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七卷 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024章 整训

虽然眼前烟尘滚滚,一时之间祖泽溥也看不清明军又冲到了哪里,不过他很清楚两翼的川陕绿营,他手中最精锐的武力并没有按照统帅的意图及时发起牵制性进攻。喊杀声由近而远,然后就是大批无主的战马从东面奔回,还有不少原本位于右翼的骑兵惊慌失措地逃回。

“看起来右翼战事不利。”祖泽溥立刻做出了判断。

刚才明军第一次进攻就几乎打到他的将旗下,看邓名那杀气腾腾的架势,山东总督确信对方没有冲击丘陵不是因为和自己客气,而是冲击力耗尽,还担心会受到来自侧翼的突然袭击。

而现在眼前的平原上已经没有了清军成建制的军队,右翼估计也在明军的这一击中溃散了,而左翼因为两次掉头已经一团糟,祖泽溥想不出敌人还有什么理由不总攻自己所在的位置。

“看起来今天王师难以克尽全功了,我们来日再战,收兵回营。”祖泽溥一挥手,就带着近卫转身向丘陵下而去。不过既然不是逃跑而是收兵回营,将旗当然不用拔,祖泽溥把自己的将旗遗留在山丘上,二话不说就奔着西方而去。

明军骑兵再次整齐地杀来时,沿途没有见到一支有组织的敌人,散落在战场上的敌骑见到成排的黑甲骑兵冲来后,无不抱头鼠窜。现在明军周围也都是腾起的尘土,他们就凭着记忆向祖泽溥的将旗位置扑去,两翼的军官都睁大了眼睛观察着周围的迷雾,唯恐侧翼会突然冲出来一支敌军的骑兵。

等冲上了祖泽溥的小丘陵后,邓名还是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他在空无一人的敌军帅旗周围转了一圈,摇摇头,命令士兵把旗帜放倒在地。站在丘陵的最高处,邓名环顾四周,看到西面的驿道上有一溜青烟,看上去好像是几十个骑兵疾驰的样子。

“祖泽溥逃得好快。”邓名估算了一下距离,觉得没可能追上了。随着祖泽溥的将旗被放倒,战场周围的清军都知道此战已经宣告失败,邓名看到大片的清军旗帜倾倒,无数人开始向西方逃窜。

“分头追击,不过不必追出去太远,把他们驱逐出战场就可以了。”邓名给几个军官下达了命令,还派游骑兵的副队长宋唯慎带领一队人去监视山东总督的临时大营,最后邓名派人去通知山东友军,告诉他们可以开始追击了,帮助川军清扫一下战场。

……

“真不愧是邓提督,一炷香的时间就打垮了祖总督。”整场战斗傅山叉一直按兵不动,当明军击穿了清军的中央战线后,他就确定今天这一仗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从那以后就一直专注地看着丘陵上的动静。远远地看到好像有一队人从丘陵上离开后,傅山叉就怀疑那是山东总督跑了,不过既然山东总督的帅旗还立着,心里有底的傅山叉也就不着急撤退。

而看到举着方块旗的骑兵冲上丘陵,很快就把祖泽溥的大旗放倒后,傅山叉长出了一口气,现在他可以从容地撤退了,川陕督标在此战中的表现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周围的友军都开始溃逃了,傅山叉却显得从容不迫。

“总督大人跑了!”

“总督大人跑了!”

川陕绿营整齐地喊着号子,排着整齐的队形一路小跑脱离战场。在高声向周围的同僚宣告败因的时候,傅山叉还下令拯救沿途遇到的绿营军官,把这些感激不尽的人带着一起走,他知道姚长尊大概也会做同样的事。

不过这些惊恐不已的绿营军官手下大都溃散,在被带入队伍中后,见川陕督标并没有亡命奔逃又感到有些不安,纷纷催促傅山叉快走。

“放心吧,我们和邓贼交手多年了,虽然我们人少,但邓贼不敢逼迫太紧的,他知道我们的实力。”傅山叉耐心地解释道。这时又遇到一个连马都没有的提标步兵把总,傅山叉下令把他拽上马,但他的一个亲兵需要自谋生路了。

背后的喊杀声越来越近,傅山叉命令那些带着军官的人在前,他亲自横戈断后。

一队几十个黑衣骑兵从烟尘中钻出来,看到戒备后退的川陕督标的旗帜,纷纷放缓了马速。

“吾乃川陕总督李公麾下千总傅山叉!”傅千总面目狰狞,把长枪横在身前,冲着追兵呲牙咧嘴地吼道:“退兵!你不一定能打赢的。”

