开始的模式就是从中国购入水银,把这些水银运到南美换成大量的白银,再返还中国,收购更多的水银,其中的差额足以让西班牙大量地购入瓷器等奢侈品——这些都是极受欧洲欢迎的货物。但四十年前,因为南美的银矿开始枯竭,所以这条利润惊人的贸易路线遭到了严重威胁;幸好日本连续发现了银山,其规模之大是地球上从未出现过的。西班牙人改变了原先与中国的双边贸易模式,把日本也加入其中,维持了海上丝绸之路的生存。

其后遇到了荷兰人咄咄逼人的挑战,但因为利润足够大,加上西班牙的海上实力,西班牙的马尼拉总督府和荷兰人的巴达维亚议会也能保持和平。但随着清军入关,遍及中国的战火让西班牙失去了大部分的货源。一开始西班牙人还希望明军能够获胜,或是清军迅速统一中国,使得贸易能够继续,但十几年前开始的满清禁海令给予海贸最沉重的一击。

在这个黑暗的年代,邓明的出现,对西班牙人来说无异于划破漫漫黑夜的闪电。这个年轻的皇明公爵对满清禁海令的挑战,让马尼拉总督府认为他简直就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当时马尼拉还在嘲笑荷兰人的短视,因为巴达维亚居然把宝押在清廷一边,希望通过向清廷提供武器和海军支援来换取清廷对荷兰人开放海贸市场。

当时马尼拉总督府在给本土的报告中称,应该对皇明的公爵邓名进行投资,而这肯定也会得到对方的热烈响应,因为对方无疑需要海贸的利润来帮助他在内战中获胜。而且在这种残酷的中国内战产生赢家之前,明军也许对西班牙会保持友好甚至是巴结态度,也会对西班牙人驱逐中国在菲律宾的势力采取默认态度。

不过公爵却显然不肯配合马尼拉总督府的预测,他并没有表现出收复他祖国漫长海岸线的强烈兴趣,反倒积极地把西班牙、荷兰人都从对日贸易中排挤出去。当失去了日本的银山后,西班牙能够拿出来与中国交易的资源就变得很有限了,为了获得中国的奢侈品,西班牙不得不拿出他们之前从来不肯拿出来的美洲黄金。

尽管公爵看起来越来越不像个天使,但马尼拉聊以自慰的是,公爵对海贸的态度前所未有的积极,他拿出的商品数量之大同样前所未有,而且还有合理的关税,并竭力减少不必要的交易阻碍——直到这个时候,马尼拉总督府依旧可以让本土相信,公爵对西班牙是善意和友好的。

“我们都被这个魔鬼欺骗了。”马里奥又是一声长叹。

在过去的八年里,公爵三次派遣特使前往马尼拉,两次前往巴达维亚,向西班牙总督和荷兰议会保证他绝对无意改变东南亚的势力划分。为了证明诚意,公爵还在几年前的英国、荷兰冲突中毫不犹豫地对英国宣战——虽然只是一个姿态,但也是令人安心的表态。

“卑职一直认为中国人不怀好意。”莱昂纳多舰长粗声粗气地说道。

中国在最近的几年内不断向菲律宾派出垦殖团,而且和之前的华人不同,这些人都是带着武器来的,登陆后,立刻动手开垦土地,对那些敢在他们庄园外打转的土人,采用毫不犹豫的强硬政策。

虽然西班牙人对土人也采用同样的态度,但是看到一贯温顺的中国人也采用和他们类似的殖民姿态后,依旧产生了极大的不安。这也让马尼拉的西班牙人产生了对公爵用心的警惕心理。早就有人大声呼吁,主张采用武力把中国人从西班牙人的势力范围内驱逐出去,比如这位莱昂纳多舰长就是其中的一员。

自从西班牙人来到菲律宾以后,一直对华人采用敌视和压制政策,因为西班牙殖民者认定本地的土著既缺乏商业和农业才能,也缺乏组织和反抗的能力,对西班牙人的统治不构成威胁——在邓名的前世,各殖民地独立运动兴起后,华裔也是菲律宾独立运动的领导者和组织者,是西班牙人的头号大敌。马尼拉的一贯做法就是没收华人的财产,挑拨土著去抢劫华人,然后把华人劫持到西班牙人的集中营进行农业生产。

但这个政策在公爵邓组织的武装垦殖后变得难以为继,因为西班牙人实在是太少了,而土人又完全不是有组织的中国武装农民的对手。而且公爵还小心地避开了西班牙人的敏感地区,这就让马尼拉难以下定决心,不愿冒着贸易断绝的风险,牺牲大批西班牙人的性命去进行一场长期战争。尤其是这些华人垦殖团还极大地改善了菲律宾的农业状况,他们大量出售给马尼拉粮食,使得菲律宾第一次实现了自给自足。这些因素相加,使得马尼拉的主战派始终无法成为主流的声音。

