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五卷 一身转战千里路 第018章 忠心

商议的初步结果就是扬州知府回去凑钱,而林起龙则慨然表示,他会留在明军营地中做人质。林起龙当着被俘的禁卫军军官的面大声对穆谭保证,明军一定可以拿到赎尸的银子,请他们无论如何不要破坏顺治的遗体,如果到时候清方出尔反尔,那明军还可以杀了林起龙泄愤。

扬州知府走后,明军就把林起龙和禁卫军军官关在了一起。虽然以前没有见过林起龙,不过禁卫军中有人听说现任漕运总督正当年富力强,但眼前的林起龙却胡子雪白,摘下了帽子一看,脑后的小辫也是白花花的。

“唉,听说皇上殡天,我头发胡子一下就白了。”林起龙对狱友们解释道,紧接着又保证:“放心,我已经下令把盐商都宰了,若还是凑不够银子,我就是变卖家产也要凑够数。”

尽管之前对河道官兵没有及时勤王非常不满,但现在禁卫军军官们也不能不为林起龙的忠义所感动,索额图忍不住叹息道:“就是可惜了林大人的闺女了。”

“只要能保得先皇龙体无恙,区区一个女儿算得了什么?”林起龙凛然地答道。他说等将来王师讨伐贼寇,为皇帝报仇后,他自然会让女儿自杀全节。

反倒是禁卫军纷纷表示不妥,这种舍身饲虎的巾帼英雄,剃度出家便是了,扬州知府不是还有两个侄女么,正好和林起龙的女儿一起去做尼姑,还可以有个照应。当然,若是林小姐一定要以死明志,那朝廷断然也不会忘记了给她的旌表。

相比蒋国柱和张朝,林起龙的处境无疑更危险,因为他的实力最有限,如果满清想追究责任的话,拿下林起龙无疑比拿下蒋国柱、梁化凤要安全得多,即使他并没有负责高邮安全的责任。林起龙自己不愿意死,其他督抚处于一损俱损的理由也不能见死不救,因此督抚们就和邓名达成协议,击毙顺治后,邓名给蒋国柱和梁化凤送去勒令自裁的命令,但赎回尸体的大功肯定要交给林起龙。在完成这些交易的时候,江南督抚还会动员全部的力量进行宣传,让天下人都知道林起龙忍辱负重的功劳。本来就会因为皇帝暴毙而陷入被动的清廷,自然就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给林起龙这样的“忠臣”治罪,更何况他还属于责任很轻的一个。

禁卫军很快就发现穆谭确实称得上是邓名的心腹将领,在收取了林起龙的“女儿”和扬州知府的“侄女”后,穆谭很快就劝得邓明“回心转意”,再次对林起龙和禁卫军宣布,他还是要遵守诺言交还顺治尸体的,不过邓名需要扬州交出“能够装满一艘战舰所有船舱”的金子。

继续向长江方向撤退的明军带着林起龙和禁卫军一同行动,林起龙抓住机会拼命鼓动禁卫军有力出力,保护顺治的遗体——邓名本来就没想杀这些俘虏,而是希望释放他们进一步瓦解敌军的斗志;而江南督抚则在邓名发起进攻前就下定决心要保下这些禁卫军俘虏,因为他们大多是王公大臣的子弟。林起龙见到穆谭的时候,后者就把一份俘虏人员的名单交给了对方,看到俘虏中有这么多重要人物的晚辈后,漕运总督也是心花怒放。

顺治皇帝离京前委任索尼和鳌拜辅政,还让苏克萨哈和遏必隆统帅后续的禁旅。在皇帝暴毙的情况下,这四个人几乎肯定会成为皇太后的助手,而被俘的禁卫军中除了索尼的三儿子,鳌拜的一个侄子,还有遏必隆的女婿,其他上三旗重臣的子侄更是数不胜数。虽然战死的上三旗子弟也很多,但越是如此,那些重臣更会珍惜幸存者——按理说,皇帝战死护卫都要问罪,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估计皇太后也没有一口气把几百个重臣子弟都杀光的勇气。

