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四卷 窗含西岭千秋雪 第013章 攻守

张长庚的心腹们都对邓名极为畏惧,去年湖广绿营与邓名交战是战无不败,这让他们对清军没有一点信心,即使是守城也没用,襄阳、钟祥还有后来的黄州都是一鼓而下。而驻守汉阳的那些清军恐怕还要糟糕,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和周培公一起在钟祥被俘,曾经在周培公身后排队等着引见给邓名看。若是与其他明军将领交战,这些将领尚可一用,但与邓名交战,张长庚认为这些人患有严重的“战场恐邓症”,却丝毫不恐惧战败投降,这样的部下完全无法指望。

本来“恐邓症”最严重的是周培公,在散布“邓名只可智取、不可力敌”这种投降失败主义的言论上,全湖广就数周培公最积极,连张长庚都没法和他相比。不过最近一段时间,尤其是最近一个月以来,周培公简直换了个人,从湖广最大的主和派摇身一变成了最坚定的主战派。其转变之彻底迅速,让两派都感到极为惊奇和不适应,都过去一个月了,不少湖广的士人依旧糊里糊涂,还没想通为何原先的鸽派领袖一夜之间就变成鹰派旗帜了。

不过张长庚作为湖广总督,当然洞悉其中的缘由。他听说周培公用邓名给的回扣在家乡添置了一些产业,结果明军过河拆桥,等拿到全部武器后,就把周培公的土地没收了。听说此事后张长庚也挺同情周培公的,他不禁想起当初周培公带回第一包袱金子时,坚决不收自己给的小帐,这更让张长庚感到周培公是个忠诚可靠的部下,有爱财之心,但并不过份贪心;既不迂腐,又有底线,世上还有更能让人放心的部下么?张长庚因此对周培公更加倚重了——他并不知道周培公到底拿了多少钱,邓名的商业保密意识很强。

同情之余,张长庚打算自掏腰包补偿周培公一些。一个月前,他把周培公叫去私下谈话,既然邓名出尔反尔赖了他的回扣,那张总督就再给他一份好了。张长庚给周培公准备的酬劳是两千两白银,当初张长庚当巡抚时一年差不多能捞这么多钱,现在一次就给周培公一个新任知府这么一大笔钱,应该说很够意思了。

不过出乎张长庚意料的是,周培公婉言谢绝了他的红包,表示他身为下属,不好为过去的毫末小事拿上司这么一大笔钱。湖广总督不妨先存起来,等将来他帮总督收复湖北失地后再谈此事——市值超过三十万两银子的土地、房屋、鱼塘被李来亨统统拿走,当初购置这些家产时的花费还不止此数,周培公算是把李来亨恨到骨头里去了。他猜测邓名早就有过河拆桥的心思,想到当初自己添置田土时那近乎天真的喜悦之情,认定自己受到愚弄的周培公对邓名也是满腹怨毒。

见周培公主动请缨,张长庚心中大喜,反正他是不愿意去前线与邓名对垒的。周培公确实是最佳的汉阳统帅人选,张长庚不但不用担心他弃城而逃,反倒可以期望周培公因为仇恨而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

勉励了周培公几句后,张长庚把标营游击派去给周知府做副手。这个标营游击就是之前胡全才的亲兵营指挥。“邓名刺杀胡全才”事件后,张长庚把原来湖广总督的标营照单全收,现在标营游击已经对张长庚死心塌地、忠贞不贰。

周培公表示,他需要提拔一些士人充实他的幕僚团队。他提出的人全是武汉这里的鹰派,张长庚对这些人的名字也都早有耳闻,无一例外全都是家产在明军控制区的湖北籍士人。他们的土地就算没有被明军没收,也被课以高税,这些士人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忘不了琢磨如何打回老家去。

平日里,这些鹰派就四处游说亲友,要他们踊跃向总督府捐资助饷,给张长庚重振军备帮了很大的忙。而且在这些鹰派的影响下,湖广缙绅对明军的观感也变得越来越差,非常害怕明军会继续前进占领他们的家乡。

周培公的这些要求,张长庚很痛快地悉数答应,又从府库里拨给他一些粮饷。在下令幕僚尽快把各种军备运输到汉阳后,张长庚宣布散会,把周培公单独留下。

“周老弟啊,邓名那里真的不能谈一谈么?”众人都离开后,同样患有严重“恐邓症”的张长庚不再掩饰,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人明鉴,邓名反复无常,下官以为与他谈判无异于与虎谋皮。”周培公义正辞严地说道。

见周培公态度坚定,张长庚心里轻轻叹息,不过他也不强求,只是叮嘱道:“若是汉阳安如泰山自然最好,但若是汉阳有不保之虞,周老弟可别做什么宁为玉碎之事。确保汉阳安全是最为首要的事情。”

