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六十七章 火岁萤虫

白衣郎君面对颜紫烟新一轮的猛烈攻势,微微一笑,接着蓦然抬手,一连数道法诀打出,并一闪即逝下没入了四周虚空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其释放的黄色灵域之中,浮现出一团团车轮般大小的光盘,滴溜溜旋转不已,不断削弱着紫翼蝙蝠发出的音波侵袭,但其身上那件品阶极高的白衣法袍上还是出现层层褶皱。

持续片刻之后,一阵“嘶啦”之声传来,其法袍上竟破开了无数道细微口子,那些光盘也终于开始一团接着一团的溃散。

与此同时,白衣郎君身旁和身后的宫殿遗迹,在音波之下全都震颤不已,很快就都化为了齑粉,如烟尘一般飘扬而起,洒落各处。

颜紫烟见此,眼中微微一喜,忙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一阵飞速拨弄手中的琵琶。

紫翼蝙蝠双目凶光一闪,双翅猛的一展,化为一道紫光,朝着白衣郎君急冲而去。

“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无情了!”白衣郎君低头瞥了一眼被撕扯得狼狈不堪的衣衫,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叱道。

说罢,他手腕一转,身前灵光一闪,立即浮现出一柄六尺来长的巨大铁扇,其上铭刻着一圈圈复杂难明的黄色符纹,从中传来阵阵强烈的土属性法则气息。

只见其单手一掐法诀,身前铁扇立即“苍啷”作响打了开来,巨大的扇面之上一只黄毛风吼模样的异兽图案光芒大作,竟宛如复活了一般从中一跃而出,巨口一张,从中飞出一股裹挟着滚滚黄沙的龙卷飓风。

“轰轰轰……”

一阵狂暴声响传来,黄沙龙卷席卷而过,直接将堪堪冲至跟前的紫翼蝙蝠打成了粉碎。

而手持琵琶的颜紫烟只觉浑身沉滞,根本无法躲避开来,被这黄沙龙卷猛地一撞,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后方“流火宫”的殿门上,摔了进去。

“啧啧,下手重了,可别坏了那张脸蛋儿……”白衣郎君口中“哎呦”叫了一声,连忙收起铁扇,心疼地快步赶上前去。

可还不等来到殿门前,他的耳畔忽然响起一阵细微无比的密集声响,听起来就仿佛是无数甲虫同时振翅飞舞时的声音。

紧接着,大殿之内就传来了颜紫烟的惊呼之声:“不!这是什么……”

话音刚落,她的身影就从大殿内爆射而出,才飞入百丈高空,就重重摔了下来,“砰”的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白衣郎君见此情形先是一怔,接着双目一凝的朝其身上望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一大片米粒大小的暗红色小虫,身上燃烧着星星点点的红色火焰,正密密麻麻地爬满了颜紫烟全身。

其满脸痛苦地在地面之上疯狂打滚,口中不断发出沙哑的呻吟之声,周身在火焰的烧灼之下,笼罩着一层淡金色的雾气,原本容光焕发的脸颊之上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出道道细纹,鬓角青丝也开始出现白发。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似乎能够燃烧她的精元?

要知道金仙境修士虽然仍无法避免衰劫降临,但除此之外,其寿元却几近无穷,而这种古怪小虫竟有此种逆天之能?

白衣郎君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起来,心中更是惊骇到了极点,身形一转,就要不顾一切的逃离此处。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道巨大身影从天而降,如同一座铁塔一般降落而下,一层火红色的灵域随即笼罩四野,将他也包裹了进去。

白衣郎君侧目望去,只见那人面有异相,头生火发,鼻如犀角,两只尖耳之上挂着两个硕大金环,神情冷峻,眼中似有不屑之色。

这火发异族不是他人,正是蚩融。

在感受到蚩融刻意释放出来的强大气息后,白衣郎君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其赫然是一名太乙后期修士。

“一个小小金仙,也敢染指师父豢养的火岁萤虫,且让我看看你的寿元够它燃烧几刻?”蚩融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什……什么,居然真有这种东西?”

