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三卷 八百里分麾下炙 第054章 迂回

在邓名赶到北线前,赵天霸已经和张勇、王进宝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早先集结了一千多名甲兵后,赵天霸就开始考虑反击,不过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就得知有一支属于他指挥的明军在距离集结地不远的地方被清军追上。赵天霸立刻带领数百甲兵赶去增援。当时他想的是接应这支部队,然后就撤出战斗,所以没有派使者去报告邓名。

粘住明军的是李国英标营的骑兵,人数倒是不多,只有一百左右的骑兵,见到数百明军甲兵突然出现,这队骑兵大惊之下立刻就撤开包围退走了。虽然成功地接应了这队兵马,但赵天霸从他们口中得知前面还有一些明军被敌人缠住,赵天霸就继续带兵前进,尝试给更多的明军解围。

连续逐退了两拨标营甲骑后,赵天霸忽然发现前方开过来数百个清军步兵,这是王进宝的亲兵部队。王进宝得知有数百明军士兵反击后,也感到出乎意外,今天让他感到迷惑的事情已经很多了,比如溃兵逃亡的速度之快就是前所未见的,俘虏和斩获都少得可怜。明军是因为统帅弃军而发生彻底溃败的,而且最有战斗力和勇气的士兵肯定已经被邓名带走,但是溃兵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都能组织自发反击!

不管心里觉得多么荒唐,王进宝还是带着半数的亲兵追上来,向赵天霸发起了进攻——王进宝既没有听说过赵天霸的名字,也没有从明军阵中看到多少旗帜,于是他就相信了标营甲骑的判断,认为这是一股自发形成的抵抗力量。

虽然这股抵抗力量的出现有些超乎王进宝的想象,但他以为对方只是凭着一腔悍勇而已,所以尽管看到赵天霸占据了一处丘陵,王进宝却没有多想,下令士兵仰攻。王进宝的手下也以为对方不会有很多甲兵,大多数应该是拿着木矛的无甲辅兵。匆匆射了两轮箭后,立功心切的亲兵军官们仗着身披重甲,一个个率先向山上攻去。

看到对方又有步兵又有骑兵,赵天霸不敢撤退,怕一退就把诈败变成真败了,所以一面派士兵立刻回去召集后方的兵马,一面抢占高地结阵固守。发现敌人居然敢用并不多的步兵正面强攻自己的高地,赵天霸又惊又喜:“这厮得蠢到什么地步才会这么用兵啊?”

清军才和明军一交战,王进宝立刻就发觉不对,对方不但士气高昂,而且装备精良,两排弓箭射过去就像是挠痒痒一般。而且明军一个个都变戏法似的抽出了明晃晃的刀剑,转眼间就把冲在最前边的几个重甲军官捅死了。

“这肯定不是辅兵!”王进宝气得目瞪口呆,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突然出现一支数百人规模的战兵部队,王进宝也说不清。刚才因为大意,王进宝也没有让标营的甲骑配合,不过他立刻反应过来,马上下令退兵。

清军突然受挫,统帅又匆匆下令撤退,本是明军追击的好机会,但赵天霸却没能在第一时刻反应过来,因为他几分钟前刚断定对面的敌人是个蠢货,没有想到一个蠢货的反应居然如此迅速,再加上不远处标营甲骑的威胁,赵天霸决定等待后续兵马抵达再说。

不久,赵天霸的后队赶到,同时又吸收了一些散兵游勇归队,赵天霸麾下已经拥有超过一千两百甲兵。他分出三成甲士监视李国英的标营卫士,带领剩下的战兵对王进宝的大旗发起攻击。

看到上千明军战兵突然满山遍野地涌过来时,王进宝真被吓得不轻。到了这个时候,王进宝的部下人人都看明白了,今天的事情完全不对,多半是中了明军的计。

面对超过自己数倍的明军围攻,已经赶了近二十里路的王进宝根本无法抵抗,一炷香的工夫王进宝的三百亲兵就被打散,王进宝本人在心腹军官的簇拥下且战且退得以脱险。逃出两里地后,王进宝一数身边人数,亲兵只剩下一半了——这还是因为赵天霸看到身侧有数百敌人的甲骑,不敢拉长队形穷追败退的王进宝。

