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七卷 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009章 问话

开炮的明军并不认为自己的火力在漆黑的夜色中能造成大量的杀伤,事实上也确实没有打到几个目标,不过现在瓜州城外已经是一片大乱。

为了预防炸营,有经验的绿营将领早已经把精锐的部队派去盯紧民夫,他们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营地上而不是江边。江边不过是一些人马在装样子,呐喊两声、放两把火,在天明前就会返回营地,明天报一个损失上去,有漕运总督衙门帮忙遮掩,不但有银子拿,说不定还有杀贼的功劳。

川军水师出现后,率先倒霉的就是那些装扮成明军的部队,他们本来只想装装样子,做事认真的人换了身衣服,准备演戏完毕后再抛下;而马虎的就拿着几面红旗乱舞一通,发给他们的军服都没有往身上套,就和旗鼓仪仗一起直接扔在地上。即使是在黑夜中,这么漫不经心的伪装也马上就被川军识破,先入为主的姜楠所部毫不犹豫开始了攻击。

本来只想进行一场简单的化装游行,突然炮弹就没头没脑地打过来了,这些绿营的群众演员立刻就炸锅了,大喊着:“明军来杀我们了!”就向友邻部队或是向内陆跑去。

这时明军开始了延伸射击,没有在附近发现友军部队后,姜楠和武保平不约而同地命令部下攻击所有活动的目标,以打乱清军的部署和节奏。

岸边的群众演员在遭到突袭后陷入了混乱,而营中监视民夫的官兵也面面相觑,他们都听到了炮声和喧哗,却没有人能够出来解释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些被看管关押起来的民夫,本来就神经高度紧张,今晚突然被官兵包围更是让他们惊恐不安,等大炮响起后,积蓄已久的恐怖情绪就彻底爆发了。

“明军来杀我们了!”

一部分民夫想的和外面江边的绿营官兵完全一样。不过还有很多人却不这么看,因为历次下江南,明军对百姓都和蔼可亲,和凶神恶煞的两江、湖广绿营完全不同。尤其是从沿江地区征召来的民夫,与其相信明军会屠杀他们,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官兵要痛下杀手的征兆——如果不是官兵策划的,他们怎么会在炮声想起来以前就全营戒备呢?

“官兵要杀我们!”不少民夫都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要嫁祸给川军。”

“官兵要杀良冒功!”脑筋更好使的一些百姓,马上就联想到了功劳和漕银:“他们要劫漕银,要嫁祸给我们!”

实际上这已经非常接近事实的真相了。本来各营都接到了命令,如果有人喧哗闹事,监视的官兵就应该立刻扑进去,把煽动者从人群里拖出来处死,只要反应迅速,绝对能够震慑住一盘散沙的辅兵和民夫。可是各营都开始躁动的时候,监视他们的绿营官兵却在边上毫无作为,因为他们也处在恐慌中,炮声并不是剧本的一部 分,他们同样不明白江上发生了什么事。

……

“难道真的是炸营了?”天边已经变成了银灰色,看到清军营地内一片喧哗,还有火光腾起,姜楠感到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如何诱发绿营炸营也是川军的研究课题之一,早在邓名刚刚离开昆明,给吴三桂发公开信第一次宣称要与对方择日堂堂正正一战之后,邓名就和十七名同伴开始研究这个问题。其后虽然没有大规模应用于实战,不过还是在湖广、两江的地盘上做过一些秘密试验。

多年来征战的积累,再加上对那些流传下来的防范营啸的方法的逆推导,特殊训练与特殊装备部队——简称特种部队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理论体系和行之有效的诱发方法。作为帝国军队的高级军官,姜少校当然也有机会阅读过这些理论,他甚至贡献过一些心得。

“马上太阳就出山了……”如果不是天空已经开始染上灰白,姜楠也不会把清军营地那边的动静看得这么清楚。而根据特种部队的研究,这是最不可能发生炸营现象的时间点。因为很快就会天亮,留给乱兵的时间并不多,多半还没有来得及闹起来就被镇压下去。而且还有心理上的原因,特种部队认为普通士兵的恐惧情绪在子夜后达到最高点,而天明将近时人的紧张情绪也会缓解,到了天边开始变白的时候,几乎不可能有人还会因为紧张情绪而反抗军官的权威,营啸发生的前提条件就是紧张和不满情绪的大规模爆发。

