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四卷 窗含西岭千秋雪 第043章 轻取

西面厦门港附近的海战、东面和东南的登陆、反登陆作战,再加上高崎这里,明军在四条战线长都爆发了激战。高崎方面是其中规模最小、爆发最晚,清军优势也最大的一面,可这里也是最快结束的一场战斗。

仅仅半个时辰,登陆清军就被彻底击溃,但陈蟒和同伴们冲到海边,看着丢盔弃甲、挣扎着向海内游去的敌人时,都对如此轻易地取得胜利感到难以置信。

在明军发起反击,把清军打得节节败退时,清军就命令刚落入手中的八条战舰参与作战,炮击在海岸上作战的明军。没有战舰掩护,陈蟒等人冲上毫无掩护的近海岸无疑是非常鲁莽的举动,不过他们当时也没有想得太多,只是单纯地向找一个清军厮杀。

可看到披甲数量只有对方五分之一的明军勇敢地发起反击后,八条投降明军战舰中有五条迟疑着不肯向明军开火。而在另外两条在督战清军催促下驶近海岸时,又有两条明军战舰上的水手发动了起义,夺回了战舰的控制权,与那三条靠近海岸的船只打了起来。很快清军就败局已定,三条旁观的战舰也加入明军一方作战,而清军依旧控制的三条战船任务也变成掩护败军从高崎撤离,其中还有一条不顾一切地从战场上逃离。

在明军的追赶下,超过三千清军士兵跳入海中,水性好的清兵爬上了船只,水性不好、或是运气不好的就在海中浮沉。而水性最差的当属三百禁旅八旗,作为最后一批登陆的督战队,只有极少量带着马匹通过海滩,禁旅八旗大都没有机会骑上马就被明军砍死在海水中,更不要说组成战斗阵型或是发挥督战作用。

一开始抱着死战念头而来的明军既然没有想到最终能取胜,也就根本没有考虑过接受投降问题,普通清军官兵即使求饶也会被无情地杀死,绿营士兵和禁旅八旗一样无法逃脱性命。等陈蟒他们意识到胜利后,只有几十个运气非常好的绿营士兵得以幸存,而禁旅八旗仍没得到宽恕,只有统帅禁旅八旗的指挥官、兼这路清军的统帅吕哈喇没有在投降后被明军立刻处死,而是捆起来准备献俘给延平郡王。

在五条重新回到明军序列中的战舰的打击下,另外两艘清军战舰也先后负伤,这两条船虽然已经难以回头,但却也没有什么为掩护清军士兵撤退奋战到底的意愿。为了避免被重创而无法撤离,两条清军战舰也先后脱离了战场,向同安方向撤去。

而明军的船只就开始掉头攻击撤退中的清军渡船,不时有清军的渡船被撞翻,或是风帆在明军的攻击下起火。陈蟒看着不时有清军士兵从失去机动力的船只上再次跃入海中,竭力向北方游去,他们或许能抵达、或许会被退潮的海水卷入深海。若不是明军的战舰只剩下一半,而且还拖延了很长的时间,这些撤退的清军虽然逃脱了陈蟒他们手中的大刀,但却难以从追杀的明军水师手下逃生。

逃走的三千多清军有一半被杀死在海上,这时陈蟒他们也清点出一千六百具首级,其中包括三百名禁旅八旗的人头。参战的近一千明军甲兵几乎人人都有斩获,而辅兵也取得了大量的战果,有几个位置靠前的明军辅兵甚至还拿到了两具以上的斩首功——就是对甲兵来说,这也是足以夸耀的战绩。而与一千七百名官兵被毙俘、统帅被生擒,超过一千五百人在撤退途中被淹死相比,明军损失只有少得可怜的五十余人而已。

战斗结束后不久,前来询问战况的使者就抵达现场,他们被郑成功派来侦察高崎为何突然生气烽火,见到的却是堆积如山的敌兵首级和满山遍野的缴获装备。

“陈鹏打算叛变投鞑吗?”这个消息得到大批士兵的确认后,郑成功的使者脸色阴沉下来,对陈鹏也再没有丝毫的敬称,为首的军官来到陈蟒面前——他已经从众多士兵口中得知前者就是高崎一战形势逆转的关键:“麻烦陈千总先把逆贼陈鹏看起来,我们这就回去禀告大王。”

听到这个要求后,陈蟒连连摇头,胜利让他和其他同伴心中都是一阵阵难过、不解:“这样不堪一击的敌人,为何将军竟然想投敌呢?”

