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五卷 一身转战千里路 第016章 冲击

刚听说顺治要投降,吴越望就忍不住呵呵地发笑。两年前在万县他披上了重甲,跟着蜀王世子迎战叛贼谭诣的大军时,可不敢想会有这么一天——就是蜀王世子!尽管周队长因为私心非要把少蜀王说成是三太子,但大家还是在目光如炬的李队长的带领下发现了少蜀王的真实身份;除了周队长以外,赵千户也因为某些原因好多次想要混淆话题——吴越望很尊敬赵千户和周队长,也能理解他们的难处,不过断然不会因为对他们的敬意而对提督的秘而不宣的身世产生误解。

天子弃国,社稷将倾,连谭文老侯爷都死在叛徒的手中,这两年来随着见识的增长,吴越望也越想越感到后怕,好像少蜀王横空出世的那一刻以前,这大明的基业、汉人的江山已经到了最后一刻。但是仅仅过了两年,建虏的酋长就投降乞命,虽然吴越望作为心腹军官,曾听邓名反复说过这一仗只是逆转而不是结束,会很重要但绝不可能就此终结战争,但吴越望依旧感到自己好像就在做梦一般。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李队长不在这里,没有能够亲眼看到鞑子皇帝出降的这一幕。嗯,还有赵千户,虽然他不是川军而是西贼,但除了提督以外,吴越望对赵千户的敬佩仅次于李队长,好像比周队长还要高那么一点点。

满腔的喜悦和纷至沓来的念头,让负责对营门正面防御的吴越望并没有在第一时刻命令手下做好受降的准备。等得知邓名拒绝了对方的请降要求后,吴越望的满足感也没有丝毫的消减,在他看来对方已经是待宰的羔羊,邓名接受投降也好,不接受投降也好,禁卫军的覆灭都没有丝毫的疑问,难度也不大。

吴越望周围的武保平、姜楠、胡立涛等人的反应也差不多。恢复攻击是辅兵的工作,他们会继续上前放箭、投石,战兵并没有接到参与攻击的命令,他们可以再享受一会儿胜利的喜悦——胜利确实是提早了,但也没有什么悬念了。

从离开成都后就一直在姜楠队中执行任务的郑尧君,也和他的常备军同伴们一起沉入了遐想之中,刚才他们目送着禁卫军的请降使者从阵前走过,又看着他仓皇地逃进营门。

“等张尚书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一定会非常高兴吧。”不少前浙军士兵的心中都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投奔舟山,然后在缺衣少食的浙东军中苦战多年,一年前在张尚书的劝说下,大家跟着邓名远赴四川,沿着长江反复征战。今天终于站在这里,分享了辉煌胜利的无上荣光。尽管郑尧君在出战前已经对胜利充满信心,但战前的信心和亲眼看到胜利还是完全不同的。在正常情况下,这时战兵部队会上前监督俘虏解除武装,逼迫他们抱头蹲下,这都是明军中的重点训练内容。但今天高级军官们都精神恍惚,没有在第一时刻下达命令,而郑尧君这些常备军士兵同样在发呆,没有做出任何战术动作。

训练最严格、纪律最出众的常备军官兵虽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纹丝不动,但一个个都是心潮澎湃;而征召兵则兴奋地开始接头接耳,人人都喜形于色,那些本来就幻想战争将在今天结束的人,更是开怀大笑——争霸不就是争夺那把宝座么?窃取宝座的人已经成擒,战争不就结束了吗?

