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三十七章 避风头

一念及此,韩立抬手一招,口中轻吐一个“疾”字。

“嗖”的一声!

一道火红光芒骤然一闪,一柄火属性仙剑便飞射而出,如同一尾火蛟般在密室之内飞掠一圈,又朝着他疾射而来。

与此同时,韩立抬手一拍玄天葫芦底部,翠绿葫芦立即滴溜溜一转,葫口迎向火剑,从中喷出一道绿光卷了过去。

火焰仙剑一被绿光缠绕,立刻停滞在了那里,表面火焰迅速消散不见。

韩立见此情形,微微一怔,显然眼前这一幕与之前似乎并无不同。

略一沉吟后,他再次掐了一个剑诀,尝试控制着飞剑挣脱绿光控制。

结果,剑身之上火焰刚刚升起,一道墨绿光线瞬间从葫芦内飞射出来,“咔”的一声,将其打成了粉碎。

只见断剑残片裹挟着熊熊燃烧的炽热火焰,在这道毁灭光线的击打之下轰然崩碎开来,所有威力尚未释放开来,就被又一道绿光卷住,全数拉入了葫芦之中。

这一幕变化来的实在太快,以至于韩立都愣了一息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出神识探入葫芦之中,查看起来。

结果在玄天葫芦的二层空间内,他发现了那柄火属性仙剑残片的踪迹。

这些残片正被吸附在了那颗绿色圆球四周的波动之中,缓缓旋转,其上有星星点点的晶莹光芒流散开来。

这是它蕴含的灵力正在一点一点被剥离开来,吸收到了内壁上,反哺给了玄天葫芦。

更令韩立有些惊讶的是,在绿色圆球之外的虚空中,正有一点星火大小的赤红光点悠悠悬浮着,其上隐隐有些许火属性法则之力波动传来。

很显然,那柄火属性仙剑内蕴含的法则之力并未被葫芦吸收,而是就这么存储了起来。

这一下,韩立心中疑窦不觉更增了几分,想要再次尝试一下这玄天葫芦神通,究竟有何变化?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眉头忽然一挑,心神从葫芦中收了回来,目光微转着望向了密室门外,轻声说了一句“醒了?”

说罢,他就一挥手收起玄天葫芦,起身出了密室,来到魔光原先居住的侧室。

一进门,韩立就看到虞子期正半撑着身子,想要强行挣扎着起来,但浑身似乎都使不上力气,始终无法坐起。

“虞道友别着急,你的识海受损严重,神魂不安,现在一定觉得天旋地转,怎么可能起得来?”韩立走上前去,按住他的肩膀让他重新躺下。

“是厉道友救了我吧?之前其实神魂已经安定了一些,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你,但是却一直无法转醒,也无法跟你道一声谢。”虞子期说话倒是十分顺畅,只是目光之中缺乏神采,显得有些飘忽不定,一直无法准确聚焦到韩立脸上。

“道谢什么就不用了,你可还记得是何人袭击的你?”韩立摆了摆手,神色凝重的问道。

“这个问题我从恢复意识就开始回忆了,但却没有任何答案,只是隐约记得那人是想逼问我谷内一人的讯息,但具体问的是谁,也一样想不起来了……”虞子期面上没有明显的神色变化,似乎连自己曾遭受的残酷对待都记不起来了,只是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韩立听罢,眉头微蹙,心中甚至有一种推测,虞子期口中那位被逼问讯息之人,会不会就是自己?

毕竟自己不仅上了天庭的“诛仙榜”,且同样也算是轮回殿成员,还修炼了炼神术,无论哪一样,都足以令天庭欲除之而后快。

此前自己隐姓埋名的离开了北寒仙域,与轮回殿之间的关系并未牵扯太深,还通过各种手段遮掩自己的气息和煞气,并躲入了这闲云山避世而居,这才又过了数百年安稳日子。

但照目前这形势,天知道自己还能否继续隐藏下去。

“不知道自打我遇袭到现在,过去了多久?”虞子期定了定神后,又问道。

“没有多久,才不过五年多而已。”韩立收起思绪,答道。

“原来我这一昏睡就是五年……真的有劳厉道友了,这份救命和顾护恩情,也不知如何才能偿还了……”虞子期听罢,沉默了半晌,有些感慨道。

“我可不敢独占这份恩情,事实上五年前最早发现并救护你的人是莫仙子,若是没有她,你也撑不到我来施救。而这五年来,她也时常会来这里探望你。”韩立嘴角一勾,说道。

“无雪……她真的?”虞子期闻言,面色终于起了变化,有些失态道。

“我还能骗你不成?”韩立反问道。

“自然不能,自然不能……可是……”虞子期喃喃说道,末了声音却小了下去。

“修行大道你都能放下,情爱小道为何这么犹豫不决?怎么,还想让人家莫仙子主动跟你表露心迹,反过来追求你不成?”韩立见状,有些看不下去,直言说道。

“当然不是……”虞子期连忙说道,他哪敢作此想?

