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七卷 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042章 失控

湖州知府谭希闵看到李焕的报告后,气得鼻子都歪了,当场就在衙门里大发雷霆,拍着桌面叫道:“一个县的兵马居然被一个庄主歼灭了!这么多的废物怎么都聚在一起了?”

明史案并不是在谭西闵任上发生的,这半年的耽搁按理也怪不到他头上,不过杭州的上司威胁说如果他不能把事情利索地办好,那他也有失察之罪。谭希闵很清楚这是杭州在告诫自己不要徇私枉法,这个案子是通了天的,没有人能将其按下来,地方官谁不想活了就继续去拿庄家的银子吧。

既然知道朝廷要彻查此事,那谭希闵自然不敢考虑收受贿赂包庇庄家,早在吩咐李焕去拿人的时候,就告诉他连湖州都不用回,直接把人犯押解去杭州,以免让自己沾上是非——这两年来,湖州知府衙门里拿过庄家银子的官吏很多,谭希闵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撇清自己,万一庄允城被押解回湖州后死在狱中,那谭希闵就算是惹祸上身了。

没想到事情变成这样,谭希闵越说越气,甚至一度怀疑是县令想要包庇庄允城。

“这要是让总督知道了,肯定以为我是想包庇庄家,夸大困难,让总督知难而退。”细细思量一番后,谭希闵觉得归安县没有这个胆量。而且李焕也需要戴罪立功,他就是把庄允城杀了,都比诈称被击败的可能性大:“就是一群蠢货。这个庄允城老贼也是狗胆包天,居然敢拒捕。”

谭希闵把幕僚和属官召集来商议出兵一事。乍一听知府要出动府军时,幕僚们都大吃一惊,纷纷询问哪里出乱事了。

“本官要派两营兵去拿庄允城。”谭希闵板着脸说道。

幕僚们听完后一起发愣,有个脑筋不太好的家伙一时转不过弯来,居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惊醒了其余的人,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知府大人在讲笑话啊。虽然不知道谭希闵为什么会有这个兴致,但上官讲笑话大家岂敢不笑,顿时衙门里欢声大作。只有把报告送到谭希闵桌前的那个属官没跟着起哄,忧心忡忡地看着面皮紫黑的湖州知府。

“有什么好笑的!”谭希闵重重一拍桌面:“军队什么时候能出动?该给多少钱粮和犒赏?”

大家这才意识到知府大人原来是当真要这么干,一个幕僚反应过来,立刻跳起来劝东家收回成命。

“就是那个写了本反书的庄允城?大人让归安县派一队衙役拿了他便是。”这个幕僚一边说一边心里还在奇怪:“几天前大人不是和我们商议过这件事吗?给归安县的公文还是小人起草的啊。”

“你当本官是白痴吗?四天前的事也会不记得?”谭希闵骂道:“衙役被庄允城打垮了……”

“这厮好狗胆,居然造反了!”幕僚们顿时一片哗然,没等谭希闵说完,在场的人纷纷叫道:“归安县为何不派绿营镇压?”

“派了,驻防绿营也被庄允城打垮了。现在连朱佑明也反了!”谭希闵没好气地说道。

衙门里沉寂了片刻,这次没有人敢笑,但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谭希闵挥挥手,把李焕的报告交给幕僚和属官们传阅。幕僚们揉揉眼睛,把报告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后,不得不承认确实需要府城出动军队去镇压两位财主的抵抗了。

可府城的军队不是能轻易动用的,首先出兵就需要向省城报告原因和目的,要是把真实的理由报上去,省城的上司估计会先不相信,然后勃然大怒,那么今年湖州的考绩也就别想要了。不过瞒是隐瞒不过去的,三营绿营兵出动的动静太大,而且还需要从府库里拿出开拔的银两、预备战后的犒赏,出征期间还需要发双份的粮秣——杭州肯定会被惊动。

“大人,为了两个庄主出动大兵……这……这总督大人能同意吗?开拔、消耗、犒赏肯定无法入账,这都是亏空啊。”一个幕僚焦急地说道。

“你当本官不知道吗?”谭希闵反问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幕僚们面面相觑,谭希闵见状更是生气:“难道要本官自己掏腰包补这份亏空吗?养你们何用?”

“大人息怒。”终于有个幕僚站出来,提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只能让归安县填补这个亏空。不过三营兵实在太多了,去一个营好了,一个庄主,还不是手到擒来?”

