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四十二章 重回人界

“弟子也是这次在雷霆大陆西川之地游历时,发现一座隐藏极深的玄玉矿,才在其核心处无意中发现如此多的昊阴之石。”白果儿则恭敬的回道。

“原来如此,但要不是你将寒魄神通修炼到如此境界,恐怕也无法感应到这些昊阴石的存在。你这次算是立下大功了,先下去吧。我回头自会重重奖赏的。”韩立点下头,就神色温和的吩咐道。

“是,那弟子先告退了。”白果儿当即乖巧的再次一礼,就退出了大殿。

韩立等白果儿俏丽身影在殿门处消失后,却面现思量之色来。

元合五极山中的昊阴寒魄山,终于可以炼制了。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最后一座北极元山的材料,还没有着落了。对此,他倒是并不太担心什么。

当年在人界坠魔谷,他曾经遭遇过数目惊人的北极元光,想来在那里应该能够轻易找到其所需的北极元晶了。

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本体自然是不可能直接下界的。否则就是那恐怖的界面之力,就会让其大为吃不消的,也只有设法动用专门破界的星盘,外加付出一些不小代价,才能让一缕分魂破界回到人界。

他一直在元魂灯中培养的那缕特殊分魂,这次终于可以派上大用场了。

韩立一想到可以重回人界,七玄门,黄枫谷,落云宗等宗门名字顿时在脑中涌现而出,同时父母小妹、厉飞雨、大衍神君等人形象更是在脑中一闪而过,整个人一时间彻底陷入回忆之中。

数月后,青元宫密室中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传出后,密室中心处一座赤红色的巨大鼎炉中,一座雪白晶莹的小山在无数银焰缭绕中浮现而出。

此山方一出炉,立刻迎风而涨,表面各种白色符文若隐若现,一股白茫茫寒气从上面一卷而出。

“昊阴寒魄山终于炼成了,下面就剩那唯一的北极元山了。”盘坐在密室一角处的韩立,望着眼前的晶莹小山,双目一眯起来。

……

一年后,人界大晋疆域边缘和蛮族交界的一个隐秘小路上,数名相貌凶恶的男子,正围着一个火堆烧烤着一只不知名小兽,并大声说着什么。

这几人虽然衣衫破旧,但身边均放着短刀长枪等兵刃,上面隐约还有一些血迹的样子。

在火堆旁边的角落处,还横躺着另一名身材瘦弱的男子。

这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脸色苍白异常,双目紧闭,一身蓝色儒袍,浑身被一根麻绳捆的结结实实,嘴巴更被一根两头削尖的木棒给给紧紧勒住,并有一些黑血不断流出,一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垂死模样。

那几名大汉却对此视若无睹,一边吃肉,一边兴高采烈的交谈着。

不知过了多久后,其中一名披头散发的男子,突然冲其他人说了一句:

“那穷酸也该断气了吧,谁过去看一看。嘿嘿,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穷书生,竟然也敢管我们几个人的闲事。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去看一眼吧。这穷酸好半天都没动弹一下,应该差不多了。没死的话,我就补上一刀,亲自送他上路。”另一名身材最瘦小的男子,斜瞥了被捆绑的男子一眼,满脸煞气的说道。

“随你的便了,但动作利落点。我们明天就该离开这片区域了,要另换一处地方继续逍遥去。最近世道大乱,连我等都不好混下去了。”那披头散发男子,不置可否的说道。

瘦小男子狰狞一笑后,就将身边一口单刀一把抓起,竟真的摇摇摆摆的奔蓝袍男子走了过去。

他抬手一脚。

一声闷响!

蓝袍男子就一个翻转的飞出数尺远去,脸朝上,但仍不动一下,但嘴角黑血有几分凝固起来。

这小男子看似不起眼,但力气却不小的样子。

“竟然真已经死了。呸,算你运气,否则还要再挨本大爷一刀。”小男子见此情形,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就提刀的一个转身,仍要回到火堆旁边坐下。

就在这时,忽然远处一股灰蒙蒙邪风一卷而来,在火焰狂闪中,一个低沉的怪笑声传出:“妙啊,想不到这种荒郊野外之处,竟然也能碰到这般好的猎物。吸了你们几个的阴魂,我那宝物就终可祭炼成功了。”