除了中国本土的奢侈品以及中国垦殖团提供的粮食外,在过去的三年里,节节提高的橡胶贸易也让马尼拉感到更加安心。这种树胶是南美的特产,公爵对这种作物的需求达到饥渴的地步,几乎每半年都要翻一番。虽然马尼拉和南美总督百思不得其解,对于这种树胶到底有什么用处始终想不通,但既然中国人大量地需要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南美黄金的流失,那西班牙人也不会拒绝出售。就在一年前,马尼拉还在几个地方尝试栽种了橡胶树的树种,盼望着能在十几年后树木成熟后,一劳永逸地解决出口问题。

得知菲律宾开始成功移植橡胶树后,公爵第三次派出了特使。三个月前公爵的特使抵达马尼拉时,再次高调宣布他与西班牙王国保持和平的决心,重申“菲律宾自古以来就是西班牙人的神圣领土”这个论调。依靠这种友善的论调和公爵亲笔写的永远和平的保证书,特使又低价购走了整整十船树胶——这差不多是去年一整年的销售量。在发现中国人如此狂热地需要这种货物时,南美方面也大力加强了对这种树胶的开采,不然还真没法满足中国节节提高的树胶需求。

“我们一定会成为笑柄的。”马里奥再次叹息道。莱昂纳多发出的抱怨,包含着对总督府的指责,让马里奥露出了苦笑。

西班牙低价出售大量树胶的结果,换来了公爵的最后通牒。和这封通牒同时送到的还有公爵给西班牙国王和议会的信,信中公爵称,他虽然极力奔走游说,但中国的议会已经下定了决心,所以公爵和西班牙人的友谊虽然丝毫不变,但仍不得不痛苦地在朋友和祖国之间选择祖国,含泪出任远征军的统帅,亲自带着舰队和大军来等候马尼拉对帝国议会最后通牒的答复。

等这个消息传回欧洲后,马里奥知道,马尼拉总督一定会在马德里遭到激烈的抨击和极大的压力:明知对方只是一个公爵,明知对方有一个帝国议会,为什么不与中国的议会直接签署条约,而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和一个公爵的私人感情上?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觉得这种做法简直愚蠢到极点,难道马尼拉的西班牙人都是蠢货,以为公爵能够抗拒皇家或是议会的命令吗?

问题这不是在欧洲,这是在极度专制的亚洲。而这个公爵也绝不是皇帝的封臣或议会的工具,他本人明明就该是议会的主人才对!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公爵的痛苦抉择或是马尼拉的愚蠢,而是肆无忌惮地背信弃义。

但这些都无法对远在西班牙本土的人解释清楚。

拒绝了中国议会的最后通牒后,马尼拉总督就当机立断下令舰队出发,务必要在第一时间歼灭中国的远征舰队,俘虏公爵并把他带回马尼拉,逼他下命令给中国的议会,宣布停战。

如果这次战争失败了,那马尼拉就会承担更多的罪责,指责他们愚蠢地把舰队开出戒备森严的马尼拉要塞去与中国人决战。但马里奥很清楚这是迫不得已,他们甚至不能允许中国舰队分散登陆,因为中国军队会得到数以万计的垦殖团武装农民的支援,中国人不但在人数上对西班牙人居于绝对优势,而且还拥有足够的粮食。没有粮食是不可能在长期对峙中取胜的。至于让土人去和中国远征军作战,那更是痴人说梦,中国的武装农民能够在数年里把土人成批地逐出家园,还指望那些土人帮助西班牙人击败中国的正规军么?

“中国人的舰队比我们要弱小得多,我们必须要在海上打垮、歼灭他们。”马里奥再次重申:“那个魔鬼的安全必须要得到保证,我们还需要他下令停战,继续供给我们粮食并维持贸易。”

“将军放心吧,那个魔鬼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莱昂纳多舰长信心十足地答道。

几年来,中国一直尝试从荷兰和西班牙人手中购买战舰,据说有很多被英国海盗劫走的商船也被公爵邓买走了,这当然引起了马尼拉的警惕。虽然公爵屡次宣称友好,并反复声明他购买战舰完全是为了和清廷争夺中国近海的制海权,但马尼拉倒没有被这些烟雾所迷惑。清廷的水师连一般的商船都打不过,西班牙人不信对付清廷必须要用到战列舰。估计公爵买走那些商船以后,稍微武装一下也就够了,所以不管公爵开什么价,马尼拉一艘战舰也不肯卖给他。