“真是蠢货,要是能手到擒来,还用得着来本官这里搬救兵吗?”这个幕僚说的倒是一个办法,无论如何今年的考绩都肯定是差了,谭希闵无论如何也不肯承担这份财政损失:“发文给归安县,这次出兵的费用都算他们的,府里可以先给垫上,差额按月计息,秋收后务必还上。”

“三营兵的花销太大,恐怕今年还不上。”有几个幕僚愁容满面。

但也有赞同谭希闵的人:“庄家已经打垮了县兵,还是多派点兵去吧,至少两营。要是为了省钱少派兵去,可能会打得很艰苦,多死了人,不是还要多出抚恤吗?”

一说到伤亡问题,刚才反对的人就不吱声了。地方财政从来不富裕,每岁的结余都非常有限,上司的例钱、幕僚的月钱也都要从这里面出,一切都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前年杭州之战,参战的湖州绿营损失了大批官兵和装备,六个月后才勉强补齐人员的差额,直到现在装备还没有完全恢复——抚恤和补充所需的开销,让湖州去年一年都过得紧巴巴的,十日一操也都找各种借口变成了一月一操。

如果这次再损失上百个绿营官兵,仅仅是抚恤金,就能让大伙儿今年都别过年了——不要指望归安县能把这些开销都承担起来,别说今年,就是明年县里也还不清府里的垫付,除非不顾激起民变的横征暴敛。

“出动三营兵,一千五百披甲,动作要快。三天内解决问题,然后赶快回来。打了这仗也算是以战代练了,后半年的操练想些理由都停了吧。”停操可能会引起士兵的不满,所以还是要给点赏赐安抚,不过湖州府实在是要坚持不住了:“动作虽然要快,但伤亡也要尽量避免,一定要控制在二十个人以内,十个以内就更好了。只是两个庄主,应该没问题吧?”

大家都觉得没问题。庄允城虽然非常有钱,但在场的幕僚都清楚,满打满算庄允城也就能动员四百个壮丁。看到府城派去一千多披甲(空饷不可避免,实际上湖州府的一千五百个名额并不满员,披甲兵的数目差不多有一千二百人),就算庄允城想顽抗到底,他的庄丁多半也会胆战心惊地投降了。哪怕剩下三十个顽固分子,损失几个披甲也就把他们拿下了——直到现在,幕僚们还是想不通为何归安县的驻军居然会连一个庄主都打不过。肯定是归安县吃空饷吃得太狠了,平日正常的操练也都停了。嗯,肯定是这样,等拿了庄允城再和他们算账,拿那些赃官的家产来填补府库里的亏空。

若仅仅是派衙役抄家,就算下面的人贪污、哄抢,但是府城衙门多少也能获得一些财物。如果出动军队,那庄允城和朱佑明的家产也就指望不上了。谭希闵和幕僚们越想越恨,计算府库需要垫付的粮饷数目时,齐声痛骂归安县的官吏个个可杀。

虽然府里达成了共识,不过正式出动军队还是需要时间。既然没有大规模叛乱,也就没有了事急从权的理由,这次军事行动还是得事先报告杭州一声,免得总督衙门觉得湖州知府没把上官放在眼里。

在给总督的报告里,谭希闵一开头就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主动承认自己失职,没有看好归安县的那些狗官,先在总督大人面前认错,好歹混个态度好;然后谭希闵接受了归安县的部分说辞,称庄允城狗急跳墙,收买了数千山贼负隅顽抗——当然这还是归安县的错,他们居然把消息泄露出去,让庄允城和朱佑明决心鱼死网破了——正常情况下就是走漏消息也不叫事,不过谁让衙役没搞定两位庄主呢;现在情况趋于失控,为了尽快完成朝廷交给的任务,谭希闵不得不断然命令府城绿营出击,以求早日捉拿庄允城归案。

派使者把请罪书和申请绿营出击的公文给省城送去的同时,湖州也开始了军事动员,向下面的军官通报了军事任务和敌人的身份。

得知要出动府兵去对付两个庄主后,绿营将领和军官都感到啼笑皆非,不过没有人会把这种下乡发财的机会往外推。这一年来,知府衙门里感觉过得紧巴巴的,绿营也是一样。

很快湖州府动员全军去攻打庄允城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城。湖州的缙绅近期或多或少都听到了“明史案”的风声,有些人担心自己或是亲朋也会被牵连其中,所以消息一传出去就受到了高度关注。

当天晚上,几乎每个士人都关起门来和家人讨论庄允城、朱佑明那异乎寻常的勇气,顺便还会提到归安县衙门惊人的无能。明明是衙役就能解决的事,居然还要跑到府里来求救——不过没有人认为庄、朱二人能够从谭希闵的愤怒中幸免,越是了解庄允城的人越不相信会出现什么奇迹。

