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七卷 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022章 抢攻

见到祖泽溥后,傅山叉、姚长尊老老实实地报告道:“确实是邓名亲自领军,但是他手里的兵力并不多,可能也就是几百个家丁而已,大部分警戒和巡逻的任务都是让山东的草寇在负责,因此我们才能闯过来。”

邓名觉得,宣称自己有几万大军祖泽溥也不会信,还不如说得简单一点,如果能够击溃山东总督衙门的机动部队,那么就能更好地调动徐州的清廷中央部队;这个要求傅山叉立刻就答应下来,他们觉得,实话实说暴露的危险也比较小,双方正是一拍即合。

傅山叉、姚长尊的报告和祖泽溥的猜测差不多。接到青州府的急报,称他们派去的部队被消灭了以后,祖泽溥就断定这肯定不是一支山东响马,如果于七还有这样强的战斗力,早先绝不会藏着不用。邓名此次从渤海一侧登陆,清军因为没有水师,而且祖泽溥还把沿岸的居民都强迁到内地了,所以根本没有预警的能力。

“多亏你们了。”祖泽溥的兵力主要都去围困于七了,手头能够调用的只有都标和部分山东提督标营。经过认真询问,确定邓名是以山东好汉为主力后,祖泽溥认为事不宜迟,应该立刻发起攻击,把明军赶下海去。

因为没有水师侦查,祖泽溥不知道邓名有没有后援。毕竟对方是反清同盟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支,祖泽溥换位思考,觉得对方可能是带了一支大军来。既然川陕标营并没有见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敌人正在海边卸船,并竭力修桥、铺路、建筑仓库。

“贼人居然敢渡海来攻我山东,真是欺我无人了。”祖泽溥在调集军队的同时,给朝廷发去急报,称邓名率领大军十万在莱州登陆,他决心率领山东健儿予以迎头痛击。把人数报得多一些,自然功劳也更大。邓名这几年来积攒下的赫赫威名对祖泽溥也是一种诱惑,如果他能击败邓名,那么就能一跃成为清廷的名将。

当然,邓名的名声对山东总督衙门也是一种威慑,听说总督决定出击后,不少幕僚就显得忧心忡忡,生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但祖泽溥却不以为然:“李总督的二百骑兵都能冲过来,可见邓名现在立足未稳,正是虚弱的时候,他的几万大军可能还有一半在海上。我熟读兵书,知道登陆绝对没有这么快,现在不去打他,等他人马到齐了还打什么?”

十月六日,祖泽溥就带着他的一千督标和山东提督的五百亲兵抵达青州府,此外还有一千多绿营披甲兵和两千多无甲兵也会随后赶来。祖泽溥预计在九日就可以集中五千兵马强攻灰埠驿,渡过胶水河,打通和胶东的联系。

在青州稍作停留后,祖泽溥就继续前进,直奔胶水河而去,打算先占据西岸阵地观察一下敌情。如果他的判断有误,邓名的后续部队已经大量赶到,祖泽溥也可以稳固防守,利用胶水河进行防御。

……

这时青州府的机动兵力已经完全被明军消灭,明军斥候毫无阻碍地一直侦查到青州府城旁边;而当祖泽溥的队伍临近后,明军发现清军探马四出,立刻就意识到这是清军的援军来了。

邓名在灰埠驿接到消息后,马上召开了军事会议。

“祖泽溥能动用的也就是他手里的标营,这支军队很多年没有打过仗了,之前和义军作战的时候,标营也不是主力。山东的清军主力一直包围着于七的山寨,不会这么快就赶到这里。”邓名立刻拿出了早有准备的计划:“义军留下三成保护河东,我带领全部三堵墙和游骑兵,还有义军的主力渡过胶水河,到青州府去迎战祖泽溥。”

高云轩等人显然不太熟悉邓名的战术,他们得知清军前来,第一个念头就是应该防守在胶水河一侧。

“以我们现有的兵力,根本无法处处防守。”邓名虽然武装了不少江湖好汉,但他们还没有时间建立上下级组织,也没有进行过战阵的训练。如果靠山东义军防守河流,那明军晚上绝对睡不着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就被清军给突破了。

闽军还在装卸船只、建立仓库和兵站,邓名虽然可以把他们调过来,但是那样的话就连后路都变得不稳了——现在若是交战不利,邓名还可以指望退回受到闽军严密控制的沿海地区撤退上船,而如果把闽军调过来,如果滩头阵地被某支清军端了,局面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我的亲军在河流上参加防守,就会分散得很稀松,而且渐渐被消耗光,一旦我的亲军被钉在胶水河上,莱州府的清军说不定又会跑来捣乱。”