“而且对方还有警戒。”姜楠又轻声念叨了一句,特种部队的实验研究指出,营啸不但需要不满和紧张情绪,而且还受到绿营军官团的控制力的影响。即使时间、情绪都满足条件,但如果在最开始阶段就有军官介入,带领亲卫捕杀挑头闹事者的话,营啸就会被掐灭在萌芽阶段——为了散布谣言和收买闹事者,特种部队可是花了不少经费,为了防止实验对象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使,以致影响了成都和武昌、南昌、南京三地的和睦关系,特种部队往往还需要花额外的一份钱来故布疑阵,让绿营就算有所怀疑,也会怀疑到是仇家打击报复这条路上去。

江边的敌营明显有防备,军官团也没有睡眠,所以尽管是在夜间,控制力也依旧强劲。一个时间、一个控制力,特种部队认为必然阻止营啸出现的两个决定性因素都在,但营啸还是在姜楠眼前发生了。

大批的人群冲出了营地,在营地的周围展开厮杀。这些厮杀的人没有明确的阵营和战线,而是盲目地攻击身旁的人,基本上一场交战结束后,他们就会立刻与身边的空闲者展开新的交锋。不过若是一个人空闲下来后,发现身边的人都在忙着和对手交战而没有余暇顾忌他时,这个空闲者往往也不会选择去帮助某一个人取得优势,而是选择逃离营地——直到他遇到另外一个空闲者,从而爆发新的交战。

看到这种大范围,不具有明确目的性,几乎每个人都处在自保本能控制下开始作战后,姜楠确信特种部队的教材需要更改了。他们奉为金科玉律的规则已经被证伪了。虽然不能理解眼前的状况,不过姜楠决心一会儿要抓几个俘虏回去,以研究这种离奇的营啸事件是如何发生的。

武保平的反应要比姜楠更积极一些,他那边的清军同样发生了炸营。而在闹腾了半夜后,党守素也带着军队向运河这里赶来。在发现川军参战后,党守素产生了和刘体纯一样的误解,不过他以为清军的主攻方向选择在了西面刘体纯的位置上。

武保平和党守素目瞪口呆地看着各营清军在他们眼前自相残杀,湖广和两江的漕运押送官兵互相攻打,江南和江西的绿营兵戎相见,同一军营内的军人也打成一团。

“看来他们不是想偷袭我军。”对面清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武保平已经完全闹不明白了,但他怀疑自己的炮击行动有些鲁莽了,加剧了清军的混乱——如果清军从来没有针对明军的军事行动,那他们之间就算火并也与明军无关。

“保护漕粮。”武保平看到乱兵的争斗蔓延开来,威胁到停靠在瓜州大营周围的漕运船只后,终于下令明军登陆介入冲突。他同时发信号给党守素所部,要求他们协助镇压绿营的乱兵,恢复瓜州周围的正常秩序。

在武保平看来,今天他的举动有些冒失了,可能会影响到邓名的战略,若是就此抽手,冷眼旁观绿营之间的战火毁灭了漕粮的话,那邓名避免在江南决战的战略就距离失败更近了。因此武保平打算将功补过,帮助绿营将领恢复正常的军事秩序,最起码要出兵确保漕船不遭到乱兵的洗劫和焚毁。

……

武保平登陆的时候,太阳已经从东面升起,上游的姜楠看到下游明军舰队正向瓜州附近涌去,大批的小船也被放下。这些明军毫无疑问都是以作战状态登陆的,因为他们要镇压乱兵,夺取并保护岸边的漕船水营。

“武少校那边还是发生了战争。”姜楠见状得出了结论,虽然他这边的清军因为炸营所以没有能够对明军形成威胁,但下游无疑是爆发了激战,不然武保平也不需要冒险抢滩登陆,很可能党守素中伏陷入了苦战。

不管下游战事如何,当务之急是击溃眼前的敌人,从而把清军的部分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从而支援下游战场的友军。

“登陆。”在见到上游明军登陆作战后的第一时间,姜楠就做出了决定,救兵如救火,容不得片刻耽搁:“凡是有抵抗我军的,格杀勿论。”

跟着姜楠一起登陆的还有乘船赶到的刘体纯所部,眼前的清军混乱不堪,给了明军安全登陆的机会,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看到姜楠和刘体纯都升起了突击作战的军旗后,武保平也改变了主意,命令登陆部队攻击前进,尽快增援上游的友军。

