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三卷 八百里分麾下炙 第017章 隐姓

明军的舰队通过武昌后,在北岸登陆,与已经抵达的前军各营以及女营汇合,随后明军全军转入汉水北上,浩浩荡荡地返回钟祥。说是返回,但明军中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第一次来到钟祥,连男带女共计十万余人,其中只有八千李来亨的旧部是从这里出发的。

庞大的军队无法尽数乘船,邓名就下令让男兵步行,让妇女乘船,装不上船的女子也尽量给安排车辆。虽然邓名尽量照顾妇女,但这一路的颠簸还是让浙军家属中的小脚妇女苦不堪言,这些按照邓名的标准都属于残疾人,长途跋涉让很多人都在中途病倒。幸好残疾人的数目不算很多,只有千余而已,湖北各地肯跟明军一起入川的都是贫民,无论是他们的妻子、妹妹还是女儿都要下地干活,因此都是天足;而李来亨所部出身闯营,长期的流动作战让他们比较注重女营的机动能力,因此娶的姑娘一个个也都是大脚。

说到李来亨的女营,这些尚未过门的姑娘们本来也有不少怨言,当初李来亨在安庆、芜湖等地给手下说亲时,还化名岳州副将胡老小。这些女孩子的父母都以为是把女儿许配给了绿营官兵而不是川鄂流寇,因此大部分人家要的聘礼都是十几两而已。等这些女孩子发现她们未婚夫的真面目后,已经没机会反悔了。虽说嫁鸡随鸡,但心里不可能没有担忧和惊惶,不少人都在嘀咕李来亨这属于骗婚,未婚夫的聘金也给少了,至少应该翻一番才合理。可从进入湖广以后,邓名一直特别照顾女营,交通工具尽量安排,饮食也从来不曾短少。这些举目无亲的离家女子都感觉明军其实不错,怨言也就渐渐平息,而倾向明军的言论开始流行起来。大概就是:虽然还没有过门,但已经不是在家的姑娘而是明军士兵的媳妇了,聘金要是多给了,对夫家没有好处——媳妇当然要把婆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喽。原本斤斤计较的那些女孩子也纷纷转向,嘀嘀咕咕地议论着,当初要是再少给几两聘金就好了,若是把这些银子直接给她们未婚夫的话,将来到了夔东可以多添置不少家什了。

四万女性军属中只有一千多残疾人,这个比例让邓名感到很满意。不过和他不同的是,其他人都觉得小脚更符合当时的审美观。虽然看到那些残疾人的丈夫有诸多不便,但其他的士兵依旧满怀羡慕,觉得这些浙江官兵娶得才是上等媳妇。邓名听说在女营中,那些小脚女士也是倍受崇拜的对象,为了照顾残疾人,邓名制定过一些优待制度,这更让大脚女子羡慕,不少人说盼望将来夫婿能有出息,她们也就不需要从事劳作了。

通过武昌以后,邓名就与留守部队取得了联系,沿着汉水走了几天,钟祥方面就派出部队前来迎接班师的邓名和李来亨。离去时只有八千人,可是返回时却已经有六万之众,留守的军官也都喜出望外。

见到李来亨以后,留守军官就得意地给长官展示装得满满的钟祥仓库,棉衣、被子、毯子一应俱全,粮草、布匹堆积如山,还有许多的牲口和船只,更不用说还有大量的武器。

“钱就不用还了。”见到这些物资后,邓名马上对李来亨说道:“但这些东西我有一半。”

邓名的话让留守的兴山军官丧气不少,他们已经把这些货物统统看成自家所有。不光是他们,就连李来亨也感到一阵伤心——刚刚视察仓库的时候,李来亨同样误认为这些统统是他的东西了——不过李来亨没有让负面情绪影响自己太久,痛快地和邓名平分了仓库里的东西,然后召集部属开始讨论物资分配方案。