前排的绿营军官听到这句喊话后,不少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觉得未免也太没有气势了。看到这些追兵后,绿营军官都心里敲鼓,对方虽然人数不多,但如果被拖住了,随后敌军大队赶来,这些川陕督标和他们都势必无法幸免。这时不少人都暗暗责怪傅山叉太心软,救了太多的人,耽误了太长的时间。

但没有想到川军就吃这一套,那几十个黑甲敌骑盯着傅山叉又看了两眼,就掉头朝别的方向,追击其他的逃敌去了。

“快走、快走。”川军离开后,傅山叉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冒险了,虽然邓名答应过只要他们不出力并及时撤退,那川军就不会攻击川陕督标,不过傅山叉偷偷救人也算是打协议的擦边球,万一遇上个脾气不好的川军动手打人,那傅山叉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眼下还有不少溃军在战场周围,傅山叉知道现在川军还比较忙,等他们闲下来了,要是川陕督标还没有远离战场就危险了,说不定会遇上一个杀红眼的愣头青——只要动手了,傅山叉就会跑,他知道一旦还手,那邓名肯定不会坐视他的手下被杀——晚跑还不如早跑。

带着这些新朋友逃出明军的追击范围后,傅山叉才对惊魂稍定的众人说道:“你们刚才觉得我言语不够有震慑力?刚才我们处在险境,当务之急是安全离开,所以我不与敌人争一时之长短,让他们意识到我们的战力就可以了。免得激怒了某个没脑子的上来拼命,带着你们,我也不是完全施展得开手脚。”

这时山东人对傅山叉只有感激和钦佩,哪里还会觉得他说话不妥,听完傅山叉的解释后,这群人纷纷称颂,说傅山叉有勇有谋,真乃大将风范。

一行人往青州的方向行出一段后,突然侧翼又跑出来一队衣甲鲜明的绿营,众人定睛一看,不是姚长尊又是何人?

“大哥!”

“兄弟!”

在众人面前,傅山叉和姚长尊激动地四手紧握。

“兄弟,平安就好。”

“劳大哥担心了,我到没有担心过大哥,因为知道以大哥的武勇,必能杀出重围。”

和傅山叉一样,姚长尊也救了几个绿营军官。这些人死里逃生,汇聚到一起后,对川陕督标也更加的钦佩,不少人都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打仗一定要争取部署在甘陕绿营的旁边,这帮西北汉子实在是太仗义了。

在返回青州的路上,大家各自叙述这次惊险的逃生经历,结果发现姚长尊面对追兵时的反应和傅山叉差不多。临脱离战场的时候,姚长尊他们意外和十几个明军骑兵相遇,姚长尊一马当先,冲上去对那些明军骑兵喝道:“我们是川陕督标,你们就算拦得住我们,难道还想没有死伤么?”

当时和姚长尊同路的山东绿营也担心这么示弱的话语,反倒可能激起敌人的争功念头,必定这边川陕绿营的马匹和装备都不错,那十几个明军骑兵只要发出信号再稍微阻拦一会儿,周围的明军就可能会围上来。但明军把这话听进去了,他们让开去路,去堵截其他的零散溃兵了。

“怪不得川陕总督会提拔他们。”沟通之后,山东绿营的军官对傅山叉和姚长尊刮目相看。这两个人不但仗义、勇敢,而且还善于揣摩大胜之后敌人的心思,确实,有那么多溃兵在,没有必要硬啃这些还建制完好的川陕督标。

“不争一时荣辱,大丈夫能屈能伸,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山东绿营对川陕督标的军官评价极高,在这种生死一线的关头,还能沉得住气,选择最有说服力的理由,实在很了不起。

……

虽然在战败后有不少清军骑兵逃走了,但今天被明军歼灭的也超过了八百人,敌人是以骑兵为主,对于明军来说实在是很辉煌的战果。就是那些逃走的敌骑,大多也把盔甲和武器抛弃在战场上了,而六百多绿营步兵只有很少人能逃掉,大多数都向明军投降。

打扫战场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明军在祖泽溥的丘陵后找到了好些盛满了食物和清水的马槽,那些失去主人的战马大都聚集在那里吃食、饮水,被明军轻而易举地俘获。

“把祖泽溥的仪仗好好收起来,我们拿去给青州知府看看。”对于胶水河以西的青州府,邓名打算还是以恐吓为主;但对于胶水河以东的莱州府和更东边的登州府,邓名突然发现自己有了攻打它们的余暇和可能。