巴达维亚那边或许是因为距离远,所以出售了两艘二十炮的战舰给公爵,根据马尼拉的情报,这应该就是公爵手中最大的远洋战舰。除此以外,他大概还能有一百艘武装商船。至于仿造的战舰,马尼拉也不太放在心上,因为短短几年里,公爵根本造不出合格的大型远洋战舰。

而马尼拉的舰队中有三十条战舰,最小的也和公爵最大的二十炮战舰相当,更有十条装炮超过四十门的战舰,至于马里奥将军的旗舰则是一艘六十炮战舰。放在欧洲,这条船还未必能编入战列舰编队,不过在东亚则是毫无疑问的巨舰,它的对手是巴达维亚的同级战舰而不是公爵的那些可怜的小船和武装商船。

海战有一条规则,那就是船坚炮利者胜。马里奥的旗舰无论遇到公爵手中的任何一条船,都可以在它们的射程之外把它们撕成碎片;公爵的小型战舰和武装商船既没有足以匹敌的装甲,也没有口径能与西班牙人相提并论的舰炮,中国军队就算想冲近西班牙舰队做殊死一搏,或是展开登舷战,也没有足够的航速。

虽然对战争造成的后果感到忧虑,但对海战的胜利马尼拉方面则无人怀疑,只要遇到中国舰队,那就会出现一面倒的屠杀。马尼拉总督府的命令就是把中国人歼灭在海上,尽可能地杀伤他们的陆军士兵,除了公爵的旗舰外,不要放过任何一艘中国船只。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西班牙总督在拒绝了公爵的最后通牒后,就派出小型快船悄悄尾随中国人的使者坐舰。而庞大的西班牙舰队则跟在这艘快船后面,让中国的使者把全部的西班牙舰队带到公爵的面前。为了避免被狡猾的中国人发现,不但伪装成商船的西班牙侦查快船距离带路的中国使者坐舰很远,就连主力舰队距离他们的快船也是在极限距离上,现在只有在桅杆顶端的瞭望兵才能看到那艘快船的桅杆。现在西班牙舰队都只挂着半帆前行,只有当侦查快船发出旗号,说看到密密麻麻的中国舰队桅杆之林后,它们才会全速发起进攻。

看到马里奥将军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大海,莱昂纳多舰长再次劝说道:“将军,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们两天内应该不会遇到中国舰队。”

“一定要生擒那个魔鬼。”马里奥狠狠地攥了一下拳头,他恨不得把公爵关在笼子里送去马德里展览,但他很清楚这个心愿是无法实现的。

西班牙王国已经很虚弱了,不可能从南美或本土抽调军队来亚洲,因此战争必须依靠马尼拉自己的力量,而公爵就是唯一能结束这场战争的人——英国已经对荷兰宣战,借口是荷兰的一幅油画侮辱了英国,因此必须要灭亡荷兰来为英国的尊严讨还公道——这帮流氓和公爵一样的厚颜无耻,这场战争已经把法国、西班牙、丹麦等国都牵扯进去了。马尼拉在短期内肯定要集中力量保证本土的安全,威慑周围虎视眈眈的恶邻们;在中国议会的最后通牒中,他们称英国是中国的盟邦,今天荷兰能用油画侮辱中国的盟国,明天就能用油画侮辱中国,所以也必须对荷兰宣战来先发制人——几年前中国还对英国宣而不战,什么时候和英国流氓又结成盟邦了?不过他们确实应该是盟邦,这样两群厚颜无耻的流氓,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放心吧,将军,我们肯定能找到中国人。”

虽然中国使者可能发现那艘伪装成商船的侦查舰,但使者不可能为了一艘无法确定身份的船只就不去向公爵复命。对此全体西班牙军官都深信不疑。他们的信念就是,绝不能让中国的舰队行驶到马尼拉周围,一定要把强敌歼灭在海上,这是西班牙人战胜强敌的唯一机会。

……

与此同时,被西班牙人称为魔鬼的人正和他的将领们闲聊。

在向马尼拉派去最后通牒使者时,中国远征舰队就已经停泊在菲律宾的北部,不过在这里登陆是不可行的,因为从这里前往马尼拉的路程太远。陆路上崎岖的雨林小道会让远征军损失大量的官兵,丧失大部分战斗力。对邓名来说,最好的策略莫过于直接把五万名远征军送到马尼拉城下登陆。

