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四卷 窗含西岭千秋雪 第026章 观感

董卫国率领江西漕船向下游驶去的时候,邓名依旧呆在九江不动。

从明末开始,地方官就喜欢搞祸水东引这一套,总希望把流寇赶到邻省去,而只要一离开自己的辖区,地方长官也就不闻不问了,因为无论流寇在邻居家里闹得多凶也与他无关,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严守边境,以防流寇回窜——要是为了增援邻居以致境内空虚,造成流寇返回岂不是自讨苦吃?

即使崇祯授予多人“督师”职务,这种情况也没有什么好转。比如张献忠大闹湖广的时候,江西对督师的征粮、征兵命令就阳奉阴违,而河南不希望陕西客军过境;等张献忠进入四川后,就轮到湖广文武对追击失去兴趣,宝贵的人力、财力与其用来帮助四川解决麻烦还不如加强本省的自保能力。

所以虽然崇祯的督师名义上可以节制数省兵马钱粮,但麾下派系众多,文武各有自己的算盘,还是只有本省的力量最可靠。督师这个职务还是一个临时派遣,只是朝廷根据需要临时授予的,所有地方官都知道随着局面好转,这个职务肯定会被朝廷取消,既然如此,那为了服从督师的命令而得罪巡抚就非常不合算——即使督师名义上比巡抚大,但督师可没法保你一世平安。因此,各省的下级官吏仍然在外省利益和本省命令前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督师可以下命令给一省巡抚,但如果巡抚阳奉阴违督师其实是毫无办法的。

满清入关后,对地方官员采用了更严厉的问责制度,这无疑会的大大加强官员自保的心理,为了抵消这种害处,经过研究崇祯的得失后,满清加强了总督的权利。两江总督、浙闽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川陕总督……满清治下这些总督握有两省的军政大权,权利不在明末的督师之下,而且和明末的督师不同,这不再是一个临时的派遣,而是一个常设的职务——川陕总督这个职务后来被废,因为满清朝廷琢磨了一下,觉得同时拥有四川、陕西、甘肃、宁夏的总督的权利大得吓死人,就把四川分出来专设四川总督。

这样若是一省受到攻击,它至少可以指望另外一个邻居省份的全力支援,两省的力量非常可观,现在邓名就是倾力出动,也未必能够夺取整个湖广,所以只能满足于威胁武昌、利用张长庚的私心占一些便宜而已。

在更大的范围上,不同总督之间依旧存在明末那种不同省之间的矛盾。敌人实力弱小还好,为了争夺功劳两位总督可能竞相出兵攻打,但当敌人实力强大的时候,比如现在的邓名集团,两江总督和湖广总督就做不到精诚合作,而是希望邓名呆在邻居家里,而不要来自己这里惹事。

不过一个敌人让两位总督感到忌惮的可能性要比让两个巡抚感到可畏小很多,毕竟每个总督手里的力量,都差不多是全国六、七分之一的实力。但要是一个敌人的实力能够让两位总督感到不安,那他的力量怎么也要达到满清国力的四分之一吧,肯定是满清朝廷的头号大敌,对手肯定也不会是地方总督了。

到目前为止,迫使满清派出更高级别官员应对的,只有几年前的南明秦王孙可望、晋王李定国,为了抵抗他们的进攻,清廷启用洪承畴为经略,不仅把五省军政大权授予他一人,还让他统筹其他战区的清军。这个位置当然不可能是常设职务,实际上清廷的总督权力已经是空前之大,虽然湖广总督、两江总督没有藩王之名,但他们的实际权利已经超过了耿继茂、尚可喜这些只有军权没有治权的藩王,吴三桂虽然拥有名副其实的藩国,但云贵的富庶程度显然不能两江、湖广相比。

明末的时候,两省的交界处对农民军来说并非最安全的地方而是相当的危险,因为两省都会拼尽全力想把流寇赶进对方的领土,而且两省此时都会拿出好吃好喝来款待前来支援的边军。而只要进入一省腹地,另外一省就会长出一口气,流寇的压力也顿时减少一半。

现在也是一样,两位总督的辖区交界处,会是比明末还要危险的地方,因为此时要面对的不是两省而是四省的压力——要是真有单挑四省的实力,也没必要到处流窜了。

尽管和张长庚有默契,但如果老在湖广境内晃悠,湖广总督一样会非常不满,邓名匆匆离开湖北也属于向武昌释放善意的一种方式。离开湖广后邓名马上就深入江西境内,根本不在湖北、江西边境地区停留,并向武昌方面保证,将来返回时不但会提前通知,更会全速过境不做非必要的停留。

庄严的承诺加上友善的行动,武昌方面对邓名的担忧又减轻了不少,在邓名离境后湖广总督迅速把鄂东的部队都调去鄂西了。之前邓名已经和张长庚达成协议,默认钟祥、岳州以东属于武昌势力范围,张长庚急欲收复这些失土,为武昌建立一些缓冲区,以防李来亨、贺珍他们骚扰武昌——现在张长庚和周培公都认为李来亨他们是比邓名更危险的敌人,因为虁东众将不懂得双赢,一心想要吞下整个湖北——好吧,张长庚知道邓名最终也会尝试吞并湖广,但只要那时湖广不是张长庚的势力范围,那他也无所谓。

进入江西境内后,邓名的敌人就剩下两江总督一人了,理论上为了摆脱朝廷的责问,两江总督应该调集安徽、江苏兵力进入江西作战,把邓名就地歼灭或是赶回湖广总督的地盘上去,同时还会动员安徽、江苏的财力全力支持这场战争。可是……等等,现在的两江总督是谁?

