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五卷 一身转战千里路 第047章 脱逃

在张勇踢倒将旗前,袁宗第就离开西线返回中央。汉八旗开始的炮击对明军士气依旧有严重的影响,除了袁宗第几乎没有官兵见过野战用大炮,第一次见到大炮向自己轰击,给士兵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见到袁宗第的将旗后,这些士兵总算是感到了一些安慰,没有像之前的战线那样迅速地出现混乱。

而当得知后援士兵抵达后,明军的士气进一步提高,袁宗第感觉军队没有立刻崩溃的危险,就急忙回来打算亲自指挥对张勇的攻击,争取把身后这些残余的清军立刻肃清以解除后顾之忧。

结果袁宗第还没有赶到位置,就听到前方五声号炮连放,还有五道狼烟呈梅花状同时升起。

“这……看上去好像是总攻的命令啊。”袁宗第和明军多次交手过,绿营的旗号继承自明军,基本差不多,因此袁宗第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有些发呆,周围张勇的盟军早都不存在了,他一时没想明白到底张勇这是在干什么:“他魔怔了么?”

袁宗第还在愕然不解的时候,眼前急匆匆跑来一队人,为首的正是左佑,明军之前接到了袁宗第的口令,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先拿下张勇,连刚刚从北边返回的那些明军战兵都自发地向张勇的将旗位置移动而不是向西去填充袁宗第的战线。

可等张勇的将旗倒下后,明军就立刻对他失去了兴趣,一旦失去将旗,那么敌军就已经是一群没有丝毫威胁的溃兵。八百多明军战兵和辅兵开始打扫战争并追击溃逃的清兵。其余的明军纷纷调头,陆续向袁宗第的将旗这边增援过来,而左佑带着他的一队兵首先赶到。

听说张勇的将旗都倒了,袁宗第也不打算再在整个逃窜的敌人身上投入太多的精力了,现在还有来自西边的威胁,他需要每一个士兵去防范王明德和那支人数不详的汉八旗。

就在袁宗第询问左佑具体战况的时候,背后的西线上突然鼓声大作,惊雷一样的呐喊声滚滚而来。

“哦?”袁宗第狐疑的回过头,由于清军一直注意隐蔽而且明军无法发起反击进行侦察,所以刚才袁宗第只观察到一千左右的清军披甲;见清军迟迟不肯进攻,袁宗第就断定清军的实力有限,对冲破自己的防线给张勇解围缺乏信心——虽然清军一直误认为袁宗第只有两千多战兵,但袁宗第并没有想到对方会一直如此轻视自己,所以就没能推测出清军的真实心理——他们不是因为实力不足而见死不救,而是不想在必胜的战斗中损失过大,想多占便宜少出力。

刚才见到张勇发出总攻的信号后,骑在马上的王明德一拍大腿:“张提督终于忍不住了!”接着又是一声哀叹:“袁宗第真是一点儿也不会打仗啊。”

对面的袁兵还有八百人,那么张勇、胡文科他们的两千二百甲兵对面就只有二、三百明军战兵,张勇只需要放少许兵力挡住袁宗第的援军就可以,向袁宗第发起进攻的甲兵可以达到对方的十倍,胜利自然是轻而易举的。这么长的战线,袁宗第就算想拖延一些时间都做不到,而且张勇还有大量的五甲兵可以协助,而袁宗第的辅兵被自己打散了不少——王明德当然不知道张勇的无甲兵早都被明军的援军击溃了。

至于张勇使用烟火和号炮,这更说明张勇总攻的规模之大,很显然张勇周围的两千两百甲兵和数千无甲分散在很广的面积上,已经用传令兵事先沟通好了攻击计划,现在用烟火和号炮就是为了保证全军能够统一行动。

“终究还是没比过张提督。”最终袁宗第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自己这边,王明德不能不感慨张勇实在太会示弱了,现在信号一出,东面的清军说不定已经击溃了明军,开始四下抓俘虏,拾取装备了。

王明德急急忙忙地让人去制止那些还在疯狂射击的八旗炮兵,好不容易打消了他们的射击欲望后,等得不耐烦的王明德一马当先,带着亲兵们高呼着发起冲锋:“全军突击!”

战线上其他的清军将领比王明德还要早地发起了攻击,尤其是没有汉八旗火炮碍事的那个,更是一发现东线的友军开始追击后就急忙出动。众将急急忙忙地发起冲锋的时候,还忍不住在心里对张勇又是一通大骂:“刚才还在求援,一转眼就总攻了,真不要脸,抢功抢得连脸皮都不要了。”也挂不得这些清军将领生气,他们仓促发起进攻,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有些手忙脚乱,现在也没有人等待王明德统一指挥了——王总兵那边的虎蹲炮最多,行动最慢,他跑得慢点,大家就能多抢点俘虏和装备,这可都是财产啊。

看到清军发起攻击后,袁宗第这才有点反应过来,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张勇发出的信号的意味,感情清军都拿自己当软豆腐随便捏哪。

“你们还能打吗?”看着满脸汗水的左佑,袁宗第飞快地问道:“用不用休息一下?”

