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三十八章 器分九品

“莫道友,浮云山脉现在危机重重,你修为虽然不低,但留下实在太过危险了。”段与哉急忙说道。

景阳上人等人也都点头附和,出声劝说。

“多谢诸位好意,只是小女子曾经立誓,要一直在这野鹤谷等一个人回来。”莫无雪摇了摇头,神情坚定的说道。

虞子期听闻此话,面色倏的一白,低下头。

二人神情间的细微变化,韩立都看在眼中,眉头微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看这样子,虞子期应该已经向莫无雪表明了心迹,只是二人之间,似乎还有别的情感纠葛在。

热火仙尊三人彼此互望了一眼,也没有开口。

事关男女之事,他们身为外人,自然也不好插嘴。

“劳烦景阳道友将虞道友带到百造山,妥善安置,他的伤势还没有大好,仍需要继续静养一段时日。”莫无雪看向景阳上人,说道。

景阳上人闻言,正要开口答应。

“既然你不愿意离开,我也留下来陪你。”虞子期忽的站了起来,说道。

莫无雪眸中露出一丝复杂之色,垂下眼睑,幽幽叹了口气,但也没有出言拒绝。

其他四人面面相觑,一时没有人说话。

“既然两位已经决定继续留在这里,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稍后我会在野鹤谷外布下一层百造山独有的禁制,相信可以起到一些震慑的作用。两位保重。”景阳上人顿了顿,说道。

“多谢景阳道友。”莫无雪面露感激之色,起身朝着景阳上人敛衽一礼。

她选择留下,并未不惧生死,百造山威名远播黑山仙域,在聚琨城附近更是如雷贯耳,无人胆敢轻犯。

有了这层禁制,他们待在谷内就安全了很多。

虞子期也急忙起身,表示感谢。

几人又谈论了片刻,各自散去,为离开做准备,景阳上人朝着山谷之外飞去,开始布置禁制。

莫无雪也起身返回洞府,很快此处只剩下韩立和虞子期二人。

虞子期痴痴望着莫无雪的背影,直到其走进洞府,才收回视线。

韩立看到此景,心中暗暗感叹对方痴情。

只是关于两人感情的问题,他不好再参与。

不过在这聚于此地萍水相逢的诸人中,他还是感受到了些许温情和友情的意味,这在残酷的修仙界中,已属十分难能可贵,这也是他为何愿意出手相助这些人的原因。

或许只有当放下一些对欲望名利的追索时,才能重新拾起一些失去的宝贵东西,但却又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稍纵即逝。

“虞道友,这些丹药你拿着,对你恢复伤势应该有些帮助。”韩立心中叹了口气,翻手取出一个储物戒指,递了过去。

“在下先前得厉道友相救,已经承了很多情分,岂能再收你的丹药,这点伤势再养上几年也就能好了。丹药珍贵,道友还是留下以备不时之需吧。”虞子期急忙推辞道。

“这些丹药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帮助,虞道友不必推辞了,你的伤势早些好,莫道友也能早些安心。”韩立不由分说的将储物戒指放在虞子期身旁。

虞子期听闻此话,默然了一下,没有再推搪,面露沮丧之色的喃喃说道:“说到底,还是我实力不济……”

“虞道友不必灰心,你的资质不差,他日未尝不能进阶到金仙。”韩立拍了拍虞子期的肩膀,说道。

“也许吧,承蒙抬举。”虞子期苦笑道。

“虞道友,你我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保重了。”韩立目光微闪,朝虞子期拱了拱手,说道。

“你这么快就要走?”虞子期一怔,意外的说道。

韩立默然无语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谷外飞去。

虞子期目送韩立远处,良久之后才收回视线,拿起那枚储物戒指,神识没入其中,整个人忽的愣住。

储物戒指内除了一些疗伤丹药,赫然还有一枚能够稳固丹田的钟谷丹,还有其他几种辅助进阶金仙的丹药。

如此多珍贵丹药,足够助他踏过金仙瓶颈。

“厉道友,这份恩情我不会忘记……若是此劫不死,必报此恩。”虞子期紧紧握住储物戒指,转身朝着洞府走去,心中暗道。

……

韩立飞身出了野鹤谷,景阳上人正站在谷外,似乎专门在等他一般。

“厉道友,这么快便要离开?”景阳上人迎了上来。

“嗯,既然早晚都要离开,厉某向来图早不图晚。”韩立嗯了一声,笑道。

“厉道友,你当真对进入百造山没有兴趣吗?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景阳上人似乎仍有些不死心,再次问道。

