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五卷 一身转战千里路 第008章 震怒

因为去年曾经准备亲征过一次,仪仗、车驾都是现成的,相关的安排也都详细讨论过,所以顺治亲征的准备工作进度非常快,在皇帝的严令下几天工夫就已经初见模样。索尼见势不妙,虽然还没有想出什么劝解的好办法,但还是想再去拖延点时间,不过还没等他想出拖延的对策,顺治就又一次把他唤进了宫中。被一起喊去的还有鳌拜、苏克哈萨、遏必隆这三个。

四大奴才进宫的时候就听说顺治又一次大发雷霆,今天杖死了一大群太监、宫女,甚至还有几个侍卫。

本来顺治在睡足了两天觉后,也开始考虑亲征的可行性和意义,万一皇帝亲征但是邓名已经跑了,那这一番折腾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如果抓不住邓名,单单为了一个周沛公还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但顺治话已出口,再说他还盼着江南地方大小官员为了在自己面前表现一番而拼死拦截邓名,如果地方官真拖延住了邓名的脚步,而由于顺治出尔反尔没有亲征督战导致邓名逃脱的话,那既可惜又可能会打击官员的报国的士气。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让顺治没有改变原定计划,仍继续督促亲征的准备工作,既然可能要离开北京一段时间,皇帝就想先把宠妾董鄂妃的谥号定下来;要是最后还是发动亲征的话,这事办妥了顺治也就不用惦念着这桩心事了,要是改变主意不亲征的话,这事还是要做,晚做不如早做。

结果有个不长眼睛的侍卫在得知此事后,私下和人说什么“小主子还会给谥号么?是要给个恶谥么?”这话又被一个和他有仇的人密告给了皇帝,顺治勃然大怒,把那个侍卫抓来审问。开始那个倒霉的家伙还不肯招供,后来吃不住酷刑把最近北京流传的谣言统统吐露了出来:说什么邓名其实就是博尔果,是皇上的弟弟,福晋(董鄂妃)被皇帝宠幸后诈死逃离北京,含恨看着妻子被皇兄收入宫中册封为贵妃;博尔果以亲王之尊投贼后,受到闯、西的群起拥戴,连败朝廷大军,甚至连残明都对他的武勇心服口服,太宗之后果然名不虚传,足以令敌寇屈膝……最近化名邓名的博尔果又威胁漕运,誓要夺还妻室,皇上盛怒之下打死了董鄂妃和她的几个宫女、太监,更要亲征江南,让这个诈死的弟弟变成真死——流言现在已经是眉目俱全、颇具人形,让不少人都将信将疑。

顺治听得怒发冲冠,当场就把那个侍卫打杀,倒霉的家伙临死前还攀扯了一些人,这些人也无一幸免,株连攀扯之下,一日之内宫内竟有百余人遭难。

见到索尼一伙儿的时候,顺治额头上仍是青筋毕露,眼中红丝密布,杀气腾腾地下令道:“传旨,京师中再有人敢妄议贵妃,无论贵贱一律处死!”

下完这道命令后,顺治再次重申之前的决定:“朕决意南征,仪仗、车驾妥当后立刻出京!”现在顺治只感到满腹的怨恨无处发泄,要是再憋在紫禁城里不出去走走的话,他都感到自己要爆炸了。只想着尽快出门的皇帝更追加命令,不必等八旗尽数准备完毕,他打算带着迄今为止动作最迅速的两千满八旗和三千蒙八旗先行出发,其余大军可以随后赶上。

虽然顺治已经是愤怒欲狂,不过他也知道京师还是需要人坐镇,思来想去,他决定让索尼、鳌拜留守,替他处理日常政务,然后交给皇太后批准;苏克萨哈和遏必隆继续整顿兵马,带着后续的一万五千满、蒙、汉八旗全速追上,顺治严令他们必须在御营抵达扬州前与自己会师,然后一起渡江前往南京。

董鄂妃这件事从来就是顺治的逆鳞,当年他垂涎美貌的弟媳,让博尔果死得不明不白,亲王死后十天就把弟媳纳入宫中,迅速地封了贤妃,过不了多久就升贵妃。册封弟媳的时候,顺治还以册封皇后的规格下诏书,以皇帝登基的规格大赦天下,弟媳为他产子后,顺治更公开指称弟媳生得这个皇四子是他的“第一子”。

虽然皇帝明面上已经摆明不要脸了,但索尼等人都很清楚,这种害弟夺妻的事总归还是奇耻大辱,提出来就等于抽皇帝的耳光,现在顺治深爱的弟媳和他的“第一子”刚死,就传出这种流言,无异于在顺治心口上狠狠地扎了一刀。

“再传旨两江、湖广,朕不管他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拦截住邓贼,办事不力以同贼论处!”顺治大吼道:“畏缩不战者以同贼论处!”

