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九十二章 灭宗之谜

热火仙尊闻听蚩融之言,如遭当头棒喝,整个人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接着满眼难以置信之色问道:

“师父……他为何会在天庭任职?”

韩立心中早有所预料,目光从热火仙尊与蚩融二人身上扫过,面露沉吟之色。

苏流好似也知晓一些当年内幕,嘴角一撇,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师出同门的两人。

“师兄,当年的事情有些复杂,等日后见到师父,你自行去问他吧。眼下你还是不要执迷,与我们联手,先将这些轮回殿暴徒收拾了再说。”蚩融眉头微皱,说道。

听闻此言,狐三与那碧佘仙子对视一眼,脸上都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虽说一个热火仙尊看起来无足轻重,可在当下这种局面中,稍微有一点力量的平衡改变,都会给战局带来巨大影响。

况且,倘若无热火仙尊拦下那些火岁萤虫,他们应付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这……”热火仙尊一怔,有些迟疑的说道。

“热火道友,这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奇摩子之所以能够在真言门剧变之后安然无恙,自然是因为其早已经背叛了宗门,投向了天庭。”韩立面无表情地朗声喝道。

此言一出,蚩融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怒目望向韩立,咬牙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直呼我师父名讳,找死……”

“为什么……师父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热火仙尊深吸一口气,问道。

“正所谓人往高处走,良禽择木而栖,师父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当年的真言门声势之盛,几乎独占黑土全境,但与天庭想比又算得了什么?可惜整个宗门除了师父,从老祖到弟子全都是睁眼瞎,认不清事实,还幻想着与天庭和平共处。”蚩融冷笑一声,说道。

“这不可能……老祖当年一向与人为善,宗门虽然声势渐盛,却从未与天庭起过冲突,甚至还主动抑制扩张。否则以老祖的威名,就是囊括黑山、伏泽在内等数个仙域作为势力范围,也不过如探囊取物一般。况且当年天庭欲成立四盟仙区,设立四盟仙宫来管辖这几个仙域时,宗门也是表示支持的,是后来天庭背信弃义,对我们出手的……”热火仙尊摇头说道。

“没想到师兄你的想法竟是如此天真,怪不得师父当年要提前将你支使着离开宗门。当年天庭意欲成立四盟仙区,并主动提出让真言门出一弟子,出任四盟仙区的大宫主,并以此与真言门形成良好的结盟关系。这一切看似是要与你们交好,实则不过是安抚手段罢了。”蚩融嗤笑一声,说道。

热火仙尊闻言,犹有不解,韩立却已经明白了过来,开口道:

“好一个分而化之的手段,即使没有什么四盟仙区,这四大仙域也基本上都是真言门的势力影响范围,天庭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一旦仙宫落成,初始之时或许尚不明显,之后必定与真言门渐行渐远,成为一颗插在真言门辖境的钉子。由此看来,真言门已经做了极大的让步,可为何最后还会闹成一场惊世骇俗的灭门惨剧?”

“若是真言门接受天庭的建议,让师父来担任这第一任四盟仙宫的大宫主,而不是坚持要让木延来的话,或许宗门终究会衰落,但也不至于像现如今这般凄惨了。”蚩融瞥了韩立一眼,大有深意的说道。

“你是说,早在天庭派使团来与宗门商议此事之前,师父就已经搭上了天庭这根线?”热火仙尊此时也醒悟了过来,开口问道。

“不错。事实上成立四盟仙区的建议,本就是师父向天庭提出来的,按照原先的境况发展下去,宗门与天庭必有一场死战,他的本意便是在必死的局面下,为宗门开辟一条生路。”蚩融点了点头,说道。

“这话说的未免有些冠冕堂皇了吧?什么为宗门谋求一线生机,说到底还不是牺牲宗门利益,只为了一己之私。投靠天庭总得纳个投名状吧?是弥罗老祖一人,还是连同其他四位亲传弟子?”韩立冷笑一声,说道。

“大道之争下,弥罗老祖必死无疑,不管师父走不走这条路,都是无可改变的。”话说到这里,蚩融也懒得替奇摩子辩白什么,直言道。

“所以说,那些成立四盟仙区,让弥罗老祖弟子担任大宫主什么的,也都不过是忽悠人的屁话,天庭之所以搞这些名堂,不过是为了假借商谈此事,来打探真言门虚实,好为动手剪除真言门做准备罢了。”韩立嘴角勾起,缓缓说道。

听闻此言,蚩融脸色越发阴沉起来,目光落在韩立身上,充满了难以压抑的怒意。

同时,他也有些疑惑,为何此人对于真言门往事的分析,能够句句直击要害?