现在没有两江总督,只有代理两江总督衙门事务的蒋国柱蒋巡抚,而与他竞争两江总督一职务的最大敌手,正是现任江西巡抚张朝。

因此邓名在九江呆得非常自在,根本没有感到丝毫的压力,肯定见不到安徽、江苏的一兵一船。实际上这两省有没有兵舰也很可疑,以前郎廷佐在位时,南昌对南京是亦步亦趋,可以缩减自己的军费提供给南京——毕竟安徽、江苏都面临张煌言的军事压力,而江西一直很太平。那时每岁南昌提供给苏松水师的经费比拨给江西水师的银子还多得多,江西本省的水师规模很小,和安庆、苏州的水师一样,都是地方府一级的水师。

但上次郑成功和邓名联手大闹南京后,南昌方面也有了自己的打算,受到严重兵祸的安徽、江苏两省损失远比江西惨重,之后还需要负担达素的后勤。蒋国柱曾希望张朝一如既往地削减江西军费支出来补贴南京的财政,但这次张朝却搬出了一大堆理由,拒绝再把本省军费交给南京统一支配。南昌方面先是借口邓名在归途上和江西兵交过战,所以无法帮助蒋国柱承担达素的军费;后又不惜投入重金想把江西水师建设成一支省级舰队,却不肯拿出一两银子帮蒋国柱去重建苏松水师。江西水师的将佐也摩拳擦掌,满心盼望张朝能够入主江宁,那时他们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两江总督的直属部队,这倒也方便,只要把苏松水师的旗号一打就成了。

在等待张煌言回信的同时,邓名全力进行着新兵训练,攻破九江后明军缴获了大批的船只,现有的水手已经难以操纵,除了尽力招降被俘的江西水兵外,邓名还不得不招募江西人参军。长江从江西境内通过,又有鄱阳湖这样一个大湖,江西并不缺乏水手,但这些人并不是合格的士兵,训练了半个月后,这些新兵仍然无法胜任水兵一职。

这当然也是因为邓名对士兵的要求远远高于江西绿营,就是那些被俘的江西水师水兵,能够达到任堂和穆谭标准的也十中无一。除了水兵以外,明军还需要补充一些辅兵,来报名参军的丁壮中,有一些人单纯抱着骗吃骗喝的念头,这些人被甄别出来后迅速地轰走了。

除了这种人以外,还有一种也是明军不需要的,那就是故土难离的人,如果明军长期占领九江,甚至向南昌发起进攻,这种士兵就会愿意留在明军中,但若是邓名离开江西时他们也肯定会大批逃亡。

“他们的文化课学习得如何了?”邓名听完任堂的募兵报告后,就问起这些明军不打算立刻吸收的丁壮。对于那些来骗吃骗喝的人,邓名招待他们吃了一顿饭,然后才客气地请他们离开,这些愿意当兵,但不愿意背井离乡的人更多,邓名并没有简单地驱逐了事,而是下令给这些士兵上文化课。

“十以内的数字至少都认识了一半了吧。”任堂答道,这些投军的丁壮当然没有进行军事训练,人数又数以千计,邓名没有那么多资源去教授他们文化知识,所以他们识字的进度很慢。

“嗯,等他们认识所有数字和百、千、万后,再教他们认识石、斤、两、钱、分,然后就可以让他们走了。”

“遵命。”任堂对这个命令很满意,作为一个江西人,他很高兴邓名能够善待江西百姓——任堂这个士人同样没有把不从事生产的商人放在心上,而邓名也很小心地把统购统销这件事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把这些人留在军营中,供给他们饮食当然也是一笔支出,不过邓名暂时还承担得起这笔负担,目前所有支出都是出自九江的库房。以往起义军喜欢开仓放粮,用来收揽民心,向百姓说明义军是平民的朋友而非敌人,而且这也是招揽丁壮的有效手段,很多穷人就是因为能在军中吃饱饭这个希望而投军的。

根据袁宗第、刘体纯等人的描述,这是一种代价高昂的收买人心的方法,以李自成在洛阳开仓放粮为例。听说此事后,洛阳周围府县的百姓扶老携幼而来,见到仓库里小山一般的粮食后,这些远途而来的百姓拼命地往口袋里装,直到他们再也无法背动为止。离开仓库没有多久,百姓就会发现他们根本无法把这么多粮食运出城,于是就开始抛弃其中的一部分粮食,勉强把剩下的背出洛阳——又走不动了,只好再忍痛扔下一些,挣扎着又走出数里——再次停下抛弃部分粮食……为了返回家乡,来取粮的百姓抛弃的粮食高达他们从洛阳仓库中取走的七成,当时洛阳周围道路两边,地面上都是白花花的粮食,这都是袁宗第和刘体纯亲眼所见,在河南因为灾害和官府的横征暴敛而陷入全省饥荒的崇祯年间,这实在是令人心痛至极的巨大浪费。

