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四十章 得果

小瓶只是迎风滴溜溜一转,蓦然一闪的凭空在原处消失不见。

下一刻,密林上空狂风大作,五色灵云滚滚而出。

一声晴空霹雳,一个遮天蔽日般大瓶口突然从灵云中浮现而出,只是朝下微微一晃后,即有无数墨绿符文从中一喷而出。

这些符文方一飞出瓶口的瞬间,纷纷化为一团团青气的爆裂而开。

刹那间,一股庞然的法则波动一下笼罩住了整片大地。

轰隆隆声一响!

空气只是微微一颤,无数树木泥土潮水般的冲天而起。

开始还不过是一颗颗树木和一团团泥球,转眼间就变大片密林和成块土地。

无论多少东西一被吸入瓶口附近千余丈内,就纷纷一震的化为粉末,全被一吸殆尽。

方圆万里的虚空,一时间全都模糊扭曲,尽数被一层淡淡青光笼罩其中,地面则凭空多出一个黑乎乎的巨大盆地,底部光滑无比,草木皆无,还在十分诡异的飞快加深。

一声怒喝,一团白光突然从盆地中某处泥土下一冲而出,一个闪动后,就化为一头千余丈高的狰狞巨象。

此象通体晶莹雪白,背后更是多出一对紫红色火翅,只是略一扇动,就立刻泛起一圈圈的紫色雷火,气势汹汹的奔韩立所在激射而来。

“原来是天象尊者,怪不得拥有化木为灵的神通了。”

韩立一见白色飞象,瞳孔微微一缩,但是一根手指只是冲高空瓶口虚点了一下,口中则无声的念动起来。

“砰”的一声。

巨大瓶口青光再次微微一闪,隐约什么东西从中一闪射出。

白色巨象一声哀鸣,身上就鬼魅般多出一条墨绿锁链,并在一个模糊中,被捆束了个结结实实。

巨象双翅狂舞,通体一层白色晶光流转不定,一股股惊人气浪狂卷而出,但墨绿锁链却跗骨之蛆般的紧紧粘在其身上,并在四周空气一阵模糊,骤然间粗大收紧。

一声低吼!

巨像就仿佛瓷片般的寸寸碎裂而开,从中显露出一名身披白色袈裟的中年僧人。

此僧面容清秀,但此刻满脸惊慌,眼见锁链一晃的再缠而上时候,顿时一咬牙,袖子一抖,从中一下抽一柄血红细长怪刃来,一闪之下,就狠狠斩在了锁链之上。

“轰”的一声!

一股浓浓腥气在在血光中滚滚散开,天空中绽放出一朵刺目之极的血花,几乎将僧人身形全都淹没进了其中。

墨绿锁链却在血花飞快滚动中安然无恙,并一个模糊后,再次稳稳的套在了僧人身上。

与此同时,附近虚空中一片片绿光浮现而出,往中间同时一聚后,顿时一道绿蒙蒙飓风冲天而起,一股难以置信的巨力在其中一涌而出,就将血花硬生生撕成了无数碎片。

接着飓风在一阵晶光中,蓦然化为无数片青刃的往中心处僧人滚滚斩去。

这些片状青刃每一枚都薄若纸片,表面遍布一层诡异的墨绿灵纹,同时有淡淡的法则气息散发而出。

僧人在被捆束下神念一扫这些青刃,脸色一下苍白无血,未等它们真的激射斩来就猛然大喝一声道:“住手,贫僧认输,愿意将道牌主动交出。”话音刚落,他就急忙一张口,喷出了一块淡银色的牌子来。

韩立口中咒语嘎然一停,目光在银色牌子上一扫后,却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枚?其他的呢,大师若是不肯全部放弃的话,就休怪在下真的出手无情了。”

“好,我全交出来!既然碰见道友这般强大之人,算是贫僧倒霉了,只能彻底退出争夺了。”中年僧人闻言,瞳孔微微一缩,但略一考虑后,也就苦笑一声的说道。

接着他再一张口,又喷出另外两块银色牌子来。

这一次,两块牌子方一离开僧人的瞬间,顿时其身下波动一起,一座五色光阵凭空浮现而出。

此光阵只是滴溜溜一个转动,就和僧人同时从虚空中消一闪的失不见。

原处只留下了三只银牌和一条墨绿锁链。

韩立目睹此景,丝毫不惊,反而一笑后,抬手一招。

“噗嗤”一声后,墨绿锁链和空中瓶口全都一个模糊的消失不见,四周绿色光幕和空中阴云也凭空溃散而灭后,一个绿色小瓶从高空徐徐一落而下。

与此同时,三枚银牌也一颤的冲韩立自行激射而来。

韩立大袖一挥,青蒙蒙霞光在身前一卷而过,银牌和绿色小瓶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身躯再一动后,就化为一道青虹的冲天而起,遁光几个闪动,就离开了这片区域。