“我还有一个问题,当年在天庭使团访问之际,突然造访真言门的那位神秘人,究竟是谁?”热火仙尊的心情如在云霄深海起伏,此时已经逐渐冷静下来,问道。

“是我们轮回殿的殿主大人。”不等蚩融回答,狐三忽然开口说道。

轮回殿主?

韩立眉头一挑,望向狐三,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是意外。

“殿主大人是去提醒弥罗老祖,天庭要对其出手一事的。只可惜弥罗老祖对于灰界成见颇深,认为轮回殿与灰界有所牵连,不愿信任殿主,更不愿与我们轮回殿联手,否则哪至于落得个身死道消,徒子徒孙尽灭的下场?”狐三叹息一声,有些唏嘘道。

由此可见,仙界之人对灰界生物的戒备之心,何其之重。

“狐三道友,这么说来……在进来此处之前,你就已经知道当年我们真言门被灭的真相了,可为何还要以言语欺骗于我?”热火仙尊眉头紧蹙,问道。

“这个……一方面我并不清楚你是否真的对当年灭门一事毫不知情,另一方面,我也是真的需要你带路进入遗迹。”狐三略一迟疑,坦言说道。

“还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师兄,难道你不想与我返回金源仙域去见师父吗?”蚩融目光一横,有些不耐烦道。

“我来此处就是为了弄清楚宗门覆灭真相,何不遂了我的心愿再说?我想知道师父他当年在这场变故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热火仙尊看着蚩融,如此说道。

“这不明摆着吗?一个背弃宗门的反叛者,你的师伯木延和师叔禾泽,皆是死于他之手。”狐三神色不变,盖棺定论道。

韩立听闻此言,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为何水衍宫那大头童子要他杀死奇摩子,也明白了木延临死之前的那种不甘和怨恨。

“当年你们轮回殿主到访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热火仙尊看向狐三,问道。

狐三闻言,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

“当年弥罗老祖虽然最终没有答应与轮回殿结盟,但心中自然也是生有疑虑,于是便去一趟魔域,用一件时间仙器做抵押,向魔主借了一件空间仙器,并配合此物悄然重新布置真言门的防御大阵。本来若整个大阵布置成功,天庭即使真要对他们出手,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全无还手之力,只可惜……”

“可惜什么?”热火仙尊虽然已经猜到了他后面的话,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只可惜奇摩子那厮,将弥罗老祖会见轮回殿主一事,通告给了天庭。天庭就以勾结轮回殿和灰界为由,提前对真言门动手了。结果显而易见,真言门全新防御大阵尚未修正完成,弥罗老祖为布阵也动了元气,宗门自就给天庭攻破了。”狐三叹了口气说道。

狐三没有说下去,但韩立却清楚,之后的情形,应该便是他当年神魂穿梭之时,通过木延看到的那副凄惨状况了。

“那场大战旷古难有,谁都没有想到,坐镇中土仙域的时间道祖会亲自出手,以雷霆手段镇压了弥罗老祖。这二人修为实在太高,直打得整个黑土仙域惶惶震荡,若非弥罗老祖有意将战场控制在真言门境内,只怕如今失落的就不止是这一个宗门了。”狐三缓缓说道。

“弥罗老祖亲传弟子有五人,你这里只提到了三人,另外两人结局怎样了?”韩立突然开口问道。

“这两人中金元子战后便消失了许久,据说后来修道有成,曾试图挑战时间道祖,最终不敌身死,彻底没了踪迹。至于武阳……则加入了我们轮回殿,成为了一名副殿主。”狐三徐徐说道。

“武阳师叔也还尚在?”热火仙尊听罢,已经不知道该欣喜,还是该忧虑了。

“当年我们殿主大人与弥罗老祖会面之时,武阳副殿主也在场。他也是这几人当中,唯一一位愿意相信我们殿主所言的人,奈何师命难违,他也不能擅自与我轮回殿结盟。只是之后他曾私自联系过我们殿主,请求他在危机之时,救自己师父一把。可后来因为奇摩子告密,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了,最终我们殿主也只来得及救走了他……”狐三缓缓说道。

热火仙尊沉默不语,韩立眉头紧蹙,心中也觉得唏嘘不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