“不用?”左佑的汗珠不停地从眉毛上滴落下来,只要不挡住视线,他都懒得去擦满脸的汗水了,他对袁宗第笑道:“快热死了,披着甲休息是活受罪。早点打光鞑子,早点能把这身甲脱下来,然后去江水里泡一泡。”

“好。”在张勇的提示下,袁宗第虽然比较晚,但总算是最终猜到了王明德心理,他立刻命令去前线传达撤退的命令,同时命令左佑和其他陆续抵达的部队不要上去支援,而是开始集结备战。

袁宗第有意地放开了几个口子,见袁宗第的将旗消失不见,王明德他们都认为袁宗第这是弃军潜逃了,明军既然失去了主将那就再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虽然战线上还有几个险要被控制在明军手中,而且让开缺口的明军也没有丢盔弃甲的逃亡而是收拢到那些险要的据点上,但清军依然不担心后路问题——这么点明军根本无法对强大的清军构成威胁,而且对面就是张勇的几千大军,这些明军根本就是垂死挣扎而已。

清军高歌猛进,向着纵深方向追击而来。

“好多的鞑子。”袁宗第看到两千清军甲士和大批的后援兵分几路向自己这边冲杀而来,心里也有些担忧:“这一天来鞑子的后援源源不断,汉八旗没有出战,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又会有新的鞑子抵达。”现在袁宗第的手下已经相当疲惫,如果再有新的清军生力军抵达,袁宗第觉得手下就要到达极限了:“是见好就收的时候了,打垮王明德让他们无法追击我们,然后就返回万县。”清军还有汉八旗的预备队,袁宗第知道八旗兵装备精良,是不可轻视的强大敌人:“如果汉八旗上来救王明德,我就避其锋芒、让开一条去路,只要打得王明德他们不敢再追击我们就好。”

战场袁宗第也不打算特别认真地打扫了,击溃这最后一批清军,让明军能够从容回师是首要目标,俘虏能够到的就抓走,装备看到了也可以拾起来,但袁宗第不打算派人仔细搜索每一处角落了,清军一波接着一波抵达,让袁宗第也是越打越心虚。

当几路清军冲入明军纵深后,隐藏在中间的明军突然从侧面杀出,把清军的纵队一分为二,被切割下来的后队首先发生混乱,他们调头逃跑的时候发现收缩起来的明军又冲出来封闭缺口,这些无甲兵是跟着进来捡便宜的,抵挡不住两边明军的甲士的攻击,能逃走的都拔腿逃走,来不及跑的统统跪地求饶。

而兴冲冲向前冲的清军前军没有遇到溃兵,而是一头撞上了袁宗第的防线,这条向着西方的防线上的简易工事还是张勇构建的,驻守的清军不经一战就放弃逃走了,现在正好被明军用来挡着王明德。

“不好,中计了!”王明德前有敌兵拦住去路,身后也是喊杀声震天,因为生怕俘虏都被张勇抓去,所以清军一路急行,想着尽快与张勇会师,那么身后被自己围住的明军当然张勇不能再过来抢。这一路急行把清军的纵队拉得里许长,在遇到明军突袭时根本无法做出迅速的反应。

“突围,突围!”王明德带着亲兵调头冲突,意图杀出一条血路来,身后不远就是汉八旗,大概也就是两里开外,袁佳文弼只要稍微前进就可以给王明德解围,至少能够让明军忌惮,最起码也能牵制住相当数量的敌兵,让王明德能够有机会脱险。

……

“副都统大人。”一个牛录跑过来向袁佳文弼报告:“王总兵他们好像中伏了。”

“我看见了。”王明德他们冲锋后,袁佳文弼就带着汉八旗前进,观察战局——反正俘虏答应给王明德了,既然如此那汉八旗还费劲去抓俘虏干什么?这大热天的还不如在树荫下乘凉。

“撤!”见明军已经封闭了一些缺口,有些人朝着汉八旗的方向显露出戒备之意,而且溃兵正在涌回来,袁佳文弼当机立断:“敌情不明,安全第一!”