标营甲骑看到明军的规模后,同样不敢恋战,牵制了赵天霸片刻后也主动后退。标营游击同时派人回大营向李国英报告这里的战况。

把标营甲骑逐远后,赵天霸恢复了对王进宝的进攻,并再次把清军击退。但在这个时候,标营的骑兵又过来干扰,迫使赵天霸再次放弃追击。等到赵天霸第三次发动进攻时,他面前就不止王进宝一个敌将了,张勇已经闻讯赶到,与王进宝并肩作战,抵抗明军的进攻。

面对明军的步步紧逼,清军越打越是心寒,对方弓箭、投枪一样不缺,甲胄比清军还要精良,更有一种两丈长的拒马长枪,绝对是攻防兼备的利器,不但让标营甲骑十分忌惮,就是拿来招呼清军步兵也是威力无穷。

清军官兵从上到下都清楚己方是中计了,今日之战绝对无法善了。本来体力就已经疲惫,现在更连士气都失去了,要是换其他的绿营披甲,说不定此时已然崩溃,但张勇和王进宝都是多年征战的宿将,身边亲兵的战斗意志也绝非一般绿营士兵能比,所以仍在努力支撑。

“如果再败一阵,我就不知道部下会怎么样了。”

趁着明军进攻的间隙,王进宝、张勇以及标营的游击聚集在一起商议对策。不等另外两个人张口,王进宝就首先道出难处,称他的部队已经到了极限。王进宝从贵州带来了七百个亲兵,今天除了一百人留守军营外,都带出来参与追击,刚才连败两阵让王进宝损失了二百多名手下。现在除了仍有一队亲兵不见踪影外,剩下的三百多人都聚集在王进宝身边。

张勇知道王进宝说的是实话,跟着王进宝出营追击的六百亲兵,三停里已经去了一停,战殁的还是亲兵中最勇敢的官兵,刚才撤退中还有一些亲兵因为惊慌而丢下了武器和盔甲。虽然将领的亲兵营号称可以为统帅战斗至最后一人,但实际上是做不到的,王进宝的这些亲兵都是跟随他多年的旧部,不然早已崩溃。

张勇从贵州带来了八百个亲兵,同样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嫡系。今天张勇在营里留下了二百兵,眼下在他身边集结起来的亲兵也有五百多。目前张勇的亲兵是抵抗赵天霸进攻的主力,王进宝只能起到微弱的辅助作用。

“现在我们没法撤退,从这里返回大营要跑上十几里路。”虽然局面非常险恶,但张勇显得相当沉着:“贼人以逸待劳,显然是早有预备,如果我们撤退,被贼人衔尾追杀,十个人顶多有两、三个人能活着逃回去,盔甲、武器更会丢得干干净净。”

或许标营的甲骑能够比较轻松地撤退,但标营的游击也知道,张勇和王进宝的亲兵虽然人数不多,却是清军的重要武装,战斗力远超其他绿营。为了李国英后续的战斗,标营游击决心尽力帮助这两人带着亲兵脱险。反正标营都是骑兵,而明军骑兵有限,游击觉得即使局面变得更加险恶,标营只要想全身而退还是不难做到。

看到张勇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盘旋,游击抱拳道:“张将军有何吩咐,末将绝不推辞。”

“好。”张勇闻言大喜。今天因为是出来追击溃兵,无论是李国英还是其他将佐都没有把败退的明军视为威胁,因为李国英没有把标营的指挥权临时移交给其他将领,张勇也没有想过去讨要,所以张勇只能要求标营游击配合,却不能给他下达任何命令,而在张勇设想的反击计划里,标营甲骑却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贼人下一步多半会攻打王将军的将旗……”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搁,张勇在地上简略地画了一个图,用长剑点着迅速地说起来。

现在王进宝负责防守的阵地紧紧靠着长江,只有很短的一段。而张勇则承担了大部分防守任务,刚才赵天霸攻击的就是张勇的阵地。但没有多久明军就自动退下去了,显然对方也察觉到比起强弩之末的王进宝,张勇这支新到的生力军抵抗力要强很多。