“邓名死定了。”索尼等人心里都冒出了这样的念头,顺治让人拟的圣旨里口气极为严厉、杀机毕露,虽然这是给两江、湖广官员的圣旨,但索尼他们读了之后感到脊梁上有冷汗流出来:“皇上这是把邓名恨之入骨了啊,宁可两江、湖广元气大伤,也一定要先杀了邓名再说。”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触顺治的霉头,清廷的大臣归根到底是奴才,要是把皇帝惹急了死路一条,别想能和崇祯的大臣那样告老还乡。于是没有人再劝顺治不要亲征,反倒一个个积极地出谋划策,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指称顺治的禁口令和急吼吼的出兵计划只会给流言的传播推波助澜。实际上就连苏克哈萨心里都有点动摇了,作为两白旗的大臣,他的地位本来就很尴尬,知道皇上对自己客气只是笼络两白旗的一种手段。苏克哈萨知道旗里以前就有流言传播,很多对皇上不满的人因为怀念多尔衮时代的地位,而嘀咕什么邓名和睿亲王有扯不清的关系,但苏克哈萨却对此不屑一顾,一丁点也不相信,可今天见到近乎失态的皇帝后,苏克哈萨都忍不住在心里瞎琢磨:“这邓名到底是谁啊?怎么皇上会恨他到这种地步?难道真和老王爷有什么干系不成?”

……

江南,见到顺治第二封圣旨,也就是那封认可两江推荐,授予周培公两省布政使、并让他全权负责拦截邓名的公文后,蒋国柱一下子醒过味来,顿时又把弃官潜逃的念头抛在脑后——这几天越是仔细检查军备和库存,江宁巡抚就发现火并邓名的想法不现实,因此弃官潜逃这个念头也就愈发强烈起来,最近两天几乎占据了江宁巡抚的整个大脑,昨天他没睡觉把潜逃的地点、化名和下半辈子的安排琢磨了整整一夜——今天看到第二份圣旨后,蒋国柱喜出望外,仰天狂笑:“原来皇上不是要一路追击邓名去四川啊,我说也是,这么点事值得么?只是为了确保江南安全,这就好办了,立刻送邓提督走不就得了。”

本来急得如热锅上蚂蚁一般的周培公看到这份圣旨后,也是眉开眼笑,虽然皇上的圣旨里暗示若是周培公辜负了朝廷的期望,那这两个布政使也就别想保住了,但这两个布政使本来就来的容易,丢了就丢了。周培公现在才三十,一个知府就够耀眼的了,他自认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再说丢了布政使的位置和抄家灭族孰轻孰重,周举人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下官这就去见邓提督,一定劝他马上走。”周培公看完圣旨,立刻对蒋国柱请命道。

“好,速速前去。”蒋国柱告诉周培公,不要担心条件的问题,只要邓名肯赶紧走人万事好商量,为了表示诚意,蒋国柱火速下令把江南的船厂都没收充公,理由就是要打造水师拦截邓贼,然后把造船匠都绑了给邓名送去。这事蒋国柱会当做头等大事来抓,耽误不了几天,估计周培公前脚进了邓名的军营,后脚蒋国柱就会把江宁的造船老师傅都给镇江那边送去,早一天移交了工匠,邓名也能早走一天不是?

除了工匠以外,蒋国柱还表示如果贪财成性的邓名要钱,周培公也可以满足他,军队要开拔费这个规矩堂堂江宁巡抚岂能不懂?蒋国柱已经打定主意,立刻停止集结部队,然后把全江南绿营的操都停了,装备也不用准备了,把银子节省下来送瘟神。

“本官还会修书一封去扬州,漕运总督应该捞了不少钱,皇上亲征他第一个倒霉,这送神的事他也得出一份力,还有南昌,张朝也别想跑,本官也要去一封信。不过嘛,本官能管到也就是两江了。”蒋国柱说到这里停顿住了,盯着周培公看——这通邓还是湖广总督起得头,大家都出力了难道张长庚还想置身度外吗?

