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六十六章 晶莲

韩立身形悬停于半空,仔细观察了下方莲池内的景象片刻,发现下方的粉色莲花,看似散乱分布在莲池各处,实则却自有独特章法,俨然形成了一座大型法阵。

他略一沉吟后,身形蓦的一掠而下,在贴近水面之时,双目中紫色晶光一亮,朝着四下扫动起来。

九幽魔瞳视线之下,莲池之内的植株分布立即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见此情形,韩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来,随手一挥,一片银色火焰立即飞射而出,一闪后化为一只银色火鸟,双翅一振之下犹如一道银影飞快绕着莲池飞了一圈,大片银焰顿时如天火一般洒落整个莲池,瞬间就将所有荷叶点燃。

熊熊银焰之中,传来了一阵阵“荜拨”声响,碧绿荷叶在精炎火鸟的烧灼之下,尽数化为飞灰,整个莲池生机不再,变得死气沉沉。

然而即使是这样,莲池内弥漫着的奶白浓雾仍是没有散去,那些粉色莲花也都没有消失。

韩立见状,心里暗暗点头,抬手轻轻一招。

只听莲池之内传来一声清鸣,所有银焰倒卷而回,化作一只银焰火鸟,朝韩立飞掠而来,临近之时霍然一收,变作一个银焰小人,蹦跳着落在了他的肩头。

银焰小人四下张望了一眼,满脸的疑惑之色,似是有些不解,为何韩立让它去烧这满池莲花,却不让烧干净?

似乎只要再给它片刻功夫,那些粉色莲花也都会化为灰烬。

正在其疑惑之际,莲池之内突然发生了一丝变化。

只见那些粉色莲花周围纷纷亮起一点点的绿色晶光,接着从中生出一点点嫩芽,四周奶白雾气也随之剧烈涌动。

不多时,一片片青翠影纷纷以肉眼可见速度从那些嫩芽中长了出来,并不断长大。

满池碧绿荷叶竟然在瞬息之间,就重新充斥了整个池塘。

这些可都不是什么幻术虚影,而是由于莲池内的水运灵气实在太过充足,加之阵法辅助才能令这些荷叶瞬息重生。

银焰小人一见此景,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不满于莲池竟敢在自己的银焰之下复生,周身炽焰腾地一盛,作势就要在此俯冲下去,将其烧个一干二净。

韩立却一抬手,拍了拍肩头银焰小人的脑袋,示意它不必如此,后者这才将身上火焰一敛,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

韩立目光四下环视了一圈,目光微微闪动。

经过之前的一番试探,他已经弄清了莲池的布局,他身形撗掠过去数百丈,来到一朵粉色莲花前,手掌一抬,朝着其下方直插而去。

随着他抬手一抓,虚空之中一只青光大手浮现而出,并五指一合,将那朵粉色莲花连根拔了起来。

其根部蓝色晶光闪亮,赫然还悬挂着一朵通透无比的蓝色晶莲。

这蓝色晶莲方一出水,莲池之内的其余粉色莲花竟纷纷衰败,变得干枯萎靡。

满池荷叶倒是仍旧亭亭而立,没有立即枯萎,但其上却也没有了之前的碧绿色光泽,似也失了生机一般。

与此同时,一直笼罩在莲池内的那些奶白色浓雾,也在缕缕微风的吹拂下,开始一点点消散开来。

韩立没有去看池塘中的变化,此时他的目光正注视着手中捧着的那一株蓝色晶莲,感受着从其中传来的浓烈水属性法则气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只见其右手两指莹光一亮,一道丈许高的银色光门随即浮现在其眼前。

他一步跨出之后,随即来到了“花枝”洞天竹楼外的那座金莲池塘前,抬手一抛,就将那朵蓝色晶莲和其所连的那朵粉色莲花一起种入了池塘之内。

蓝色晶莲落地生根,那方不算太大的莲池之内,很快就冒出了六朵粉色莲花,四周水汽蒸腾。

淡淡的白色雾气开始从水面飘摇升起,洞天之内似乎又有一股清风生出,裹挟着这淡淡雾气流淌向了洞天各处,使得整个花枝洞天内的灵气再度暴涨。

原本在竹楼二层内闭目修炼的魔光,被这突如其来的灵气变化惊扰,蓦地睁开了双眼。

不过,他也只是略微查看了一下洞天内的变化,随后又朝着韩立所在处扫了一眼后,就若无其事的重新闭上了双眼。

灵药园那边,一座搭建不久的崭新竹楼上,蟹道人凭栏而立望向这边,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韩立负手悬立于半空,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笑意,仍由清风拂面,吹得衣衫猎猎作响。

半晌后,他见并无什么异样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了此物,加上之前的金莲和法阵,这座洞天之内的灵气运转就更加活络起来,可以大大减少中品仙元石的消耗。