这次在九江邓名就改变了一些方法,他知道很多来投军的人就是为了吃饭,这些人邓名愿意为他们提供足以糊口的每日口粮,交换条件就是在明军这里学会简单的数字和计量单位。

如果允许百姓自己从仓库里背粮食走,不但会被周围缙绅视为流寇作风,就是对百姓的宣传效果也很值得怀疑;而邓名提供给一个丁壮十几天的口粮,并不会比一个丁壮使出吃奶的气力从仓库中能拿走的粮食更多,也不用担心被浪费抛弃。这些人在明军军营中要呆上十几天,对明军的好感肯定也会高于简单进仓库搬一趟粮食强,这些简单的数字和度量单位也肯定会被他们经常用到,而每当他们用这些技能时,就会记起这是明军给他们益处。

任堂的主要工作是募兵、甄别和进行宣传,那些被认为可靠的丁壮就会交给周开荒进行训练,从攻克九江到现在,连同吸收的俘虏,明军获得了六千新兵,其中两千是水手。

“完全没有战斗力,远远不能与我们的常备军相比,即使再训练一个月也达不到提督的要求,在返回都府前,他们只能被当作辅兵使用。”和邓名从张煌言那里得到的义勇军不同,这些江西兵战斗意志、士气都要差得多,更是毫无战斗经验,在周开荒看来,甚至还不如成都那些参加过军训的同秀才。

如果把这些人编入战斗部队,肯定会拖累现有的明军部队,可如果编入辅兵部队邓名又有点不愿意,因为他已经开始在成都实行优待退伍军人的政策,以后还会推行更多的新政策。要是这些新兵没有为军队贡献什么力量就享受这些政策的益处,老兵们可能会心生不满,就是邓名本人也觉得这恐怕不公平。

“既然如此,那先不要把他们编入军队,不称他们为士兵,也不要授予他们军衔。”邓名想了一会儿,对周开荒说道:“就明白地告诉他们,他们还达不到我军对士兵的要求,我军不愿意让他们上战场送死。问问他们愿意不愿意先作为民夫为我军效力,除了一个军人的身份,其他的待遇都不会差,会有口粮,会对他们继续进行训练,等他们满足我军对士兵的要求就可以成为正式的军人。”

周开荒和任堂都认为这不会是什么大问题,这些丁壮对名义看得不重,其中有一些是想靠从军搏个富贵出生,只要继续提供训练和加入战斗部队的机会,他们也不会失望不满。

“给这些民夫的任务就是把我们多出来的船只都驾驶运回四川。”既然这些人暂时排不上大用场,邓名就打算把其中的大部分送回四川,四川有逐渐规范的军训制度,比在这里进行训练成本低,也更安全,还可以在闲暇时从事生产:“途径湖广的时候,把瓷器卖掉一些,换成银子带回九江来。”

湖广、江西粮食产量都很大,邓名根本不需要担忧军粮问题,由于邓名长期以来一直坚持用银子购买粮食,一些地方上的小缙绅、地主很早就派人送信给邓名,希望能够承担明军一部分的粮草供应,价格不会超过市价,如果邓名需要的量大、银子的成色好,他们还可以给邓名一些折扣。

虽然邓名为了垄断江西土产贸易,已经开始严格检查过往船只,阻止江西本地航运,但临近的缙绅都不觉这有什么。士人自古以来就不承认流通对生产有刺激作用,认为流通是不重要甚至是无价值的,生产才是一切,九江这里的缙绅同样鄙视不事生产的商人,过往于此的商人和本地人也没有太多的关系,更不会大量购买他们的粮食,远远无法同邓名的采购量相比,所以他们并没有感到利益受到了触犯,更不用说邓名也没有强抢商人的财货,只是以防备奸细为借口禁止通行——这在缙绅们看来不但理所应当而且相当仁慈。

这些地方上的小缙绅就算出售粮食,根本仍然是在用土地进行生产,没有人意识到商业与农业不同,流通是其创造财富的唯一手段,阻止流通就是彻底扼杀了商业。相反,由于邓名没有裹挟民众、没有开仓放粮,用真金白银平价购买粮食,现在九江一带的缙绅对邓名观感相当之好,教丁壮读书认字一事也被缙绅解读为邓名在力所能及地宣扬教化。

没有报纸、几乎没有人口流动,也没有中小学校,这个时代民众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几乎全都从缙绅那里而来,由于他们对邓名印象不错,九江一带的百姓对明军也没有畏惧感,知道他不是“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闯、西之流。现在打着红旗的军舰停在江边时,很快就会有大量的百姓划着盛满江鱼、蔬菜、柴禾的小船到明军船边兜售——虽然是在敌境内行军,但却如同在友好的领土上一样,只要有银子完全不必担心后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