陈蟒身边站着一个陈鹏的亲兵,早先他服从陈鹏的命令,协助号召全军叛变,但刚才他和陈蟒并肩作战,亲手杀死三个敌兵。

“陈将军只是一时糊涂,他并没有造成什么恶果,敢请把这点报告大王,看在陈将军往日的功绩上从轻发落。”这个亲兵说着就向使者跪倒,无论如何,陈鹏始终是他的恩主。

“卑职也同请大王从轻发落陈将军。”和身旁的亲兵一样,陈蟒从小就被教育要知恩图报,而他本人也深信这是不容违反的为人底线。

不少明军也都发出了同样的要求,他们都是陈鹏手下的军官和老兵,也是高崎一战的主力和功臣,这些明军士兵愿意用刚才的军功为陈鹏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叛国投敌不可能逃脱一死,但千刀万剐、乱箭射死还是斩首问绞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且陈鹏还有亲族和妻子。

“诸君的意思,在下一定如实禀告大王。”使者也知道这支军队是陈鹏一手带出来的,而效忠长官同样是郑军所鼓励的美德,见到陈鹏的部下如此不忘本,使者心里也一阵阵感动,向陈蟒等人抱拳道:“诸君斩首一千六百多级,缴获四、五千领铠甲,这么大的战功,为陈鹏求一个恩典肯定不会有问题的,尽管放心吧。”

……

高崎方向上的战斗结束的同时,黄梧的主力舰队也正陷入混乱,郑成功亲帅舰队展开突袭。对于清军的大批巨舰,郑成功并不急于跳帮进行夺取,而是用火箭和炮兵攻击他们的船帆——不管是否得手,明军都会从这些清军战舰边高速通过,继续攻击后面的清军战船,依然以船帆为主要攻击目标。

明、清双方都拥有数百条战船,如果以摧毁对方战舰为目的的话,那这场战斗就会变得非常漫长——想让数百条战船失去战斗力是很难的一件事,即使郑军战意昂然、清军相对疲敝,这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到的。

郑成功认为若是采用常规的战斗,虽然可能取得不错的交换比,但最可能的结果就是清军在损失一部分舰队后,主力得以保存,脱离战斗返回泉州。战前郑成功制定的目标就是全歼清军水师,当然不肯接受这样的战果,因此郑成功再次采用新奇的战术,没有如同传统那样正面对阵,而是采用类似骑兵对冲一样的战术,发起了一场海面上的混战。

“先是落锚、下帆,然后又冲进来乱战。”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熟悉的郑成功的旗号,黄梧肯定会认为他的对手是个对海战毫无了解的新手、菜鸟。因为对方前后两套战术都违反了海战的基本原则——海战比陆战更讲求“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在陆战中,受伤的士兵不可能在短暂的休息后就恢复战斗力,重伤和战死同样失去全部的战斗力,三个士兵轻伤导致的战斗力下降,和一个阵亡也相去不远,因此没有必要片面地追求杀死敌人,有时击伤比杀死有更好的效果——比如赵天霸在钟祥防守城墙时的策略。

