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四卷 窗含西岭千秋雪 第040章 登陆

南山位于金门岛的最西北角,得到前哨的警报后,驻扎在这里的郑泰部就进入了警戒状态,除了少量留守水营的士兵外,其余的将士都登上战舰,做好了战斗准备。可见到清军的舰队后,郑泰并没有向他们的先锋发起攻击,而是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

见到侧翼的这支明军舰队后,清军先锋也有些迟疑,接到报告后黄梧不再停留在达素的旗舰上出谋划策,而是乘快船赶往自己的坐舰准备指挥作战。既然明军没有对清军施加任何干扰,很快清军就探明南山附近的明军舰队共计有一百余条战舰,这么一大支舰船位于清军的侧面,当然给施琅和黄梧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清军舰队不再继续西行,而是随着旗号开始缓缓转向,向南山方向压了过来,郑泰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想留在福建水营坚守的模样,立刻带着全部舰队向南撤离,始终与清军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姿态。

追赶着明军向南一段距离后,施琅便向达素提议停止追击:“贼人显然是想诱引我们驶向深海,大帅不可中了他们的奸计。”

达素微微点头,战前施琅和黄梧已经给他讲解过厦门的水文,知道若是在午时之前与郑成功交战会让清军的优势发挥到最大,而郑泰的做派明显是拖延时间。达素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南山,向施琅询问道:“用不用派几条船攻击这座贼人的营垒?”

“末将以为无此必要,南山上有几门大炮,要想避开这几门大炮登陆的话,需要绕一些路,而且若是见形势不妙,南山上的这些贼人肯定会逃回金门县城,我们拿下南山也是无用。”最关键的问题正如施琅所说,拿下南山没有什么大用处,如果不派出大量兵力就无法攻击金门县城,而如果派出大量兵力不但会浪费很多时间,而且势必要让舰队在此停留,分散兵力而且耽误时间:“郑逆也不会在金门留下太多兵力,兴师动众毫无必要。”

琢磨了一下施琅的话,达素同意了他的判断,郑成功的主力肯定集结在厦门岛上,只要攻占厦门,周围岛屿上的明军肯定会失去抵抗的斗志,金门完全可以不战而下;至于郑泰的舰队也是一样,根本没有必要被他牵着鼻子走,只要全力攻击厦门,郑泰自然会回师增援,因为郑成功的主力若是战败,郑泰除了投降看上去也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想通了金门和郑泰的舰队都是在拖延时间后,达素更不犹豫,传令舰队重新向西,无视金门岛和这支明军的分舰队——幸好清军出发得很早,被他们耽误的时间并不多。

清军停止追击,重新向厦门驶去后,郑泰也没有跟上,而是继续率领水师返回金门岛。事先郑成功已经交代过,郑泰若是能够牵着泉州水师去外海自然最好;若是达素没有中计,那郑泰就继续养精蓄锐,等待午后的决战。

返回南山水营后,郑泰见清军水师头也不回地远去,就下令半数士兵登岸休息——尽管郑军水兵就是在船上呆很久也不会疲劳,但这是对体力没有必要的浪费,距离郑成功预订的决战时间还有三个时辰左右,郑泰让士兵们安心休息,继续为大战积攒体力。

清军的舰队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就靠近了厦门东岸,见到大海上空荡荡的,没有一条郑军的战舰,中军的施琅和前军的黄梧都有些惊疑不定。

“怪了,郑逆的水师哪里去了?”施琅忍不住又回头望向金门,心里升起一个疑问,自言自语道:“难道郑逆把水师藏在金门了吗?”

如果郑成功的水师从金门杀出来,那么就会出现在泉州水师的背后,从清军手中夺走水文的优势。施琅不能不对此进行防备,在他的建议下,达素命令泉州舰队一分为二,一部分停留在厦门东岸,一部分由黄梧带领着南下,形成犄角之势,这样若是郑成功突然向泉州水师背后扑过来的话,清军仍可以两面夹击他。

不过调整好阵型后,清军仍没有见到任何明军水师的影子,这让施琅心中的疑惑变得更重,甚至生出一个极端古怪的念头来:“难道郑成功是要放弃厦门逃走么?那他会去哪里?”