“你且想一想,若是这次我们没能将你救回来,对于莫仙子,你悔是不悔?”韩立又问道。

在情之一事上,他虽然也没有什么太多经历,但也知道生为男儿,自然是要更加勇敢无畏一些,既然心有所愿,就应当奋起直追。

当年他对南宫婉,可不就是如此?

虞子期闻言,又是半晌沉默,最终由衷吐出一句:“厉道友一语惊醒梦中人,受教了……”

韩立见他醒悟,便也点到为止,不再多言。

在给其服下一颗裨益神魂的丹药,嘱咐其好生休养之后,他便离开了。

虞子期的心结是解了,可他却越发担忧起来。

一个月之后,虞子期决定回到自己洞府休养,韩立便也开始为离开闲云山,乃至离开黑土仙域做起准备来。

转眼间,又过去了数年。

浮云山中修士遇袭或是失踪的状况愈演愈烈,再不复先前的平静安宁,陆陆续续开始有隐居的修士搬迁离开。

韩立此时也早已将洞府内所有东西,连同布置在各处的法阵器具也全部收起。

他早就有心离开这里,只是为避免引人瞩目。

但如今已有不少人开始迁离浮云山脉,他此刻离开,想必也不会引起别人特别注意了。

当然若是有什么人尾随自己,自己也不介意在一处僻静所在,用一种最原始的方式,让对方永远无法再开口。

韩立在密室内闭目养神了片刻后,便离开了洞府,朝着往日与热火仙尊等人常常聚会的一处畔溪小亭走去。

让其有些诧异的是,热火仙尊,景阳上人此时竟都聚在亭中,似乎在讨论什么,神情都比较沉重。

虞子期也在其中,面色看起来还有些苍白,莫无雪则站在他身旁,二人正低声说着什么。

看到韩立走过来,几人停止了交谈。

“厉道友,你来了正好,我们正要去找你。”景阳上人招了招手,说道。

“哦,不知几位道友在讨论什么?”韩立冲几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迈步走入亭中。

“如今谷中局势愈发难明,光是上个月,便有三位道友遇袭,其中一人甚至直接陨落了。”段与哉面色凝重的说道。

韩立闻言,眉头微皱。

为了不被人注意到,他这些年来都在洞府内闭门不出,也没有试图探查浮云山脉动乱的原因。

现在看来,浮云山脉的情况比他听到的更加混乱。

“是啊,浮云山脉现在已经不比从前,我们正在商议如何避开这场风波。”热火仙尊叹了口气,接口道。

“热火道友有何打算?”韩立看了热火仙尊一眼,问道。

“我能有什么打算,想要清闲反倒麻烦更多。在下打算先行返回宗门,那里应该还算安全一些。”热火仙尊苦笑了一声,说道。

“在下也打算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前往嘉云城,那里有几位相熟的道友,可以暂时借住一些时日。”段与哉也是叹了口气,说道。

“厉道友有何打算?”景阳上人望向韩立。

“虽然有些不舍野鹤谷,不过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厉某与诸位一样,也打算离开了。”韩立有些不舍的说道。

“厉道友可有去处?若是暂时没有,不如到百造山来,安全方面在下可以绝对保证,道友若是有别的要求,也尽管提,在下定会全力满足。”景阳上人说道,再次试图拉拢韩立。

景阳上人的身份,这些年也告知了热火仙尊等人,众人倒不担心他的安全。

“多谢景阳道友,厉某已经有了去处,暂时还不打算前往贵宗。”韩立明白景阳上人的心思,婉拒道。

“好吧,道友日后如果改变了注意,随时可以来百造山找我。”景阳上人遗憾的说道。

“虞道友和莫道友,你们两位呢?”热火仙尊问道。

莫无雪静静望着周围的野鹤谷,没有答话。

虞子期却看着莫无雪素雅的侧脸,欲言又止。

“虞道友,还有莫仙子,如果暂时没有去处,也可以先到百造山来,我可以给两位推荐一个百造山的职务,没有什么危险,也不会很繁忙。”景阳上人看了看莫无雪,又看了看虞子期,笑着说道。

“多谢景阳道友,不过小女子暂时还没有离开此地的打算。”莫无雪摇了摇头,说道。

听闻此话,众人都露出意外之色,唯有虞子期面色不变,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