片刻后,从其他几个方向飞来几道遁光,远远用神念扫视了一番这里后,就互相小心的各自离开了。

……

数日后,一片诡赤红色沙漠上空。

韩立所化的三头六臂的金色巨猿,一拳将一只百余丈长狰狞巨虫凭空击的粉碎,从其体内竟然掉出这一块银牌来。

巨猿中间头颅张口一吸,将银牌凭空摄入口中后,就将法相变身一收,恢复人形的腾空而走了。

……

半个月后,一片一望无际的海洋之上。

韩立和一名黄袍老者,一名红袍妇人,呈三角状站立的遥遥相对着。

其他二人神色凝重,唯独韩立面上毫无表情。

在三人中间,一头体长千丈的金色巨鲸凭空悬浮在那里,身上遍布各种伤痕,气息若有若无,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此幻兽如此难缠,体内肯定不止一枚道牌。二位道友看来也是不打算退出了,既然这样,二位那就不要走了,将你们的收获一同拿留下吧。”韩立终于开口了,但声音冰冷刺骨,让人听了为之心惊。

“阁下纵然神通过人,但要以一敌二,也未免太看不起我和花容夫人了。在下二人,说不得要和道友争上一争了。”黄袍老者心中一凛,但鼻中却一声冷哼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两手虚空一抓,各自浮现出一口漆黑如墨的巨剑和一尊绿油油宝塔。

黑色巨剑只是略一晃动,顿时漫天黑色风沙一卷而起!

绿色宝塔一祭而出后,则迎风一晃的化为巨山般庞大,底部泛出一层层艳丽霞光的冲韩立直接一压而去。

旁边红袍妇人,则二话不说的单手掐诀,体表股股赤焰冲天而起,再就地一滚后,就化为一头通体赤红的巨大火凤。

此凤扬首一声清鸣后,双翅猛然一扇,就夹带滚滚火海奔对面一冲而去。

“来的好!”

韩立则一声低喝,单手一挥,身前三座不同颜色山峰浮现而出,一晃的将其护在了其后,同时另一只手掌一个翻转,绿色小瓶闪现而出。

他口中念念有词,将绿色小瓶往高空一抛而出……

一个月后,神秘空间的中心处,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台上,数名龙族长老正站在其上的向某个方向的眺望着什么。

忽然远处遁光一现,一道刺目青虹激射而来,几个闪动后就到了高台上空,遁光一敛后,一人轻飘飘一落而下,正好出现在了几位龙族长老面前。

这人正是韩立。

他目光向对面一扫后,立刻在其中一名金袍老者身上为之一顿,并露出了一丝淡淡笑容。

“哈哈,韩道友果然是第一名凑足道牌,来到道台之人。”金袍老者却哈哈一笑的说道。

“金前辈谬赞了,在下也是侥幸才能这般快凑够足够道果令牌。还请几位长老看看,数目是否够了。”韩立回道,袖子一动,顿时上百枚银色牌子从中一飞而出,全都稳稳悬浮在了几名龙族长老身前。

“嗯,一共一百零八枚,这些足够换取一枚广灵道果了。风长老,将道果取出一枚,交给韩道友吧。”金长老神念从这些牌子上一扫而过后,微点下头,十分干脆的冲旁边另一名白袍中年男子说道。

白袍男子闻言一笑,一手冲袖中一探,取出一只洁白如玉的盒子,将其一打而开后,露出一枚拳头大的紫红色晶果。

此果通体仿若翡翠般剔透,隐隐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清香之气。

韩立相隔如此之远的轻轻一闻,也顿时感到脑中一凉,耳聪目明起来。

“不愧为号称千界第一灵果的宝物,果然不同凡响。”韩立没有客气的伸手接过玉盒,目光炯炯的打量里面之物半晌后,才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

“嘿嘿,此灵果功效不用老夫多说了,想来韩道友也清楚的很。可惜此果一生只能服用一次,否则我们一族又怎会舍得拿出来举办盛会的。对了,广灵道果不宜长时间露在外面,韩道友还是快些收好的好。”金长老先自傲的说道,又带有善意的提醒一句。

“多谢前辈指点,不过晚辈倒不用这般麻烦的。”韩立冲金长老一笑,就一把盒中灵果抓出,再一抬的直接送进了口中,发出清脆几声的咀嚼后,就一滴不剩的全都吞进了腹中。

这一幕,顿时让在场的龙族长老全都有些目瞪口呆起来。

韩立却啧啧几下嘴巴,还有几分意犹未尽的模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