但在海战中、尤其是风帆战舰时代,海船很难被击沉,而只要不被俘虏,一条船在退出战斗力可以很快通过修理来恢复战斗力,船帆、甲板如果只是受到轻伤,那用不了半个时辰,船只就可以恢复全部战斗力;即便是桅杆受到轻伤也可以在战场外进行快速维修,用不了太久这条战舰就可以恢复大部分的战斗力;即使是桅杆、船舵受到重创,只要能在友舰的掩护下脱离战场,上面的水手就可以得到保存——这些士兵可以转移到其他船只上作战,而受到重创的战舰也可以在港口得到修理,无论如何修理总比重新造舰要快得多。

所以,海战最重要就是俘虏敌舰,俘虏一艘对敌人的打击要比给十几、二十条敌舰造成各种轻重伤沉重得多。比如刚才郑军的原地坚守,造成二十条战舰被清军俘获,损失了上面全部的官兵,而清军的损失不过是一些船只轻伤,士卒疲惫而已。刚才见到郑军的战术时,黄梧简直不敢相信这么愚蠢的战术会是郑成功手下施展出来的。

而现在郑成功的战术依旧让黄梧惊愕不已,海战推崇阵战也是基于相同的原因——注重击毁远远超过击伤。通过阵战来集中火力,彻底消灭那些被重创的敌舰,或是互相掩护,让己方受伤的船只能够有机会退到阵后进行修复。

现在明军舰队像是冲锋的马队,从清军舰队周围或是空隙间高速通过,绝不肯为了提高命中率而减低航速。

“这不过是送死罢了。”没用多长时间,黄梧就对郑成功的新战术做出了判断,和高速移动的明军水师不同,清军舰队阵容比较稳定,彼此间的配合更加紧密,这种配合甚至能在相当程度上抵消郑军体力和战技上的优势——尽管明军锐气正盛,又兼有洋流的优势,但他们给清军造成的伤害并不必清军回敬他们的更大。而那些受伤的清军船只都在舰队的保护中,明军高速从它们身边通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打击。既然如此,那船只受到伤害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明军舰队再次返回时,它们都会得到一定的修复;而明军受伤的船只则不同,同样是风帆受损,这立刻就会反应到船只的航速和控制上,导致它们无法跟上舰队,会在接下来的受到清军船只更大的打击,若是风帆被重创导致明军船只停止的话,那它就会陷入清军阵中,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打击……

因此黄梧第一个看法就是郑成功疯了,采用了一种故意送死的战术,比刚才的战术失误还要大得多。

但片刻后,黄梧就发现事情好像不这么简单。清军舰队由来自天南海北的几省水师组成,除了少量福建水师外,其他都对厦门附近的洋流、风向缺乏了解。就是福建的水师,对厦门周围水文的了解程度也是不足的,毕竟这么多年他们都没机会在厦门附近出没,清军中可能也就黄梧和施琅对厦门还算熟悉,其他的军官一个不合格。

受伤的明军船只可以脱离战斗和大部队,寻找合适的地点进行修整,而清军则完全做不到,各条船的指挥官根本不知道哪里会有暗流或是礁石,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可以停泊的岛屿、或是岛屿是否有适合停泊的避风处。在厦门附近,清军舰船不具有独自逃生的能力,只有呆在舰队中才能生存下去。

如果只是如此,那还不是不可以避免,黄梧只要保持严整队形便是了,这与海战的基本原则也是吻合的。

但麻烦的是,仓促集中起来的清军水师彼此间还缺乏信任。在黄梧思考的时候,有几条明军战舰向他的旗舰附近冲过来,明军应该没有什么机会靠到近前攻击黄梧那艘被严密保护起来的旗舰,不过这还是让黄梧的心一下子揪紧了——他知道自己的旗舰肯定是郑成功重点攻击的目标,而万一旗舰受损,黄梧可不敢担保周围的战船都肯留下来保护自己——黄梧在清军水师中可没有什么威信,能够指挥众人只是因为达素的授权,在顺利的时候大家还能听从黄梧的指挥,但若是战局陷入不利,黄梧敢肯定其他人肯定会毫无心理负担地扔下自己逃走。

