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七百零八章 会晤

一番交谈过后,蟹道人也没有多做逗留,返回了花枝洞天。

韩立独酌了几杯后,眉头微蹙着收起酒具,起身推开客房屋门,走了出去。

楼船三层尽头处一间客房内,正在盘膝打坐的魔光,忽然眉头一挑,开口说道:

“厉道友吧,等你许久了,进来吧……”

屋门“吱呀”一声轻响,向内打开,韩立迈步走了进去了。

“你知道我要来?”关上房门后,他随手布置了一道隔绝禁制,开口问道。

韩立扫视了一眼客房,发现里面比自己的房间大了许多,许多布置也比自己那边更加精致,桌案上还摆着一盘周身遍生火纹的漆黑果实。

“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韩道友还得给我提些建议,教我些行事准则吧?”魔光站起身,抓起一枚果实一口咬下,笑着说道。

其唇边紫黑色的汁液溢出,上面立即有丝丝缕缕精纯的黑色煞气氤氲而出。

韩立看着其幻化出的俊俏脸庞,眉头不自觉地轻簇了一下。

“魔光道友不知道已经活过多少岁月,岁数资历和阅历见识皆在我之上,又有一纸天魔契约将你我相连,如何行事自然不用我多说什么。我来找你,是有别的事情询问。”韩立看似随意说道。

“哦,别的事情?”魔光闻言,眉头微挑,有些疑惑的问道。

“竹楼那具灰仙尸体你见过,这枚白骨手环是从他身上得来,看起来似乎是一件灰仙专用的储物法器,我尝试了一下用仙灵力炼化,结果无法做到。之后也试着用引动煞气催动此物,结果也是一无所获。”韩立说着,取出一枚白骨手环,抛给了魔光。

魔光接到手中,仔细查看了一下,随即笑言道:“的确是件储物法器……”

说罢,他口中轻吟几句,掌心之中浓郁煞气涌动而出,将白骨手环包裹了起来炼化起来。

片刻之后,其手中煞气一散,白骨手环重新显现而出,单手一挥之下,一片灰光喷涌而出,洒落在了地面上。

只见一小堆灰晶“哗啦啦”滚落一地,数柄灰仙兵刃和一堆稀奇古怪的灰界灵材浮现而出。

韩立目光扫视片刻后,抬手一挥,半堆灰晶被他收入储物镯中,剩余东西则全都留在了地面上。

“这是……”魔光有些疑惑道。

“这些魔光道友收着便是,总不能一个‘虚合族’的高阶修士,连一件储物法器都没有吧?”韩立淡然说道。

说完之后,他便告辞一声,收起所有禁制离开了。

魔光一人留在房内,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喃喃自语道:“天魔契约,白骨手环……韩道友,你这是要恩威并施呀。”

……

时间一晃,过去三年有余。

一直在煞云之上不断飞驰的甲马楼船,终于降低了高度,重新朝着煞云下方落去。

幽禾城到了。

韩立等人和三苗族众人,一起站在楼船甲板之上,举目下望。

只见一片平原之上,方圆数千里的范围之内,到处遍布着大大小圆顶尖塔的灰白色石堡,当中贯穿着是十数条黑色河流。

这些灰白石堡之间距离都不算太远,四周并无城郭包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由无数石堡组成的,相对集中的一处聚落。

聚落正中央处,有一片巨大广场,和一片密集的石堡建筑。

不多时,甲马楼船落在了广场之上,韩立等人从其上飞落下来。

“当下时间尚早,前辈不如随我一同去见一下父亲,之后再安排诸位歇息?”苗绣走在最前面引着路,冲魔光说道。

“客随主便,就依苗姑娘所言。”魔光露出一个迷人微笑,说道。

韩立和石穿空跟在其身后,像极了规规矩矩的家臣,连打量四周的眼神,都收敛了许多。

一行人穿过广场后,又走过一座接着一座纹饰华美的廊道,来到了一座门前有着十数级台阶的巨大石堡宫殿前。

迎面一位灰袍老者走了过来,满脸惊喜地对着苗绣弯腰施了一礼,说道:“大小姐,你回来啦?”