很快李来亨就把大部分的棉衣、盔甲和武器都拨发下去,然后一连两天在城外操练部队。看着眼前穿着崭新的衣服、拿着明晃晃的刀枪的上万名士兵,李来亨心里的喜悦真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真是焕然一新啊。李来亨越看越是喜欢,打算明天继续把军队拉来出来训练。

邓名还没有想好如何分配这些物资,他打算先运回奉节再说。现在江陵、夷陵都在明军的手中,运送这些物资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到了黄州后,邓名才得知四川发生了新的战事,清军夺取了万县并在那里屯积了数千披甲兵,本来已经到了夷陵的文安之,因为此事又匆匆赶回了奉节。邓名已经让人去奉节向文安之报告自己这边的情况,同时开始打探四川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今天任堂带着使者匆匆赶来见邓名时,看到三个人站在帐外,偷偷向里面窥探。

“你们在做什么?”任堂看见李星汉、周开荒还有武保平他们三个鬼鬼祟祟的样子,就压低嗓音轻声问道。

“嘘!”李星汉把手指竖在嘴唇前,神秘地向着任堂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先生好像在作画。”周开荒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平时邓名总是一个人呆在自己的营帐中,如果部下有事就来找他,没事他就会记日记,做其他的工作,现在邓名已经几乎没有时间作画了。

刚才李星汉完成了他负责的那队的教学任务后,就来邓名这里汇报工作,在进屋前突然发现邓名正背冲着帐门,伏在桌面上画着什么。李星汉就没有进去打扰邓名,而是潜伏在帐外,打算等邓名画完后冲进去抢一张走。

过了一会儿周开荒和武保平也来了,得知邓名又在不知道画什么东西后,他们两个也加入了李星汉的队伍——上次邓名在万县作画时,作品就被大家哄抢一空——他们三个已经达成协议,若是拿到了好东西,谁也不许说出去。

看到任堂也来了,可邓名依旧没有画完,这三个人心里都又惊又急,唯恐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分不到几张。不过所谓见者有份,李星汉就想把任堂也拉进他们的攻守同盟:“邓先生作画的事,对谁都不许说!”上次在万县的时候,就是因为李星汉忍不住炫耀才导致被大家洗劫,这次他决心守口如瓶,还用自己现身说法:“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像赵千户那样勇猛,都保不住几张的。”

“哪有时间和你们玩这个?”任堂听明白这三个家伙的主意后,又好气、又好笑,自顾自地撩开营帐走进去,朝邓名喊道:“提督,奉节的使者来了。”

“啊,快进来。”正全神贯注作画的邓名,连忙扔下了笔墨,把手中的半成品放到一边,叠在已经完成的那一摞作品上。

邓名派回奉节的使者在湖广与江西的交界处与他分手,当时邓名还没有见到周培公,也不敢说还要多久才能平安返回汉水流域。文安之从使者口中得知南京之战的经过后,自然是非常高兴,虽然已经有部分消息传到了四川,但是文安之还不知道具体的战果,也搞不清楚邓名的动向。现在尘埃落定,文安之就让使者赶回来向邓名报告:现在四川的战局已经趋于稳定,让邓名放心,不必急于赶回奉节。

“万县熊兰一见到鞑子就投降了。”使者报告战事过程时,气恨恨地说道:“根本没有抵抗的念头,二话不说就投降了。”

“这个反复无常的贼,真不愧是小婢养出来的。”听完万县投降的经过后,李星汉骂了一句,又道:“真后悔没一刀杀了他。”

“可他不是给云阳示警了么?”邓名没有像其他几个人那么激动,平心静气地对使者说道:“你刚才不是说,熊兰也没有留难我们的人,还把所有的船都交给他们了么?”

