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二十章 看戏

“公输兄,就趁现在!”竹竿男子大喝道。

这一连串施法之下,其面色迅速变得苍白,按在镜面上的手臂都有些颤抖,显然支撑这个神通对他来说异常吃力。

红发大汉公输天面色肃然,口中飞快诵念咒语,然后两手虚空一抓,往下一拉。

半空的白色骄阳骤然一亮,表面浮现出一层白色火焰,带着隆隆的轰鸣巨响从天而降,轰然落在了那个银色身影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白色骄阳一闪之下骤然爆裂开来,将银色人影淹没,耀眼白光瞬间绽放,充斥了整个灵域。

一股深不可测的法则波动从爆裂的白色骄阳中散发而出,肆无忌惮的在空间中肆虐起来,附近虚空浮现出一道道裂缝,似乎整个空间都要被撕裂开一般。

青色镜面瞬间爆裂消失,重新化为青色灵域。

但被这股可怖法则之力一冲,青色灵域也寸寸解体,很快便彻底崩溃。

一下冲垮了青色灵域,那股法则波动丝毫不停,继续冲击在赤色火焰灵域上。

公输天大喝一声,竭力维持火焰灵域,将这股可怖的爆裂之力死死禁锢住,不让其扩散出去,否则怕是整个聚琨内城也要被毁掉一半了。

几个呼吸之后,可怖的法则之力终于缓缓消退,充斥整个灵域的耀眼白光也飞快消失。

此时的公输天面色变得苍白如纸,但眼中却满是喜色,挥手散去了赤色火焰灵域,朝着那个银色身影位置望去。

这白色骄阳是他和竹竿男子两股法则之力结合所催生出来的神通,虽然二人的法则结合并不完善,但也足以和太乙境后期全力一击相提并论了。

那银狐不过是太乙初期,被白色骄阳直接击中,绝无生还可能,只是他的尸体不要打的太烂才好,否则没有凭证,不好缴纳任务。

遮蔽视线的浓密火墙和灵域消失后,远处围观众人一阵嗡嗡喧闹,此刻汇聚过来的人更多,尽数朝着场内三人望去。

韩立眼睛一亮,目光炯炯的朝着里面望去。

周围的白光很快彻底消散,一具趴在地上的焦黑色躯体出现在众人面前。

结果公输天目光一扫之下,脸上笑容忽的凝固,那个焦黑躯体身形瘦高,满头绿发,赫然却是那竹竿男子。

他此刻全身焦黑,似乎被烧焦了一般,身体上还浮现出一道道裂纹,但已经没有多少鲜血流出,整个身体看起来就如同一只破麻袋,所幸口鼻之中尚有气息。

“王师兄!”

公输天目瞪口呆,但下一刻立刻反应了过来,身形一晃出现在竹竿男子身旁,翻手取出两张符箓,一张翠绿,一血红。

两张符箓都散发出惊人灵力,还蕴含有某种法则之力波动,显然都是非同小可的道符。

公输天此刻却顾不得那许多了,掐诀一挥,两张道符立刻一亮,然后化为一团绿光和一团血光,融入了竹竿男子体内。

竹竿男子残破的身体立刻飞快由黑转红,破损之处飞快浮现出一道道血丝,交织重组,其身上气息也随之涨大,不再似刚才那般气若游丝。

公输天见此这才面色一松,豁然转首朝着刚刚先前竹竿男子站立之处望去。

只见一个银色身影站在那里,正是银狐。

他此刻两手交握胸前,结成一个手印,双目散发出刺目银光,让人难以直视。

银狐结印的双手忽的放开,眼中散发出的银光立刻飞快黯淡,露出一张微显苍白的脸,嘴角带着一丝浅笑。

此前那名紫衣修士仍旧负手而立的站在原地,身上衣衫光洁如新,一点灰尘也没有沾染上,银狐三人舍生忘死的争斗,丝毫没有波及到此人。

他转头朝着银狐三人方向望了一眼,很快便再次移开了视线。

看到此幕,围观众人大哗。

看这情形,银狐似乎以一敌二,还仍然占着上风。

“幻之法则……竟然修炼到了如此地步!”红发大汉看着银狐双眸,面露惊怒之色。

说话间,其一把抱着竹竿男子的身体,往后倒飞而去。

“我让你走了吗?”银狐淡淡说了一句,单手一抬,指尖银光大放,便要释放而出。

就在此刻,上方虚空波动一起,一道五色雷电凭空现出,朝着银狐当头劈下,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银狐面色一变,身形立刻往后倒射躲闪,但这道五色雷电速度太快,而且事先毫无征兆,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

