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一十九章 真仙之身(上

此金符表面无数米粒大小金文闪动不已,并通体涨缩不定,更在手指间不停扭动摇晃不已,仿佛本身就具有某种灵性一般。

马良眉头紧皱的再沉吟了好一会儿,才最终面现一丝决然的将金符微微一抖。

“噗”的一声。

金符一闪之后,一下化为一道数丈长金虹破空飞起,围着马良上下盘旋飞舞不定。

同一时间,马良两手开始飞快掐诀,口吐某种晦涩法诀起来。

只见黑白二气同在身上一闪后,黑袍青年身上开始放出某种恐怖之极气息,并且不停的疯狂壮大,转眼间连附近虚空在这股气息压制下,都不禁发出嗡嗡的低鸣之音。

强大到这种程度的气息,似乎根本不应该出现在灵界之中的。

血河外,银罡子正催动上百道尺许长银梭状宝物,将对面一条血蛟再次洞穿千疮百孔的爆裂而开,面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

但下一刻,其蓦然脸色一变,目中灵芒一闪的急忙往血河中一望而去。

其他几名大乘同样感受到了血河中恐怖气息的存在,全都大惊的攻击一缓,同样分神注意起血河处的异变来。

至于圆盘上负责掌控全局的明尊,一感应到这股强大气息后,并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反而双目一眯,隐约透露出一丝期盼表情。

“砰”的一声。

圆盘中一个光阵骤然浮现而出,光芒一敛后,那名叫轩九灵的灰袍男子就面色苍白的闪现而出。

“怎么回事,你好像吃亏不小。可是将那精怪斩杀掉了?”明尊转首看了一眼,发现同伴小半身子凭空不见后,当即微微一惊的问道。

“没什么。那头精怪竟是传闻中的火中圣兽,幸亏其神智不再,只是一具傀儡,我才能活着回来的。不过你放心,已经将其斩杀掉了,那边阵眼也安然无事,不会误了你的大事。”轩九灵轻吐一口气的回道。

“火中圣兽!这就难怪了,对方不愧为仙界之人,还随身带有这种强大灵兽。你不会动用了那九劫灭灵大法了吧!”明尊闻言有些动容了,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急忙又追问了一句。

“放心。那大法是我击杀那名真仙的唯一机会,我怎会轻易动用的。若真动用了,我也不会变的这般狼狈模样了。”轩九灵脸上肌肉抽搐一下的回道。

“这就好。那名真仙好像也开始解开封印,准备回复全盛时的实力了。你不久后就要出手了,快将这颗水源丹吃下,再运功化开,这对你伤势有些用处的。”明尊脸上神色一缓,但袖子一抖,一颗蓝蒙蒙丹药冲灰袍男子激射而去。

“多谢了。水源丹应该对我此刻情形正好有几分效用的。”轩九灵也没有客气,一把将蓝色丹药抓住,顺手抛进了口中,吞进了腹中,就大模大样的在原处直接盘膝坐下,闭目疗伤起来。

下一刻,就见他伤口处一层淡淡蓝光浮现而出,所过之处,焦黑之色一点点的被驱除干净,同时无数血丝飞快蹿出,密密麻麻交织一起,重新组成一块块血肉起来。

明尊见此微点下头,头颅一转后,目光重新落在了远处血河中。

只见这时的血河传出轰隆隆的响声,所有血水都开始疯狂涌动起来,并掀起一波接一波的血色巨浪。

八条血龙和四只血巨人在刺激下,也实力暴涨不少,竟一时间在四头黑猊兽和那些大乘强者攻击下继续强撑不倒。

血河中那股恐怖气息,更是已经强大到了任谁一接触都不禁心惊胆战的地步。

高空中一声晴空霹雳,一团七色云团无视两仪微尘阵禁制的凭空浮现而出,并疯狂扩散涨大,转眼间就将整个鸣煞之地全笼罩在了其中。

蓦然,七色云团开始转动起来,同时里面雷鸣声一响,一道道紫金色电光若隐若现。

血河中,马良仍单手掐诀,但双目已经合上。

四周扭曲的虚空中突然一闪的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紫金色符文,滴溜溜一转后,就分别化为七八道紫金色长链,略一抖动后,就分别往马良身上一缠而去。

“轰”的一声闷响。

那道围绕马良上下飞舞的金色符箓,突然爆裂而开,无数金色光丝从中狂涌而出,一闪之下,就丝网般的将附近紫金锁链全包裹在其中。

清鸣之声大响!