“下官明白。”周培公也是个妙人,一点就透:“下官这就写信去武昌,让湖广总督大人预备粮秣,以便邓提督全速回师,绝不会为了粮草的事在路上耽搁,进入湖广后,也绝不会让邓提督因为开拔银子和地方起了不快。”

※※※

皇帝亲征这么大的事当然瞒不住,几天前镇江城外的邓名就得到了消息,在确认了消息的可靠性后,邓名认为巩固崇明岛的防御变得更加急迫。

和两江的官员一样,明军同样摸不清顺治亲征的态度,这次明军的威胁远不如上次,连镇江这近乎空城的府城都围而不攻,准确地说事连围都没有围,按说远远不会刺激顺治亲征。因此明军都认为顺治亲征的目的不是为了保证江南的安全——现在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危险,那亲征的目的就只能是为了消灭南方的明军。

“如果我现在退兵,那么舟山就会陷入危机。”想想也知道,如果顺治真的出征了,那就是为了面子也要打上一两仗才能返回北京,首当其冲的必然是崇明和舟山。因此邓名放弃了立刻撤兵的打算,他和周培公的协议是尽快撤兵,并不在两江境内借故停留,但这个尽快是多久还没有明确规定下来。

张煌言和马逢知的部队虽然人数不少,但若论战斗力肯定无法和邓名的直属部队相比,此外邓名还拥有大量的船只,加上舟山军所有,对江南的清军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因此邓名的计划就是集中明军坚守崇明岛,五万明军在这个岛上固守,还有战舰对漕船的优势,邓名觉得即使是顺治亲征也拿自己无可奈何。只要在崇明与亲征的顺治对峙下去,邓名相信先撑不住的还是对方,皇帝作为一国之主,不可能经年累月地离开权力中枢,呆在长江口和敌人相持。根据传统的政治理念,这样的行为会导致大权旁落,邓名相信顺治也不会放心让皇太后或是大臣长期把持他的皇权。

在崇明抵挡住顺治不仅会有军事上的好处,减轻舟山的压力,而是还会有重大的政治意义,若是让天下看到即使是皇帝带着满蒙八旗亲征都拿邓名无可奈何的话,会对清廷的权威造成重大打击,而满清用以维持统治的正是这种军事上的威权;邓名认为顺治的军事才能恐怕无法与达素这些宿将相比,更不能和吴三桂、李国英相比,但挫败皇帝的进攻企图对那些心怀明朝的人将是更大的鼓励,简而言之,这会是一场风险和压力更小,但政治收益更大的作战。

确定了对峙的战略后,明军就开始积极收集粮草,运往崇明储备起来,同时开始在崇明构筑工事。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邓名同样感到了江南官吏的态度变化,当得知顺治有亲征打算后,和明军交易的地方官员一下子就都消失不见了,这更坚定了邓名与顺治针锋相对的决心——如果不战而退的话,江南官员很可能认为邓名为顺治的威势所迫,心虚逃窜。

这种军事上得威慑是此消彼长的关系,顺治人还没有出京,邓名就抛下自己的盟友落荒而逃,那种印象足以动摇盟友对自己的信心,也会大大助长清廷的气焰。

“若是清帝挟数万八旗兵而来,要与我在平原上一战的话,我还真说不定要考虑退兵,但现在有崇明在手,又怎么可能会被他吓跑?”

正在邓名紧锣密鼓地进行战备的时候,消失多日不见得周培公突然又冒了出来,一见到邓名就要求他立刻撤兵,周培公同时还带来了顺治的二封圣旨——无论如何邓名获得消息的速度还是比不上满清高层,现在他所知的也就是第一道圣旨的主题:顺治打算亲征。但圣旨的具体内容邓名并不清楚,只能猜测北京的意图。

一见到邓名,周培公就苦苦哀求邓名火速撤兵,并仔细给邓名分析圣旨上的措辞和含义,指出顺治这趟很大程度是因为看邓名不顺眼才出来的。

“你得意思是,你的皇帝是在北京闷得慌,或者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所以才来江南溜一趟吗?”虽然承认周培公分析的有道理,自己也看过了顺治两道圣旨的副本,但邓名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啊。”周培公同样对顺治的心血来潮很是不解,不过皇帝是不受任何规矩约束的,既然顺治要胡闹,那做臣子的也只得奉陪,想到这里周培公就把心里的一个疑惑提了出来:“是不是邓提督和皇上有什么私人恩怨?”

对此邓名断然否认,他一个穿越者,理论上都不是这个宇宙的人,从物理学的角度讲,至少在刚穿越的时候他和顺治的关系比外星人(如果有的话)和顺治的关系还远,哪来的私人恩怨?或许从新陈代谢的角度考虑,近两年的时间让邓名体内的另一个宇宙的物质已经完全被这个地球的元素所替代,所以他可以认为是这个宇宙的明朝地球人了,不过不管如何,还是没有任何恩怨:“我和你皇上素不相识,哪里来的私人恩怨。”