赵国祚批准湖州绿营出动时只是感觉很可笑,而且对归安县的无能和贪赃感到深恶痛疾,更坚定了他要把涉案官员收拾一通决心。而一个月后谭希闵亲自跑来杭州,跪倒在总督赵国祚和杭州驻防八旗将军松奎前时,这两人的感觉就不仅仅是可笑了。

“下……下官罪该万死。”谭希闵进门后就没敢站起来,哆嗦着一个劲地谢罪。庄家大院现在聚集了六百多庄、朱的庄丁,四百多可以充作炮灰的俘虏敢死队,其中庄丁还普及了盔甲和军用武器,防御地位和高墙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庄家缺乏合格军官和士官的不足。

如果正确认识庄家的实力,那负责镇压的参将可能会选择围困,庄家主动出击的信心还是比较缺乏的,而且一旦脱离了墙壁、壕沟的掩护,庄、朱联军的指挥系统也会遇到考验吗,那些在固定阵地上不得不老老实实充任炮灰的俘虏也可能趁机生事。不过由于知府衙门省钱的目的要求参将一定要在三天内返回军营,所以花了一天开到庄家后,参将连侦查工作都省略了直接发起进攻,计划用一刻钟战斗、两个时辰洗劫,然后打道回府。

于是清军就一头向庄家的“立体防御”上撞了过去,趁着这十几天的休整时间,壕沟得到了大幅度拓宽,还在后面垒起了半人高的胸墙。胸墙后和高墙上的步枪手形成了高低配置,之前的胜利让庄家有勇气把虎蹲炮布置在院墙外,当清军集团冲锋到壕沟前时,四门虎蹲炮撕下伪装向清军进行了霰弹轰击。

之前两场激战中虎蹲炮的炮手完全没有发挥机会,这次齐射结束,当虎蹲炮的炮手完成填装后,壕沟前的清军已经接近溃败。统兵的参将看到庄家枪炮齐鸣,绿营在壕沟前死伤枕藉后,对身边的亲兵发出惊呼:“这到底是庄家大院还是紫禁城?怎么连大炮都有?”

虎蹲炮第二次射击后,无论是指挥绿营的参将还是属于庄、朱联军的俘虏敢死队都对胜负再没有任何怀疑,这时清军的伤亡已经超过百人,损失的大都是三营绿营中资深的军官和勇敢的锐士。而剩下的军队也完全被庄家的火力打蒙了,一些人已经开始溃退,一些人趴在地上躲避火力。

这时庄廷钺和朱佑明的之子朱念绍指挥披甲庄丁发起冲锋,包括梁直在内的俘虏敢死队也不甘落后——刚才梁直等人在庄丁的监视下使用弓弩配合步枪手作战,还在壕沟前组成第一道防线用长枪去戳试图翻越过来的绿营。被步枪和虎蹲炮打得晕头涨脑的绿营被数百披甲庄丁和俘虏敢死队轻而易举地冲垮,三营府兵在大战中被杀二百七十余人,被俘超过六百人。梁直等人也在反击中为庄允城立下战功,不少人都因此顺利升级为监工,不但不用继续干苦力,还能得到更多的食物配给。

参将退入归安县时,出征时的三营士兵一千二百多披甲只剩下三百多丢盔弃甲的败兵,从本地征募的无甲县勇几乎都逃回家去了,把清军惨败的消息传到了四面八方。后两天不断有零零星星的败兵即日怒归安向参将报道,不过也有一些人直接逃回了府城,顿时湖州就是举城哗然。

谭希闵下令府城戒严,严防庄家反击后,很快又得知各县都出现不稳。不少地区都哄传庄允城啸聚十万大军,厉兵秣马要上杭州为自己讨还公道;甚至还有人说庄允城打出了清君侧的大旗,要直捣北京和朝廷论一论是非——浙江士人都很同情庄允城,而被冤枉的人不甘于束手待毙而是反戈一击,还打垮了让士人们又恨又怕的强大官府,当然也是喜闻乐见的事。

在士人们的推波助澜下,湖州境内的土寇也蜂起,不少山大王听风就是雨,认为浙江的天要变了,轮到庄允城做龙椅、朱佑明当丞相了,这些人打起声援庄大王的旗号,纷纷出动在官道边设卡收起了买路钱。除了这些山大王外,水面上的好汉也不甘寂寞,他们真的打起了“清君侧”的旗号,开始大肆贩卖私盐、生铁、土布。

不过现在湖州府已经处于失控状态,失去了三营绿营后,谭希闵也就失去了镇压沿路收费的大王和贩盐的江湖人士的能力。在府城精锐损失的殆尽的情况下,境内风云突变的时候,各县都不敢把绿营派出城,而是全力戒严以防出现什么闪失。

没有官兵的干扰,各路好汉进行了串联后,不少人就信心膨胀,打算联合起来开一个县城作为给庄大王的见面礼。这些好汉包围县城后,县里除了紧闭城门,向府城求援外,也没有其他什么好办法。谭希闵发觉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府城也会陷入重围的,只好赶来杭州,请求省城出动大军帮助湖州恢复秩序。

“谭希闵,你到底是怎么办的差?”赵国祚指着湖州知府的鼻子骂道:“庄允城不是写反书的财主吗?怎么都开始清君侧了?”