武昌这里的守将也有不少被邓名俘虏过,那次钟祥之战跟着张长庚逃走的是少数,被俘的是主流。至于普通士兵,被俘两次不算多,有些已经拿过邓名三次遣散费了。得知邓名来犯后,张长庚已经派使者星夜去钟祥抽调北方部队回援武昌。不过若是汉阳轻易失守,张长庚担心会发生连锁反应,让本来就不可靠的军队彻底丧胆。

第二天周培公就带着大批幕僚,押送着军辎进入汉阳。相比武昌城,汉阳这里的守备状况要差不少,城墙的厚度、壕沟的深度都大有不如。不过周培公觉得只要不被迅速突破城墙,那也足以坚守下去。

“邓名直扑汉阳而来,虽然气势汹汹但其实后劲不足。”周培公给幕僚和守将们分析道:“没有肃清四周的据点,他的兵力就无法尽数展开,而且随时有被我军骚扰粮道、信使的危险。我猜他的如意算盘就是一鼓拿下汉阳,恐吓我军,让西面堡垒的守军自行撤退。现在邓名利在速战,我军利在坚守,只要坚持几天,汉水上游的援军就会陆续返回增援我们,到时候邓名顿兵坚城之下,后路未靖,也就只有退兵一途了。”

分析完毕后,周培公就开始分派任务。现在汉阳城内集中了几乎所有湖广的鹰派文武,破家夺财之恨完全压倒了他们对邓名的畏惧。周培公和其他鹰派人士一样,知道要想夺还家产,就一定要先打破邓名的神话,不然湖广绿营一见邓名的大旗就打哆嗦,那还如何反攻明军、收复失地呢?

对于城门周围的梅花桩和壕沟,周培公没有花费太多精力进行布置,只是进行了一番简单处理。根据与邓名交战的一贯经验,对方的攻击重点从来不在城门上,周培公更关注城墙的安全。不过沿着整条城墙进行加固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使周培公事先进行过一些工作也来不及。

因此周培公的主要反制手段都放在城内。他沿着整条城墙挖坑,每隔一段就埋下一口大瓮,安排一个耳朵特别灵敏的盲人,若是发现了明军有挖地道的迹象,清军就会对地下进行监听。之前周培公主持加固汉阳城防时,他就在城内修筑了一些浅渠,现在随着周培公一声令下,这些渠道也都被蓄起水来。如此少量的水显然不足以应付传统的穴攻,但周培公和其他清军将领在黄州等地进行过一番研究,他们发现对付明军现在的穴攻战术,只要很少的水就可以进行破坏。如果明军回归传统方法,那清军也有足够的时间挖池塘。

先派盲人进行监听,然后用少量的水迅速进行阻拦,这就是周培公的战术设想。明军新战术的巨大威胁主要来自这种战术的施展速度,一般来说,只要一天,明军就可以完成破坏城墙的准备工作。而清军需要在这段时间内在城墙内侧挖好沟渠,设置好用来监听的大瓮,工作量同样很大,时间非常紧张。

“如果不是事先进行了一些准备,那么就必须派兵马出城扎营,阻止敌人靠近城墙,直到城内做好准备。”遥望着明军的舰队,周培公在心里琢磨着自己这套战术的各种问题:“不过这次汉阳已经做好了准备,不需要拼命把敌军挡在安全距离之外了。”

虽然不打算与明军野战,周培公还是在每座城门外扎了一个营寨,部署了少量的士兵。明军挖地道最少也要一天,这些营寨可以有效地威胁正在进行土木作业的明军士兵,迫使明军出动更多的军队保护地道。这样清军就可以通过观察明军的部署,判明他们的主攻和佯攻。

除了沟渠和大瓮,周培公还请来了一批和尚助阵,其中不少都是白须飘飘的得道之人。若是邓名的爆破只是一个幌子,本质还是邪术的话,这些和尚能够有效地进行克制。除此之外,周培公还考虑到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邓名用的不是邪术而是五雷正法——这不是和尚能克制的,必须要有另外的应对。

明军登陆后没有马上对汉阳发起攻击,而是先扎营休息了一天,然后就大举出动,分成好几队全力填平壕沟。见到明军的举动后,周培公不敢掉以轻心,急忙集结和尚和盲人,在各段明军尝试填平的壕沟后各就各位。

明军一直在闷头填壕沟,始终没有露出任何挖地道的迹象,一上午的功夫就有好几处壕沟被明军铺出通道来。

“奇怪。”周培公发觉明军的行动和当初在钟祥所见的完全不同。当时明军是先挖地道然后才开始填壕沟,事后周培公潜心思索,想通了其中的道理:明军需要先判断地道是否能够顺利挖到城墙根下,如果遇上大石或是地下水的话,明军就会另外选择路线。而先填壕沟很可能会变成无用功——只要不靠近城门位置,单纯填壕沟的话,清军很难对其进行干扰,但毕竟也是工作量很大的力气活。

但这次明军似乎完全没有挖地道的意图,虽然在城墙上看不到任何异常,周培公仍命令盲人一遍遍趴在那些埋入地下的大瓮上去听,但所有的报告也都是一切正常。

到处都是正常的报告,反倒让周培公更加不安:“难道真是妖术?”

