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四十三章 人界众象

在数千丈的高空处,数百名“正邪”修士也分成两波的拼命厮杀着。

一方煞气滚滚,无数鬼影重重幻化而出,另一方则布下数座小型法阵,各种法器宝物,幻化电光雷火的轰鸣声震天。

而这些修士中境界最高的也不过是两名金丹修士,其他大都是筑基左右的修为。

“果然大晋之变和这些宗门势力插手大有关系。不过无论是哪一方笑到了最后,大晋皇族想来又要改换了姓氏。”在更高处的一朵白云之上,韩立打量着下方的大战,却颇为感慨的叹息道。

其当年在大晋经历的一切事,还仿佛昨日之事般的历历在目,而实际上数千年过去后,不要说当年的旧人,恐怕连昔日熟悉的宗门也大有可能消失不少的。

下方所谓“正邪修士”的争斗手段,自然更不值现在的韩立一看了。

他只是在附近略逗留了片刻,就单手一掐法决,无声无息的从白云上消失不见了。

……

大晋南疆一处被设下重重禁制的禁地中,一队队身穿各色宗门服饰的修士,在一座高耸入云的黑黝黝巨山脚下有规律的巡逻着。

整片禁地都已经被布下了极厉害的禁空禁制,除了那些人界最顶阶存在的元婴老祖外,这些卫士倒也不担心有人直接从空中进入巨山中。

而这座巨山虽然当年曾经闹出了极厉害的动静,甚至还有不少高阶修士因此而陨落,从而被数大宗门共同派人加以封印看管起来。但到了数千年后的今天,里面尚存的一些宝物早已被挖掘一空,根本不会再有什么高阶存在打此山什么主意。

故而这些宗门修士看似守卫的十分严密,实际上都心不在焉,一副全在例行公事般的样子。

就在此种情形下,一道淡淡虚影无视重重禁制和一队队守卫的一闪的没入黑色山之中。

半个时辰后,离巨山之顶百余丈的高空中,韩立一闪的浮现而出,抬首向下方巨山一扫而过。

以其庞大神念之力,纵然此山仍然有许多尚存的禁制,但根本无法阻挡分毫的瞬间观遍巨山各个角落。

当看到一些似是而非的熟悉场所后,韩立脸上现出一丝复杂之色来。

“既然昆吾山已是物是人非,也无需再留在此地了,我就送你重归虚无之中吧。”

韩立喃喃了一声后,忽然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青虹的冲天而起。

片刻工夫后,巨山顶剧烈波动一起,一只千丈之长的青色巨手凭空浮现而出,往下方巨山狠狠一拍。

高空中一声地动山摇般的巨响,顿时无数禁制光霞被激发而起,一圈圈强烈空间波动荡漾而开。

整座巨山就一个模糊的凭空不见了。

只在原处留下了一座奇深无比的巨坑。

这一幕自然被附近那些巡逻的宗门修士全都看了个一清二楚,不禁人人目瞪口呆,几疑自己身处梦中一般。

不久后,被此事惊动的一些元婴老怪也急忙赶了过来。

但他们探查一番后,除了在附近发现了尚存的有些空间力量痕迹外,却也同样无法找到昆吾山下落的分毫,只能满腹疑惑的再次悻悻的离去。

后来,此事则一度则成为了大晋十大不可思议的传说之一,有关昆吾山的事情一度再次被无数修士谈论。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相关传闻渐渐少了起来,再过万年后,就只能在一些典籍上才能再度看到和昆吾山相关的一些寥寥字眼。

……

乱星海圣地天星城所在巨岛,此刻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无数大小船只蚂蚁般的向此岛靠拢而来。

在城中出现的筑基结丹修士更是不计其数,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只元婴老祖座驾从城中上空一掠而过,直奔最顶端的星宫飞射而去。

今日正是星宫之主“凌老祖”的千年寿诞之日,整个星海各处大小势力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准备各自的大礼了,以求能够得到这位凌老祖的欢心,所属势力才能继续在星宫庇护下无恙。