至于更缺乏约束的辅兵,军阵中更是人声鼎沸,不少人在听说鞑子皇帝要出来投降时还纷纷向前挤去,想亲眼看一看鞑子皇帝到底长得和常人有何不同。正如千年前的成皋城下,当汉太祖的替身大模大样地出城投降时,历经多年苦战的楚军士兵欣喜若狂,争先恐后地涌向汉王的旗帜、车驾,对这些项王的百战精兵来说,这既是胜利的时刻更是苦难的终结。而结果就是汉太祖从本来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成皋城内轻易地脱身,不但自己毫发未伤,还带走了他最重要的幕僚和军官团。

相比成皋周围的楚军,明军现在面对的敌人更加强大,战争延续的时间更长,形势远远不能同楚军相比,而是险象环生,禁卫军仍然挣扎抵抗。今天明军的表现比千年前的楚军还要激动,如果不是邓名拒绝了对方的要求,而是同意禁卫军出营投降的话,恐怕明军的大批士兵也会一拥而上,扑到穿黄袍的鞑子皇帝身边去进行一场狂欢。

邓名拒绝了对方的投降要求后,明军的秩序也没有得到立竿见影的好转,当禁卫军开始从营门里走出来的时候,有不少辅兵指点、议论着,想要靠近前去看看顺治的真容——直到这时,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邓名已经拒绝了对方的要求,误以为这就是投降仪式的开始。

当邓名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后,辅兵中只有最靠近邓名将旗位置的人及时收到了统帅的命令,不过即使是这些距离最近的辅兵,在传令兵和军官向他们大声喊话的时候,仍有些昏头涨脑——不是皇帝已经投降了吗,为何还要攻击?不过既然命令攻击那就开始攻击吧。

“这是诈降!”一个飞奔过来的传令兵冲着姜楠大吼了一声,指着那些正在出营的禁卫军喊道:“提督命令立刻开始攻击!”

“啊。”姜楠如梦初醒,脸上的微笑还没有完全隐去,头盔下就开始渗出汗水来。他急迫地转过身,用尽全力地对身后的官兵们喊道:“鞑子诈降,备战!备战!”

长官和传令兵焦急的呼喊声,把越来越多的明军战兵唤醒,郑尧君匆匆从箭壶里取出一支弩箭,搭上了弩机,以最快的速度开始上弦——夜袭结束后,所有的弩兵再也没有给弩机上过弦。当敌人还躲在营中时没有这个必要,而如果敌人出现突围的迹象,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也完全来得及完成战备。但现在敌人不但打开了营门,而且还有几百人已经从中开出来了,这些弩手却一直没有做好准备,而是完全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

在郑尧君刚刚把弦上满时,前方已经传来了呐喊声,他抬起头,看到眼前满是明晃晃的刀光,禁卫军已经发起了冲锋。

匆忙地抬起弩机,郑尧君已经来不及瞄准,只能凭着感觉扣动了扳机,弩箭离弦而出向敌骑射去,只是差之毫厘贴着对方的头盔檫过。郑尧君退后了一步,看到骑兵径直向他扑过来,在这一瞬间,郑尧君几乎要丢下弩机,同时一只手向腰间的长匕首摸去。

从背后冲过来一个手持长枪的明军,这人是一个常备军的战士,他熟练地刺出了长枪,封住禁卫军骑士的去路。在禁卫军的坐骑避开长枪的时候,郑尧君得以再退一步,和其他弩手一起退到长兵器同伴的掩护下,再次开始给弩机上弦。

迎上去的勇敢明军长枪兵并没有遭到连续的攻击,仓促发起冲锋的禁卫军同样有先有后,彼此间的距离还拉开得很大,在当先的禁卫军骑士策马再次准备攻击时,更多的明军士兵已经跑上来,肩并肩准备抵抗禁卫军的冲击。

转眼间就有一些禁卫军被从马上刺落,几个落马的御前侍卫随即站起身,他们或是借助铠甲的保护没有被长枪刺入身体,或只是因为坐骑受伤被甩下来的。明军的阵容并不稳固,其中有很大的空隙,禁卫军毫不犹豫地拔刀冲入阵中,与明军士兵展开肉搏。

受到冲击的明军士兵不甘示弱,也挺着刀枪迎战,双方三三两两地战成一团,还不时有禁卫军连人带马地撞过来。这时郑尧君刚刚上好了第二支箭,就看到一个禁卫军士兵高举着长剑向明军这边扑过来。这个年轻的禁卫军的坐骑被一支长枪刺中了前腿,坐骑摔倒时把主人向前抛出,直接丢进了明军的阵地中。被摔下马的禁卫军跌了个头昏眼花,但这时已经有不少禁卫军冲进了阵中,而且明军的队形松散,也没有人及时给他补上一刀。从地上爬起来后,这个禁卫军就红着眼向面前的几个明军弩手杀过去。