林起龙想方设法地让索额图他们协助自己的工作,也是为了帮助朝廷找一些从宽处置他们的借口,一旦禁卫军俘虏都得到赦免,那就更不好问罪江南督抚了。

林起龙亲身进入明军为质,扬州知府忙着抄运河两岸富县的盐商的家,再也没有人去给苏克萨哈和遏必隆送军粮、马料了。明军全师返回长江边上,与水营会合后,后续的一万五千清军居然连高邮还没有到。而且此时高邮、淮安都乱成了一团,扬州知府打着筹集赎金的名义让这些地方的官府统一行动,河道官兵也接到了漕运总督临走前的手令,让他们全力配合工作。为了迅速筹集款项,甚至定下了规矩,凡是参与抄家的官兵和官府的胥吏,可以名正言顺拿走两成做赏银。

顿时这一带就是鸡飞狗跳,如狼似虎的官兵,争先恐后出逃的富商,一番大闹下来,皇帝战死的消息就和长了翅膀一样地传播开。不要说地方上的官吏、缙绅,就是苏克萨哈和遏必隆也是惊疑不定,麾下兵马一日三惊。在这种大乱中别说去追击邓明,就是如何控制部队,筹集粮草都成了问题。

明军带着皇帝尸体撤退到长江边的这一路上,据说扬州方面就不断送来赎金,但距离邓名要求的数目依然远远不够。每次邓名大发雷霆,声言要把顺治的尸体和林起龙一起剁成肉酱时,穆谭就会帮着禁卫军俘虏说话,劝说邓名加收利息、放宽时限。

很快,与邓名谈判的集团中又加上了蒋国柱的使者。听说皇帝殉国后,南京方面也表示愿意帮助偿付一部分赎金。根据邓名与江南督抚的事先协议,林起龙肯定要独占冒死赎回皇帝尸体的大功,但顺治遗体的销账功劳则要大家共享,所以不但蒋国柱的南京要“分担”一部分赎金,甚至江西南昌也要“承担”些许。

现在皇帝战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江南,除此以外,江南官场和缙绅都听说蒋国柱收到了勒令他自杀的伪旨,当时江宁巡抚就有些怀疑,经严厉询问后发现了破绽,擒杀了假传圣旨的邓名细作。而一直与邓名誓死周旋的周培公也收到了同样的伪旨,这一份同样也被察觉出破绽,周培公在悲痛之余立刻派使者赶往邓名军营,指天发誓,只要邓名遵守诺言收下赎金、交还先皇遗体,那三万湘军就绝不会阻拦他们离开。

伪旨行动最接近成功的大概是给梁化凤的那一份,他因为和周培公一起拦截邓名,所以邓名为了制造混乱也给他送去了一份。梁化凤接到圣旨后就仰天痛哭,高呼“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当场就要拔剑自刎,幸亏被亲兵拼死抱住。当时梁军中也有人对圣旨的真伪产生了怀疑,劝梁化凤说:皇上把江南兵马大权交给将军,信任有加,岂会突然来一封没头没脑的圣旨取将军的性命?一定要梁化凤回信再作询问。

但梁化凤却不肯听,反倒一心寻死,被忠心耿耿的部下们拖进帐篷里监视了起来,替他上奏确认圣意。期间梁化凤在营帐里还寻死觅活,大嚷部下休要坏了他的“忠臣名节”。若不是顺治的死讯飞速传开,说不定梁化凤还真就不明不白地自杀了。

在不少人都感叹梁化凤的忠诚似乎还在蒋国柱和周培公之上时,江宁巡抚对此事却是暴跳如雷,寻死不成的江南提督赶回南京后,江宁巡抚立刻将其召入了总督衙门,厉声呵斥道:“不是说好了,我们三个都要识破伪旨么?你怎么敢演这么一处戏?是要售本官和周大人邀名吗?”

