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四卷 窗含西岭千秋雪 第048章 贺礼

这个时代没有更多的娱乐,在各种重要节日,邓名能够向士兵提供的就是饮食,允许他们进行一些赌博游戏。中秋这天明军营地变成了一座大厨房,早起就开始蒸馒头。军营周围也已经搭起了一些戏台。经过认真的侦察,明军确定周围没有清军行动迹象,所以除了值班的岗哨、卫兵外,士兵可以轮流出去看戏。在看戏的时候,还提供肉馒头这种零食。

不过出兵在外,所以明军不许大量饮酒,邓名本人和川军高级军官更是不能饮酒。邓名本来就对酒没有什么兴趣,而且他对传统的雄黄酒还抱有很大的敌意,觉得把这种矿物质往肚子里倒不是什么好主意。

中午前,负责接待你工作的军官就报告江宁使者到。

这个使者是江宁巡抚蒋国柱派来的贺使,向中秋佳节前来镇江给邓名庆贺佳节,进门见到邓名后,他说着各种吉利话,同时掏出一张礼单,双手奉上。

礼物有玉器、金珠,基本以财物为主,但挂在最前的却是鸡鸭一双。蒋国柱也知道送盐水鸭给邓名对方也未必吃,以防他下毒害人——蒋国柱当然不会认为能就这样把邓名毒死所以也不会考虑下毒,而且吃不吃在邓名,送不送则在蒋国柱,他是不会在礼数上有亏欠的。

邓名扫了一眼礼单,知道上面的东西价格不菲,就谢过使者把单子收了起来。邓名从来没有想到江宁巡抚居然会派人给他来贺中秋,所以也没有考虑回礼一事,不过邓名也知道对方大概也没指望过自己回礼。

“不知提督还打算在江南盘桓多久?”客套了几句后,使者替蒋国柱问道:“若是提督需要盘缠,蒋巡抚很愿意略尽绵薄之力。”

邓名笑着摇摇头:“实话实说,我对蒋巡抚的信用有些怀疑,上次离开江宁的时候,蒋巡抚欠我五十万两银子,到现在还没有还呐。”

使者似乎也知道此事,听到邓名的话后不慌不忙地答道:“这个提督实在是冤枉江宁巡抚了,上次巡抚大人东挪西凑,已经准备好了五十万两白银,但提督有要事急匆匆地走了,巡抚大人没机会送去提督军中,至少暂时先帮提督保存起来。”

“那我这次来来,蒋巡抚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呢?”邓名追问道,上次他并打算在南京周围久留,因为达素已经抵达扬州,而邓名手中的部队只有李来亨的三千战兵比较有战斗力,浙军当时还缺乏装备和训练,南京清军消除内部矛盾后对明军还是有一定威胁的。可现在不同了,邓名的八千甲兵足以打消蒋国柱心中任何不明智的念头。

“巡抚大人希望能在提督离开江南时送上,不知提督意下如何。”使者说完后又补充道:“这只是巡抚大人欠提督的,至于这次的盘缠自然另算。”

“蒋巡抚有心了。”邓名点点头,向使者开了一些条件,退兵条件又多又苛刻,是邓名用来讨价还价的初始要价。

听到邓名的开价后,使者脸色就有些发白,知道这些要求是蒋国柱无法满足的,不过邓名抢在使者张口哀求前,就对他说道:“这事你做不了主,把我的话带回去给蒋巡抚就好了。”

除了讨价还价以外,邓名还有拖延时间的目的,要是自己拿出一个合理的条款来,万一蒋国柱一口答应了怎么办?既然邓名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走,那么就先靠谈判拖一拖好了,反正邓名不会在谈判期间停战以显示诚意。

上次蒋国柱和邓名在南京城外谈判时,一开始用管效忠的部下,后来管效忠自暴自弃后才换上他的心腹,这次派来的使者邓名也见过。不过邓名并不知道这个使者是否对梁化凤那方面的情况都了解,所以就没有对他明言,而是同样让他把话带回去给蒋国柱就可以:“除了蒋巡抚外,南京还有人欠了我一点钱,不知道蒋巡抚会不会帮我要回来?”

使者闻言愣了两秒,试探着问道:“提督说的是梁将军么?”

既然使者知晓此事,邓名也就不用含含糊糊了,他笑道:“不错,梁将军也欠我一些钱。”

蒋国柱当然知道此事,他和梁化凤宰了郎廷佐和管效忠后,一对口供就发现邓名吃了上家吃下家。身为敌对阵营,还能两面下注到这个地步,蒋国柱和梁化凤都气得破口大骂,这个使者作为蒋国柱的幸福自然也知道一二。

见使者脸上有迟疑之色,邓名提醒道:“蒋巡抚和梁提督都答应过我,是一人一份没错的,蒋巡抚若是不信,亲口问一下梁提督就知道了。”

“卑职知道了,一定把话带给巡抚大人。”使者醒悟过来,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他能答应的,这次蒋国柱派他来就是试探一番,看看邓名是不是有意谈判。