郑尧君瞄准了一下,松弦射出了第二支箭,弩箭没能击中敌兵的颈甲头盔结合处,而是钉在了禁卫军的肩甲、颈甲之间。这个禁卫军被冲力撞得身体一滞,目光一转从原先的明军身上转到了郑尧君的脸上,四只眼睛对视了片刻,那个禁卫军一声怒吼,改变了路线向郑尧君扑过来。

郑尧君挥手把弩机向对方的脸上砸过去。

“要是有一把鸟铳就好了。”电光火石间,郑尧君再次开始怀念起浙兵的传统武器。刚才他看到禁卫军在用这种武器攻击蒙古人的时候,就惦着战后一定要向长官要一支来,如果他用的是鸟铳而不是弩机,那刚才这一击绝对已经取了对手的性命。

在禁卫军抬臂挡开飞过来的弩机时,郑尧君已经抽出了长匕首,向视线受阻的敌人跃过去,他伸直手臂把匕首向对方的咽喉全力刺过去,但却在最后一刻被对方用长剑拨开。挡开那寒光闪闪、距离自己喉头不到一寸地方的匕首后,禁卫军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是第一次上战场,就遇上这般的惊险!

这个禁卫军正打算反击的时候,余光看到侧面又是一把匕首刺过来,他本能地抬手去挡——是另外一个浙东弩手,这个弩手双手握着刀柄,把全部的冲击力都灌注在匕首尖上,瞬间刺穿了禁卫军的手掌,然后扎进了禁卫军的脸颊,把敌人的手掌钉在了他的脸上。

“多谢!”弩手一匕首扎死了禁卫军后,立刻向郑尧君客气了一声。他是被这个禁卫军第一个锁住的目标,刚才他已经扔下了弩机准备肉搏,但长匕首还没有来得及拔出来,对方的长剑就刺到了他的面前,这时恰好郑尧君的弩箭射中了对方。

※※※

先出营的禁卫军已经和明军开始交战,没出营的御前侍卫立刻陷入一片大乱,有些人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参战,而更多的人则犹豫不决。现在战斗的目的显然不是要和明军对打,而是为了掩护皇帝突围。原本的计划是把皇帝保护在中央然后开始突围,现在前军已经开始冲锋了,诈降的意图被明军识破了,显然不可能再按照最初的计划保护皇帝突围。

禁卫军迅速地交换了意见,决定让四个冒牌货向不同的方向各自突围,其中一个还会带着人冲向明军的将旗,以吸引明军的救援和注意,其余的人则保着皇帝杀出重围。根据清军的观察,明军已经占领了外围的营墙,壕沟之间还部署了拒马,所以看起来只能向壕沟方向突围。为了保证皇帝能冲出去,敢死队必须纵马跃下壕沟,充做后面同伴和皇帝的垫脚石。

四个冒牌货都大喊大叫地先后奔了出去,尽量分散明军的注意力,然后就轮到了皇帝。现在明军已经开始向营门进行炮击,脸色苍白的顺治跟着卫队出营的时候,石弹在他附近不停地落下,一块石头砸死了一个距离皇帝很近的御前侍卫,甚至还惊到了皇帝的坐骑。

“皇上。”另一侧的御前侍卫眼疾手快地替皇帝扯住了缰绳,小声说道:“请紧跟着奴才。”

眼前一片混乱,跟在皇帝周围的御前侍卫也不知道哪个方向最容易逃脱。一直守在营门上的索额图迟迟没有发出信号——因为在营门上看来,四面八方都围着重兵。索额图只能盼望着那几个冒牌货能够吸引足够多的明军,盼望着明军争先恐后地去抢功,让重重围困着皇营的包围圈尽快地露出缝隙。至于那个直接向邓名将旗发起突击的冒牌皇帝更是被索额图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吸引大量的明军回援。