眼看明军已经把壕沟填得差不多了,周培公不敢怠慢,连忙命令和尚开始念经,顿时汉阳城墙背后响起一片梵音。慈眉善目的大师们端坐在蒲团之上,一边有节奏地敲着木鱼,一边大声吟唱着,吐出一段又一段法力无边的经文。

城西的明军填平了一大段壕沟后,有大批甲士开始在壕沟后列阵。

“不好!”周培公见明军已经摆出攻城的架势,急忙亲自赶到这里。盲人们不断地报告没有异常,大师们洪亮的诵经声直冲霄汉,城墙上的清军一个个睁大眼睛望着明军的阵地,盼着突然有个披头散发的妖人从阵后冲出,冲着汉阳城墙大喝一声:“何人破我法术?”然后吐血而亡,但他们也一直未能如愿。

“难道真是五雷正法?难道苍天果然不佑朝廷吗?”周培公心里嘀咕着,他怀疑自己最担忧的事情会发生。经过周培公的潜心研究,发现五雷正法并不是施法人本人的神力,而是要请动天庭的力士打下雷霆。如果邓名使用的真是这样光明正大的法术,那就证明天庭依旧在眷顾南明,可以肯定天命没有发生任何转移:“若是如此,我又该何去何从?”

虽然心中迷茫,眼前的难关还是要过。周培公下令使出杀手锏,随着他一声令下,无数清军就在这段城墙上的地面上贴满了写着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尊号的黄纸条,还摆了不少他们的牌位。

既然五雷正法要通过天兵天将发动,那他们总不能朝着玉皇大帝和泰上老君的牌位上砸吧?

尽管如此,周培公还是远远避开了那段城墙,毕竟不知道神仙们到底都是怎么想的,此外若是遇上个眼神不好或者性子鲁莽的神仙岂不糟糕?

对面的明军已经排列完毕,周培公一会儿仰头望天,一会儿低头观敌,他既没有发现天上风云变化,也没有看到有妖人出来吐血,盲人们依旧声称地下无异常的响动。终于,周培公发现明军的队列向两侧分开,不过中间出来的不是披头散发的妖人,而是几辆类似冲车的东西。

“这是什么,大钟吗?”看到奇形怪状的车辆后,周培公心里升起一个疑问。

在邓名第一眼见到刘体纯的新式设备时,也把它们看成大钟,除了材料全是铁的,这种爆破装备和寺庙里的大钟形状非常接近。现在这几口铁钟厚实的内壁中盛满了火药,装在新设计的攻城车上,被明军士兵向汉阳的城墙推去。

刘体纯前几次使用地道爆破时,虽然穴攻的速度、效果都提高了很多,但依旧要耗费一天一夜的时间挖地道。而且穴攻受到很多限制,比如重庆城就不适合地道爆破,城墙位于岩石山上,可供明军挖掘爆破的位置不多。

为了进一步缩短准备时间,并尽可能地排除地下水、岩层的干扰,刘体纯设计了新型的爆破车。最前方的铁钟是主要的爆破装置,下面是一辆坚固的木制运输车。在推进的过程中,铁钟的正面会加上一块防火板;抵近城墙后去除防火板,把钟口直接顶在城墙上;卸除下面车轮后,沉重的爆破车就坐在地上,把铁钟紧紧固定在城墙上。

这种车辆的重心远较云梯车低矮,总重量也要轻得多,因此推进速度比云梯车要快好几倍。一旦通过壕沟让铁钟顶在城墙上后,扳动撬杆就可以让轮子脱落,使得车辆失去移动能力,用不了几秒就算布置完毕了,再将导火索点燃就可以撤退了。

这种外侧爆破对付南京那种超级城墙未必有效,但是对一般的城墙却有很大破坏力。据刘体纯的研究,就算铁钟被炸裂,也会给城墙结构造成严重的破坏,高耸的城墙很可能会发生坍塌。

在邓名的理解里,这其中的道理大概类似后世里匪徒炸银行的金库,只是黑火药燃速太低无法在开放空间形成爆炸,但在铁钟抗不住压力而碎裂的那一刻,爆炸已经出现,冲击波对城墙的结构造成了破坏。

根据邓名的侦察,武昌、汉阳大概有两万多清军,估计披甲超过了六千,即使不考虑周围的援军,城内还有大量的市民和态度暧昧的缙绅。如果想采用巷战拿下武汉未必做不到,但明军的伤亡不会很小,还会耗尽明军的机动兵力,变成驻守部队。再说占领武汉无法实现利益最大化,如果张长庚识趣的话,武汉在他手中比在邓名手中更有价值。

昨天发现汉阳升起了周培公的旗号后,明军并没有立刻发动进攻而是盼着对方的使者,但苦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有人来,邓名这才意识到武昌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今天明军一口气推了四辆爆破车上去,既然张长庚和周培公生出较量一番的念头,那邓名就决心在这汉阳城下,用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将其粉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