到了中午时分,星宫大殿之中,足足数十名元婴修士聚集一堂,全都面带恭敬之色的望着坐在主位上的一名白色宫装的妙龄女子。

此女面如白玉,生的娇媚异常,但是一对美目隐带丝丝晶光,目光扫过之处,在场的元婴老祖纷纷低首以示恭敬之意。

作为乱星海唯一的化神初期修士,并且因为某种外人不知的神秘缘由,寿元竟然能打破人界修士限制,而一直存活至今,这位凌宫主的确有傲视群修的资格。

“时间差不多了,典礼开始吧。”当一些侍女打扮女修,将一些灵果茶水全都送到各个元婴修士面前后,这位“凌宫主”淡淡的说道。

下方自然有人当即答应一声,就要立刻再吩咐下去。

但就在这时,殿外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传来。

“呵呵,看来韩某来的正是时候。有旧友远来,想来凌仙子不会连杯水酒都不给一盏吧。”话音刚落,殿门外人影一晃,一名面容普通的青袍男子,面带一丝笑意的走了进来。

而在场的元婴修士神念一扫下,竟没能发现此人身上有丝毫的灵力波动,竟仿佛只是一介凡人而已。

“你是……不可能,你怎么还可能在此界中。”原本一直神色淡然的“凌宫主”,在听到男子声音的时候,面上就现出一丝惊疑,等到青袍人直接走进大殿看清面容之后,一下大惊的站起了身来,连声音都微颤了起来。

“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缠身,我才不得不下来一趟的。倒是仙子多年不见,竟然进阶化神境界,真是可喜可贺之事了。”青袍男子自然正是韩立,微然一笑的冲凌玉灵说道。

“所有人全都下去,我要单独和这位老友聚上一聚。”凌玉灵脸色接连变化了数次后,突然声音一冷的吩咐下去。

殿中的那些元婴修士虽然大都一头雾水,对韩立是何来历根本摸不着头脑,闻听此话后也不敢违抗,只能纷纷起身的告辞下去了。

转眼间,整间大殿就只剩下韩立和凌玉灵二人而已。

“韩道友,你果真是从灵界而来的。”等所有人方一离开,凌玉灵立刻施法激发了大殿某种禁制,将殿内一切与外界都彻底隔离了开来,才走下座位惊喜交加的问道。

“我的确是下界而来的,但此事说来话长了,我二人可以慢慢详谈。多年不在人界我同样有些事情需向你这位星宫之主打听一下的。”韩立笑了一下,不慌不忙的说道。

“韩兄放心,我虽然近些年在乱星海不太外出,但人界其他地方的事情同样了如指掌的。韩兄有事尽管问就是了。”凌玉灵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神色变得复杂的说道。

“若是这样,自然是最好之事了。我这次下来一路寻来除了凌道友外,往日旧识一个都未曾再见到的。我想知道的事情也并不太多,大都和昔日之人有些关系而已。”韩立也露出一些感慨的神色。

于是下面的时间,这位星宫之主和韩立在大殿中一呆就是半日之久。

当笼罩大殿禁制一声闷响的自行溃散后,一道刺目青虹从中冲天而出,从中传出一句悠悠的话语声。

“凌道友,希望在灵界还能再有相见之日。”

随之遁光一闪,青虹就彻底从虚空中消失不见。

大殿中,凌玉灵仍端坐座椅上,但手中捧着一枚玉简,脸上隐约带有一丝兴奋之极的表情。

与此同时,韩立早已远离天星城万里之外,并在青光中默默思量着凌玉灵告诉其的一些事情。

当年他和南宫婉在乱星海遗留的那座海岛,早已经成为星海一股不小势力的大本营,其中为首者竟然是他当年弟子田琴儿的数名后人,也大都有结丹后期和元婴初期左右的修为了,算起来也勉强算是其徒孙一辈的存在了,并且其中一人正在那些恭贺凌玉灵的元婴修士中。

只是韩立在知道,这些名义上的“徒孙”在凌玉灵刻意照顾下,发展异常顺利,并未有何问题后,也就未兴起再和他们相见的念头。

而田琴儿本人,却早在两千余年前为了突破至化神境界,强行度劫未成而化为了灰烬,好在其事先做了一些安排,神魂应该并未全部陨灭而亡,应该还有一丝轮回转世的机会。

至于石坚这名继承了极西之地千竹教主之位的另一名弟子,却在元婴期时和一名强敌同归于尽的而亡了,但其门下却收了数名资质不错的弟子,非但未让当年的大衍神君道统断绝,反而在近些年越发兴盛了几分。

至于黄枫谷落云宗,这两家和他大有渊源的宗门,在经过数千后,却有了截然不同的局面。

当年原本已经堪堪而危的黄枫谷,在这几千年间时来运转,竟然接连收下数位“天才弟子”,并大都修成了元婴修士,从而让黄枫谷一崛而起,不但声势远超从前,更是成为了天南不小的一大宗门。

而落云宗因为韩立打下的偌大班底,在他飞升之后,元婴长老层出不断,势力之强一直雄霸整个云梦山脉,算是真正的威震一方。

但当年的古剑门百巧院这些旧日云梦山大宗,经过这些年后,却大都被一些新出现宗门取代了位置。

韩立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纵然知道凌玉灵不会在这方面有任何的欺瞒,也着实愣了好久,最后只能苦笑视之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