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三十二章 再见灵王

两年后,青元宫最深层的密室中,韩立旁坐在角落之中,十指正车轮般的往前方弹射出一道道五颜六色法诀。

在密室中心处,赫然有一座丈许大淡金色法阵,里面一上一下分别悬浮着一大一小两个绿色小瓶。

上方小瓶呈青绿之色,只有数寸大小,瓶口倒悬,并忽暗忽明的闪动着不知名的神秘光芒。

从韩立手中弹出的一道道法诀全都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下方光阵中心处,则是一只尺许高青绿色光瓶,被光阵中各处窜出的一根根五色光丝给缠绕的密密麻麻,并从瓶口中飞出一缕缕不知名的琉璃之光,全被高空中小瓶一吸而入。

光瓶每被空中小瓶吸走一分,体积就会矮小一分,同时颜色也会更加黯淡一分。

足足半日之久,当下方光瓶缩小到和上方小瓶一般大小,颜色变得近似透明的时候,终于在“砰”的一声,化为最后一团琉璃之光的冲天而去,也被高处小瓶一吸而入。

“疾!”

角落处一直施法不停的韩立,见此情形,脸上一喜,一声低喝后,一根手指冲法阵一点而去。

原本嗡嗡低鸣的法阵,顿时嘎然一声的停止了运转,同时所有霞光一敛而起,高处小瓶当即徐徐一落而下。

韩立眉梢一挑,手指一收,一手虚空一招。

“嗖”的一声,青绿小瓶当即化为一团绿光的落入其手中。

“那枚新得玉简上的融元仙术果然十分管用,竟然真将这件仿制品完整的融入到掌天瓶中,总算不枉我花费这些时间来做此事了。如此一来,只要动用上面记载的操纵之法,我也能简单的催动此宝了,而不是只用来催生灵药。”韩立把玩了手中青色小瓶几下,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笑容的自语起来。

“话说回来,虽然知道此物来历非同小可,但也万万没有想到竟是连仙界道祖这等存在都在意的至宝。不过它怎会落到了人界中去的,而且只剩下了一部分,瓶灵又在何处了,难道也遗落在人界其他地方不成?”韩立将手中小瓶一收而起后,又有几分沉吟起来。

“算了,能得到此宝一部分已经是天大的机缘,自己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多亏了有此宝在手的缘故,其他的倒也不用再强求什么了。下面自己的任务就是好好闭关修炼,将新得的几种神通参悟透彻,彻底修炼大成,再将元合五极山等几样重宝炼成,然后再继续苦苦修炼,让法力进一步精纯凝厚,最终达到可以迎来飞升之劫的程度。不过在长期闭关之前,却还有几件事情不得不先处理一下的。”

韩立心念飞快转动着,单手一个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了一块有些残破的玉牌,用手指轻轻抚摸几下后,口中轻吐“灵族”两个字眼来。

当日他返回无涯海不久,立刻就让蟹道人施法追寻一下手中本命牌主人是否真在灵界之中。

但结果他真大吃了一惊。

蟹道人用秘术略一查询后,不但肯定了残缺命牌主人就在此界中,而且大概位置就在离人族不远之处,应该正好坐落在灵族灵域之中。

韩立吃惊之后,心中立刻闪过灵王的身影。

虽然还不知命牌主人是何身份,但十有八九应该和这位神秘万分的灵王大有关系。

他原本打算立刻就去探个究竟,但可惜因为要应对鸣煞之地大战的余波,要坐镇青元宫中,才不得不一直拖到现在还未动身的。

“这两年再未有任何异族找上门来,看来是到了解决此事的时候了。”

韩立双目一眯,最后思量的想道。

……

数月后,灵族圣地“伏灵山”上空,剧烈波动一起,一艘漆黑如墨的巨舟竟无声无息的从中一闪而出。

船首处人影一晃,一名青袍青年就诡异的直接出现在了巨舟前方虚空处。

下方伏灵山中自然一阵大乱,层层禁制浮现而出,无数人影从山中各处纷纷腾空而起。

但青年根本对下方一切视若无睹,反而轻吐一口气后,不带丝毫感情的大声说道:

“灵王道友,韩某前来拜访,还望能出来一见。”

这青年正是韩立!

他声音虽然普通,但在整个伏灵山上空回荡不已,并且蕴含某种莫大神通在里面,下方腾空一干灵族卫士方一听到,就纷纷身躯一颤的从空中坠落而下。

其他未升空的几名圣灵,在韩立声音一入耳中的瞬间,也顿感浑身法力一凝,大都运转不灵起来,当即人人神色大变。

就在这时,伏灵山中终于也传出了一个苍老异常的老者声音:

“原来是韩道友大驾光临,这倒是老夫有失远迎了。道友请进吧!”

