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二十四章 献祭

金色小人目中寒光一闪,两道寒蒙蒙晶光就从中一卷而出,一闪之下,就将抓住其的数根金色手指一斩而断,接着纵身一跃,化为一道惊虹的向远处破空而走。

“妙!没想到区区下界竟然也有修炼到如此程度的噬金仙,若是收服带回仙界的话,岂不是我以后一大臂助了。”

马良所化巨人露出惊喜之色,单手冲远处惊虹虚空一点,顿时其四面八方点点金光一凝,又幻化出数只金色大手往惊虹处一抓而下,同时一股法则之力一罩而来。

惊虹中一声细细尖鸣发出,一个盘旋后,骤然“嗤嗤”声大起,无数道无形剑气从中爆发而出,成千上万的向四面八方狂斩而去。

一阵爆裂声后,金色大手纷纷在剑气中被斩的粉碎,但是更多大手又在附近接连浮现而出。

与此同时,惊虹中小人身躯一沉,被法则之力一下卷入其中,遁速一下变得缓慢无比。

地面上,那些金色火山一阵轰隆隆巨响,竟在金光闪动中化为了数十名高大无比的金色甲士。

破空声一响,这些甲士就面无表情的冲惊虹一冲而去。

在此种情形下,噬金虫王还能逃掉的可能,几乎近似没有了。

远处马良所化巨人见此,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来,但其身上气息明显衰弱了不小,显然先前所受重创和连番动用大神通,让其体内仙灵力也着实消耗不小,无法再和开始时相比了。

……

“差不多了吧。”

不知多少万里外的祭坛下方处,韩立看着身前悬浮的一面青色古镜,突然神色有些奇怪的自语了一句。

古镜上显示的画面,赫然是噬金虫王化身为一头数十丈长的巨大金虫,正目喷一道道晶光和那些金色甲士缠斗的画面。

此虫王之所以会出现在那里,自然是韩立暗中吩咐的缘故。

只有如此,他才能准确掌握那边情形,以免有什么预料不到的意外发生。

“该出手了!没想到,还是要动用这最后一手了,经此一役,风元大陆算是元气大伤了,但为了整个灵界又不得不如此了。”

天上天一座有些昏暗的空荡荡大殿中,一名端坐一座巨型法阵中的人影,也叹息一声的自语说道。随之手腕一抖,早已扣着的一个巴掌大的银色法盘当即光芒大放,无数银色符文从中一飘而出,往下方法阵中狂涌而入。

在刺目银光中,人影面容被照映的一清二楚,赫然是另外一名明尊。

……

云淡月梳两名大乘强者原本在负责的阵眼处闭目盘坐着,忽然只觉附近天地元气一动,八只圆柱和巨大祭坛同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法则波动。

二人一惊下,不觉同时睁开了双目。

附近那上千名商盟卫士自然也察觉了不妥,也为之一阵骚动,大都露出了惶恐的神色。

“此地元气怎会变得这般狂暴!”云淡一下站起身来,惊疑不定的说道。

“难道是这两仪灭尘阵出了什么问题?”月梳露出几分迟疑之色。

“情形不对,这股法则之力怎会凝聚我等上空,好像是专门针对我等的。快走!”云淡见识似乎更高一筹,目光往空中飞快扫了几眼后,脸色骤然大变的说道。

二人身为兄妹,月梳自然对云淡之言一向信服,闻言一惊后,毫不犹豫的袖子一抖,一团黑光激射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就在二人身前化为了一辆棱形飞车。

此飞车不但通体黝黑,两侧竟然各有三对银色翅膀状装置,一看就非同凡响。

但还未等云淡月梳二人上车,祭坛和八根柱子一颤之后,各喷出一根五色光柱冲天而去。

一声晴空霹雳!

高空中法则波动一聚,骤然浮现一个直径足有十几里大小的光阵。

此光阵“嗡嗡”声一响,顿时在中心处浮现出一个五色状漩涡,里面只轰鸣声一响,顿时喷出一抹艳丽似血的霞光,直奔阵眼处一落而下。

血光一闪后,一层半圆状血色光幕骤然形成,仿佛一只巨碗般将云淡月梳和一干商盟卫士全都困在了其下。

同一时间,一股法则之力充斥着整个血幕之中。

云淡月梳二人只觉身上一寒,体内法力当即大都无法凝聚一起。

“不好,从地下走。”云淡一声低吼,单手一拉月梳,就同时一个模糊的出现在了飞车之中。

月梳慌忙一掐法诀,飞车立刻化为一团乌光的往地面一钻而去。

“砰”的一声。

乌光被地面无声浮现的一层青光反弹而开,重新在空中现出了飞车原形来。

云淡一声怒喝,单手一个翻转,手中突然出现一口丈许长金色长戈,用力往下方一挥,就化为一道金光的狠狠一扎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