“巡抚大人息怒,息怒。”梁化凤连忙辩解道:“末将并非事先就有此意,确实是事后寻思,觉得还是有些不妥,若是三个人都一般无二地识破这是伪旨,那邓提督用这计未免也太蠢了;朝廷会认为邓提督很蠢吗?显然不会。为什么邓提督会突然发傻呢?那肯定是为了掩护我们。所以末将以为,还是要让邓提督这个计谋有成功的可能,而且很接近成功,这样才说得过去啊。”

“哼。”蒋国柱琢磨了一下,梁化凤说的确实有理,当时和邓名商议善后工作时,大家对于他是否能击毙顺治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如何不引人注意地给明军运送粮草也很花费心思,所以有些事情确实没有斟酌得太仔细。不过尽管如此,江宁巡抚仍是余怒未消:“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速速报称不妥,还是存了卖本官得名的心思吧?你的节操何在?!”

梁化凤跪倒在地,叫起了撞天屈:“巡抚大人明见,末将一个粗鄙无文的武夫,哪里有这样的玲珑心思?确实是那一道旨意进了军营时末将才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匆忙布置一番,还差点演砸了。”

“嗯,起来吧。”蒋国柱在大堂里转了两圈,对首席大将说道:“周大人昨天来信说,听说林起龙给邓提督送去了个女儿,此事大大地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梁化凤大大咧咧地说道:“这肯定是假的嘛,他就是想演戏给那些御前侍卫看。”

“本官一开始也这么看,但周大人在信里问本官,万一是真的该怎么办?”

“真的……”梁化凤略一思考,顿时就怒形于色:“难道林起龙是把真女儿给邓提督送去了?这厮,好生奸诈!他是想趁机和邓提督套交情啊,还不怕朝廷追究……”

“尚且不知真假,立刻去查!到底是他的真闺女,还是从扬州买的瘦马。”

梁化凤在扬州还有些部下,他领命匆匆而去。

蒋国柱自己寻思着:“急迫之间没有合适的女儿,不过待字闺中的外甥女倒是有两个,林起龙能为了皇上的遗体送女儿入虎口,我也是忠臣,难道就不能送外甥女吗?”

“巡抚大人的家人都在家乡,林总督如果送去的是真女儿,那肯定是早有预谋,巡抚大人是未必来得及了。但我不一样啊,老婆闺女都在身边。”梁化凤离开总督衙门的时候也在心里盘算着:“借口送给穆将军,然后被邓提督看上拿去了,这完全说得过去啊……为了皇上遗体能够安然返回,我的家人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

高邮一战邓名缴获了四千多匹马,甚至比郑成功厦门大捷得到的马匹还要多。延平郡王在拿到那批战马后立刻开始组建自己的骑兵部队,邓名的想法也没有什么两样,有了这么一大批马匹后,两、三年内,成都的马行就是一匹马都提供不了也没有什么关系了。让邓名感到遗憾的是,这些战马大多是阉过的公马,母马数量要少很多;而可以用来当做候选种马的公马数量就更稀少了。这些阉马雄壮高大,是供那些自认马术过人的禁卫军炫耀勇气用的——公马的脾气不好,而且还容易受到母马的吸引。历史上曾经有过一些例子,散养的大批公马被敌方用母马诱惑走了;更有发情的公马在看到敌阵中的母马后,直接驮着主人跑入敌阵去了。

把马匹送上战船后,明军立刻启程返回四川,这也是事先邓名和江南督抚的协议内容之一。如果邓名迟迟不走,江南督抚认为北京有可能为了给顺治报仇而增派兵力南下,若是那样的话,江南的督抚们也没有充足的理由阻止清军。若是满清大军南下,对邓名的利益也会有很大损害,不但他的盟友受到威胁,江南督抚会坐立不安,而且邓名很看重的走私贸易也会受到干扰,甚至前功尽弃。

肯定是来不及再去一趟崇明了,邓名让使者去给张煌言和马逢知报捷,并在启程前把顺治的尸体和被俘的几百个禁卫军全都交给了林起龙。无论是俘虏还是皇帝的遗体,邓名对外都宣称是江南督抚花钱从明军手里赎回的,但其实明军并没有再次从林起龙他们手中收取费用,现在江南督抚的财政状况相当凄惨,没有多少积蓄了。