毕竟决定大局的战场在徐州、在江南,邓名登陆山东的目的是为了给主战场赢得更好的战机,这个思路和在万县战谭诣没有区别,只是从战场升级到了战略高度。邓名也没有带来众多的军队,要是陷入消耗战,很快就会陷入窘境。

“或许我们可以先把鞑子引诱到河这边来,打他们一个埋伏。”高云轩觉得还是防守反击比较稳妥。

“不然,祖泽溥虽然大胆前来,但我的名气在这里,他到了胶水河边,一定会变得谨慎起来,生怕莽撞渡河会被我们伏击。他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很容易演变成一场消耗战。”邓名此次登陆就是冒险,所以也不介意继续冒险,把山东的局势彻底搅乱。要是他在最后关头却突然保守起来,让山东的清军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来对付明军,那才是前功尽弃:“我们渡河去攻击他。”

永历十七年十月七日,渡过胶水河的明军四百八十名卫士和一千二百名山东好汉一直西进,在距离祖泽溥的大营五里外扎下营寨,然后就写下战术,向对方约战。

“我军利在速战,但是敌人利在持久,如果不尽快打完这一仗,莱州府衙门很快就会发现道路上的我军游骑都消失了。”邓名把战书写好,挑选了一个不知道明军和傅山叉议和的绿营士兵,让他给祖泽溥送去。同时让骑兵做好准备:“祖泽溥仓促而来,粮草应该也不充足,我估计他会接受决战。要是他不接受,我们就断他的粮道,逼他尽快决战。”

“为什么国公会认为祖泽溥会尽快决战?”吴月儿问道,邓名和传统的将领不同,军事会议也允许她参加。

邓名正要解释,吴月儿却出言阻止:“国公,让我想想。”

片刻后,吴月儿恍然大悟:“因为祖贼也认为他利在速战?”

“正是。”邓名笑着点头:“他绝对不会想到我没有把四川的大军带来。”

邓名把这封战书写得极其狂妄无礼,祖泽溥看完之后勃然大怒,把战书撕了个粉碎。

送信的绿营见到山东总督后,立刻就一五一十地汇报了邓名的虚实,听说邓名只有五百亲随,剩下的都是山东江湖好汉后,祖泽溥怒极而笑:“邓名小儿,实在是欺人太甚。”

使者还报告,邓名把他俘虏的绿营军官都带在队伍中,说是要让他们旁观一下,看看他们的脓包总督是如何不堪一击的。祖泽溥听到了,更加火上浇油;但傅山叉、姚长尊等川陕都标的人在旁边却是心中雪亮,知道邓名这是在威胁自己不要给祖泽溥出力。若是明军战败,绿营军官被清军救回去,那傅山叉等人定下的协议立刻就要败露。如果傅山叉他们在李国英的军中,或是远在四川,就算有些流言也不是太害怕,长官自然会包庇他们。眼下他们还在祖泽溥的军中,祖泽溥把他们都杀了也没人能救得了他们。

“邓名小儿狂妄到了极点,就是加上那些土匪,他也没有我们的人多。”祖泽溥的大军确实没有到齐,现在加上甘陕绿营也就是两千人而已,不过祖泽溥根本没有把山东义军的战斗力看在眼里,匆匆提笔回复道:“明日决战。”

打发人送回战书后,祖泽溥对军官们怒道:“骄兵必败,邓贼利在持久,却小觑我如此。明日我们四、五个人打一个,他的手下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祖泽溥认为,二百名川陕绿营能够突围而出,说明邓名亲卫的战斗力最高也就是川陕绿营的水平,而自己的这两千多人就算没有李国英的手下那么善战,也绝对能靠人数占据优势。

祖泽溥当即定下军事计划,明日川陕绿营和山东提标在两翼,他的标营在正面摆开:“邓名如此猖狂,必定会率先强攻。等他在我的铁壁上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川陕督标和山东提标就从两翼夹击,把他们尽数歼灭。”

“如果邓贼不抢攻呢?”傅山叉问了一句。他琢磨着要是邓名万一有战败的趋势,他就要赶紧去把那帮旁观的绿营被俘军官都杀光。战场上一片混乱,也许不会有人注意到是谁下手的,就是不知道时间是不是来得及。

“那你们就两翼包抄,把他吸引住,然后本总督的标营从中央突破。”如果邓名不打算抢功,那当然会把山东土匪放在中央,对付这些敌人祖泽溥有绝对的信心。

十月七日晚,又有数百绿营士兵赶到,立刻被祖泽溥投入了紧张的战备中。这一仗的关键当然是祖泽溥的标营,他们的装备和其他满清骑兵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拥有钉枪等各式武器,不少骑兵的坐骑上还挂着箭壶,每个人都使用他们最擅长的武器。