指着那些虎蹲炮,袁佳文弼进一步命令道:“把这些笨家伙炸了,马上撤。”

一个牛录脸上露出可惜的神色了,袁佳文弼察言观色,笑道:“绿营如此无能,央求我们火炮助战,可结果连我们火炮的安全都保护不了。我们去找总督大人评理好了,让总督大人拿他们的军饷赔偿我们。”

“副都统说的是,总督大人严正公明,一定不会偏袒手下的。”听袁佳文弼这么一说,八旗兵马上动手把虎蹲炮都炸了,迈着轻快的步伐、沿着来路朝着忠县方向去了。

※※※

王明德等人的决死突击确实吸引了明军几乎全部的注意力,但张勇依旧是险象环生,身后依然有穷追不舍的敌兵,而周围还有己方的溃兵。

“我什么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怎么会死在这个地方?”已经换上小兵军装的张勇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奋勇前进。根据张提督的经验,只要应对得当,小兵其实逃掉的机会更大。尤其是在这种重重包围中,要是身边有一群亲兵簇拥着,那肯定会是明军的重点打击对象,就是本方被俘的小兵,为了保命也会向明军报告他们看见“某某将领带着一大群人”向某个方向逃走,而不会专门提到某个身穿破烂军服的老兵独身朝着某个方向而去:“狼追猪的时候都知道挑个子大的呢,老子怎么会犯傻?”

既然现在张勇给自己的地位是被狼追赶的猪,那他就决心做一个尽可能骨瘦如柴的猪,他把亲兵统统遣散,独自一人逃生,虽然确实没有吸引到什么明军的注意,但这无疑也降低了张勇的自卫能力,如果他不能凭借丰富的经验躲开明军的耳目,那就算只有两三个敌兵也能轻易把他抓走。

侧耳听着周围的人声,张勇疾步如飞,已经逃到原先将旗位置的两里之外,他并没有随大流向西,而是绕了一个圈折向东南方向——这里刚刚爆发过一场激战,取胜的明军可能已经简单打扫过战场,而且还会因为西面的战事被吸引着远离此地。张勇找到一个狐狸洞,他一边蹲在洞口喘气,一边小心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张勇知道这里依旧不是百分之百地安全,袁宗第回师的时候也可能会从附近经过,他要是能躲到北面的山里去最好,若是形势不好就在山里潜伏待机。不过张勇这个计划迟迟无法实现,路上不时有明军的骑兵经过,明军辅兵正把抓到的俘虏集中监视起来。最不幸的是,其中一队明军辅兵选择的关押地点距离张勇的藏身地还很近。

看到明军在旁边的丘陵上拦出一个圈打算安置战俘,张勇的心中叫苦不迭,如果这里被建立成临时的战俘营,那周围就会有大量卫兵,很快就会发现隐身山脚边的张提督。这队明军去哪里不好,偏偏在张提督的藏身处设立临时战俘营,这真是天亡张勇,非战之罪啊。

士兵越来越多,趁着明军大批辅兵还没有把俘虏押来,张勇不得不冒险离开藏身之地。不得不冒的风险果然导致张勇遇险了,他溜进丛林的时候,有两个明军辅兵好像看到人影一晃,以为是有俘虏逃走了,就拿着棍棒追过来寻找。

这里的战场已经打扫过,好处就是明军不会再费力翻检地上的尸体,有几个人断定刚才是错觉,已经回去了,但还有三个明军依旧不死心,一心要把那个“逃走”的俘虏抓回来。

又和三个明军绕着个小山转了一圈了,张勇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他必须要尽可能地隐藏踪迹,绝不能让明军认为确实有一个清军在逃,可是又不能速度太慢免得被追踪者跟上。这样高难度的行动,即使是对野外求生技巧一流的张勇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勇的体力急剧消耗着,在这个危机关头,他更没有时间去找野生动物的洞穴,就算碰上一个也来不及扩建、伪装它。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张勇看得出来跟踪者绝对是新手,要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早就可以确定,他们看到的行踪都是野兽留下来的而绝对不是人,但这三个没经验的辅兵看不懂张勇的布置,还长着一副实心肠,不依不饶地一定要把逃犯找出来:“难道我今天要丧命于此了吗?”

张勇的体力快耗尽了,不远处就是长江,可他自问跳下去也是被江水卷走的下场,那还不如投降,看看能不能隐藏好身份然后半路逃走呢。

……

张勇陷入绝境的时候,王明德的形势也是千钧一发,他和其他清军将领都带着数以百计的亲兵突围。正如张勇想的那样,这些盲目自大的家伙们完全没有自己就是被狼追的猪的觉悟,庞大的亲兵队牢牢吸引住了明军的注意力,而且明军追上其他清军士兵时,随便哪一个都能准确无误地指出王明德他们的逃窜方向。

“该死的袁贼!”王明德口中不断地咒骂着,但心里也不知道到底是恨袁宗第更多些,还是恨他的队友更多一些。发现中计后,王明德坚持抵抗了片刻,意识到事不可为后就扔掉了将旗逃窜——这就是自己承任失败,如果明军还有其他敌人要解决的话,那么就会转而向其他的战场增援,王明德就有更多的机会逃走。

