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八十一章 灰界生物

“首次与你们这些异族交手,有些好奇,这才旁观了片刻。那边那个倒是没什么特别,倒是你却有点意思,身上竟然有些我们的气息。”白袍男子瞥了一眼热火仙尊方向,又将目光一转的落回到韩立身上,主动开口说道。

韩立没有答话,双目一动不动的望着白袍男子,心中念头转头。

他注意到对方掐诀的同时,身上有一层若隐若现的灰色光芒,从中散发出来的气息与当年在冥寒仙府,见到恢复完全的墨雨十分相似。

“不答话吗?嘿嘿……据说你们仙界一直视我们灰界如荒域一般,认作是蛮荒偏隅未开化的异种,但以今日所见,你们看起来似乎还不如我们?”白袍男子笑着说道,言语中带着一股轻蔑之意。

说罢,他俯下身蹲坐在鳞甲异兽肩头,手掌中亮起一片灰光,按在其脖颈上的金锁上,其额头那个金字上绽放出来的光芒,便好似受到压制一般,变得黯淡了几分。

被金锁禁锢住的鳞甲异兽身上,随即笼起一层淡淡灰光,身形竟然再次动了起来。

“这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够压制金锁上的时间法则之力?”韩立眉头紧皱,心中惊异道。

还不等他惊讶完,周围十数个青皮猿猴就再次一拥而上的围了上来。

韩立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多出了那只盛放道兵的葫芦,往半空一抛,随手打出一道法诀。

那葫芦口处立即黄光大作,一枚枚暗黄色豆粒如同落雨一般飞射而出,落地之后光芒一闪,化作数百个道兵,朝着那些青皮猿猴冲了上去。

“哦,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道兵吧?还真有点意思……”白袍青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笑吟吟道。

“不用再护着我了,你去帮热火道友吧。”韩立略微低头,对附在身上的精炎火鸟说道。

话音落下,覆盖其周身的银焰铠甲骤然朝其头部褪去,最终在其肩头化为一只银焰小鸟,在一声清鸣之后双翅一振的飞掠而起,向一旁的热火仙尊方向飞掠而去。

此刻的热火仙尊被数头鳞甲异兽和青皮猿猴逼得左支右绌,若不是有金色古镜辅佐,早就已经漏洞百出,要败退下去了。

精炎火鸟和大批道兵冲将过去后,他的压力才小了几分,得出空来朝韩立这边望了一眼。

此时的韩立仍与那月白长袍的青年相对而立,互相打量着对方,竟然谁都没有着急动手。

“听闻你们灰仙有炼煞入体的功法,不知可有散煞出体的功法?”韩立眉头一挑,开口问道。

那白袍青年眉头一挑,似乎对于这个问题有些意外,随即就像是想到了什么极有趣的事情,肆意大笑道:

“哈哈……怪不得你身上煞气如此之重,就是与我们相比都相差无多了,看来也是贪恋修为进境,不知从哪里弄来了本我们的功法修炼了吧?”

“看来还是直接搜魂来得快些……”韩立轻叹一声,淡淡的说道。

说罢,他足尖一点地面,体内真言宝轮急速逆转,身影一个模糊下,就消失在了原地。

那白袍青年见状略微一愣,这才发现韩立之前的所有行动都故意掩藏了修为,他的速度远比自己预估地快了很多。

其双目一凝,双目灰光大盛,双拳紧紧一握,口中猛地发出一声暴喝。

一层凝如实质的黑色煞气骤然从其背后迸发而出,如一面巨大黑盾一般撑了开来,正好将身影浮现在那里的韩立挡了开来。

韩立一剑劈砍在煞气黑盾之上,发出一声巨响后,身形被高高弹射了起来。

其单手向上一招,锁在鳞甲异兽脖颈上的金锁光芒一亮,略一偏移飞速缩小后,直接扣在了那灰仙青年的脚踝上。

一个金色“锁”字,随即在其胸前亮了起来。

灰仙青年身子一僵,身后出现的黑色煞盾也凝固不动,似乎被冻结在了原地。

韩立目光微闪,并没有贸然近身,而是手腕一转,取出了翠绿色的玄天葫芦,葫口正对着灰仙青年,表面灵纹顿时亮起。

随着其重重在葫底一拍,葫芦口处一团碧绿漩涡骤然浮现,一股强烈气势积蓄其中,瞬间爆发开。

那灰仙青年见状,神色骤然一变,不再假装被禁锢住,周身灰光亮起,手腕拧转之下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令牌,抬手朝上一抛。

黑色令牌飞入高空立即涨大开来,变作一面盾牌大小。

上面镌刻着的一张韩立从未见过的异兽头颅雕像,乌光一闪之下,其双目中亮起暗红色的光芒,竟如同活了过来一般。

其口部突然张开,里面浮现出一个血色漩涡,从中传出一阵阵奇异波动。

与此同时,伴随着轰隆一声雷鸣,一抹青色剑光瞬息而至。

正是青竹蜂云剑!