“在南洋作战和在长江两岸又不同,这里制海权就是一切。”邓名再次向首次踏出国门远征的帝国将领们强调,控制长江的水面,能够给明军带来机动优势,但在菲律宾这个优势被放大了十倍以上:“如果海战失利,我们庞大的军队就算能安全登陆,也不过是一群为生存而挣扎的野人;而如果西班牙人失去了他们的舰队,那他们就被分散为互不同属的孤军,只能看着我们一个个拿下他们的据点。我们甚至不需要包围他们的堡垒,他们就会因为粮草断绝,不得不向我们投降。”

帝国海军的劣势是很明显的,这几年任凭邓名好话说尽,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也不肯把大型战舰出售给他;除了这些装备上的不足,人员的训练也很成问题,帝国海军在中国近海根本没有敌手,但是就算装备相同,排开队列与西班牙人在大海上交战,舰队恐怕也不是对手。不过如果不是有这么大的实力差距,西班牙人恐怕也不会容忍中国垦殖团在菲律宾偏僻地区的开垦——如果马尼拉认为中国舰队能够威胁到他们,那么光靠贸易利润和提供粮食是麻痹不了他们的。

“而夺取制海权的唯一办法就是舰队决战,在海战中摧毁西班牙人的舰队,让我军成为这片海域的主人。”邓名这次带来了四百多条船只,其中两百二十条商船都经过了改造(其中既有购买的也有仿制的,对于商船的出售西班牙和荷兰倒也没有禁绝的意思),平均每条船安装十门大炮。还有大批航速更慢的船只,连装备都没有,只是单纯的运输船。

按说现在并不是发起对西班牙、荷兰战争的好时机,起码在崇明船厂能够生产对抗西班牙、荷兰巨舰的战舰前,中国看起来还无法动摇敌人的制海权。但邓名已经等不起了,目前英荷战争把欧洲主要强国的注意力都吸引在她们的本土,再说邓名已经和英国达成密约,如果想重新划分亚洲的势力范围并在其中切下一大块蛋糕的话,邓名不仅对敌人,也需要对盟友显示出强大的实力。再说,随着中国海上实力的快速崛起,西班牙人和荷兰人在崇明、舟山的情报刺探也越来越多。邓名为了麻痹他们,还允许他们随意参观中国的造船厂,表示中国对朋友们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如果西班牙和荷兰人感觉中国拥有了能和他们较量的力量,多半就会改变对中国垦殖团的态度。

正因为没有人相信邓名敢于挑战欧洲人在亚洲的制海权,所以现在才是发动战争的好时机,也能帮助垦殖团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武装农民已经很多了,不能容忍海域和城市继续控制在西班牙人的手中。

邓名也有自己的杀手锏,所有中国的炮弹上都装上了最新的延迟引信。这种炼丹学引信采用了酸腐蚀原理,炮弹上的引信会在被触发后的三十秒到六十秒区间内引爆炮弹,这种引信技术将给中国军队的炮弹以更大的杀伤力。只是受限于炮的口径,中国战舰依旧要靠近到非常短的距离上,才有可能把炮弹准确地打到西班牙人的船上;如果想指望给西班牙人的巨舰构成巨大的杀伤,就需要冲到百米内向着对方的火炮舷窗射击,不然以中国的小炮是无法击穿西班牙巨舰的船体装甲的。

“电报!”

一声报告从门外传来。

邓名接过看了起来。原始的无限电报效率奇差无比,通讯所需时间极长不说,对天气也有很高的要求。

在电报的最后,使者报告发现有可疑的船只在尾随它,看到这里邓名冷笑了一声。如果没有无线电,那使者就必须要在完不成任务和保证主力安全之间挣扎,不过现在使者的坐舰完全没有这个压力了,它可以牵着西班牙人的主力舰队继续在海上绕圈,然后把它们带向明军的预设战场。

“西班牙人已经拒绝了帝国议会的最后通牒!”邓名对众人宣布道,这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在最后通牒中,帝国议会借口要对荷兰作战,要求马尼拉放开水域通行权;还抗议西班牙对华人司法不公,要求马尼拉给予中国领事裁判权;除了这两大项还有许多要求,马尼拉要是能同意才是怪事。

全体在场的将领都起立,肃然看着邓名。

“根据院会命令,皇明已经与西班牙王国处在战争状态。”一个士兵送上早就准备好的公文,邓名高举起来大声说道:“院会命令:西班牙攻击盟邦、屠戮我国侨民、敌视帝国政府,理应讨伐。”

“遵命!”将领们齐声回答道。

“从即刻起,自由攻击西班牙军队,西班牙王国以及他支持者的财产被视为敌产予以没收。”邓名接着以统帅的身份下达了进一步命令:“抗拒者格杀,降顺者免死。”

“得令。”将领们再次齐声答道:“丞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