“钟伯,我父亲这会儿在哪里?”苗绣笑着回了一礼,问道。

老者打量了一下韩立等人,略一侧身,指了指身后的大殿,说道:“领主正在苗英宫里会客,这会儿怕是没办法见你。”

“这样啊……钟伯,我身后这几位是虚合族人,之前对我有救命之恩,你能不能代为通传一声,看看能不能优先接待这边?”苗绣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之色,说道。

“原来这些就是虚合族的贵客啊?大小姐稍待,我这就去通报。”灰袍老者闻言,眼神顿时变得无比恭敬,连忙朝着大殿方向赶去。

片刻之后,他就小跑着回来,对苗绣说道:“领主请诸位贵客进殿一叙。”

苗绣眼中喜色一闪,随即带着韩立几人拾阶而上,来到了宫殿前。

几人正要进殿之时,大门突然打了开来,一名三苗族青年,引着一个身形挺拔,面容肃正的中年男子,从殿内走了出来。

此人两道剑眉斜飞入鬓,一双虎目不怒自威,一身煞气浓郁得惊人。

韩立见此,目光不禁一缩,心中惊叹道:“竟然是他?”

眼前之人虽然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长袍,头上发色也变作了灰黑之色,但韩立确定无疑,其正是烛龙道的第一道主百里炎!

当年在冥寒仙府夺取太乙丹的时候匆匆见过一次,之后便再无任何交集,没想到他竟然也已经来到了灰界。

韩立心思如电,在脑海中几经翻腾时,却已经与百里炎错身而过,后者目光微敛,看也未看他一眼,显然是没能认出如今的他来。

而后,那名老者就已经推开了殿门,引着他们几人走了进去。

一进大殿,韩立就看到大殿主位的方向上,坐着一位剑眉星目,鬓角如飞的中年男子,其眉眼与苗绣有三分相似,嘴唇却有九分,料想便是黑齿域的领主苗郜了。

男子身旁还站着几名身穿黑色羽袍之人,当中有男有女,看起来年纪都已经不轻,鬓角皆有霜色,一个个在看到苗绣的时候,眼中都露出慈爱笑意。

“苗绣见过父亲和诸位族老。”苗绣躬身下拜,施了一礼。

“虚合族将古见过苗郜领主。”魔光走上前去,一手横在胸前,握拳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肩膀,开口说道。

“见过苗郜领主。”韩立两人则如苗绣一样,躬身施了一礼。

苗郜早已从大椅上站了起来,同样横手握拳在肩膀前轻碰了两下,以示对魔光还礼,说道:

“之前灰睛鹞已经提前返回,将波棱湖畔发生的事情告知我们了,多谢将兄出手,救我们黑齿域各族和小女苗绣。我们黑齿域虽是蕞尔小邦,也知有恩必报的道理,特此备下一份薄礼,还望将兄不要嫌弃。”

话音刚落下,其身旁一名白发老者便走下堂来,将手上一枚白骨指环双手奉送了上来。

“那就却之不恭了。”魔光没有丝毫客气,直接笑着收了下来。

“将兄为何会千里迢迢从少昊域来到我们黑齿域?若是有什么需求,可以尽管直说,我三苗族定当鼎力相助。”见魔光收下白骨指环,苗郜复又问道。

魔光闻言没有立即回答,停顿了片刻才说道:“我与家臣外出游历,途中遇到一只实力极强的大妖,一路追杀到了六月草原,之后便落脚在了灰蜥族中。听他们说即将召开‘塔木达’大会,就跑去凑了个热闹。”

“原来如此,看来将兄与我等实在有缘。对了,不知将兄追捕的是什么大妖,看看我们能否帮上些忙?”苗郜眉头微挑,问道。

“那厮已经遁逃无踪了,否则我们也不会落脚灰蜥族。现在已然如此了,也就无需太过在意,之后继续未完的游历便是了。”魔光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

“既是游历,不妨在我们幽禾城多住上一阵子,也好让我们一尽地主之谊。”苗郜同样笑着说道。

“那就叨扰了。”魔光随即答道。

“绣绣,你先去安排诸位贵客住下,之后直接回内府来。”苗郜看向苗绣,说道。

“遵命。”

苗绣领命之后,便带着魔光与韩立三人出了大殿,赶往后方的一片石堡建筑。

建筑四周种满了一种花朵奇大,没有叶片,表面冒着丝丝缕缕黑色煞气的古怪花朵,越往建筑群落里面去,就越是密集。

韩立对此并不奇怪,在这灰界之中,煞气就好似天地灵气,越是浓郁的地方就越是利于修行,所以他们作为贵客,自然就会被安排在煞气最为浓郁的地方。

果不其然,走到建筑群落最里面的一座石堡宫殿前,苗绣停了下来。

“这里是我们三苗族接待最尊贵客人的宫殿了,诸位贵客就安心在这里住下,若是有什么需求,直接告知于我便是。”苗绣露出一抹笑意,说道。

“有劳了。”魔光笑意盎然,说道。

苗绣还要去见自己的父亲,便告辞了一声,匆匆离去。

韩立等人进了宫殿之后,各自挑选了住所后,石穿空先行一步回了自己房间。

魔光则跟随韩立去了他的房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