没有其他的事情后,邓名就让卫士把使者带下去好生招待,一顿好饭不说,酒也可以随便喝。

蒋国柱的使者离开营帐后不久,卫士就又来报告:漕运总督林起龙和江南提督梁化凤派来给邓名贺中秋的使者抵达了。

虽然都在扬州,但却是两为送礼的使者,礼单也完全不同。林起龙的礼物和蒋国柱差不多,一些金玉玩物和器皿,抬头的是刀鱼、鲥鱼、河豚、鲈鱼各一条——这四条鱼居然还都是活的。而梁化凤的中秋贺礼则全是金条,抬头的礼物是美貌侍女一双。

邓名思索了一下,两人都在扬州,使者也是一起来,不太可能没有事先通过气,但这礼物却是迥异。

“大概是他们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欢什么吧?所以就两面下注,一文一武送的东西完全不同,总有一份能让我感到很满意?”对于自己的推测,邓名也不是很有把握,不过他也没有为了猜测扬州的想法而花太多的心思,很快就让梁化凤的使者先下去喝茶,先与林起龙的使者交谈一番。

“林总督又有什么事吗?”最近林起龙的使者往镇江这里跑得很勤,幸好扬州距离镇江不远,使者朝发夕至。

相对两江总督,漕运总督的油水有限。林起龙倒是能在运河上行一些方便,但邓名也不打算派船只进入运河,所以林起龙的权力对邓名来说用处不大。不过今天林起龙的使者还真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任务,他告诉邓名基本知识单纯来给邓名贺中秋而已,公事可以等到过节以后再说。

邓名就礼貌性地询问了一些林起龙的近况,然后让这个使者下去,把梁化凤的使者请来。

和林起龙的使者差不多,梁化凤也没有什么公事要立刻与邓名商议妥当,相对蒋国柱和林起龙,梁化凤称得上是清闲得很。作为一个武官,梁化凤只要服从命令,训练部队进行攻防作战就可以了,谈判、权衡得失都和梁化凤基本无关。

邓名就随口向梁化凤的使者问起扬州的近况,这个使者告诉邓名,现在扬州内外戒严,称得上是固若金汤,闲杂人士根本无法出入。

除了这种自吹自擂外,梁化凤的使者还告诉邓名一件趣事,那就是徽州的商人曾经找到梁化凤,希望他能派兵保护盐船通过运河。

邓名对清军的兵船表现得也相当克制,只要不是大股的兵力运输,明军对打着绿旗的清军兵船都退避三舍,这主要是为了遮人耳目,让百姓看到湖广、江西的漕运船队安全通过时不感到太奇怪。

除了漕船,湖广和江西还有一些官船,对于这些有协议的敌人的船只,明军当然也不会进行拦截,而清军方面也很有默契地不排出大队兵船挑战明军的容忍程度。因此在长江、运河上,常常能够见到清军、明军各走一边,泾渭分明的景象。

这种景象让民间有一些误判,认为明军对清军水师还是忌惮的,因此盐商就希望清军能够出动兵马保护他们的盐船,协助盐商的运输船突破明军的封锁和检查。

这个话题让邓名很感兴趣,就和梁化凤的使者聊了起来。不想从这个使者口中得到了很多盐商的情报——这个使者知道的不少,但却没有特别认真,他甚至笑着告诉邓名:“提督大概还不知道吧,现在这些商人在扬州叫嚷,说提督此番出兵是专门来打他们的,哈哈,哈哈,可笑不?”

自从邓名从武昌顺流而下以来,对于淮盐的盐船一向是拦截、没收,绝晤通融余地。而邓名军中的军官已经讨论过盐业问题,每个军官都知道这关系成都的民生,与他们的家人、亲朋都有关联,而且还是邓名此番出兵的主要目的。因此明军上下不但不会误会邓名的决心,甚至还有和邓名完全一致的愿望,对淮盐的盘查非常严厉。

等明军抵达镇江后,运河和长江的交通更是完全掌握在明军手中。邓名并没有彻底切断运河交通,就像他之前也没有彻底切断长江航运一样,这是邓名用来威胁蒋国柱和林起龙的王牌——后两者都不知道长江、运河的航运再次彻底断绝后会有什么的后果,这种未知加重了他们的恐惧。要是邓名上来就切断航运,那后果难就难以预料了,可能效果很好,蒋国柱和林起龙选择屈膝,但也可能导致他们破罐破摔和邓名对抗到底,而且这种事势必得罪很多势力,始终抱着又打又拉这个念头的邓名不愿意把事情做绝。

但淮盐不同,明军毫不留情地予以禁绝。对于这样明显的歧视政策,淮商当然感到很惊讶,不过由于淮商从满清那里得到了不少特权,他们并不愿意明目张胆地向邓名行贿——他们也不愿意,淮商的利益和满清中央政府捆绑得很紧。