下一刻,令牌上的血色漩涡中传来一声低沉嘶吼,一片刺目血光从中喷涌而出,正好打在了青竹蜂云剑身之上。

“铮”的一声颤鸣响起。

飞剑之上裹挟的碧青光芒骤然一散,前冲之势也随即消失,而那片血色光芒也应声破裂开来,倒卷回了令牌之上。

那名灰仙终于发现眼前这个人族不太简单,脸上没了笑意,变得凝重无比。

他手腕略一拧转,手掌之上浮现出一抹银灰色晶光,像是套上了一层纤薄至极的银灰色手套,朝着锁在自己脚踝上的金色大锁重重一捏。

银光绽放之下,金色大锁上光芒不断乱颤,继而金光一敛,“咔”的一声轻响后,被打了开来。

韩立召回了青竹风云剑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望向那灰仙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惊异。

也不知对方究竟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压制住金锁这么一件九品仙器内蕴含的法则之力。

他瞥了一眼热火仙尊那边,见他在精炎火鸟和道兵的辅佐之下,身边已经躺着数个青皮猿猴尸体,并且与其余猿猴还有那些鳞甲异兽打得煞是热闹,根本无暇顾及这边。

“如今自己二人所处的形势有些诡异难测,得速战速决,赶紧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才行。”

韩立心中打定主意后,手腕略一拧转,一层淡金色灵域立即扩张开来,面积不算太大,只将他和那名灰仙,以及其身下的鳞甲异兽一同笼罩了进去。

“移形换影……”韩立暗自催动起“法言天地”的神通,口中轻吐道。

白袍青年不明就里,只觉得眼前一个恍惚,不知怎么的,自己的身形就与韩立对调,悬在了半空中。

而韩立则已站在了那鳞甲异兽的肩膀上,手起剑落,一剑斩下了它那硕大的头颅,大蓬的绿色血液喷洒而出。

白袍青年脸上也被溅到了少许,抬手一抹,有点温热黏稠,似乎不是幻觉。

他望着沐浴在血液中的韩立,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惊慌。

就在此时,韩立再度开口了:

“枭首……”

一阵轻微声响之后,白袍青年顿时只觉得脖颈处一凉,视线就变得天翻地覆旋转了起来。

他的首级已经与身体分离,朝着地面坠落而去。

“不……”明明已经滚落下来的头颅,张口狂呼一声。

一道银灰亮光瞬间从其眼眸之中喷涌而出,化作一个三寸来高的银灰色小人,面目模糊看不清五官,身上光芒疾闪,就要瞬移逃走。

然而,他才刚想远遁,就忽然发现天地瞬息逆转,自己的肉身仍旧还站在鳞甲异兽肩头。

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骗了。

“糟了……”

银灰色小人脸上惊怒交加,身上遁光一闪,就想飞回肉身。

“洞漩金光……”

就在此时,一声低喝蓦然响起。

虚空之中一道金色漩涡陡然浮现,悬浮在了银灰小人身后,阵阵梵音之声从中隐隐传出。

那银灰色小人只觉得周身空气一紧,遁光一下无法动弹分毫了。

韩立自然不会任由其被漩涡吞噬,飞身而至,抬手一抓,就将其摄入了掌心,其目光漠然,眉心之中射出一道晶线,便要对那银灰色小人强行搜魂。

银灰色小人一阵剧烈挣扎无望后,腹部突然亮起一团灰光。

韩立见状,心道不好,连忙就欲施展禁制,然而却终究晚了一步。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银灰小人顿时炸裂成了碎片。

韩立见状,无奈搓了搓手,返身朝那鳞甲异兽身上落去。

谁料那厮察觉到主人身死,竟是大口一张,就要将其尸身吞入腹中。

韩立冷哼一声,手中青竹蜂云剑九柄合一,剑尖处凝聚出三颗金色雷珠,身形急掠而过,朝着那狰狞异兽一剑劈砍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鳞甲异兽的身躯连同身下大地被一剑剖开两半,大量的绿色火焰从中倾泻而出,绿油油地流淌了一地。

韩立手腕一招,将那灰仙肉身抓取了过来,在其身上一阵搜索后,并未发现其之前使用过的那面黑色令牌,只在其手腕上,却发现了一只白色的骨制手镯。

“难不成是件储物法宝?”韩立心疑之下,便试图将其炼化,结果却是毫无反应。

他随手将其戴在自己手上,又一挥手打开了花枝洞天,直接将那具灰仙尸体扔进了魔光居住的阁楼一楼。

而后他便立刻关闭了洞天,收起灵域,返身朝热火仙尊那边赶去。

两人联手之下,很快清除了其余所有的灰界生物。

看着满地尸骨,热火仙尊眉头紧皱,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些人,莫非都是来自于灰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