山东总督连大营都没有回,直接去了青州府。

很快宋唯慎就派人来报告邓名,他已经把山东总督大营的清军监视起来,虽然看上去有数百人之多,不过多半都是无甲兵。

“把祖泽溥的旗帜给他们送去……不,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邓名刚下完命令,迟疑了一下就收回了,这里战场已经打扫得差不多了,邓名就让山东友军和他一起去接管祖泽溥的大营。

把祖泽溥的帅旗、仪仗往营地前一摆,大营里的守兵就彻底绝望了,刚才已经有人逃回来说大军覆灭,不过这些守兵还心存侥幸,盼望总督大人还能派援兵来或是明军自行退走。这些守兵没有马匹也没有多少武器,营地草草建成也没有什么可观的防御力,不过邓名实在不想再付出损伤,所以就开出了很优厚的条约:只要献营投降,军官可以自行离开,邓名还可以送他一匹马;若军官在这个营地里有披甲部下,邓名也不会阻拦他们离开,而且他们还可以带走自己的武器。

邓名的条件让山东友军都面面相觑,保国公很有耐心地解释道:“我知道军官都是清廷的爪牙,披甲兵说不定也有山东义军的血债,而无甲兵反倒没有罪孽;不过这个营地里是这帮人说了算的,你们肯不肯为了正义的伸张而强攻营地,如果你们肯,我没有意见。”

不过山东人也没想进攻,因为邓名说营地里可能还有一些物资,要是强攻可能会被绝望的守兵烧毁。再说他们觉得留在大营里的绿营多半不是什么精锐部队,可能也不是山东义军的仇人,既然如此他们就不打算攻营了。

出乎大家的意料,最后出来投降的披甲兵只有三十余个,而书吏,负责仓库、后勤的军官倒有好几十人。剩下的都是无甲兵。刚才虚张声势站在营墙上的人,见明军保证不杀人还放他们走,他们就急不可待的答应了邓名的条件,出卖了剩下的无甲兵和民夫。

见营地里的抵抗能力如此薄弱,不少山东好汉脸上就露出后悔的意思来,不过邓名没有听取他们的建议,每个书吏和军官都发给了一匹缴获来的马。邓名甚至打算留他们吃一顿饭再走,不过山东人还不熟悉邓名的脾气,要是营地还有抵抗的可能也不会甘心投降。这些留守人员见邓名居然不毁约自然喜出望外,不少人本来连马都不敢要,既然邓名坚持要履约那他们也就收下了,但这顿饭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吃的,拜谢了邓名后他们就急匆匆地逃走。

祖泽溥的大营里虽然没有多少粮食,但却有一群绵羊,是为总督大人和总督衙门的幕僚准备的。

“我们真是来对了。”邓名就猜到祖泽溥的营地里会有一些好吃的,下令把绵羊都杀了给众人分享:“虽然还没有到吃午饭的时间,就当是多吃一顿早饭吧。”

今天清军虽然战败得很快,但紧张的精神放松后,川军一个个都感到饥肠辘辘,而山东好汉当然也不会反对多吃一顿饭。

直到这个时候,邓名才有时间整理他的盔甲,他把甲胄上的小铁砂一个个地摘下来,他把这些铁砂都扔在一个盆里,很快就布满了一盆底。仔细检查了几遍,确定再也没有残余后,邓名把盆端起来掂了掂,对高云轩等人笑道:“也有好几两了。”

甲胄上的这些弹丸有一部分是首次冲锋嵌入的,不但邓名的盔甲上有,他的坐骑身上也有不少擦伤。还有一些是冲阵过程中打中邓名的流弹,当时有很多三眼铳骑兵下意识地射击,大部分都没打到邓名而是被其他的清军士兵挡住,不过也有一些挂在了邓名的甲胄上。

“这东西对义军的威胁很大,因为义军没有盔甲。”邓名把那盆铁砂摇了摇,轻蔑地倒在了一边,这东西的威力比邓名见过的手铳还差,怪不得拥有火器的明军会被清军打得一败涂地,要是山东督标使用的是汉八旗的鸟铳,那效果一定会大不相同。

今天明军就没有因为三眼铳而负致命伤的,三眼铳就是当榔头砸,都比当火铳使用强。其实邓名觉得,别说是对身披铁甲的川军,如果山东义军事先经过训练,不被这东西的响声吓住的话,就是没有盔甲,恐怕也很难让人立刻失去战斗力。

对于缴获的三眼铳,邓名的意见是统统回炉打造刀剑,不过山东义军倒是有不同的意见,他们说这东西很好用。山东好汉的看法是,这东西又能当榔头使,还能喷铁砂,实在是一流的兵器。山东好汉告诉邓名,曾经有人端着一杆缴获的三眼,就让一排绿营士兵畏缩不前;而这个好汉往前走一步,绿营就后退一步,生怕被三眼喷个满脸花。