“我坚持不了多久。”王进宝再次重复道。他的部下追击时跑在最前面,紧紧跟在标营身后,遇到明军时已经很疲惫,连败两阵被明军追杀数里后,官兵都已经精疲力竭。

“当王将军被攻打时,我就率领全军向贼人反击。”张勇用宝剑在地上深深地刻出一道笔直的沟,直指赵天霸阵地的侧面,他无意把王进宝扔下当替死鬼而独自逃走。

“你冲不下来的。”看到张勇不愿意抛弃自己逃走,王进宝心里也十分感动,但他依然实事求是地给对方泼冷水。张勇的部队不少是接到警报后,以强行军的速度赶到战场,而明军在攻打王进宝的疲军时,肯定也会留下足够的兵力防备张勇。王进宝觉得张勇就算再英勇,也无法冲垮明军的阵地,还有可能被明军一个猛烈的反击打垮。

“但我能牵制住贼人所有剩下的军队,这时如果标营游击能够绕到贼人背后与我夹击,我们还是可能把贼人打垮的。”张勇满怀希望地看着李国英的标营游击。打垮赵天霸的追兵,能够大大增加清军安全撤回大营的机会。

“敢不从命。”标营游击点点头,他和张勇商议了一下具体的配合,就要先行离去。

“且慢。”张勇唤住游击,叮嘱道:“一旦击垮贼人,哪怕是把贼人打得后退一段,我们都要立刻离开,千万不要再追击贼人了。”

现在张勇、王进宝还有标营的游击都怀疑邓名根本没有走,就在附近操控全局,而清军已经踏入了这个致命的陷阱。不过对王进宝和张勇来说,幸运的是沿江的这一路明军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明将统帅。邓名本人不在,他麾下那些凶神一样的将领,尤其是周开荒、李星汉二人都不在,说明这一路是明军最为轻视的一路。

不过即使是明军不太重视的一路,他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让张勇和王进宝感到骇然。这些明军的装备比他们二人的亲兵营还要好,士兵能够撤退二十里,然后迅速重整反击——后一项张勇和王进宝自问绝对做不到,连想都不敢想。

这一路明军表现出如此的战斗力,那么另外两路明军的攻势可想而知。尤其是邓名,能够指挥全军集体诈败,然后予以重整,现在一想到此人,张勇和王进宝都有寒毛倒竖之感,一心想尽快返回营地闭门死守,再也不动尾随追击的念头了。

在张勇看来,其他两路的绿营,战斗力不如自己和王进宝的亲兵,遇到的明军更强,溃败已成定局。无论明军是尾随追杀到李国英的大营,还是向北旋转包抄,都会堵住北方清军的退路。因此反击就算能够得手,张勇也不打算追击赵天霸,只要对方不干扰他退兵就行。

“张将军放心。”标营游击再三保证绝对不会贪功,急急忙忙地去部队中布置任务去了。走的时候游击还腹诽道:“张勇以为我是不知轻重之人么?都什么时候了,能打退贼人就烧高香了,还敢追击?”

为了迷惑明军,标营骑兵故意从原路退走,然后偷偷绕圈子去赵天霸的侧翼。

“标营走了?”赵天霸看到清军的骑兵离开后,不禁迟疑了一下,在心里盘算着:“刚才一直因为有这支骑兵在,我才无力全力猛攻,对此想必敌将也是心知肚明的,他肯放标营走吗?是不是想包抄我?”

刚才赵天霸已经察觉到新赶到的清军尚有一战之力,而被他连续击退的早先那路清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若是拖上片刻,我就能更好地观察敌情,不过那样就会耽误时间。如果标营是因为提督在中路的进展顺利而不得不回援的话,我就应该尽快地打垮张勇和王进宝二贼,追上去掩护提督的侧翼。”

现在敌兵失去标营骑兵的掩护后,一旦败退就再也没有收拢的可能,赵天霸实在无法拒绝这样大的诱惑,决定不再等待,而是立刻发起进攻。

由于明军一直牢牢掌握着主动权,始终在进攻,而清军只能被动防守,之前赵天霸总有余力让部队轮番休息。下定决心后,赵天霸就命令休息了片刻的四百甲兵打头阵,向江边的王进宝部发动进攻。