不过跟着王明德一起冲进包围圈的清军将领们,不约而同地一起扔掉了将旗,由于没有其他战场需要增援,明军就各自追击自己眼前的那些敌军,早知道这么倒霉那还不如抵抗到底,还能多坚持一段时间——不过王明德转眼一想,不对啊,要是就我一个人打着旗,那不是给其他兔崽子争取逃跑时间了吗?好吧,兔崽子们,大家都扔了将旗跑路,那也比让我一个人断后强多了,要是跑不了都别想跑。

领着几百个亲兵在溃兵中左冲右突,王明德把他那些不肯舍己为人、吸引火力的同僚算是恨到了骨头里,至于那个发假信号坑大伙儿的张提督,王明德对他的感情已经快要不能用“恨”这种情绪来描述了,是一种类似对臭虫、蚊子那种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本能情绪,不过王明德估计轮不到自己动手了,看眼前的情况,张勇可能已经被明军乱刀分尸了。

“袁佳副都统,您老人家在哪啊?”王明德可怜巴巴地喊了一声,但任凭他四下张望,却始终找不到汉八旗的踪影。

王明德转到哪里,明军就围堵到哪里,另外几个扔掉将旗的同伴已经先后就擒,明军更是一层层地围困上来,把王明德困在越来越小的包围圈中,随着更多的溃兵投降,王明德终于发现自己和身边的这些亲兵快要面对全部的明军了。

“袁贼!流寇赶得你爷爷好紧!”

死亡的恐惧笼罩在王明德的心中,他狠狠地啐了一口,前方又被堵上了,身边亲兵的脸上都是绝望之色,但还能往什么地方逃,四面八方已经到处都是袁宗第的兵马了。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次了,不少亲兵都面露凶光,眼睛里闪着狰狞之色,在对局面彻底绝望后,他们心中的凶悍之情也被彻底地激发出来。

“且慢,且慢!”王明德制止了手下的垂死挣扎,他身边还有二百多不到三百的铁杆心腹,剩下的人非死即伤,都已经不知去向。看着仅剩的手下,王明德忽然放弃了突围的想法,向左右问道:“我们没有杀过明军吧?有没有?要是谁的刀上有血赶快都擦干净了,赶紧的。”

“袁公,袁公。”望着刚刚出现的袁宗第的将旗,王明德策马上前,高举着的手臂上还挥舞着几张纸条:“末将就是王明德,这是长江邓提督给末将的免死券啊,是免死券啊!”

看着单枪匹马过来的王明德,袁宗第皱皱眉,下令道:“让他过来。”

刚才被俘的几个清军将领就有人掏出过类似的东西,说是邓名给的什么优惠券,可以赎命用,这东西袁宗第倒是曾听邓名上次去江南前说过,不过当时他就当笑话一听,没想到清军还真留着呢。

王明德老老实实地来到袁宗第面前,行了一个军礼,表示他并不是投降,而是来议和的:“这是长江提督给的免死券,下面有长江提督的签名,请袁公过目。”

在王明德之前就有人拿出过优惠券,但袁宗第刚才没时间仔细看这东西,现在才能认真地看一遍。

“确实是邓提督的签名。”袁宗第的卫士、幕僚也证实了这优惠券的真实性,不过有个眼尖的人对袁宗第指出:“国公,看这日期,好像过期了。”

“没有,没有。”王明德大叫起来:“这个日期是末将第一次被俘的日子,但后来末将又被邓提督俘虏了一次,那次邓提督说把日子重新改一下,不过当时来不及改。想必袁公对此也有所耳闻吧?”

袁宗第倒是听邓名说过,从重庆经过时又抓住了王明德一次,而且好像也有优惠券的什么事,不过具体细节袁宗第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邓提督一诺千金,说这张免死券对所有明军都是有用的。”王明德见袁宗第并没有断然否决,就生出了更多的盼望:“末将把这张免死券交还,还望袁公信守诺言,放末将过去。”

“嗯。”袁宗第也有些迟疑不定,他不知道邓名发这个券到底有何打算,不过肯定有深意。这个东西不是袁宗第给的,他翻脸不认账也不算毁约,甚至也不能算邓名食言,不过他担心这会导致邓名的前期布置落空——怎么看,袁宗第都觉得邓名给王明德他们这个优惠券是有什么大计划在里面。

而袁宗第和成都的关系很近,他的侄子在成都说话也很有力,现在听说还升任叙州知府。万县的粮草、装备几乎都是邓名给的,虽然邓名没有要求,但袁宗第不能不顾忌邓名的利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