而且郑成功还可能会突然停止这种高速冲击战术,而是放缓航速集中攻击黄梧的旗舰,这也没有什么,正常情况下想击破舰队的旗舰以及它的护卫并非易事,有这时间周围的友军舰队早就扑上来了,完全可以让郑成功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过黄梧不敢赌周围的护卫舰会拼死护卫自己,也不敢把宝押在几省清军水师会齐心协力给旗舰解围这件事上。

既然如此,黄梧就不敢冒险承受郑成功可能进行的集中打击:“升满帆。”黄梧指着前方逼近的明军舰队,下令旗舰后退,与明军保持安全距离。

黄梧的旗舰后退造成了连锁反应,虽然他命令继续保持阵型,但各省清军战舰都有自行其是的战舰出现,胆小的跟着黄梧的旗舰一起后退,而胆大地则开始躲避明军的冲击舰队——这些清军水师指挥官和黄梧一样清楚,受伤落单的清军战舰不太可能在这个陌生海域存活,是不是落单并不完全取决于自己,还要取决于周围的同伴怎么想——既然旗舰能一边命令前队保持原状,一边带着护卫躲避敌人的锋芒,那指望旗舰和同伴不抛弃自己就有奢望之嫌;而是不是受伤比较容易把握,只要躲开明军的战舰就可以了。

随着大批清军舰队开始避让,郑成功专门为黄梧、施琅订做的战术,这看上去似乎是送死一样的战术,仅一次冲击就让清军水师全军动摇。

看到后面同伴的动作后,前排的清军也不肯留下送死,他们不再试图攻击那些落入清军阵中的明军舰队,而是扯起风帆,想抢在同伴前脱离战场。

明军趁着洋流有利从厦门港冲出来的半个时辰后,黄梧指挥的泉州水师主力就陷入了全面的混乱,退后到安全距离上后,黄梧停船下令全军停止后退恢复阵型。但当看到郑成功追击而来时,再没有一条船肯留下抵抗明军的锋芒,刚才前队的那些受损清军船只此时都深陷重围,没有人肯步他们的后尘。

从四散躲避到各自逃生,强大的泉州水师在明军的突击中土崩瓦解,出现了海战中极为罕见的、类似陆战中的溃败和追杀。

不时有清军水师被追上,只要它们的风帆一受损就会陷入重围,没有任何友舰会回头尝试掩护他们,所有的清军战舰都挂满了帆,一心想跑过两侧的同伴,而一马当先的,正是黄梧的旗舰。

但黄梧逃到厦门东南时,追击的明军水师和逃亡的清军水师已经混杂在了一起,黄梧指挥的四百条战舰中的三百多条都被明军的先锋超过,这些失去队形的清军战舰实际已经陷入了各自为战,需要靠自己的力量设法返回泉州了。

……

一个时辰后,位于厦门东南,由达素指挥的登陆舰队也被黄梧的败军波及,发生了溃败。而负责运输部队的渡船惊恐之下,顾不得接应已经登陆的一万五千步骑登船,就和达素一起开始向西撤退。

从厦门一直到金、厦海峡,几十里长的距离上到处都是炮声,明清两军八百多艘战舰混杂着,一起向西行驶,在全线乱战成一团。

此时郑成功的旗舰也已经越过厦门东岸的海岸线,他的旗舰发出信号,那些在追击中风帆受损的明军战舰纷纷转向,转为阻止后面的清军战舰撤退。还有部分想岸边靠近——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清军登陆部队,他们刚登陆没有多久水师就发生溃败,既没有突破明军防线也没能撤退上船,现在正在海滩上拥挤成一团,明军水师会一边在岸边进行简单修复,一边炮击这些岸边的敌军。

“发信号。”郑成功带着最快的那些船继续追击,他认为东岸的施琅这个时候应该明白过来,估计也要扔下在东岸登陆的一万多清军向西逃窜了,而这时就该是金门郑泰出击的时机了,随着这声令下,几道烟花冲天而上。片刻后,金门的方向上,也有几道烟花腾空而起——这是郑泰发出的响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