明军刚刚出动不久,赵天霸就看到右手方向的张勇旗号一变,战鼓声大作,大批的清军冲出阵地,呐喊着向赵天霸的右翼开来。

“不去增援王进宝,反倒逆冲我阵,果然有诈。”见状赵天霸冷哼一声,但他没有稳固防守,而是命令六百士兵摆开阵势,准备等清军走上半山腰后就居高临下地发动反击。

“既然敢来,那就别想走了。”赵天霸打算硬碰硬地击退张勇的反击,迫使敌人扔下所有的伤员败逃。只要明军赢了这一仗,那敌人左右两翼同时溃败就不远了。

“不过这厮敢杀出来,多半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吧?”赵天霸下令一百五十杆拒马枪兵留在阵后,赵天霸也亲自拾起了一杆枪,牵着坐骑走到了这些长枪兵身边。

“若是我固守阵地,敌骑说不定还会向刚才那样继续牵制我,那我只能尾随掩杀,却无法把二贼全歼在此。看到步兵全面溃败在即,我身边没有太多的兵马,敌骑也只有直冲我将旗一条路罢了。”除了一百五十名拒马长枪兵,赵天霸还有二百多名刀斧手在侧,他知道自己这一手是兵行险招:“痛痛快快地一战定胜负吧。让大家都看看,我赵天霸一人独战张勇、王进宝和李国英的标营,败其马兵,全歼另外两贼。”

……

“杀!”

当明军冲上来的时候,王进宝亲自披挂,手持大刀冲到一线。他很清楚,要想带着亲兵安全离开,就一定要在此阵中击退追兵。在张勇和标营游击包抄到位、击溃明军前,王进宝这里无论如何也要撑住,死死拖住这一侧的明军。

见到王进宝身先士卒,他的亲兵无不士气大振,鼓起最后的劲头上前,与明军展开厮杀,那些失去盔甲和武器的亲兵,也纷纷在地上寻找着石头,准备向明军阵中投掷过去。

……

“上!”

看到明军从山坡上向自己走下来时,张勇立刻洞悉了敌将的用心,对方的勇猛和不留余地让张勇暗暗心惊。现在张勇已经骑虎难下,对方不留余地的反击让明清两军再也没有回旋余地,只有一赌生死。

“敌将是不是看破游击的行动了?他这个阵势是要拼命啊,他的兵力不占上风,却宁可冒全军崩溃的风险,也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张勇一边督促士兵上前应战,一边在心里庆幸:“嗯,邓名手下的一个无名之辈都这样凶狠……幸好邓名没走我这一路。”

……

“胜负在此一举。”标营骑兵迂回到位后,标营游击以最快的速度排列好进攻的队形。

今天李国英把一千标营中的八百人都派出来追击,以游击想来,中路的那四百标营骑兵现在大概也在节节抵抗,牵制着缺少骑兵的明军,让他们无法快速追击中路的清军。

看到明军兵分三路,在进攻江边王进宝的同时,还让一支部队出阵与张勇展开对攻,标营游击知道眼下的情况不是全胜就是全败,再也没有各让一步的余地。

“全军突击敌将将旗!若遇到贼人的长枪拦住,就下马步战!以最快速度突破敌阵。杀死敌将后,立刻回援张将军,把贼人一个不留地悉数斩杀。”标营游击以最快的速度说完命令,抽剑出鞘,面向着众军官高呼:“冲啊!”

川陕总督的标营卫士此时人人刀剑出鞘,军官们纷纷举起武器,响应着游击的命令:“冲!”

正当万分紧张的时候,清军的侧面传来惊慌的喊叫:“敌袭!敌袭!”

正要开始加速的标营甲骑,闻言都是一愣,左手一翼的骑士纷纷向响起声音的方向看去,顿时更多的惊叫声炸响:“敌袭!”

与此同时,在将旗下严阵以待的赵天霸,也看到一队打着红旗的骑兵突然出现在标营骑兵的侧面。这些明军骑兵刚才就发现了标营的行踪,在四百标营卫士朝着赵天霸的方向排兵布阵时,二百名明军骑兵在他们左侧,利用丘陵的掩护抢先布阵完毕。

现在,明军骑兵排着紧密的队形,分成前后两排,向标营甲骑发起了冲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