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三卷 八百里分麾下炙 第025章 蒙蔽

邓名本想休息半天就动身,但在龙泉停留的时间却比原本预料的要长。十几天奔波下来,邓名和卫士都已经非常疲惫,在路上还不觉得,一旦有了歇脚的地方,这一身的疲劳就都涌了上来。烽火台的士兵给他们烧了水,等洗完澡休息一会儿,大家都不想马上走了,邓名也是如此。

因为一路上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做个人卫生,每个人的衣服都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好不容易洗了澡,谁也没有勇气再穿上肮脏的衣服。最后邓名决定在龙泉这里住一天,顺便让大家把衣服洗一洗。

总算在屋顶下面舒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床后邓名感到腰腿都有些酸痛。烽火台的士兵已经向成都进行了汇报,刘曜、杨有才和刘晋戈得到了邓名一行前来的消息。成都派了一队人来迎接,见到邓名后,为首的使者就向他报告道:“提督,刘帅已经派人去剑阁方向打探了。虽然剑阁的形势还不清楚,但昨天江油那里倒是有使者回来报告一切平安。”

“嗯,这样就好。”邓名听使者这么说,心里也踏实了不少。他和卫士们穿上已经烘干的衣服,和刘曜派来的使者一起前往成都。

上次来成都的时候,郊外一个人影都没有,但这次气象大不相同,到了成都附近,邓名看到了大片开垦出来的田地,还能见到一些明显是刚搭建起来的简陋农舍。

“都府已经开垦了很多田地了吗?”邓名见状就向使者打探起来。

“正是!”使者一脸的兴奋,称颂道:“正是因为提督的善政,大家都勤奋地开垦土地,现在都府周围已经开了三、四十万亩的田。”

“这么多啊?”邓名闻言又惊又喜。奉节、万县、云阳一带的军屯都加起来,大概也就五万亩,每岁能够提供不到八万石的军粮,没想到成都才一年就开辟了这么多的田地。

“是啊,提督明见万里。”来迎接邓名的人纷纷恭维起来。成都附近是大片的平原,邓名从冯双礼手中要来的两万名辅兵,几乎都选择长途跋涉到川西来垦殖。到了成都附近后,他们就放火烧掉了土地上的杂草植被,向刘曜借了种子,开始播种。

除了这些辅兵以外,还有一些云南人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到成都,这些人都是西营从云南带来的百姓。大部分从云南带来的百姓都被西营的将官编成辅兵,帮助他们开垦军屯。有一些比较富裕的,他们拿出积蓄为自己赎身,免去了军户的身份。听说成都这里有大片无主的良田后,这些人就带着家人翻过雪山,来到成都附近。

“提督请看。”使者指着一处比较大的农舍说道:“这些肯定是滇民的家,他们有家人,所以盖的房子比较好。”从这个农舍过去后,又走了一段,使者又指着远处一个异常简陋的茅棚说道:“这个屋子一看就知道,主人肯定是原来建昌的辅兵,单身汉,舍不得花力气给自己盖屋子,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可以了,全身的力气都用来开垦荒地了。”

这些成都附近的新移民并没有形成村落,大片的土地中零星坐落着他们的房舍,每个农舍周围有一圈田地。这些新田就像是荒地海洋中的孤岛,这里一块,那里一块,邓名的卫士们看到后都感觉有些奇怪。

“这一点儿也不奇怪啊。一开始倒是有人想建村子,但是后来都自己分散出去了。”使者笑着解释道,从建昌赶到这里的人,心里惦念着的都是邓名的许诺,人人想着开垦几十亩土地出来。一些特别有雄心的百姓,甚至琢磨着要为了画出上百亩的地盘来。

今年是第一年,年初又耽误了一些时间,一个男丁肯定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他的愿望,只能开垦出有限的一些田地来。但在他们心里,在已经开垦出来的田地外的那一圈荒地,也是他们的领地,不希望被其他的人占据。

已经安家的人若是看到有人想开垦他们土地周围的荒地,就会第一时间赶去,竭力说服新来的人换个地方安居。最常听到的话就是:“这里到处都是荒地,你不用非要挨着我家的门口吧?”

这话确实没错,新来的人第一不愿意起纠纷,第二也有类似的雄心,所以都远远地选一个没人的地方安家。他们在开垦着家周围田地的同时,还憧憬着明年能把更多的土地纳入名下。

邓名抵达成都时,刘曜、杨有才和刘晋戈已经带着人在城门口迎接。当初来成都的时候,刘晋戈还是孤身一人,现在他身后也有了一小队随从,看起来颇有点官威了。

成都城内的景象也和上次完全不同,邓名没有看到种地的士兵,城门也都打开了,城门楼上下都有士兵在站岗巡逻。

“多亏了提督送来的这两万人啊。”见到邓名后,刘曜也是连声称赞着。他告诉邓名,由于有了这两万人的税收,成都的守军已经不需要自己从事全部的生产活动了。

“这么点人就够了吗?”邓名闻言有些好奇:“我刚才听说开垦了大概三、四十万亩田,就算三十万亩好了,这不过三万石粮食的税收,这够都府的守军吃的吗?”