在看到明军的包围圈出现明显的破绽前,索额图迟疑不定,始终没有给顺治的卫队送去任何指示。

就在索额图苦苦寻找着并不存在的破绽时,皇帝周围的卫士已经等不及了。敢死队能够给明军制造混乱,也能遮蔽明军的视线掩护皇帝卫队的行动,但他们坚持不了很久,如果不趁早冲出重围,他们的牺牲就会毫无意义。

“上。”带队的佐领大喝一声,随便挑选了一个方向就展开了行动,他们围着皇营绕了一段,最后把目标确定在一处。

“杀过去。”带队的军官对皇帝部下的人高呼着。如果冲过前面的明军战线,他们就会进入蒙八旗曾经的宿营地。出发以前,他们站在营墙上观察到蒙八旗的营地里有一些明军在活动,佐领认为那里的明军数量少于一线部队,估计装备应该也比较差,很可能是以明军的辅兵为主。

若是能够突破这第一道防线,并成功地穿越明军在蒙八旗营地里的防御的话,禁卫军就能抵达壕沟。那时冲在最前面的禁卫军不管是谁都需要毫不犹豫地捂住马的眼睛,跳下壕沟——这样皇帝就有机会脱险了。只要再摆脱明军骑兵的追击,就可以逃出这个死亡陷阱——幸好明军的骑兵看上去并不多,禁卫军会不惜一死留下来拖延敌军追击的步伐。

现在还跟着皇帝的禁卫军仍有四百余人,其中一百名禁卫军跳下马向明军发起了进攻,他们都披着双层的甲胄,目的就是扰乱明军的阵容,以便给后续骑兵大队通过的机会。

“好!”保卫皇帝的禁卫军佐领赞了一声。下马的禁卫军奋不顾身地冲向明军的长枪,这里的明军显然没有正对着营门的那些明军战斗力强,当禁卫军凶神恶煞一般扑上去的时候,明军发生了一些混乱。明军步兵在禁卫军的攻势下不能保持严密的对抗阵容,而是开始和冲进阵地的禁卫军步兵厮杀。

禁卫军佐领高举起宝剑,就要带队冲过去。现在明军的阵线依然厚实,能不能冲过去还在两可之间,但这也是下马步战的同袍拼死争取来的一线机会。如果让两翼的明军增援过来,那禁卫军就没有丝毫突入蒙八旗营地的机会了。

在发起冲锋前,禁卫军军官最后一次向营门望去,希望能从索额图那里看到什么指引,比如冲过这第一道防线后应该朝向哪里,才有最大的机会。

但佐领并没有看到营门上给予任何指引,恰恰相反,营门上的旗帜突然发了疯一般地挥舞起来,好像是要禁卫军撤回去。

“胡闹什么呢?”禁卫军佐领差点大骂出声。现在突围行动已经展开,先锋也抛弃了战马正在步战,而两翼的明军步兵看得出正在包抄过来,渐渐形成了对这一群禁卫军的半包围;现在如果退兵就要先冲击两翼包抄的明军部队,而且还要丢弃那些先锋,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禁卫军本来就所剩无几,开弓岂有回头箭?军官知道无论如何都要冲出去,否则拖延下去只会把禁卫军消耗殆尽,那时就算能够冲抵壕沟,也没有足够的垫脚石让皇帝能够离开,更不用说阻挡随后的明军追击。

“冲!”禁卫军军官大喝一声,就要发起攻势。

“杀!”

侧后突然传来急骤的马蹄声和齐声的呐喊,惊愕的禁卫军回头望去,看到有一排明军骑兵整齐地从弧形的明军战线尽头显现出来。在发出这声大喝后,明军维持着齐整的一长排队列,向着禁卫军缓缓加速而来。

“杀!”