对付写反书的财主和拥兵自重的野心家,官府的处理办法当然会完全不同,哪怕庄允城是个山大王,官府都不会掉以轻心地企图派捕快把他缉拿归案;就算出动府兵对于一个山贼,参将也会认真侦查地形,慎重地权衡强攻和长围的利弊,多次进行试探攻击以观察对方火力和支撑点,知府更不会给什么三天的时间限制。

现在赵国祚最恨的就是这个,湖州官府居然连对方是什么类型的对手都能搞错,明明是个需要怀柔的硬骨头,居然当做肥美多汁的大肉——不但杭州受了欺骗,还把这个假情报上报给了朝廷。

如果一开始就上报庄允城存心走造反,那他举起清君侧的大旗也不怕,因为这说明地方官对他的判断很正确,可惜杭州从来没有这么警告过北京,而是大谈特谈庄家的财富,这样庄家就不是居心叵测的反贼,而是被觊觎他家产的地方官逼反的豪强——杭州、湖州一个激起民变的罪名是跑不了的,主持此事的鳌拜绝对不会承担责任的,他只会认为他是被杭州坑了——杭州方面想拿辅政大臣当枪使,所以才在庄家、朱家的实力上蒙蔽朝廷,硬是把两条恶狼说成肥猪。

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赵国祚沉吟着问道:“湖州要多久才能再次出兵剿灭庄、朱二贼?”

“至少要六个月……”谭希闵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得知三营绿营的损失后,谭希闵就知道湖州府已经破产了,六个月后能重建绿营已经是菩萨显灵了,到时候优先剿灭的也是成了气候的路霸和私盐贩子,至于清君侧庄允城和朱佑明,他们不在六个月内带着党羽来剿灭湖州知府衙门就不错了。所以一定要从省城讨到援兵,否则谭希闵在湖州的统治就土崩瓦解了。

“六个月!”杭州将军松奎一蹦三尺高,大骂道:“别说六个月,就是三个月朝廷能饶得了你么?”

“出动省城的镇军去剿灭两个庄主?你可是口口声声说过他们只是写反书的财主的。”赵国祚现在面对的难题,和谭希闵出兵前面对的也差不多。要是向朝廷承认庄允城和朱佑明有席卷湖州的实力,那赵国祚的总督也就差不多做到头了,鳌拜肯定会认为蒙蔽朝廷也有他的一份,总督居然不设法安抚然后伺机削弱这样的省内豪强,还千方百计地将其逼反;如果继续咬定庄允城和朱佑明只是财主,那总督还是差不多到头了——杭州打不过川军那是因为川军比中央军还厉害、打不过张煌言是因为中间隔着大海、可现在居然赵国祚的手下连两个庄主都打不过了,都要堂堂的总督出动镇军去和两个庄主决一死战了!是不是连浙江督标和提标都得参战了?

“出动一镇还是两镇?庄允城一天就击溃了府兵,一镇兵恐怕不保险吧?要是两镇或是三镇兵,那开拔、粮秣和犒赏怎么办?这得几十万两银子吧?朝廷能同意我花这么多钱去打两个庄主吗?这笔亏空怎么办?我就是想自掏腰包都掏不起啊。”赵国祚在心里盘算着,不时向趴在地上的谭希闵投过去恶狠狠的一瞥:“要是万一,万一镇兵也被打败了怎么办?岂不是要全省大乱,而且到时候该怎么收场,是要两江或福建支援,还是请求朝廷派禁旅入浙——入浙来镇压两个庄主?”

被李星汉、任堂他们打败后,赵国祚也一直在努力恢复浙江绿营的元气,还要赔偿福建李率泰借兵给他的损失,浙江的财政压力极大,而且禁海令还让浙江失去了大片的沿海土地,巨额的渔业、商贸收入,光靠农业浙江比起内陆各省也没有什么优势。

“要不就招安吧。”赵国祚突然感到人生一片灰暗,恢复朝廷的信任,和邓名拉关系,弥补亏空,都还指望着这明史案呐:“我堂堂封疆大吏,居然被两个土财主逼得快上吊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