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三十六章 龙岛使者

一道墨绿剑光一卷而出后,下方峡谷深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剧烈波动一闪而现,一道白蒙蒙空间裂缝硬生生浮出。

“走!”

韩立一声低喝,单手一掐诀,身后黑色巨舟嗡嗡声一响的缩小成球,并一闪的没入其身躯之中。

遁光一起,一道青虹和一道银弧当即向下方激射而去,并一闪即逝的洞穿而过。

随之空间裂缝徐徐一合而上,下方峡谷再次恢复如初起来。

片刻后,黑色巨舟原先所在的上方虚空,另一种淡淡波动一起,一朵丈许大的淡金色巨莲凭空浮现而出,里面赫然站着一男一女两人。

男的一身金袍面目模糊,女的却一身白袍,光头赤足,赫然是宝花此女。

“这人竟然就此走掉了,看来他此行真只是为了取元魇口中的那件通灵宝物而来的。不过,他现在打通的空间裂缝好像不是回灵界之路,好像那边应该是摩柯界吧。此界可是比我们圣界还要强大多的界面,也不知去此界面去做什么。”金袍人看着下方空间裂缝消失的地方,轻咳一声的率先开口了,声音略有些沙哑,一副重病在身的样子。

“涅盘道友何必多想什么!不管他去其他界面做什么,只要不是在我们圣界长时间滞留就行了。否则,有这般一名深不可测的强者在,你我恐怕都无法安心闭关修炼的。”宝花却淡淡的回道。

这名金袍人竟然就是魔族三大始祖中,最为神秘的涅盘始祖并一向很少在人前现身。

“这倒也是,否则你我也不至于一接到元魇的消息,立刻就悄悄的跟了过来。不过人界那边传来的消息可是真的,这小子明明才进阶大乘不久,竟然就能斩杀一名真仙存在,即使这名仙人身受界面压制,也实在是难以置信的事情。”涅盘阴沉一笑后,又有一丝疑惑的问道。

“如此重要消息,那边应该不会有错的。听说此人也是在那名真仙身受其他众多灵界强者围攻后,先受伤不轻,才能让其得手的。”宝花缓缓回道。

“就算如此,也说明这小子了不得了。你我都很清楚越是强大的存在,保命手段越是众多。像真仙这等存在更是不知有多少压箱手段的,竟然仍栽在了其手中,想来其实力真是深不可测了。听说其还得到了真魂丹,啧啧,这种等阶东西……要不是你我都是圣族之身,此丹对我等毫无用处,说不定会不顾一切的设法将其留在圣界了。”涅盘先嘿嘿一笑,又“啧啧”两声的说道。

“这个是自然之事,要是换了是真魔丹,你我那还能真这般看其轻松的离开圣界。话说回来了,涅盘道友应该离渡飞升之劫不远了吧。不知可有几分把握能飞升上界去。”宝花点点头后,又问了一句。

“要是没有经过螟虫之母的那场重创,凭我修炼大成的涅盘圣体之力,说不定还真有一两成的几率。现在吗,我纵然伤势已经痊愈,但实际上本源之力已经亏损太多,到时只能拼命去争夺那一丝冥冥中的可能了。”涅盘叹了一口气,声音有几分黯然了。

“涅盘兄不必这般悲观!你的涅盘圣体可算是诸界中名列前三的炼体之法,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让道友成功渡过天劫的。对了,韩立此子似乎也修炼的是涅盘圣体,虽然细微处和道友略有不同,但的确是此功法不假,也不知他是如何修炼而成的。”宝花先是安慰了金袍人两句,又想起了什么的说道。

“这有何奇怪的。涅盘圣体原本就是我从圣族最基础一套魔功推演而出的,而本族功法传遍诸界,被其他人同样推演出涅盘圣体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唯一吃惊的是,此圣体修炼之艰实在是近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当年能够修炼成功,也是诸多机缘在一起才能做到,再让重新修炼一遍的话,也没有自信能达到今日的地步了。可现在区区一个外族,竟然也修炼到此等程度,实在是令本座感慨的事情。”涅盘苦笑一声的回道。

“妾身当年初见此子施展出圣体的时候,也像道友这般震惊的。可见他还真是有大造化之人的。好了,不说这人族小子的事情了。此次事了后,我也打算要回去闭关不出了,争取能早日达到飞升真魔界的境界。”宝花一笑后,又神色一正的说道。