一团金色骄阳在地面上爆裂而开,气浪一卷而开后,将附近的一些商盟卫士都吹的东倒西歪,再无法站稳身形。

但等云淡单手一招,将金戈重新召回,地面金光一敛消散后,地表处青色符文闪动不已,竟一副完好无损的样子。

“怎么可能!大哥你的灵光戈,可是无坚不摧的。”月梳见到此幕,一下失声出口。

“还不明白吗,我们都上了明尊那老匹夫的大当了。这里哪是什么阵眼,分明是专门对我们兄妹设下的绝地。”云淡死死盯着地面上若隐若现的青光,脸色难看异常的说道。

“他为何要如此做,将我等困在这里,对其能有何好处不成?而且这禁制纵然厉害,还能真困住我兄妹不成。”月梳先是一怔,但马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禁制何须真能困住我们,只要让我二人无法马上离开就行,至于为什么……”

云淡目中精光一闪,忽然手臂再次一个模糊,却将金戈向那祭坛一投而出。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祭坛在金光一闪而过后爆裂而开,无数碎石激射飞溅后,只在原地留下一个巨大深坑而已。

“这是……”月梳盯着巨坑,有几分意外起来。

“明尊根本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玄天之宝。他恐怕是想让我兄妹当玄天之宝的替代之物!”云淡咬牙切齿冷冷的说道。

“他真敢如此做!既然这样,我兄妹一定不能留在这里,要马上离开才行。”月梳大惊失色的说道。

“不用怕。我虽然不知道明尊设下这种圈套,但既敢带你参加这次灭仙大战,自然也准备了好几种后手。”

话音刚落,云淡一张口,喷出一颗淡黑色的圆珠来。

他一把将圆珠抓住,脸上狞色一现后,就将此圆珠冲附近血色光幕狠狠一投而出。

几乎同一时间,血色光幕只是血光一闪,突然一股血色波动在其中回荡而起,所过之处,那些商盟卫士纷纷化为一股股血雾的爆裂而开。

而那颗黑色圆珠还未来及击到血幕上,也被血色波动一卷其中。

“噗”的一声,黑色圆珠只是滴溜溜转动了两下,就化为一股黑烟的凭空消散。

“不可能!”

云淡一看到此情形,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血,再无法保持镇定之色了。

月梳则大惊之下,双袖接连挥动,当即数十件各色宝物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但方一飞出没多远,就同样无端的爆裂而开。

这时,其他地方的商盟卫士全都尽数化为了血雾,那股诡异波动当即从四面八方向二人一卷而来。

云淡月梳互望一眼后,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绝望之色。

若是他们实力完好之时,也未必没有手段来应对这诡异攻击,但现在却真的只能束手无策了。

二人一咬牙下,一口气所有宝物一放而出,同时将体内所剩法力全都催动而起,灌注在护体灵光之中。血光一闪,诡异波动就将二人全都淹没进了其中。

结果仅仅片刻后,血幕中“砰砰”两声闷响传来,里面血雾滚滚一凝后,就全被空中漩涡一吸而入。

另一边阵眼处,韩立身处一小块被黄色光幕隔开的地面上,抬首望着高空中再次嗡嗡大响的巨大光阵,神色凝重万分。

此地除了他之外,其他商盟卫士赫然也化为血雾的被空中光阵一吸殆尽。

“噗”的一声。

空中光阵一闪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金色小人被数名金色甲士同时按住,同时附近虚空中一根根紫金色光丝凭空涌现,一道道的往其身上缠绕而去。

“哈哈,在我灵域之中,你就算有天大本事也无用,现在看你再往哪里逃去。”马良所化巨大金人,哈哈大笑的向小人所在处一飘的飞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下方波动一起,一个几乎遍布大半鸣煞之地的超级光阵凭空从地面涌现而出,正好以金色巨人所在为中心。

“不好!”

马良一凛,神念方一往地上光阵一扫而去,立刻脸色大变的失声出口。

几乎同一时间,下方光阵中心处一根晶莹光丝无声的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洞穿虚空的贯穿整个天地之间。

马良一看此晶丝,却如睹蛇蝎般的瞳孔一缩,毫不犹豫的遁光一起,化为一团金光的向后激射而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