虽然心中十分疑惑,但清军也不能无所事事,随着达素一声令下,北方的清军就开始向厦门东岸发起登陆。登陆时清军十分谨慎,只是试探性地派出了一些小船,而主要的精力仍用来警戒,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明军水师。

进行试探登陆的清军小船一直靠上岸边都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当第一批清军士兵跳下小船,踏上厦门的土地时,施琅仍在旗舰上左顾右盼。东面的金门海域一直没有明军的踪影,北面也没有什么异常,施琅对着高崎那边望了又望,总怀疑下一刻就会有大股的明军突然出现——如果郑成功的主力从这里绕过来,那高崎方向的奇袭就不可能成功了,不过只要判明了郑成功水师主力所在,施琅也就能彻底放下心来,这意味着其它方向就安全了,而且从西北方向攻来的郑成功逆流不说,还面向太阳,地理上的优势依旧在清军这一边。

可是明军水师依旧没有出现,施琅又在旗舰的甲板上穿梭了几个来回,他看到清军步兵已经开始向陆地深处走去,但那该死的明军舰队还是不肯出现。

……

一早东岸的明军就望见了蔽海而来的清军舰队,当清军士兵开始登陆的时候,明军依旧隐藏在防线上不动,看着全身披挂的清军士兵拿着武器,从小船上走下来后,明军也没有对滩涂上的敌兵发起逆袭。这些清兵穿着沉重的盔甲,一步步从海岸边走向厦门腹地,但他们离开海岸里许后,一道栅栏组成的简易防御工事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

冲着这些防御工事吆喝了几声后,领队的清军军官一声大吼,带头快步向栅栏冲了过去。一直等这些清军冲到距离栅栏二十步的时候,始终伏在背后的明军才站起身来,第一批出现在防御工事后的是手持弓箭的明军,还有少量的火铳兵,他们仔细地瞄准着扑来的敌兵,向他们射出了一排火力。

郑军装备的火铳并不算很多,他们主要的远程武器依旧是弓箭,单论火器比例,甚至可能比弘光时期的江北军还要低。不过郑军的火器中并没有三眼、快枪等装备,全部都是鸟铳或是从日本购买的日式铁炮。这些火器的射速远远低于三眼快枪,装填也要麻烦得多,不过更受重视破甲效果的郑成功的青睐。但由于训练麻烦,产量很低,所以郑军火器兵的比例也较低,哪怕是郑成功最倚重的铁人军,装备的也都是弓箭而不是火铳。

这次由于是乘船前来,所以清军都是披甲兵,弓箭只是干扰了一下清军的队形,而火铳则杀伤了一些冲在最前面的敌兵。

射击完毕之后,火铳兵就退后装填,转由长枪兵上前。清军在这一轮中受到的损失也并不大,抱着对明军的轻视,他们毫不迟疑地冲到栅栏前,就开始尝试翻越栅栏,而明军长枪兵躲在后面,毫不犹豫地用枪去捅对面的敌人。带队的明军老兵并没有试图隔着栅栏就把敌人捅死,而是向攀爬的敌人腿部扎下,多半还以他们的小腿为目标,因为这里的防御更薄弱。

在老兵的身边还有一些郑军新的披甲兵,初次上阵的士兵有些紧张,虽然战前就有过交代,但他们见到敌人时还是本能地去捅对方的胸腹部,但老兵一边带头扎敌人的小腿,一边大声吆喝着,要新兵学着他们的样子去攻击敌兵无甲的部位。脑筋比较灵活的新兵很快就学着老兵的榜样,认真地瞄准敌兵的腿脚部刺击,而有些新兵因为紧张而没有听清命令、忘记事先的嘱咐,还是把头几枪浪费在了对方有甲胄的部位——基本都是徒劳无功,最好也就是把敌人从栅栏上推离,而没有能够杀伤几个敌人。

在明军士兵不停地攻击下,清军始终也不能突破木墙,他们人数并不占优势,也没有地利,很多人以为明军陆战不堪一击所以才奋勇向前。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清兵受伤退后,而明军的新兵也越来越放松,他们逐渐意识到以刀盾兵为主的清军无法对自己构成很大的威胁,可以从容不迫地进行瞄准、攻击工作。

最初的锐气渐渐散去后,清军不再鲁莽地尝试翻越栅栏,而是让己方的长枪兵上前,隔着栅栏与明军对刺,掩护同伴对木栅栏进行破坏工作。这时明军的火铳兵和弓箭手就再次上前,在差不多只有一根长枪的近距离上,射击栅栏对面的敌人。

……

位于船上的达素和施琅,对岸上发生的战斗没有直观的认识,只知道第一批登陆的数百清军遭到了明军的阻击,又焦急地等了片刻后,攻入内陆的清军又退回了岸边。败退回来的清军向旗舰报告,他们遇到了一条木栅栏组成的防线,数十名清军被明军利用这道掩体杀伤,带队的清军军官非死即伤。

“一条木栅栏吗?”达素感到有些头疼,这么简陋的工事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阻止清军的进攻,但今天并不是正常的陆战,而是登陆作战。清军没有大炮、冲车、盾车的掩护,海岸边光秃秃的,就是清军想砍伐树木,制造原始的冲撞器械都没有材料。