“嗯,外界的事情就全交给元魇处理吧。嘿嘿,你两人中,本座还是最看好你的。虽然你也曾经历过一次大劫,但法力反而更胜从前,外加还参悟出了灵域这等上界大神通,想来以后飞升是大有可能的。”涅盘点点头后,又有几分羡慕口气的说道。

“咯咯,希望真能如此吧。妾身就不在此多逗留了,先告辞一步了。”宝花轻笑几声后,就用玉足轻轻一踩足下金色莲花。

顿时莲花滴溜溜一转,就凭空生出一股柔力的将涅盘一送而出,然后诸多花瓣再飞快一合,就化为一团金色虚影的破空而去。

涅盘见此情形,摇了摇头,大袖一甩后,化为一道金虹的向另一方向破空而去了。

转眼间,整个峡谷上空就再次变得空荡荡起来。

……

一个月后,一处长满赤红色高大枫树的山坡上。

“韩道友,你早就发现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两名魔族大乘了。”蟹道人向一旁树下盘坐的韩立,突然问了一句。

“自然早就发现了,其中一人还是打过数次交道的熟人了。只是他们没有主动出手阻拦我们行程,我自然懒得多加理会了。”韩立有些诧异的回了一句,这只伪仙儡虽然具有一定灵性,可很少主动和其开口交谈的。

“原来如此。”蟹道人点下头,竟再次木然的闭口不言起来。

这让韩立摸摸下巴,目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

“我没记错的话,先前马良那名仙人在和我等交手前,似乎说过你是一具真正的仙傀儡,而不是什么伪仙儡。他这话不假吧。这般说来,道友先前似乎对我还隐瞒了一些东西。”韩立凝望着蟹道人,口中徐徐说着。

“他的话是不是真的,我不清楚。我也从未对你隐瞒过什么。”蟹道人却面无表情的回道。

“道友这话很难令人信服了。”韩立眉头一皱,有几分不信的模样。

“我自身被人下过禁制,现在只能解封一部分记忆,除非道友将我先前要求的材料凑齐,我才能解开下一层禁制,那时应该才能在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告诉道友更多的信息。”蟹道人神色依旧不变的说道。

“好,就凭道友一直帮我的情分上,我相信道友之言。等韩某将材料全都收集后,再请道友将实情相告吧。”韩立双目微闪了几下,忽然一笑起来。

蟹道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仍就站在原处不动起来。

韩立却将头颅一转,向远处眺望了一番后,忽然手掌一个翻转,一枚银灿灿鳞片一闪的浮现,在手心滴溜溜一转后,上面又浮现出数排和先前截然不同的文字虚影来。

“那龙岛使者真有这般大本事,我等只要一到此界,激发这枚鳞片,立刻就能在一个月内赶来相见。此话一开始就明说就是了,何必还分成数次的一截截向人说明。不过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才是。”韩立扫了一眼鳞片上文字后,眉头一皱的嘀咕起来。

“那是因为,为了这次道果大会,我们真龙一族派出了近半族人,全在此界迎接你们这些贵宾强者了。”一个悦耳的声音忽然在韩立二人头顶处回荡而起。

接着上空波动一起,一条浑身翠绿的五爪蛟龙凭空浮现而出,再一闪之后,就化为一名肌肤似雪、头生短角的绿袍女子,用笑吟吟的目光看着韩立。

“田仙子,难道前来迎接韩某的使者,就是道友。”韩立一见绿袍女子,不禁有几分愕然起来。

此女正是和韩立有过一番交易的田飞儿。

“怎么,本仙子亲自前来迎接,反让韩兄大失所望了。”田飞儿在空中嫣然一笑。

“呵呵,这怎么可能。只是先前听闻仙子是道果大会执事之一,没想到竟会亲自到此。”韩立轻咳一声,面上浮现一丝笑容,冲空中略一拱手。

“什么执事,只是说的好听一些,还不是一些伺候人的事情。我们真龙一族人口稀少,只有先当这迎宾使者,然后再去做那执事之事罢了。”田飞儿一撇嘴,毫不在意的回道。

接着此女人影一晃,就到了韩立近前之处,并上下打量起不停起来。

“怎么,田仙子怀疑在下是假冒之人不成?”韩立看对方目光有些古怪,不禁讶然的反问一句。

“没什么,我看你法力好像也并没有激增多少的,怎么就能斩杀了一名降临真仙了。我先提醒你一句,你可能拥有真魂丹的事情,已经有不少强者都知道了,说不定有一些人会打此丹的主意。”田飞儿双目一眯,笑嘻嘻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