不过除了这些常规骑兵外,标营还有六百人拥有关宁铁骑的传统武器——长柄三眼铳,在对战的时候,骑兵会优先使用这种火铳攻击对面的敌人。这种武器在对付流民时非常有效,在这次的山东剿匪中也表现不错,标营在仅有的几次对敌时,往往一通火铳齐放就把对方打得四散崩溃了。

这些配备了三眼铳的骑兵同样配有腰刀,不过在战场上长柄三眼铳甚至比腰刀的使用率还高,因为它们基本是一种长兵器,可以当做狼牙棒使,甚至能在一对一格斗的时候抗衡钉枪。祖泽溥打算将来给所有的标营卫士都装备上这种利器,以他干儿子的身份,清廷也不会介意给他的标营配属这种火器。

不过川陕总督李国英不以为然,觉得骑兵用火器有些不伦不类。但是祖泽溥和山东督标认为李国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因为李国英穷,装备不起这种锐利兵器,所以才在边上酸溜溜地说怪话。

在一次吃饭的时候,祖泽溥笑问李国英:“火铳厉害不厉害?”

“厉害。”李国英老实地承认道。

“骑兵厉害不厉害?”

“当然厉害。”若是骑兵不厉害,为什么各个总督都要用甲骑作为标营?

“那骑兵加上火铳,自然更厉害了。”在捍卫关宁铁骑的荣誉上,祖泽溥一向极为认真。

“再厉害的火铳骑兵,也禁不住满洲大兵一冲。”当时在场的杰书冷冷地插嘴道。

“那是,可汉人不是满洲大兵啊。”祖泽溥笑嘻嘻地给康亲王敬酒。

“嗯,三眼火铳还是很厉害的。”遏必隆打了个圆场。祖泽溥对满洲人忠心耿耿,标营里也有一些是辽东籍的汉军旗,所以清廷大员无意计较他是不是装备了火器。

今天,祖泽溥把标营列成了二百人一排整齐的队形,前面三排都是三眼铳铁骑。祖泽溥注意到邓名把骑兵摆在中间,两翼是山东的鱼腩部队,知道对方大概会抢攻。鸟铳在颠簸的马背上不好操作,而三眼铳就方便得多了。每排骑兵之间留有距离,可以三排人轮换射击,射击后的三眼铳铁骑立刻退到后排,下马装填。

“骑兵乃是离合之兵,讲究轮番冲阵,而我这套阵型正是专门克制骑兵的。”祖泽溥信心十足地对左右说道。蒙古骑兵最喜欢的战术就是佯攻冲击,吸引明军开火,然后后退再冲,以消耗明军的弹药。昨天祖泽溥征求傅山叉等川陕标营的意见时,对方也告诉他,根据他们和邓名多年作战的经验,四川骑兵也是如此,来来回 回反复冲击以拉扯敌人的队形,寻找到破绽后再给予致命一击。

三眼铳铁骑也是骑兵,面对骑兵的时候,他们心里不像步兵那么恐慌,可以更从容地射击。祖泽溥认为,四川骑兵很可能反复地冲阵,那么就需要对距离把握得极好,在这方面四川人的骑术肯定远远不如蒙古人。祖泽溥的观点得到了川陕督标的确认——即使是蒙古骑兵,他们每次冲锋也会有人落下马。祖泽溥很有经验地在自己的阵后布置了马槽,里面装满了草料和清水。当骑士落马后,无人控制的战马就会跑向这些马槽饮水、吃草,从而被清军俘获。

祖泽溥打算利用这样充满弹性的阵地,无情地消耗着邓名本来就不多的骑兵,以及他们珍贵的体力和马力。早在明军耗尽祖泽溥的弹药前,他们就会疲劳不堪,这个时候祖总督就会抓住机会,号令全军发起猛攻,把队形散乱、人困马乏的邓名亲卫彻底击溃。

经过这样的消耗后,邓名的亲卫也不会有机会从清军的追击中逃走,唯一让祖泽溥遗憾的是,邓名本人肯定会呆在后方观敌料阵,到时候他一骑绝尘而去,清军想抓住他还真是不容易。

近五百名邓名的亲卫排成了十几排松散的阵型,无论是阵容还是间距都和传统的骑兵没有大的区别。前方没有友军遮蔽视野,邓名也没有必要在发起攻击前列好紧密队形。自从看到对方把火铳骑兵摆在最前面的时候,邓名就知道敌人已经把今天这一仗的主动权交给了明军,明军可以自由地选择开始的时间,而不需要防备敌人突然发起冲锋。