“当然不够,不够。”杨有才连忙解释道:“所以我们还是有军屯的。我们也解除了六千多人的军户身份,让他们出去自己开荒。现在守军还有六千人,收了三万石的粮食,再加上军屯的产出,够官兵们吃饱了。”

“收了三万石的粮食吗?”邓名有些担心移民的生计,又问道:“他们初来乍到,今年又要开荒、又要种植,还耽误了一些农时,产量怎么样?”

“提督啊,我们这里可是天府之国,虽然耽误了一些时候,但是每亩产量也有一石多。”杨有才说每个男丁至少开垦了十二亩地,就算刨去一石的赋税,自己也能剩下十多石:“一个月有一石粮食啊,天天干饭吃饱还有的剩啊。现在大家都说,这粮食多的吃不完,得找个婆娘来帮忙吃啊。”

“哈哈。”李星汉听得笑起来:“一个月一石的粮食,莫说是养一个婆娘,就是两个、三个也养得起了吧。”

“是啊,这是第一年,产量比较差。今年开出来的田,明年产量翻一番是肯定没有问题的,明年还可以再开几块地。提督放心,都府周围的人都不会饿着的。”

“嗯。”邓名连连点头,又提醒了一声:“但即使产量翻番,我们还是要十亩收一石的保护费,不要多了,这样才能鼓励大家好好开荒。”

“提督说的是,我们心里有数。”刘曜和刘晋戈一起答应。

来到成都的衙门前,邓名等人就被数以百计的百姓围住了,这些百姓纷纷向邓名发出欢呼声:“十亩一石,提督爱民啊。”

一开始邓名还笑吟吟的,听了一会儿后,眉头就微微皱起来了,等进了衙门后对刘曜等人说道:“怎么喊声这么齐整?是你们教的吧?”

刘晋戈最年轻,闻言顿时变成大红脸。

“提督明见万里。”依旧是杨有才跳出来解释:“听说提督来都府后,这些百姓就涌进都府要见提督,要当面向提督表示感谢。末将想了想,就让他们喊这句,不至于乱哄哄的嚷些什么都听不清。”

“是吗?”邓名脸上还有些疑惑:“不是你们强拉来的吧?”

“怎么会?”刘曜笑道:“提督这样的善政,当然都是自愿来的。”

邓名又看向刘晋戈,后者也连连点头:“确实都是自愿来的。”

“嗯。”邓名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前世在电视上见惯了形式主义,群众表演的场面比今天衙门前的这些人可要逼真多了。过邓名也就是点到为止,并不打算一定要彻底揭露。毕竟现在还不是农忙时间,就算是形式主义,大概也不会影响到百姓的生活。邓名觉得稍微提一句,让成都的守将知道自己不是特别好糊弄的人就可以了,以后大概就不会搞这种门道了。

成都招待邓名等人的饭菜很不错,还有鲜嫩可口的猪肉。杨有才指着那头小猪说道:“今年我们开始养猪了,不过大都还没长大,等明年这些猪长大了,士兵就有足够的肉吃了。”

……

安排邓名休息后,刘晋戈请赵天霸、周开荒等几个人去他家做客。来到刘提刑官的府邸后,主人就让他的亲兵取出一坛酒来,亲自给周开荒他们满上。刘晋戈道:“我知道提督不喜欢喝酒,所以刚才没有拿出来。来来来,今夜我们来喝个痛快。”

跟着赵天霸、周开荒一起来做客的还有任堂和穆潭,这两人也都好酒,刘晋戈一面劝酒,一面拿出珍藏的果子招待客人。

“都府这里的日子不错啊。”周开荒称赞道。

刘晋戈拿来招待他们的酒虽然是刚刚酿造的,但一尝就是知道是粮食酒。周开荒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城内种着地,衙门里养着鸡,可是饭菜伙食很差,更没有酒喝;现在城内、衙门都干净很多,而且有酒有肉。几个人聊起分别以来的经历,一直谈到半夜,刘晋戈又杀了一只鸡给大家做夜宵。

“都府这里,雨水充沛,土地肥沃,种什么都长得好。才开垦的荒地,第一年就能打粮食,确实是好地方啊,比三峡那里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以前都府那么荒凉,主要是因为之前人口实在太少了,而且刘帅、杨帅他们和手下都已经绝望,根本无心生产。”刘晋戈感叹了一声,迟疑了一下,突然说道:“不瞒几位兄弟,其实我还有点秘密,不过你们得替我向提督保密啊。”

“什么事?你娶老婆了吗?”周开荒大笑着问道。

刘晋戈嘿嘿笑了两声,没有马上回答。

“尽管说好了,我们替你保密。”几个客人都喝了不少,纷纷大声说道。

“今年都府周围开了三十八万亩地,但我们收的粮食其实不止三万八千石。”刘晋戈轻声说道。

“哦?你收了多少?”周开荒随口问道。

“大概收了十万石吧。”刘晋戈心平气和地答道。

“什么?”周开荒大叫一声:“你们收了十万石?提督不是说十亩才可以收一石的吗?”