白衣郎君听闻“火岁萤虫”四字,整个人不由一僵,这才恍然想起了一个在真仙界流传许久的传言。

传说中的火岁萤虫,乃是一种十分奇特的灵虫,模样虽与凡俗界的萤火虫相似,但其身上燃着的却是蕴含某种诡异时间法则之力的岁月之焰,遇血肉生灵便可燃其寿元,以此获得能量以助自身繁衍后代,所过之处往往生灵绝迹,凶悍异常。

但因其本身寿元极短,往往只有月许时间可活,若无生灵被其焚烧,便无法连续繁衍,最终就会绝种断代,故而在世间流传并不太多。

不过,据说有一些精于御虫之道的修士,能够以时间秘宝或是特殊禁制,将其冻结起来长久保存,等到需用之时再打开秘宝或禁制将之释放。

很显然,这流火宫中原本就有这样的禁制,是他与颜紫烟的打斗破坏了禁制,才将这东西释放了出来。

白衣郎君背生冷汗,正思量如何脱身之际,就见那异族男子目光一转,死死盯着自己。

他心知不妙,不敢再有丝毫迟疑,双手一掐法诀,周身黄光亮起,脚下顿时浮现出一个土黄色漩涡,一个旋转就将他吞没了进去,身影随即消失不见。

然而,不过数息之后,数百丈之外的地面上一道土黄光晕重新亮起,白衣郎君的身影被一只从赤红灵域之上延伸出来的火焰大手死死钳着,从地下生生拔了出来。

“呵呵,既然来了,就别想着走了。”蚩融口中轻笑一声,抬手往地上重重一按。

那只火焰大手就抓着白衣郎君,将其死死压在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蚩融不紧不慢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只通体呈暗红色的短笛,上面遍生黑斑,看起来就像是一根老旧的吹火筒。

然而当蚩融按动着其上的孔洞,将笛子吹奏起来时,便有一阵阵古朴而苍凉的声响从中悠悠传了出来。

随着这声音响起,流火宫大殿之内“嗡”鸣之声越来越响,成千上万只火岁萤虫从冻结状态被唤醒,纷纷振翅飞了出来,朝着白衣郎君身上扑了过去。

一时间,惨呼之声再次响彻天幕。

蚩融没有再去看那白衣郎君和颜紫烟,而是大踏步朝着广场另一边走了过去。

在那里,伫立着一座保存还算完整,身上没有多少残损痕迹的异族雕像。

其手脚大如蒲扇,头顶发如火焰,赤裸着上身,皮肤之上还铭刻着一圈圈的古怪花纹。

“弟子擅作主张来此收取火岁萤虫,求师尊莫怪……擅闯我流火宫者已经伏诛。”只见蚩融走到雕像跟前,冲着其郑重施了一礼,口中还喃喃说道。

……

十数日后。

真言门遗迹中某片山林上空,一道青色人影驾驭着一艘碧玉飞车,御空飞掠而过,其脸色苍白,容貌普通,正是变换了容貌以厉江流身份自居的韩立。

这些时日以来,他沿着那方巨大池塘后方继续前行,沿途都只是零星地发现了些残损遗迹,并未再遇到什么危险,也并未能再碰到什么宝物,算是一路平和地来到了这里。

飞车之上,他目光远眺前方,眉头忽然一皱,手中法决一变,控制着飞车朝地面上落了下去。

落地之后,韩立收起飞车,沿着林中青石板铺就的小路走了出去,不多时便来到了一架巨大的悬空拱桥前。

只见拱桥主体为木石结构,宽足有三十余丈,上面既有青石台阶,也有平坦车道,桥头两边各摆放有一尊灰白石狮,当做镇守拱桥的灵物。

韩立走上前来,抬手抚摸了一下其中一尊比自己还要高出许多的石狮,确认其只是普通的镇守石兽,身上完全没有灵力波动。

他目光微微一敛,犹豫片刻后,缓步登上石阶,一步一步朝着桥上走去。

当他走得快到拱桥中央时,脚步忽然一收,不再继续向前。

因为桥面到了这里,就断了,再往前就是一道长度足有数千丈之巨的空间裂隙,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亮,只有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不断传来。

另外那半架拱桥,似乎就是被这空间裂缝给吞没了进去。

除了这道巨大的空间裂隙之外,亦有无数密集的小型裂隙散布四周,虽未彻底挡住了韩立去路,他也不敢贸然从这其中穿越过去。

韩立双目微凝,注视着裂缝之中的黑色空间,却发现里面虚无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观察时间稍长之下,甚至让他生出了一种要被其吞噬进去的畏惧之感。

他缓缓收回目光,又朝着桥梁两侧望去,只见两边的绵延数千丈的区域,几乎都和这里一样,不管是参天古木,还是亭台楼阁,都被整整齐齐地剖去了一半。

它们要么还像这半座拱桥一样顽强伫立着,要么就已经坍塌殆尽,变得残破不堪。

这一切,显得颇为诡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