当然,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淮商并不是作为一个整体集团行动的,他们只是本能地对邓名感到反感。明军干扰了淮盐赖以销往江南、湖广的长江的航运,威胁给予盐商极大特权的满清政府,这当然都引起了盐商的敌意,每次盐商讨论起长江上的战火时,都迫切希望两江总督、湖广总督能够早日肃清流寇邓名,恢复长江航运的正常秩序。

而明军随后的行动更引起盐商的仇视,邓名愿意花费时间、精力,把地方政府和中央的利益区分对待,但他对淮商却采用简单粗暴的禁绝态度。一些专门从事湖广生意的盐商,在生意变得艰难后曾经试图向邓名的手下行贿,这些私人行为也都遭到了拒绝;然后就是江西地区的盐业受到沉重打击,明军不但不允许淮盐上行去武昌,甚至还把住九江不许淮盐进入鄱阳湖。至此,那些向江西销售食盐的盐商也加入了诅咒邓名的队伍;再往后就是江苏西部;而现在则是一锅端,明军把住了运河出口,一条盐船也出不去,只能想方设法伪装成其他种类的货船进行夹带。

由于明军人手不足,而且邓名也想向周围的缙绅表现自己的和蔼,所以明军远远做不到对每一条货船都进行审查,盐商只要化整为零,还是可以把盐送入长江。就算偶尔有人在明军的抽查中被发现,数量也非常有限,负责运盐的船老大还可以装可怜,声称是个人行为,再痛哭流涕一番说老小等米下锅,明军检查士兵往往也会心软,不会穷追不舍而是让他们带着货物回返。

虽然明军的检查制度有很多漏洞,比满清的专业稽私队还远远不如,但只要邓名的禁令在,盐商就无法阻止船队运输,偷运数量有限而且还大大提高了成本。而且到这个时候,扬州的徽商终于确认,明军对盐商的敌意却是发自高层,而且普及全军。

越来越多的消息传来,都指出明军对盐商采取不妥协的态度,从上到下都坚决不肯收取贿赂,就是邓名的全体会也有一些风声流出,传入扬州盐商的耳朵中——他们知道的甚至比张煌言还要早。

一开始大部分盐商都觉得此事难以置信,明军大举出动不是为了攻城略地,而是为了保护明军领地上的商业。但随着明军一丝不苟地执行封锁,越来越多的盐商开始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不过直到今天,盐商以外的人依旧不信邓名出兵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四川盐商,不但满清官场不信,地方上的缙绅不信,就是邓名的同盟也嗤之以鼻。张煌言与邓名相处过,进行过多次推心置腹的商谈,但听到这个风声后,张煌言只是冷笑了一声,根本不想再去听第二遍——现在在张煌言看来,邓名出兵的目的就是为了敲诈江南的满清官员。

虽然明清官场、地方缙绅,甚至从事其他行业的商人都觉得这个说法荒唐无比,但盐商自己却不能掉以轻心。明军抵达镇江的当天就开始执行严厉的封锁政策,而向浙江销售食盐的徽商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伪装进行夹带是早就想好的对策,当明军还在安庆外围打转时,盐商就已经开始考虑若是运河断绝他们该如何生存下去。

在进行夹带运输的同时,扬州盐商举行了一次大规模会议,讨论的内容就是如何应对明军的威胁。如果明军只是短期停留,那对盐商的损害并不是不可挽回,有些大盐商就是修养个几个月也不至于无法恢复。但对很多小盐商来说,若又是一个季度到半年的航运断绝,那他们受到的损害就会达到致命的地步。

上次郑成功攻击长江的时候,盐商集团就向满清大量捐款,本想在击退郑成功后弥补损失,但却遇到邓名搅局,导致航运断绝的时间延长。今年才生意还没完全恢复,明军就再次大举入侵江南,而针对盐商的封锁比上次郑成功入侵时还要严厉得多——毕竟那次郑成功是以清军为目标,只是运输不便而已;而现在则遇上了以盐商为目标的川军。

向浙江偷运食盐的商人在大会上发言,称这种走私会继续官盐的价格,让私盐变得更加猖獗,官盐变得更没有竞争力。以前满清的检私是针对那些没有盐引的走私犯的,而现在明军则是对盐商,就算明军的检查制度再有缺陷,这也消去了盐商的最大优势,把他们和走私贩拉到了同一水平线上。

而且盐商之前还一直努力在各地建立自己的营销渠道,以图全取食盐销售的利润,这除了需要大量的资金外,还需要源源不断的货源供应。明军的封锁会切断盐商的主要收入,让他们在各地建立的销售店铺每日赔钱,即使是生存无忧的大盐商,邓名的封锁也会让他们的努力付诸东流,让他们的势力迅速倒退会十年前。

向浙江销售食盐的商人都感到了生存危机,那些拿着湖广、江西盐引的商人当然更痛苦,他们在会议上主张再次向清廷进行捐输,协助清廷击退明军,同时要让清廷意识到,他们正是这次明军进攻的目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