“算这厮还有点良心,冲这个,等抓到他我可以给他一个痛快。”周开荒说道。

邓名不置可否地一笑,对使者说道:“继续讲。”

“万县投降后,王明德先到,高明瞻后到,在万县整顿了几天兵马,又想进攻云阳。幸好我们的人把万县的船都带来了,两贼的船又要回重庆运粮,一时不能出动。等他们筹备好粮草以后,我军就放弃了云阳,全军退回了奉节。”

“看,熊兰的良心又多了一点。”邓名不给部下反驳的机会,再次对使者说道:“继续讲下去。”

“看起来贼人是想突袭奉节的,但他们在云阳一颗粮食也没找到,只好继续回重庆运粮。这时文督师已经得到消息,就从夷陵赶回了奉节……”虽然文安之觉得湖广形势一片大好,但奉节却是万万不容有失的。若是被清军夺取了奉节,控制了夔门附近,就等于堵住了三峡的入口。虽然清军很难趁势向三峡进攻,但明军想逆流而上冲出夔门天险,夺回奉节也是异常困难。

使者还告诉邓名,文安之决定赶回奉节后,立刻给袁宗第和贺珍那里去信,让他们二人派出援兵。现在奉节除了文安之直属的两千甲兵外,还有这两路派来的一千多名战兵。目前奉节的兵力称得上雄厚,不是清军轻易能够窥探的。

“袁将军和贺将军,怎么早没有派兵增援奉节?”邓名听完后立刻问道。

“他们二人都不知道督师的心意。”使者感觉邓名似乎有些不满,就把文安之的意思复述给邓名听:“两位将军本来都在训练士兵。当时文督师人在夷陵,他们不知道文督师是不是有意全力攻下湖广,所以就没有立刻派去援兵。后来见到文督师的传檄后,立刻都派了五、六百精兵,日夜兼程赶去了奉节,差不多和文督师前后脚赶到的。”

“所以没人去救万县。”邓名轻叹了一声:“熊千总若是求救的话,恐怕没人会给他派去援军吧。”

任堂听得眼睛都瞪大了:“提督此言何意?难道提督觉得熊贼投降献城,不是罪该万死而是情有可原么?若是提督这样想,那将誓死抵抗的将士们置于何地?”

“我没有说誓死抵抗不对,我也没说会轻饶了熊千总。”邓名摆摆手,表示不想讨论这个问题:“我只是觉得,这次鞑子攻占万县、威胁奉节,实在有很大的原因是我们考虑不周、通讯不畅,才给了鞑子这样的机会。”

既然奉节暂时无忧,邓名就放下心来,继续按部就班地向夔东运送物资和兵力。

这时任堂的目光转移到了邓名那摞草图上,看着最上面一张纸上弯弯曲曲的线条,任堂好奇地问道:“提督是在画地图么?”

任堂凑近一些,盯着那图认真地看着:“好像不是长江,哦,我也不知道上游是怎么走向的,这条交叉的线条难道是汉水?”

邓名哈哈大笑起来,半天后止住笑,摇头道:“和军事无关,我随便画的。”

任堂的问题也引出了邓名的一个疑问,他问周围的四个卫士和那个使者:“你们觉得女人的小脚很好看么?”

任堂一愣,而周开荒和李星汉则对视一眼,眼中都有笑意:邓先生虽然智勇双全,但终究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啊,能放下身段和我们讨论这种男人的问题,更说明邓先生信任我们啊。

“当然喽。”武保平答道:“女人家脚尖弓短,才好看啊。”

众人纷纷称是。任堂虽然是个士人,但终究也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同样笑道:“正是,十分颜色,至少有三分在尖尖的脚上啊。”

“哦。”邓名点点头。这几天他听说钟祥的裹脚布卖得很好,价格翻了好几番。由于浙军小脚家属的示范作用,不少明军军官又在李来亨耳边抱怨,导致虎帅采购了一大批这种奢侈品,打算等返回夔东后再分给手下军官。听到这个风声后,不少女营的妇女也去询问这种奢侈品的使用方法。邓名当然不赞同这种制造残疾人的行为,但他自问也管不到明军高级军官的家里去。现在由于还有行军需要,加上闯营的传统,邓名估计不会有很多妇女变成残疾;但如果不想点办法,随着明军实力增强,根据地越来越稳定,军官待遇越来越好,邓名知道迟早会有大批的妇女受害。

又说了一会儿,邓名视察军队的时间到了,就起身离开营帐,几个卫士也跟了出去。

……

“先生画的到底是什么?”巡营结束后,李星汉、周开荒、任堂和武保平四个人聚在一起,研究着他们从邓名桌上偷来的图画,李星汉凝神看了好久,绝望地叫道:“完全看不懂嘛。”

“肯定不是船。”周开荒说道。刚才乍一看到这东西时,武保平就鲁莽地断定这是一种尖头船:“你看,这杆子在底下,你说这是桅杆,谁家的桅杆长在船底下?或者是舵,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杆子吧?再说帆放在哪?”