“不好,是附近闹的沸沸扬扬的那名妖道,大家快跑!”披发男子一听此声音,当即脸色大变的大叫一声,随之一蹦的而起,连身边兵器都不敢抓的向某一方向狂奔而逃。

其他几人见此情形,也同样面无人色的一哄而散,撒足狂奔起来。

转眼间,火堆附近只剩下蓝袍男子一人不动的躺在那里。

“嘎嘎……”

灰风中怪笑声不断,滴溜溜一转,突然从中飞出数道黑气的向不同方向激射追去。

片刻工夫后,一声声凄厉惨叫,在不同方向先后的传来。

随之阴笑声嘎然一停,所有黑气往火堆处上空骤然激射而回,滴溜溜聚聚一团后,低空中现出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道士。

这道士生有一对三角小眼,双眉高挑,给人一种十分阴沉的感觉,但此刻手捧一颗灰白色晶球,满脸高兴的表情。

“不错,不错!这几人的精魂竟然蕴含如此大的煞气,看来死在他们手中之人绝对不少,用来祭炼我那宝物却是再好不过了。咦,旁边竟然还有一人,好像魂魄还未散去,那就一起收了吧。”

黑袍道士先是手舞足蹈了一番,目光再向旁边地上一扫后,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但其马上将晶球冲那边晃了一下。

“噗”的一声,一道黑气从晶球上一卷而出,奔地上那名蓝袍儒生一罩而去。

“轰!”

黑气方一接触蓝袍儒生的瞬间,竟一下丝毫征兆没有的自行爆裂而开,滚滚气浪将道士本身也吹的连连倒退不已。

“哪位道友鬼鬼祟祟的,何不现身一见。”

黑袍道人见此情形,心中一惊的大叫一声,随之忙甩手放出数枚符箓,一下化为数层不同颜色光幕的将自己护在了其中,同时满脸小心的向四周飞快打量起来。

“看你一身邪气的样子,修炼的是最低劣的一种魔道功法吧。”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从附近处传出。

“谁?”

黑袍道人吓了一挑,急忙朝声音发出处转首一望,却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只见那名原本躺卧的蓝袍儒生,竟不知何时的坐起了身子,不但身上的绳索和口中木棒不见了踪影,更用一种淡淡目光看着他。

“阁下是什么人,冲贫道而来的?”黑袍道人惊疑交加,心中瞬间转过无数念头,十分谨慎的问道。

“专门冲你?嘿嘿,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整个人界恐怕也没有人有资格让我如此做的。”蓝袍男子目光朝附近扫了一遍,再看了道人一眼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讥讽之色的说道。

“什么?人界?你是……”

“算了,和你区区一个魔道小辈有什么可说的,我马上就可知道这里是人界何处了?”蓝袍儒生却目光一冷。直接打断了黑袍道士的话语,再一张口,一根青丝瞬间激射而出。

“嗤嗤”破空声一响!

黑袍道士体表浮现的数层护身光幕当即碎裂而灭,眉宇将更是凭空多出一个手指粗血洞来,哼也不哼一声的直接翻身栽倒在地。

蓝袍儒生抬手轻轻一招。

“嗖”的一声,黑袍道士的尸体凭空激射而来,被一把按住头颅的悬浮在近前处。

儒生双目蓝芒微闪,眉宇间隐约又一根晶丝弹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道士头颅之内。

结果仅仅片刻之后,儒生再手一松,就任凭道士尸身掉落在了地面

“大晋内乱!正邪大战!有些意思!没想到这一次回到的人界,竟然变得如此混乱了。但这些和我可没多大关系!可惜这人修为不过筑基,知道事情不多,就不知道天南那边情形如何了。”

蓝袍儒生若有所思的喃喃几声后,才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

他自然正是重返人界的韩立,虽然其一缕分魂所带法力不多,但对人界来说,仍是近似元婴顶峰般的无敌般存在。

韩立上下打量了一下满身尘土的衣衫,再抬手摸了一摸现在脸孔后,眉头一皱。

突然他双手一掐诀,身躯一层青光荡漾而开,一个模糊后,一名面目普通,身穿青袍的青年顿时出现在了原处。

韩立在施展秘术后,轻易将肉身幻化成了原先的模样,接着再一跺足,就化为一道青虹的破空而走了。

大晋某座巨城外,数以百万计的士兵正蚂蚁般的沿着一座座高耸云梯,拼命向城头处爬去。

而在城头之上,打扮仅有微小差异的守城士兵,则拼命用弓箭向下方狂射不已,更有一排排长枪冲爬上城头的攻城士兵拼命刺去。

一时间,血流成河,煞气冲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