马良头顶处天灵盖一开,一个金色小人凭空浮现而出。

此小人面无表情,抬手冲那些被包裹住的紫金锁链一招手。

顿时“噗”“噗”声大响!

紫金锁链一下化为七八道金光的往马良天灵盖处激射而去了,并一闪即逝的不见踪影。

金色小人则身躯一晃,金霞一卷的也回到了天灵盖中。

马良身上散发的那股恐怖气息,一声嗡响的消失不见了,紧闭双目则徐徐一睁而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之意。

天空中再一声轰鸣,原本凝厚异常的七色云雾和那些紫金色电弧竟纷纷一个模糊的凭空消散。

几个呼吸间工夫后,高空中一切就恢复如初,仿佛刚才一切全都是虚幻泡影一般。

银罡子等人虽然无法确切看到血河中的马良变化,但是那股恐怖气息消失,仍然让这些大乘心中一松,忙再次催动神通和法宝向面前对手发动了狂攻。

而就在这时,血河中马良却手臂一抬,一根手指冲外面虚空一点而去。

八条血龙和四只血巨人各自一声怒吼,体表无数白痕浮现而出,再血光一闪后,就化为漫天黑色血雨的纷纷爆裂而开,将附近虚空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银罡子等人不及防下,自然大惊的纷纷施法躲避。

四头黑猊兽,更是只是身躯一扭,就直接在原处化为黑雾的消失不见了。

但是血雨笼罩范围实在不小,外加事先丝毫征兆都没有,光头大汉和那名满头珠翠的宫装女子动作稍微慢了一些,仍然被血雨攻击到了。

二者心中同时一沉!

但光头大汉马上一声低吼,原本盘旋在体外的数件银盘状宝物骤然间光霞大放,化为数层银幕的护住了全身,同时身躯骤然一个模糊,直接化为了一个灰蒙蒙的黑影般存在。

淡绿宫装女子却玉容一沉,两手一掐法诀。

破空声大起!

此女满头珠翠竟化为数十件各种防御宝物的激射而出,在头顶也形成密密麻麻的各种防御禁制,同时绿色宫衣上霞光一卷,各种青色符文一现而出,另形成一层防御符阵罩住了全身。

二者不愧为大乘中的真正强者,在见到黑红色血雨的瞬间,就感应其中蕴含的恐怖威能,不约而同的各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防御来。

下一刻,足有近百滴血雨同时落在了这两名大乘所在之处。

结果黑红血滴方一接触那些防御宝物和形成的各种防护光幕后,竟纷纷爆发出一股股青烟的洞穿而过,直接激射到了两名大乘的护体灵光上。

两声惨叫传出!

光头大汉和淡绿宫装女子还是化为两道惊虹的冲出了血雨,但等二人跌跄的在附近再次现出身形后,银罡子等人一望而去,均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光头大汉半边脸孔赫然已经皮肉全消,露出了里面泛起一层诡异灰光的白森森头骨,让人看了心惊肉跳不已。

宫装女子虽然面容无恙,但是一条手臂却彻底的消融不见,连骨头都未曾留下分毫的样子。

“这血雨是什么攻击,竟然可怕到这种程度!”乌灵夫人见到此幕,脱口失声起来。

其他人也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这好像是传闻中的血道修炼极至才有的血源之力,传闻一滴此血就足以洞穿大地山海。现在看来,其威能就算不是真这般可怕,也不会相差太远的。”银罡子等人上方波动一起,明尊一个大步的从虚空中走出,神色凝重异的说道。

“血源之力?嘿嘿,这点威能又怎敢作此称呼,只不过是我前些时候将收集来的灵血略作一番些许炼化而已,离成为真正的血源之力还差十万八千里远。”血河中传出一声淡淡的声音。

血河骤然血水往两侧一分,从中现出了马良面带冷笑的身影来。

一见马良出现,乌灵夫人等人一凛,目光“唰”的一下,全都落在了对方身上。

“阁下可真是从仙界而来的?”明尊在瞳孔一缩后,却十分平静的问道。

“不错,本座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成就了真仙之身,这一次要不是有重任在身,怎会到你们这等失落的小小界面来。”马良倒是坦然的回道。

“重任?道友有何事情能和我们灵界有关,可否明言相告。”明尊闻言心念飞快一转,但面上丝毫异色未露的问道。

“没有这个必要了。此事我已经有眉目了,只要打杀你们这些区区的蝼蚁,就可轻易办成此事了。现在吗,本仙就直接送你们上路吧。”马良淡淡说道,不管对面诸多大乘有何反应,就单手往身前一横,五指掐出一种类似兰花的古怪法诀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