“那你说是什么?”武保平无法抵抗周开荒的质问,就反问道:“若不是独木舟的话,你说是什么?”

“我不知道,反正不是独木舟,独木舟要这个杆子做什么?再说……”周开荒指着另外一张图上的画叫道:“这两个差不多吧,但是这张的船底……不,这个像船一样玩意的底上,是一个尖楔子,你家的独木舟还带木楔子的?”

“这是军靴!”一直没有说话的任堂在苦苦思索后,终于不再沉默,信心十足地说道:“对,这是一种新的军靴。”

“哦?”另外三个人又凑过去看,不得不承认任堂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尖头的靴子?还没有靴筒?”武保平仍对独木舟有些恋恋不舍。

“尖头正好用来踢人。”任堂越看越有把握:“没有靴筒是为了省料子,我们现在还穷,穷人要过穷日子。”

“那后头这个钉子和楔子是干什么用的?”周开荒拿手比划了一下:“若是靴子的话,这尖楔子得有好几寸了吧?这不好走路吧?”

“这是震慑敌军用的。”任堂胸有成竹,脸上露出一种万事尽在掌握的微笑:“穿着这种靴子,当然看上去就要高很多。对面的敌人一看我们这边都是铁塔一般的汉子,鞑子的腿自己就要软上几分。”

……

余姚。

听到从街道上传来的“城破啦”的喊声时,胡府里的人都惊讶不已。昨天浙军才到城下扎营,没想到今日明军就能一鼓破城。

惊慌的喊声逐渐平息,很快就传来新的喊声,是明军的安民宣告。

这次带兵攻打余姚的是张煌言,城内的百姓都知道张尚书军纪严明,等到明军完全控制城池后,男女老少很快就走出家门回到街市上。不久胡府的仆人也打探消息回来,说明军的动作神速,一早上就挖塌了东面的城墙。

“哦。”胡缙绅点点头,下令收拾行装,打算带着全家老小去乡下避难,等清军收复余姚、停止洗城后再回来。

日落后,看门的老仆看到胡缙绅一个人走了过来,连忙问道:“老爷,有什么事么?”

“你先下去吧,我在这里等一个老朋友。”胡缙绅把门子打发走,守着一盏蜡烛独自坐在门房里。

一直等到子夜前后,胡缙绅突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他急忙走到门前,放下门闩,拉开一个细缝,黑夜里,传来一个熟悉的、低低的声音:“胡兄。”

“快进来。”

胡缙绅把一身黑衣的人放进大门,两个人齐心合力关上大门,落下门闩。接着两人一前一后,步履匆匆地走到后宅,来到一幢偏房前——余姚的人都知道,乐善好施的胡老爷几年前收留了一个流浪到此的北方落魄读书人,后来还招他入赘,这间偏房就是名叫王士元的士子和胡小姐的居所。

虽然是在自己家中,胡缙绅却表现得像是在做贼一般,轻轻地扣了扣女婿的房门,门“呀”地一声打开了,胡缙绅和黑衣人都一闪而入。

屋内,穿戴整齐的王士元一脸严肃地看着岳父和黑衣人。

回身把房门小心地关严后,黑衣人转过身来,面对着王士元站好。

像是猜到了对方即将做什么,年轻人急忙向前两步,低声叫道:“张尚书不必多礼。”

但黑衣人充耳不闻,仍是大礼拜倒,口中唤道:“微臣张煌言,叩见大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