“多谢景阳道友器重,不过比加入某个势力,厉某还是更喜欢自由自在。”韩立淡淡笑道。

“唉,一开始看到厉道友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是追求自由的人,既然人各有志,在下也不勉强。”景阳上人拿起酒壶,猛灌了一口酒,摇头苦笑,似乎终于放弃了。

韩立含笑而立,没有说话。

“不过你我可是好朋友,百造山的副山主之间竞争可是极为激烈,若是日后有地方需要厉道友帮忙,你可不能推辞。”景阳上人老实不客气的说道。

“这个当然。”韩立点头。

“那就好。对了,还有一事怕是让道友失望了,你先前拜托我寻找的驱除煞气的方法,我虽然已经吩咐了下去,但仍然没有找到。”景阳上人说道。

“无妨,驱除煞气岂是那么轻易就能找到的,劳烦景阳道友继续帮我寻找下去,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想要麻烦景阳道友帮我收集一下。”韩立心中略微有些失望,随即说道。

“哦,什么东西,厉道友尽管开口。”景阳上人说道。

“蕴含时间法则之力的东西,不管是材料,还是仙器都可以。”韩立直言说道。

他上次增加了八根时间法则晶丝,真言宝轮上的时间道纹恢复速度再次提升,如今已经全部恢复了过来。

真言宝轮的道纹恢复速度倒还是其次,他想看看时间道纹继续增加,对于掌天瓶的穿梭是否真的能产生影响。

“蕴含时间法则的物品……”景阳上人眉梢一动,面露沉吟之色,随即抬手取出一物,却是一把淡金色小锁。

一股强烈无比的时间法则波动从淡金色小锁上散发而出,远胜韩立先前得到的断时壶,青色木尺等物。

韩立看着这金色小锁,眼睛立刻一亮。

“这是一件时间法则仙器,虽然只是九品,但蕴含的是三大至尊法则,价值堪比七品仙器。我上次借了你八万仙元石,你现在都要离开,这笔债务我也不好再拖欠下去,就用这把金锁抵偿吧。”景阳上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将手中金色小锁递给了韩立。

“九品仙器?仙器莫非还分品级,为何我此前从未有所耳闻?”韩立接过金锁,先是一喜,随即又一怔的问道。

“厉道友不知道此事?也是,这些事情一般只有太乙境修士才知道。”景阳上人略微有些意外,然后又笑了笑,说道。

“虽然宝物本身品质足够,又蕴含了法则之力,都可以称得上是仙器,不过仙器和仙器之间差别极大。我们百造山根据仙器蕴含的法则之力多寡,评定了九个品级,最低是九品,最高是一品,这把金锁便是九品仙器。”景阳上人顿了顿,继续说道。

“这金锁蕴含的时间法则之力如此强烈,才是九品仙器,那大多数仙人使用的仙器,岂不是不入品?”韩立愕然说道。

“确实如此,入品仙器非常珍贵,一般只有太乙境修士才能得到,太乙境以下的道友们手中的,都是不入品仙器,毕竟对于金仙以下修士而言,能得到一两件趁手的仙器已实属不易,又岂会关心起品阶高低?”景阳上人笑道。

“原来如此,受教了。”韩立点了点头,看向手中金锁。

此物蕴含的时间法则强烈无比,但以法则之力的量来说,他身上的仙器也没有几件能比得上的,莫说用来抵偿那八万仙元石,就是再加两万仙元石,他也愿意。

景阳上人此举,明显带有拉拢之意。

“景阳道友用此宝抵偿那八万仙元石,有点吃亏啊,不过此宝确实是我需要的,厉某就不推辞了,算是我欠景阳道友一个人情。”韩立收起金色小锁,深深看了景阳上人一眼,郑重说道。

“哈哈,人情谈不上,有厉道友这句话,足矣。”景阳上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送出金色小锁,确实是施恩之意。

他了解韩立的性格,越是言不轻发之人,越是会重视自己的诺言,以对方天丹师的身份,日后肯定能给自己很大的帮助。

两人又聊了几句,彼此告辞分别。

韩立正要飞遁离开,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声音:“不管厉道友去哪里,我给你的那块火叶宗长老令牌,千万不要再使用了。”

他身形忽的一顿,停了下来,朝着野鹤谷内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刚刚那个声音,正是热火仙尊的。

而热火仙尊的洞府内,此刻已经人影全无,只有一丝淡淡的空间波动在荡漾,很快也彻底消失。

热火仙尊的洞府内虽然布有禁制,但却挡不住他的九幽魔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