“邓提督说得是,我也就是奇怪罢了。”周培公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相当的荒谬,只是顺治的圣旨怎么看好像都有一种个人意气在里面,这才让他忍不住生出这种奇怪的感觉来:“皇上的心思没法猜啊,自幼长于深宫、妇人环绕,从大门到二门都要做轿子的,从来就没有听过一句拂逆的话,和咱们这种通情达理的人大不相同。邓提督不要和我们皇上一般见识,赶紧回 四川去吧,让我们皇上这一次,我们这些皇上的臣子会非常感激你的。”

对于这些江南官吏的死活,邓名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顺治亲征后把他们都收拾了也和邓名无关,反正只要明军的实力在,清廷那种失土即处死的法律不变,不通邓就是速死,通邓还能晚死几天,只要皇帝不在眼前暴露的机会还很小,换一批官员上来照样有的是机会;再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若是顺治下狠手的话,很难说张长庚、张朝、蒋国柱他们会有什么动作;就算他们一个个都束手待毙,不做任何反抗地被清廷抄家灭族了,这同样会使震撼天下,严重削弱清廷威信的大案。

不过既然顺治可能不会亲征,那么邓名就还是要考虑他们的意愿,毕竟这些地方实力派能够给他巨大的利益。

很快江宁巡抚和漕运总督就用事实表明了他们的感激之意。

周培公赶来后的第二天,一大批造船匠就被扭送到了明军这边,送人来的江宁巡抚的使者还一个劲地给邓名赔罪,说事出突然,所以只抓来了江宁附近的船厂的人,使者请长江提督少安毋躁,蒋巡抚正在把江南的造船老师傅都抓起来,保证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林起龙的使者也随后赶到,带来了二十万两银子的劳军费,虽然这又相当于四年的漕运总督白干了,可邓名只要肯点头撤军那就是釜底抽薪,彻底断绝了一切隐患。而且林起龙现在痛感还不如给邓名银子,江南提督梁化凤算是黑了心了,要的一点也不比邓名少,而且还要冒打败仗的风险,那里有直接把瘟神送走干净?邓名走了,也就不用担心事情败露了,岂不自在快活?

在蒋国柱和林起龙大包小包往明军军营里运东西的时候,梁化凤已经派人去追去北京的送礼使者。见到第二封圣旨后,梁化凤心里这个气啊,他原先认定顺治因为对江南、福建、湖广官兵屡挫而生出极大的不满,所以要亲自督师东南,不打平了舟山、厦门多半不会回京,甚至可能会坐镇湖广一段时间,见到四川邓名、云南李定国束手,朝廷混一海宇才回班师——这战果也才对得起天子亲征嘛。就算顺治不能如愿,在东南呆上这么长时间,通邓的事情几乎肯定会暴露,所以梁化凤才打算告密自保。

“没想到啊,没想到。”梁化凤在自己的营帐里喃喃自语,他万万没有料到皇帝下次决心居然有很大程度是针对邓名这个人的,早知可以如此轻松地打消皇帝亲征的念头,那他还花费十万两银子行贿朝中大佬干什么?这些银子用来买些地,添几房美妾不好么?

“这毛孩子。”左右无人,想到自己差一点就把大笔的银子糊里糊涂地送出去,梁化凤张口骂道,完全失去了对皇帝应有的敬意:“这是明清争天下,又不是你和邓名的私人恩怨,真是颠三倒四!”

让梁化凤有些奇怪的是,就算皇帝年轻不懂事,把朝代更替的事当做了私仇,怎么朝中那么多高官也不懂得出来劝解一番呢:“难道皇上真和邓提督有啥个人恩怨吗?朝中的重臣也都心里有数,所以才不敢劝或是劝不动?”

不过梁化凤转眼就把这个念头也抛开了,顺治幼年登基,一辈子都在宫里:“皇上又不是路边的野孩子,邓名就是想抢他手中的鸡腿也没机会啊。”

这些天梁化凤一心想立功自赎,银子也如流水般的花出去,不计成本地招募了一批丁勇,好酒好肉地伺候着,让他们天天操练准备去和明军拼命。为了尽快武装这些新兵,梁化凤还垫钱买了一些生铁、桦木、牛皮、生胶,本来还可以指望向漕运总督报销,现在看来也是泡汤了。

“赶快停操!”梁化凤越琢磨越觉得银子花得冤枉,急忙传令把操都停下,招募来的丁勇都解散:“这个月不用出操了,下个月的操也不用出了。”

刚吃了两天饱饭的好汉们有的还不肯走,嚷嚷着要为国出力。听说营中喧哗后,梁化凤更是大发雷霆之怒:“这是军营,不是养闲汉的粥厂,谁不肯走就给老子乱棍打出去!”

又过了两天,梁化凤总算得知了一个好消息,他的家丁回来报信,说追上了前期派出的银船,已经让他们掉头返回扬州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