“提督让我收的是保护费,这一笔是三万八千石没错。但是这些人是新来的,都向刘帅、杨帅借的种子,还借了农具,这些东西总要算利钱的吧?”刘晋戈不慌不忙地答道:“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吧?”

“可是,那也收不出六万多石粮食的利钱吧?”任堂忍不住插嘴问道。

“都府的城防也要整备,刘帅打算让这些人服徭役,可为了照顾他们开垦新田,所以把徭役减免了。刘帅就和我商量,既然免了这些百姓的徭役,那让他们多交点粮食总可以吧?”刘晋戈双手一摊:“若是都府防备不善,万一鞑子打来了,百姓去哪里藏身呢?而且在城外修建烽火台,还要供养哨兵,饲养马匹,这些都要粮食啊。你们看,鞑子这不是说来就来了么?”

“嗯,嗯。”周开荒吭哧了两声,低头不语。他本想说,都府可不止用粮食干这些事,还酿酒了。不过今天周开荒自己也喝了不少,没法把这声责备说出口。

“这件事,按说应该和提督说一声的。”赵天霸觉得刘晋戈有些自作主张。不过吃人嘴短,今天受到了刘晋戈的盛情款待,赵天霸口气也严厉不起来。

“其实也就是今年而已,等明年他们自己有种子了,也就不用再向都府借了。”昨天得知邓名突然来到后,刘晋戈、刘曜和杨有才都吓了一跳。邓名在湖广和南京的捷报传来后,都府这里也痛饮一场,庆贺邓名的大捷,那时他们都以为邓名会直下江南,然后北伐,恐怕没时间再来成都这里看一眼。

“我们确实是自作主张了,但也是为了提督的大业考虑。”刘晋戈叹息了一声,又动手给几个客人的酒杯斟满酒:“粮食种得再多,如果我军不能从中受益,那么对我军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我们守不住成都,那么这些田地难道是给鞑子种的么?”

没有人能够反驳刘晋戈的话。成都这里的情况有目共睹,赵天霸等人以前没有来过成都,周开荒还不止一次给他们讲述过这里曾经的破败之像。

不管刘晋戈是不是违背了邓名的意思,毕竟成都已经重建烽火和驿站系统,开始养马、生产武器,各个城门也都有士兵在巡逻。

“好吧,我们不向提督讲这件事。”周开荒他们都答应下来。

“要是提督听到什么风声。”刘晋戈又道:“四位哥哥也帮小弟遮掩一下,以后绝对不会有这种事了。”

除了吃酒外,刘晋戈还给几位客人都准备了点礼物,临走时不由分说一定要他们收下,虽然不多,但每人也都有二两金子:“几位兄长,这是小弟的一点心意。”

除了周开荒外,其他三个人都是初次见面,但刘晋戈表示和赵天霸他们都是一见如故,因此这份礼非送不可:“几位哥哥跟着提督南征北战,花钱的地方肯定不少。”

……

在赵天霸等人去刘晋戈府上做客时,大批川军出身的卫士也被刘曜拉去赌钱。刘曜和杨有才亲自下场,陪李星汉搓麻将,另外一个陪同的也是有游击衔的将官。

今天晚上李星汉感觉手气特别旺,一向逢赌必输的李星汉,一晚上就赢了十两银子。在湖广、南京等地,邓名手边虽然有几百万两银子流过,但他并没有多给卫士多少零花钱,从每月一两长到了二两而已,穷惯了的卫士们还挺满意的。

看到一晚上就赢了几个月的零花钱,李星汉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高兴之余还有些不好意思。中途去方便时,见到了同样满脸笑容的武保平等人。他们也说今天晚上运气特别好,无论玩骰子还是牌九,都是连连获胜,多的赢了十几两银子,少的也有七、八两。

说完在湖广、南京等地的事迹后,李星汉就随口问起成都这里的情况。听到刘曜吐露多收了百姓的粮食后,李星汉也有些吃惊。

“虽然没有十石,但每个男丁至少剩下了五石粮食。”刘曜一边打牌,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都府百废待兴,不得不多收一点,只要保得都府平安,百姓们也是情愿的。”

“哦。”李星汉虽然觉得不妥,不过看看自己眼前的银两,也不好板起脸孔说话:“开垦新田很辛苦,若是吃不饱就太苦了。”

“两个月一石粮食,吃干饭没问题的。提督仁爱,我们怎么会不记得?再说也就是今年一年而已,烽火台的开销大些,等修好了以后就不会花费太多了。”杨有才说道:“现在都府的库房里还有四万多石粮食,等到提督收拾高明瞻的时候,这批粮食正好派上用场。”

库房里有这么多粮食,对付高明瞻当然会更有把握,想到这里,李星汉也感觉向老百姓多收一些确实有必要性。

“等高贼来的时候,这些粮食当然要拿出来供养将士,招募壮士。若是提督问起,还要劳烦李千总帮着遮掩一二。等打退了贼人,我们再去向提督请罪。”杨有才说道。

“嗯,杨帅放心,卑职心里自然有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