老者声音刚落,伏灵山顶部禁制一分,显露出一个一人可以通过的通道来。

韩立微微一笑,身形一动,化为一道青虹的直接遁入到了其中。

伏灵山顶大殿前平台上,一名白袍老者正神色凝重站在殿门处,向高空望着什么。

空中青光一闪,韩立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老者身前。

白袍老者见此情形,瞳孔微微一缩,但脸上却现出一丝笑容,并一拱手的说道:

“道友神通果然深不可测,现在更是威震整个灵界,怎会有空到老夫这里了。”

“灵王兄太客气了!韩某也是侥幸才能得到这点虚名的,况且这些虚名对你我这样存在来说,可并不见是一件好事。至于在下为何到这里来,却是想向灵兄打探一件事情的。”韩立先是客气了两句,就坦然的问道。

“打探事情?韩道友有什么事情需要向老夫打听?”灵王眉头一皱。

“道友可认得此物主人?”韩立也不多说话,袖子一抖,当即一物直奔对面一飞而出。

灵王一条手臂只是一动,就一把将飞来之物抓在手中,赫然正是那面残缺命牌,但其略一感应上面气息后,顿时脸色一变。

“这面命牌,可是韩兄从那名陨落仙人身上得到的?”老者神色阴晴变化了好一会儿后,才有几分苦涩之意的问道。

“看来我这次到道友这里来,是没有找错人了。”韩立不动声色的点下头。

“道友跟老夫来吧。”白袍老者再沉吟了一下,将命牌一抛的还给了韩立,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接着他不等韩立回答什么,直接转身向大殿内走了过去。

韩立神色微动一下,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

一盏茶工夫后,某个神秘的地下空间中。

韩立站在一座晶莹冰峰之前,有些吃惊的望着山峰底部被封印的一名异常俊美的青年。

白袍老者则站在一旁,单手掐诀,再一扬,当即一道法诀一闪的打入冰峰中。

结果片刻后,山峰冰壁中当即无数白色光点狂涌而出,再滴溜溜一凝后,就一下化为一名和白袍老者面容一般无二的白色小人来。

这小人目光只是往韩立身上一扫后,竟然没有露出太惊讶的表情,反而苦笑一声的说道:“道友果然找了过来,看来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那名陨落真仙,真是找这名被我镇压的仙人。峰下此仙悄悄隐匿灵界如此多年,肯定身上负有某种大秘密,仙界会再派人寻来,我倒是不觉太奇怪的,只是原先还心存一丝侥幸而已。”

“这名仙人原来是被灵兄镇压的,看来有关道友那些传闻并非全是无稽之谈的。”韩立盯着冰峰中小人,却若有所思的说道。

“老夫来历不便和韩兄细说什么,等老夫收了法术再和道友详谈吧。”小人摇了摇头说道,接着只是身躯一晃,就化为一团白光的向白袍老者激射而去,一个闪动后,就无声没入其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原本看似只有普通大乘气息的老者,身子只是微微一直,立刻爆发出一股强大之极的气息,论强大程度竟然绝不逊色韩立曾经见过的那些顶尖强者分毫。

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灵王。

韩立目光闪动两下,并未说什么。

另一边,灵王将身上气息一收后,却神色一正的向韩立问道:

“道友这次带着命牌找到这里,并且也见到了其主人,现在有何打算的。”

“不管此人和被我斩杀的那名仙人有何关系,在下并不想留下什么后患的。”韩立淡淡的说道。

“韩道友打算也将此仙斩杀吗,这恐怕很难趁道友心意了。若真能这般容易得手的话,老夫又何苦用封印之法将其镇压在此,并用本命之火慢慢炼化对方真仙之躯。”灵王摇了摇头的回道。

“哦,这是为何?我破开那名降临仙人肉身的时候,似乎并不太难的。”韩立有些几分讶然了。

“这可不大一样的。道友斩杀的那名仙人应该本身已经受灵界法则之力压制,体内法力和肉身大都用来对抗时时刻刻存在的一界之力。而我镇压的这名真仙,本身就已经在灵界更换过真仙身躯,更不知修炼过何种仙界秘术,竟能将法力元神和肉身全都封闭一体。其身躯强横程度,恐怕仙界一般真仙远远无法相比的。哪怕是动用玄天之宝,也无法伤及的。”白袍老者解释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