一念及此,他一步跨出了花枝洞天,身形长掠而起,飞越千丈莲池,继续朝内赶去。

……

与此同时,真言门遗迹某处,分布着一片密集的建筑遗迹。

遗迹之中,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坍塌的宫墙和断裂的梁柱,中间夹杂着大量的真言门弟子和天庭之人的尸骨残骸,其中不乏一些生前修为颇高的修士,即使死去不知多少岁月,骨骼上仍是泛着莹洁光泽。

除此之外,在这些遗迹中央,还存留着一座保存相对完整的巨大宫殿,其外形颇为古怪,看起来就仿佛一团凝固不动的赤红火焰,前方门楣之上挂着一块巨大匾额,竖向书写着“流火宫”三个大字。

此宫殿不知是本身建造材质特殊,还是殿内有炼丹或是炼器炉存在一般,时至此刻墙面之上还隐隐有徐徐热浪传递而来,一波接着一波,所过之处,虚空都有些扭曲模糊。

而此刻,在宫殿正门之外,轰鸣声正不断传来。

只见一层紫色灵域与一层黄色灵域相互交叠,里面正有一名身着紫色宫装,胸前峰峦高耸的妖娆女子,与一名脸色蜡黄身形佝偻好似痨病鬼的老者,正激烈交战着。

那妖娆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幻烟城主颜紫烟。

此刻她的眉眼之中满是愤怒之色,紧皱的眉头将眉心处的红痣挤压得高高凸起,怀里抱着一把紫玉琵琶,飞快地拨弄着琴弦。

“铮铮铮”

伴随着阵阵金石交鸣般的声音响起,一个个幻烟凝成的绝美女子凭空浮现而出,手里皆是握着一柄紫色弯刀,身形飘摇而过,朝着那痨病老鬼飞袭而去。

痨病老鬼身形在大殿前的广场上来回闪动,轻松躲避着这些幻烟女子的袭击。

因为修为境界高出对方许多,他此刻的脸上全无畏惧神色,反而满是戏谑和欣赏的表情,似乎对这成群幻烟美女的包围十分受用。

其一双略带浑浊的眼珠骨碌碌地来回转悠,在颜紫烟的胸脯和臀瓣上肆意打量,嘴角也噙着猥琐笑意,乐呵呵道:

“嘿嘿,紫烟城主,你说在这荒凉遗迹之中,就只有你我孤男寡女两人,做点别的风花雪月之事,岂不比打打杀杀来得有趣的多?”

“你认得我?”颜紫烟闻言,沉声问道。

“不就是付大宫主的姘头嘛……这有什么不得而知的?怎么?在这真言门的遗迹之中,你还想用付元海的名头压我?”痨病老鬼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

“只会嘴上逞能的腌臜货色,你要真有种,就扒了易袍会的那层皮,以真容与我相对,我保证出了这真言门遗迹,就叫上我那姘头,拜访你祖宗十八代。”颜紫烟轻啐了一口唾沫,朗声斥道。

她虽然嘴上这般说着,心底却不敢有丝毫轻视,眼前此人的修为实在高出自己太多,若非对方一直有意逗弄,她根本不可能完好无损的支撑到现在。

“咳,既然佳人相求,我又岂有不应之理?”痨病老鬼忽然站直了身子,装模装样的轻咳了一声,笑着说道。

紧接着,就见其拽住自己后身衣领,猛地朝前一拽,竟然直接将浑身衣衫和一层人皮尽数扯了下来,好似变戏法一般,从中钻出一个衣衫胜雪的俊俏郎君来。

“怎么样?小生这副尊荣可还入得夫人法眼?”其容貌身形焕然一新,就连说话方式也浑然一变,跟之前那个痨病老鬼的模样简直天差地别。

颜紫烟双眸之中异色一闪,发现其身上似乎真的没有了遮掩痕迹,就仿佛是真的以真容与自己向对,神色不禁一变,心中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来。

这意味着对方有把握自己的真容不会外传,也意味着,他要对自己下杀手了。

眼见颜紫烟神色变化,缄口不言,变作俊俏白衣郎君的痨病老鬼却伸出殷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开怀大笑道:“放心吧,这么诱人的绝色女子,我怎舍得打杀了去?自然是要制成人彘,好好珍藏起来。”

颜紫烟闻听此言,不禁觉得遍体生寒,手中紧抓着紫玉琵琶,竟如拉弓射箭一般猛扯琵琶琴弦,朝着那白衣郎君骤然一弹。

只听“嗡”的一声重响传来,一道紫色光柱从琵琶上迸射而出,化作一只体型巨大的紫翼蝙蝠口中发出阵阵厉啸,直冲而去。

在颜紫烟的紫色灵域之中,蝙蝠的厉啸声内发出的阵阵肉眼难辨的声音波动,层层叠叠暴涨扩大,地朝着前方倾轧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