邓名临走的时候,只是向蒋国柱要了一些粮草,同时把清军已经收集起来的耕牛拉走。虽然高邮大捷的消息只是刚刚传开,但这次明军返回长江流域后,一路上有大批的老百姓前来报名参军,明军从中选择了几千精壮,再加上那些参与围攻皇营而不得不死心塌地跟着邓名的蒙古人,明军总人数已经接近四万。

“蒋巡抚,我这次走了,你可有把握阻止满蒙八旗南下?”上船以前,邓名再次询问秘密前来送行的江宁巡抚。

蒋国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到邓名的营中了,由于邓名良好的信用,现在蒋国柱虽然身处明军之中,却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他拍着胸脯保证:“邓提督只管放心,下官已有万全之策。”

蒋国柱说,他已经下令停止给南下的满蒙八旗提供任何粮草辎重。人不怕凶,人就怕穷,蒋国柱明确表示他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无论是粮草、江舟还是银子统统没有。如果满蒙八旗即使自己收集粮草、游泳过江也非要来江南的话,蒋国柱也有后续手段——为顺治筹集赎金是一个最好的借口。蒋国柱已经拉下脸来查抄了一批富户的家产,这些人大都是以前从事海贸的,蒋国柱把他们灭了不但能筹集急需的资金,还能打击潜在的竞争对手。

用这些搜刮来的资金,蒋国柱和梁化凤买通了不少绿营将领,皇帝的死讯让江南人心惶惶,大大降低了蒋国柱收买官员的成本。除此以外,两江总督衙门正在不遗余力地造谣、传谣,称朝廷因为皇帝身亡而震怒,已经下令满蒙八旗血洗江南,把长江沿岸的百姓都杀光祭奠顺治。至于长江两岸的官场也统统犯下了死罪,上至督抚、下至胥吏都要处死!

一贯和南京有矛盾的南昌,现在也放下了成见帮着推波助澜,誓要把这个谣言传遍整个江西。在正常情况下,总有一些有见识的人不相信北京会做出这样不明智的事,把两江的官员、百姓统统逼反。清廷的地方官如果努力地辟谣、弹压,也能把人心安定下来;但现在两江的官场不但不起稳定的作用,反而大肆煽风点火,可想而知用不了多久,江南的缙绅和百姓必然会极度恐慌,毕竟皇帝死了,清廷又是以残暴著称的鞑子。

除了这个谣言以外,两江总督衙门和江西巡抚衙门还唯恐天下不乱,拼命地传播高邮湖清军惨败经过,不但五千满蒙御营军被明军一夜打垮,而且明军损失还不到一百人。类似邓名一个人就砍了一百个禁卫军,十个明军活捉了一千个满洲大兵之类的传奇故事纷纷出笼,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引发恐慌,再打消了人们对满洲大兵的畏惧心理,要是满蒙八旗坚持南下,估计只要有人挑头,江南就要遍地出现反旗了。

不过这是最后一步,不到万不得已蒋国柱也不会挑头造反。他只不过打算收买军官,让军队闹一点哗变,然后当做江南人心不稳的证据上报给朝廷。再组织一批缙绅上书朝廷为民请命,要求朝廷打消满蒙八旗南下的念头。

“蒋巡抚果然是深谋远虑。”听蒋国柱介绍了他的计划后,邓名依旧有些不安:“北京多半会猜到有些哗变是蒋巡抚指示的吧,这对蒋巡抚没有影响吗?”