而在看到明军全线都发出了战斗信号后,南岸的李来亨等人也都是又惊又怒,纷纷大声发出了“全军披甲”、“火速渡江”的命令。

天亮前警告就送到了邓名的中军帐,听说出事后,正在搓麻的四个人都跑了出去观察形势,而他们得出的一致结论就是清军没有什么威胁。在下令随时报告进程的时候,四个人就打算回去继续玩牌。任堂还告诉卫兵不用惊醒邓名,除了体恤长官的原因外,他们已经玩得超时了,怕邓名发觉后责备。

今天晚上赵天霸大赚,穆谭小赢,而周开荒和任堂两个脸都输黑了,要不因为这两个人,赵天霸估计也早就遵命睡觉去了。在任堂吩咐不用去惊醒邓名的同时,周开荒更有一个提议:“干脆我们替提督坐镇到天亮,以免出了什么纰漏。”

虽然情况明显不紧急,但不吵醒邓名就意味着一定要有人值班,周开荒的提议合情合理,不过他提议四个人都不去睡觉而是集体决策,就明显是别有用心了。赵天霸和穆谭也不好意思搅黄了周开荒的翻本美梦,既然有了一个能向邓名解释他们熬通宵的正当理由,那他们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而随后不断送来的报告也没有超出四个中校的预料,清军完全没有可能渡过长江威胁邓名的中军,如果他们的目标是刘体纯或是党守素的话,这四个打牌的人觉得一晚上也不会有什么进展,明天天亮后,掌握水面优势的明军再去收拾他们也不迟。接下来一个时辰,这四个家伙过得十分心虚,不是因为不清楚对岸清军的动向——中间有大江隔阻,明军有绝对的水面优势,还有坚固的营帐,更有清醒的值勤军官时刻准备处理送进来的报告;而是他们担心用这个理由来解释集体不去睡觉、而是一起值夜的决定有点牵强,未必会被邓名接受——邓名很可能会反驳说,这种情况下根本无须四个人集体守夜,并因为无所事事而聚在一起搓麻打发时间。

等传令兵送来武保平的报告,称为了掩护对岸的友军已经下令水师全体出动后,穆谭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黑咕隆咚的,别说清军没这个胆子,就算有,也打不下来啊。”

不过事到如今,穆谭也没法再呆下去了,他急匆匆地跟着水营来报信的部下而去。穆谭头也不回地离去时,任堂哀怨地看着自己的一手好牌……“三龙清七对!”穆谭走后很久,欲哭无泪的任堂才爆发出这句悲愤至极的怒吼声,他刚刚发现其实下一轮就可以自摸到了。

穆谭走了之后,任堂值勤,赵天霸和周开荒立刻就去睡觉了。干活的人太多、需要处理的紧急公务太少,甚至会不会有公务都成疑问,他们没有必要呆在这里赔着任堂发呆。

当有炮声从远处传来后,任堂又出门转了一圈,站在营墙上看清火光是从江面上,而且是靠近南岸那边燃起来后,任堂也疑神疑鬼起来:“这是要干什么?居然真的打起来了吗?还是刘体纯和党守素去攻击运河上的清兵,所以水营也参战了?”

迟疑了片刻,看着发白的东方,任堂还是没有下令去喊醒邓名。

……

传令兵冲进来报告:他们看到黎明中的明军舰队升起了战旗,任堂这才意识到事态完全超出了控制,不过直到现在,他仍无法想象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川军如此高调地介入。

“去喊醒国公、赵中校和穆中校。”任堂知道不能再等了,他本人也披挂起来,在清晨的霞光中又一次走上营墙,向着瓜州方向眺望了很久,最后还是不解地摇头:“这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

很快整个川军大营就运转起来,在邓名接过了指挥权后,赵天霸等人也赶回他们的部队,而穆谭则从江边跑回来,向邓名报告他了解到的事情进展。

“武保平说:清军化妆成我军的样子,然后想趁刘将军睡觉的时候去偷袭刘将军的营地,而他和党将军已经发起攻势,击溃了瓜州东边的敌军。现在他们正乘胜向瓜州挺近,以牵制敌军,减轻刘将军的压力。嗯,他还说姜楠已经带兵去增援了,不过据他观察姜楠陷入了激战。”

穆谭把武保平派回来的求援使者的报告复述了一遍,然后开始复述姜楠的,两者几乎完全一样,就是人物和境况调了过来,变成姜楠发现清军打算化妆成明军去偷袭党守素的军队,而赶去增援的武保平好像也陷入了苦战,见状姜楠立刻和刘体纯登陆发起了猛烈攻势,击溃了瓜州大营西边的清军,深信能替下游的友军分担不少压力。