除了利用器械外,采用集团冲锋也是突破这种简陋防线的办法,木栅栏组成的防线既无法提供太强的掩护效果,也禁不起破坏,只要明军兵力不足,那清军就能很快地在防线上捅出几个突破口。不过依旧是因为登陆作战,清军想要在这里派出几千士兵就需要用小船把他们一趟趟地运上去,这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在这期间,明军可以从防线的其它位置抽调部队过来,在栅栏后面严阵以待——固然这会削弱其它地方的防御,若是常规的陆战,清军可以趁机向明军兵力被调离的地段发起突击,形成突破。但眼下清军却侦察不到到底明军哪里才是薄弱环节,就算想发起试探进攻也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把士兵先送上岸。最关键的是,就算在某处侥幸取得了突破口,想把重兵转移到突破口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各个适合登陆的地点之间被峭壁和险滩隔绝开,部队从一个登陆点赶去另外一处需要先上船,然后再下船。达素的清军并不是二战的美军,他们没有登陆艇,从事这种机动的难度极大,远不可能同依托内陆进行机动的明军相比。

施琅对此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在他本来的构想中,郑成功的水师会出来同清军的五省水师交战,一旦判明郑成功的水师主力的位置并将其拖住,那么清军就可以沿着海岸线广泛登陆,利用兵力优势全面攻打明军的防线,总有一些地方能够取得突破。

但现在郑成功的水师仍隐藏在暗处,清军如果广泛登陆就会把水师在漫长的海岸线上摊薄,到时候郑成功集中水师发起突袭,清军就会变得非常被动。

苦思再三,施琅还是不敢冒险行事,而是建议达素增派部队,再次尝试强攻。

更多的清军登上小船,向海岸边驶去,还有一些巨木和车辆也被吊下海船,一起运到岸边,登陆的清军士兵喊着号子,齐心合力把这些沉重的装备卸下小船,从滩涂上拖上岸。组装成简易的冲车后,大批的清军甲兵举着一人高的盾牌,吃力地把它推过乱石滩,再次向明军的防线攻去。

轰,轰!

清军的几辆冲车才靠近木栅栏,施琅就听到岛内响起了隆隆的炮声,刚才发现清军开始增派援军后,明军就开始向这条防线集结,在清军吊车下船的时候,明军也拖过来了两门炮。早在清军装配好冲车之前,明军就已经把这两门火炮妥善安置在了附近的高坡上,缓缓推过来的冲车正是最好的靶子,它们向着木栅栏靠近的这一路上,明军就用炮弹不停地招呼着它们,没有一辆车能够靠近明军的防线,很快簇拥在冲车边的清兵大盾兵就被炮弹砸倒了一地。

见到木栅栏后的明军密密麻麻,比刚才多出了数倍后,失去冲车的清军也没有冒着炮火强行发起进攻的信心。军官带着士兵退回海滩后,再次向达素的旗舰发出求援的要求,要求把军舰上的火炮卸下几门,送到岸上轰击明军的栅栏。

不过装卸火炮的难度比装卸冲车还要大,毕竟冲车不怕水,而火炮则不同,一旦在海水中浸泡过,那就什么用都没有了。清军没有登陆艇只有小船,更没有能够抬着沉重火炮从水面上走过去的超人,施琅想也不想地拒绝了登陆部队的要求。

明军依旧躲在岸深处的防线后,没有任何出击的意图,看着海滩上进退维谷的登陆部队,施琅也是一阵阵犯难。若是明军出击,清军水师的火炮就能发挥作用,但像现在这样,清军空有强大的水师却发挥不出作用来。

“郑逆大约只有不到两万老兵了,他难道沿着海岸部署了一万多吗?难道他完全不想和我们打海战吗?”施琅感到有些摸不透郑成功的思路,时间却是一分一秒地流逝。

“大帅,先把部队撤下来,然后我们直接进攻厦门港吧。”迟迟不出现的郑成功水师导致施琅束手缚脚,本来他认为自己的计划没有什么问题,现在才发现还是有很大的漏洞的。

对厦门港发起直接攻击看起来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了,如果郑成功真的分散了他的全部兵力到整条海岸线上,那清军就可以击败明军水师,夺取厦门港。拿下这个港口后,清军的海船就可以直接靠上岸,快速地把部队、马匹和火炮等装备送上岸。不过施琅并不认为郑成功真会把厦门港和胜利拱手相让,那他就需要出动水师和清军交战。

“只要能够让郑成功把水师派出来交战,我就可以分散兵力全面登陆了。”施琅心里琢磨了一番,觉得这确实可以完美解决目前的困境,不,是麻烦——施琅想不出郑成功除了出动水师主力以外还能有什么好办法,而只要明军水师出现,那战争就仍进行在施琅预定的轨道上,明军的一切抵抗,不过是清军在取胜前遇到的一些麻烦而已。

“而且现在进攻厦门港,洋流也很有利,说不定能一举击败他的水师。”施琅想着想着,再次充满了胜利的信心。在清军登陆部队开始撤回海上时,施琅又望了北方一眼:“等郑成功为了保卫厦门港无暇分身时,奇袭高崎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