“呵呵,邓提督啊,打仗我不如你,但这做官嘛,邓提督就不如我了。”蒋国柱笑了起来。他告诉邓名,皇帝死了,江南督抚们不惊恐才是不正常,蒋国柱这么做就是要让朝廷明白,现在江南的官场很担心朝廷要向他们追究责任;至于煽动军队哗变,组织缙绅上书请命这是向朝廷展示力量,说明江南官场不但担心朝廷追究责任,而且也有闹事的力量。

皇帝暴毙,北京事先也没有对江南再进行一场征服战的准备,满蒙八旗的粮草、船只还要指望两江提供。见到江南人心惶惶、督抚也不会束手待毙后,北京肯定不会莽撞地把众多的地方官逼反;哪怕北京怀疑军队哗变是督抚指示的,也会采取怀柔手段,宣布谣言为假,并赦免江南官吏。就是北京打算秋后算账,那也会等到准备好南征的部队和物资后才会翻脸。

在蒋国柱看来,北京可能采取的策略不是武力讨伐,而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确保东南依旧臣服于朝廷。

“好吧。”邓名也承认蒋国柱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他还是提醒蒋国柱道:“离开两江后,我会在武昌停留一段时间,若是蒋巡抚有需要的话……”

“下官不会和邓提督客气。”蒋国柱笑嘻嘻地说道:“若是朝廷一定要派兵南下,下官一定请邓提督回来,再来一场高邮湖之战。”

“好。”至此邓名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除了还有一个责任人的问题,无论如何是皇帝死了,满清朝廷不会一个人都不追究,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这就更简单了。”蒋国柱胸有成竹:“自然是朱国治罪大恶极,他贪功冒进,导致江南的精锐被邓提督一扫而空,这才导致皇上,不,先皇忧心东南,不得不亲征,罪魁祸首当然是朱国治;其后朱国治又背弃国恩,为邓提督当说客,企图说服下官这些忠臣投靠邓提督,被识破后他的余党贼心不死,又协助邓提督偷袭先皇;除了朱国治外,高邮县令也是罪孽深重,他事先没有及时察觉邓提督的兵马,事后又不及时勤王,虽死不足以赎其罪,非满门抄斩不足以警戒后人。”

除了高邮县令外,江北还有一些县令也没有参与通邓,这些人正是蒋国柱心中的隐患。这次顺治南征也途径这几个县令的地盘,当然他们统统有失察之罪,蒋国柱打定主意要把这些人清洗一遍,安插进去更可靠、有通邓前科的自己人。

“此外还有盐商,如果不是他们收买漕运总督衙门的贪官污吏,以致激起漕工民变,邓提督也不会声势大张。经林总督查明,邓提督用来攻打御营的部队中就有大量的前漕工,所以盐商也是罪首。”蒋国柱知道邓名对盐商有敌意,所以处理盐商不但符合林起龙的利益,给朝廷一个交代,还能送邓名一个人情。

时隔两个月,蒋国柱又一次站在江边目送着明军的舰队启程,浩浩荡荡地向上游开去。蒋国柱记得,上次邓名离去时自己心情忐忑不安,不知道能不能说服顺治中止南征;而这一次蒋国柱则是站在江边捻须微笑,心情可比上次放松得多了。

上次听说皇帝即将带领着无敌的八旗劲旅抵达江南,霎时两江官场和总督衙门都是一片恐慌,蒋国柱猜测那时有很多手下都打着背叛告密的心思,自己在军队中的威信也毫无保障,远远不能同朝廷的权威相比;但这次朝廷和八旗劲旅的名声扫地,蒋国柱散播谣言和金钱收买双管齐下,大大增强了对江南的控制力。

之前蒋国柱、林起龙、梁化凤和张朝都往邓名军中派去了联系人,以便运输物资、交换情报,高邮一战的时候,邓名把这些人带到前线充当战地观察员。蒋国柱的人返回南京后,绘声绘色地向他报告了高邮一战的全貌。最后一仗,邓提督一百多个骑兵全歼四百个御前侍卫;四个时辰不到,五千御林军就全军覆灭,而邓提督手下战死、受伤的人都加起来才不过一百余人……。

蒋国柱震惊之余不由得叹道:“满洲八旗也不过如此啊,并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刀枪不入的家伙。要是我能给手下提供足够的弓箭、甲胄和口粮,也未必就不能和满洲大兵一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