明军整齐地发出了第二次呐喊,邓名亦在队列之中。见到出营的禁卫军发起攻击后,邓名立刻把指挥权交给了周开荒,带着三堵墙赶往战场——那时禁卫军的突围意图已经暴露,而明军还未从兴奋中恢复过来,邓名生怕功亏一篑,就亲自带队出来拦截。

三堵墙战士在战线的后方游动了一阵后,将旗指示有一大队禁卫军绕过了营门的正面,向东北方向赶去。见到这个旗号后,邓名断定皇帝在其中的可能性很大,就立刻带队向这个缺口赶来。

当禁卫军先锋开始下马步战时,此处的明军军官们都断定这足有好几百人的禁卫军是危险和重要的目标,马上下令两翼包抄;邓名带着三堵墙从战线的缺口中奔出来,从步兵的背后一直绕到了禁卫军的侧后,然后就发起了列队冲锋。远处营门上索额图的目光一直跟随着皇帝的队伍,他看到明军骑兵出现后,急切地想警告皇帝身边的卫队,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与李国英那一战不同,经过长期训练的明军骑兵加速更慢,但没有过早提速让他们的双排队列更加的整齐,一直到很接近禁卫军侧翼的时候,明军的马速才提得较高,但仍不像传统骑兵冲击时那样肆意地提到极致,而是在高速冲击的同时始终注意保持着队列。

三堵墙横着撞在禁卫军的右翼上,清军和李国英标营曾遇到的形势相同,完全没有速度而是原地挨打,而且还是侧身迎敌;不同的是,明军的阵容比李国英部下遇到的要更加紧凑,每一个禁卫军碰到的不是两把几乎同时砍来的马刀,而是三把同时抵身的利刃。

右翼转眼就被打得人仰马翻,明军的冲击速度稍微慢了一些,三堵墙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不是像传统骑兵那样提速,而是反常地减速以继续保持阵型,乍一看就好像是如墙而进的步兵战线。虽然明军的骑兵没有传统冲击时的速度,但成排压过来的气势却让身经百战的禁卫军统领都在瞬间产生手足无力之感,面对同时从正前和两侧挥过来的寒光,他的战斗经验起不到丝毫作用,不知应该如何抵抗。

两把刀一先一后自上而下地劈中了禁卫军统领的脸部,左面的刀砍中了他的脖颈,右面的砍在了他握剑的右手上,统领闷哼了一声就栽落下马。

“这……”三道寒光扫了过来,顺治双手握着缰绳,身体和手臂都僵硬了,嘴张开发不出声音,直到被敌人的武器击中时,他才突然吐出一声:“朕……”

“……是皇帝。”这三个字永远地留在了顺治的胸口里,因为他的喉咙已经断了。

邓名、任堂和张易乾并驾齐驱,刚才他们三个人的武器同时击中了一个明显吓呆了的敌人,别的禁卫军至少还拿着武器,这个敌人却呆呆地骑在马上,空着双手,直立着身体,甚至连一个躲避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

“雏儿。”这个念头在任堂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本来是作为一个预备指挥官跟着邓名一起离开将旗,但禁卫军人数不多,对战线形成压力的地段也没有几处,最后他就干脆加入了骑兵冲击阵。在四川的时候,他和其他几个少校都亲自参加过三堵墙的训练,这也是一种在高级军官中进行经验推广的方式。

刚才面对那个连反抗动作都做不出、甚至不懂得应该屈身躲避的敌人时,任堂距离他最近,处于居中的位置,他一刀就割断了对方的咽喉;张易乾也击中了对方的前胸——如果中央的攻击被敌人挡住,张易乾的一击就属于补刀;而邓名在队形中所处的位置,任务是掩护中央攻击手——也就是掩护任堂。因为这个敌人的右手上没有任何武器,邓名就轻松地挥了一下,砍中了敌人握着缰绳的右臂。

这样的菜鸟敌人,不会给己方构成丝毫的威胁,就算不杀他也是俘虏的命,任堂在一眨眼的工夫里就在心里得出了结论:“没有丝毫价值的目标。”

不过任堂也没有时间继续考虑,只是眨一下眼的瞬间,新的目标已经近在眼前,这次轮到任堂掩护张易乾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