“这肯定不是战阵之上,也不是山东督标、提标的精兵。”邓名想也不想地评价道。

确实不是,这是一个好汉与几个县里的驻防绿营在山里峡谷相逢时发生的事,他靠着一杆三眼就震慑住了好几个敌兵,得以逃出生天。

听说自己猜得不错,邓名连连摇头,不过也不再劝说山东好汉用这种火器武装自己。既然在山东这种武器有用,那就没有必要当做废品处理。反正山东督标、提标经此一战已经损失大半,剩下的部队更是不堪大用。

“怪不得杰书、遏必隆不用山东兵。”趁着山东大侠不在,邓名的几个突击队长在背地里议论起来。山东、直隶、河南自打满清入关以来就没有经历过大战,除了督标、提标和少数镇标,几乎没有可战的部队:“就是放在东南,这种武器也不会有人要吧?”

“当然没人用。张尚书在东南打了二十年了,两江和浙江的绿营可不是没有见过血的。”

就比如现在归梁化凤指挥的江南提标,在和郑成功打仗时,江南提标是敢冒着郑军的弓箭和鸟铳发起进攻的,其中的军官大都是在和张煌言多年的拉锯中立下过战功。

不过南京城下一役,大批老兵被李来亨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后来蒋国柱、梁化凤火并管效忠,又狠狠地杀了一批人。再加上马逢知带走了一些,江南绿营从此一蹶不振。而最近几年,邓名每次下东南都是和平解决,张煌言也不需要武装走私,因此蒋国柱始终无法通过战争来选拔得力军官。

正因为山东承平日久,所以邓名才加倍觉得训练山东义军的重要性,这个时代除了四川,没有其他的地方使用预备兵役或是类似的制度,因此先发优势非常重要。一旦一支军队拥有了战斗经验,他们就能通过欺负没经验的鱼腩对手而变得更强。现在山东起义军比较没战斗力,那得到锻炼的就是山东绿营。只要扭转这个局面,让山东起义军拥有击败山东绿营的能力,那么义军就会越打越强,而山东的清军就会因为精锐被消灭而不得不去拉壮丁作战,这实际上是继续培训起义军。

想扭转这样的局面,一般有两种方法:

一种就是坚守某个城池,在守城时战斗力再差的守军也可能创造奇迹——因为攻击者其实也是极端缺乏训练的部队。在这个时代,守城时什么都可能发生,进攻者可能会因为鲁莽地攻击而把手中的精锐部队拼光,这样原来的劣势一方就扳平了,大家要重新来过。

还有一种就是抽调实力强劲的部队入援,比如清廷发现山东绿营打不过义军后,把甘陕绿营调过来。不过只要邓名在其他方向上保持足够的压力,兵力已经捉襟见肘的清廷不太可能有很多这样的机会,就算强行抽调,那也就意味着山东战场在支援明军的其他战线。

中午过后,邓名就把山东好汉的头领们找来,要他们抓紧时间训练队伍。通过今天的战斗,首先川军的声望达到了新高,现在川军无论说什么山东义军都会相信;其次,邓名估计山东的清军已经元气大伤,如果不考虑外省援军的话,济南在半年内都不能干涉胶东的战局。

而外省清军援军也不可能很快到达,这样邓名不再需要再把大量的卫士留在身边,可以把半数以上的卫士派去训练山东义军,让他们熟悉基本的旗号、队列,还有行军宿营的注意事项。

“如果没有训练,所有的军事知识都要靠实战来摸索,其中很多还可能是错误的,比如让和尚诵经,或是杀黑狗可以强化火炮等。”

“杀黑狗不能强化火炮么?”有人发出了惊呼声。

“不能!这就是为什么你们需要接受训练。”邓名飞快地答道:“为了加深印象,我们需要实战的锻炼。我们就先从莱州府的县城打起,这就算是题集吧,而你们的科举考试就是攻打莱州府。我们不用着急,慢慢来,至少一个月内济南是什么也做不了的。”

今天从祖泽溥的军营里还缴获了一批火药,山东好汉既然喜欢三眼铳,那就拿去用好了,不过这些火药邓名有更重要的用处:“从今天开始,我的手下还会教给你们一种新式的破城战术——爆破。”

邓名在湖广使用这种战术已经四年了,张煌言在浙江也用过,但居然还没有在山东传播开,这让邓名很惊讶。不过没关系,山东好汉学到的将是夔东军的最新研究成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