和上次面对川陕绿营一样,邓名是全军中唯一穿着火红盔甲的人,其余的人包括那三十个蒙古人也都是统一的漆黑军服。

策马从山东友军和亲卫之间的通道绕到了阵前,邓名的出现再次引起了一片欢呼声。他从容地勒定了战马,对手下进行着最后的战前动员:“诸君都知道,现在我军在江南正进行着一场生死决战,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将是南中国的主人。我们不远千里跨海来到山东,就是为了保证我军能够在这场决战中取得胜利。对诸君我毫不讳言,如果我们失去了江南,我们就会陷入保卫四川的苦战,要以残破的四川对抗全中国、去竭力北伐中原,即使以诸葛武侯的雄才,都是没能实现的。”

“如果我军在江南战败了,如果我们四川沦陷了,我邓名和诸君都不能独存。”邓名面冲着他的卫士,手臂向后方指去:“今天的战役虽小,但是非常重要,决定着江南的胜败,决定着四川的存亡,决定着我们是成为南中国的主人乃至中国之主,还是黄土上无人收掩的一具骸骨。诸君努力。”

“胜利,胜利!”黑甲骑兵们打破了之前的沉默,奋力挥舞着手臂,向他们的统帅高声保证。

“好,请诸君跟着不能独存的邓名来吧。”邓名说完就拨转马头,静静地停在了将士之前,距离身后的第一排骑士大约有三米之遥。

在邓名的身后,第一排不动,后面的骑兵纷纷向前插入前排的空隙,最后变成了彼此之间不容须发的紧密四排。

“这是离合之阵吗?”看到对方突然变换了队形,祖泽溥自言自语道。虽然傅山叉、姚长尊等人言之凿凿,不过这个队形比满洲大兵冲锋的队形看上去还要紧密,到时候怎么回身躲避火力?

不过祖泽溥已经没机会再询问傅山叉、姚长尊了。此时傅山叉位于全军的右翼,刚才那个鲜亮的红衣骑将出现在战场后,整个战场上的清军目光都被吸引,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但傅山叉和他的手下却紧紧地盯着明军阵后的一个小丘陵。在那个丘陵上,可以看到有一大群绿营的被俘的军官。只要局面不对,傅山叉就会不顾一切地向敌阵发起冲锋,杀光任何敢于阻拦他的人,把那个丘陵上的每一个人都砍死。在清军阵地的另外一翼,另外一百名川陕绿营的领队姚长尊也和傅山叉一样,死死地盯着那个丘陵,转动着和傅山叉一样的念头。虽然邓名已经完成了冲击阵容的变幻,但川陕绿营却视若无睹,他们每一个人的心思都专注在他们真正的大敌身上。

邓名拔出了自己的长马剑,把它高高擎起,身后传来了整齐的刀剑出鞘声,不用回头也知道卫士们已经做好准备。

“随我来。”邓名从容地说了一声,然后就一夹马腹开始向前。

位于他背后的,是骑术最好的三十个蒙古人,他们坚持要求在这个位置上,以保护邓名的安全,这也是全体亲卫的共同要求。

“跟上提督。”看到邓名开始前移后,蒙古人心里想着,紧握着手中的刀剑,按照训练的要求缓缓提速。

“前面那个就是邓名吗?”祖泽溥看到那个红衣将领在战场动员后居然不退后,而是一马当先带队前进,狐疑地询问左右。

“应该不是。”一个亲兵蛮有把握地答道:“这个一定是替身。”

“让替身去做动员,这会影响士气吧?”另外一个人问道。

说话间,邓名已经把马速提高到了半冲锋状态。耳边风声呼呼响,他把马剑向斜前方指下,开始将马速度提高到冲锋状态。邓名身旁没有其他人,他不知道自己和身后卫队的距离是不是还保持原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过快,以致拉开了距离。虽然回头去望一眼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但他还是竭力克制住自己,知道这时绝不是回 头或是减缓马速的好时机。

“岂有不行险而取天下?”邓名在心里念叨着,猛地发出了一声大喝,把速度提到了最高。

不知道谁匆忙间放了第一枪,然后就听到火铳声大作,转眼之间,位于第一排的三眼铳铁骑先后把他们的火铳都打响了,白雾瞬时弥漫在整个战场上,阻隔了明清两军。

大片的白雾缓缓飘去,前排的三眼铳铁骑一边后退,一边忍不住回头张望,竭力想看清大雾后面的场景。

第二排三眼铳铁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十米远的白雾边缘,不知道是不是敌人已经回避火力,还是应该向白雾中进行盲射。

在第一排还没有完全退下去前,一匹战马突然从浓雾中跃出,驮着身上火红的人影向近在咫尺的三眼铳铁骑扑去。这个人影手中的剑光触及到第一个清军骑兵的时候,几个黑甲骑士也从雾中冲出,接着就是上百个人,整排的明军从雾中一起现出身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