“你有没有看出什么问题?”邓名问穆谭道。

“嗯,他们的解围行动都很顺利,现在大概已经在瓜州大营前会师了吧?”穆谭谨慎地猜测道。

“甚至可能已经打下来了。”邓名说道。

李来亨等夔东盟军在发现对岸的友军需要增援后,已经纷纷坐船赶去驰援了。邓名的川军最有信心,他的四个中校也没有像其他友军营地那样早早下令备战,所以此时川军除了水营以外都还在原地未动。

“走吧,去瓜州那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邓名在出发的同时,还传令给赵天霸等人,让他们全军出动,带着全部装备和器械渡过长江。

“看起来可能是个误会。”穆谭在陪邓名走向江边的时候说道。

“很可能是,但是发生误会的原因不在我们,而在敌人,是敌人故意的——”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邓名刻意加重了语气:“制造了这场误会,很可能还导致了我军伤亡,所以,就算是误会,我也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敌人有何目的;若是林启龙包藏祸心的话,哼哼。”

四川水师往来于江面上,把明军源源不断地送过长江,而邓名就在最前面的一批。他登陆后没有多久,赵天霸等四个中校也都赶到了,这时瓜州周围的清军已经被完全击溃了。明军对瓜州大营和城池形成了半包围,还俘虏了停靠在江边的所有漕船。

得知邓名等五个人登陆后,武保平和姜楠急忙赶来,他们两个人见到邓名时候,都把脑袋垂得很低,一见到统帅就开始请罪。

“你们要向我请罪?因为你们攻击了敌军?”邓名用惊讶的口气打断了二人的叙述:“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是帝国军队么?”

邓名说话的声音很大,让周围的帝国官兵都听得清清楚楚:“昨天夜里,在我军面前出现了火光,出现了穿着化妆成我军盟友的冒牌货,帝国军队当然会感到奇怪,我们要求了解事情的真相,确认是否会对我军构成威胁,完全是理所应当的。”

邓名表示,武保平和姜楠的行为就是发出询问,询问对方到底想干什么:“帝国军队的问询方式应该只有一种,那就是‘先开枪、后问话’。或许有人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解释一下好了:就好比你回家,看到家里闯进来一个陌生人,你可以问:‘你好,你是谁,你在我家做什么?’这没错,但不是帝国军队的问话方式。我们的问话方式是先打断他的两条腿,然后再提问:‘你是强盗么?如果不是,你闯到我家干什么?’昨夜武少校和姜少校的提问方式是非常正确的,我希望我军都要认真学习他们的问话技巧。”

这时,有人跑来报告,称林启龙派来一个使者,要求向明军解释。不过邓名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飞快地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他看到不少人都露出松懈的表情。

“怎么知道这不是缓兵之计?”邓名厉声喝道,他的问话让不少人都感到莫名其妙,对方一触即溃,显然没有任何的预谋,而明军在刚才的攻势中大量地杀伤了和己方有协议的清军。虽然知道对方不敢报复,不过如何安抚平息他们的怨气,让他们依旧和己方精诚合作,似乎也是个难题。

“你们还是没有帝国军队的自觉。”邓名生气地喊起来,遥指着不远处的瓜州城:“林启龙昨夜纵火焚烧自己的船只,派人装扮成我军,行迹十分可疑。而且在我军前来询问原由时,他们还激烈抵抗,杀伤了帝国的士兵。”

说到这里邓名略一停顿,转头看向了武保平。

“嗯,抵抗十分激烈,迄今为止,我军和友军已经证实有三个人阵亡,负伤者……嗯……不计其数。”武保平答道。

“林启龙有可疑的行迹,有抵抗帝国军队的行为,只是由于帝国军队强大的战斗力,他的抵抗才看上去就像是一场笑话。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他派来的使者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给他对抗帝国军队的图谋争取到更多的准备时间。”

邓名拒绝与林启龙的使者会面,而只是让他回去转告林启龙,由于清军的敌意行为,帝国军队不得不奋起自卫。邓名要求林启龙立刻交出瓜州城池和大营,向明军投降,两地的清军也必须立刻解除武装,向明军指定的地点集合。如果清军拒绝了帝国军队的和平要求,那随后发生的一切后果都要由清军一方来承担。

轰走了使者后,邓名就下令准备攻城:“林启龙还有一条腿呢,等到把他的两条腿都打断了,我们就可以问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