五色雷电活物般闪电一卷,包裹住了他抬起的左臂。

“噗”的一声轻响,银狐的手臂直接寸寸断裂,然后化为了灰烬。

他身影一个模糊,下一刻出现在后方百丈之外。

但那道五色雷电却没有放过罢手的意思,如跗骨之蛆般追踪而来,朝着银狐其他身体部位缠绕而去。

银狐面色一冷,右臂一挥。

他眉心处晶光一闪,一道晶莹锁链虚影一闪而过。

五色雷电顿时一偏,从他身侧一划而过,落在了地面上,没入了其中。

“嗤啦”一声,地面顿时浮现出一个黑洞,升起一道袅袅青烟。

韩立眼见此景,双眸奇光大盛。

这是银狐第二次施展此等神念秘术了。

银狐身形再次一晃,又往后退出百丈左右,蓦然张口喷出一道血光,落在断臂之处。

断臂上浮现出一道道血丝,飞快交织闪动,转眼间,一条崭新手臂浮现而出。

他目光一转,朝着半空望去。

只见那里五色雷光一闪,一道身影凭空浮现而出,缓缓落下。

此人是个中年男子,身量极高大,比起寻常人足足高了近半,肤色呈现出古铜色,五官棱角分明,仿佛钢铁雕刻而成,目光凛凛,不怒自威。

他身上穿着一件金色铠甲,也是一名监察仙使。

“苏流!”银狐眉头微皱,牙齿间蹦出一个名字。

“苏流监察使!他也来了!”景阳上人面露惊讶之色,轻咦道。

“苏流监察使?是你说的那位坐镇聚琨城的监察仙使?”韩立低声问道。

“正式,苏流监察使乃是太乙境巅峰的大修士,银狐这下怕是危险了。”景阳上人轻叹了口气,说道。

“银狐是天庭通缉的要犯,景阳道友你乃是百造山的副山主,也可算得上是天庭一方的人,听你口气,好似在担心这银狐被抓一般。”韩立眼中光芒微闪,压低了声音说道。

景阳上人闻言身体一抖,急忙朝着周围望去,见附近众人都在看向半空中的苏流,没有注意到二人的对话,这才面色一松。

“厉道友,我不过随口一说,这等玩笑可万万开不得,万一被天庭的人知道,在下可就有大麻烦了。”景阳上人叫苦不迭的传音道。

“哈哈,景阳道友放心,我早已经在附近施展了隔音禁制,刚刚的谈话,外人是听不到的,厉某岂是这般不知轻重之人。”韩立哈哈一笑,传音回道。

景阳上人一怔,朝着二人附近细看,果然看到一层微不可查的禁制,罩住二人,和周围隔绝。

他心中一松,同时又有些震惊。

二人并肩站立在这里,韩立施法布下禁制,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对方的实力恐怕还在他预料之上。

远处场中,银狐眼中泛起一丝忌惮之色,然后身形忽的一晃。

附近银光闪动之间,数十个似幻似真的银色人影再次浮现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迅疾飞射而去。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离开。”半空的苏流冷笑一声,两手一动,十指以肉眼难以看到的速度蓦然一抓而出。

滋滋雷电之声响起,当即有数十道五色电弧从其指尖飞射而出,朝着那些银色人影电射追去。

银色人影速度虽然已经极快,但那些五色电弧更快,一闪便追上了那些银色人影,立刻缠住一搅。

一股至正至阳的法则波动从五色电弧中爆发而出,淹没了那些银色人影。

嗤啦一声,那些银色人影尽数碎裂开来,飘散消失。

只剩下一个银色人影,正是银狐本体,在朝着外面飞遁。

半空的苏流淡笑一声,十指再次一变。

嗤嗤嗤!

那些五色电弧立刻彼此汇聚,转眼间化为四条五色雷龙,每一条都有十几丈长,通体弥漫着五色电弧,滋滋大响,看起来极是可怖。

四条雷龙摇头摆尾的一晃,下一刻凭空出现在银狐上空,彼此交织盘旋的当头噬下。

“轰隆”一声巨响,一股难以想象的庞然巨力从四条雷龙身上爆发而出,笼罩住了银狐。

银狐飞遁的身形陡然慢了十倍,面色为之一变,口中大喝一声,两手急急挥动。

他眉心晶光大放,数条神念之链的虚影闪过,飞扑而下的四条雷龙微微一晃,露出一道间隙。

银狐眼睛一亮,身形一晃之下化为一道银影飞射而出。

“轰隆隆”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轮百丈大小的五色雷电光团浮现而出,刺目耀眼之极。

一道道粗大五色电弧在光团中穿动,雷电光团碰触到的一切,尽数无声无息化为了虚无,仿佛一头可以吞噬一切可怖巨兽。

但在五色雷电光团出现在瞬间,一道银影从中飞射而出,一闪之下,现出了银狐的身影。

他此刻看上去颇为狼狈,面色更加苍白了几分,身上衣衫碎裂,手臂和身体上也浮现出一道道漆黑伤痕,但并不重。

他忽的一扭头,对身后方向叫嚷道:

“喂,我让你别出手,你也不要真的就这么在一旁看戏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