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一十三章 打赌

“什么,少了韩道友三人我等实力可会大减,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轩九灵道友现在又在何处,不会也不打算和我等一齐行动吧。”银罡子眉头一皱,也直接问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有韩道友三人亲自守住阵眼,我等才不用担心两仪灭尘大阵会被对方施手段破掉。毕竟此法阵是仙界秘阵,是针对那名真仙必不可少的杀手锏。两者相较轻重也只能取其一了。至于轩九灵道友,诸位不用担心了,他已经来到了此处。”明尊不慌不忙的回道。

而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另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一下在此片虚空中回荡而起。

“怎么,几位是在担心轩某人临阵退缩不成!你们尽可放心,就算你们都改变了主意,轩某也会独自一人出手的,能斩杀一名真正仙人的机会,可不是随时都能碰到的事情。”

“这般大口气,果然是轩道友的声音。既然道友已经到了此地,何不现身和我等一见的。”乌灵夫人面色一松,但目中眸光四下一扫的说道。

其他人闻听此言,面色也为之一缓。

“轩某人一向喜欢独来独往,和你们相见就没有必要了。诸位只要知道,到了该出手的时候,在下自会出手就行了。”轩九灵仍然毫无感情的传声说道。

这一下,在场的诸多大乘强者只能面面相觑的无语了,同时他们也对始终无法发现对方隐匿的准确位置也有几分骇然。

鸣煞之地边缘处,远处天边破空一响,一道青光一闪而现,并在一个模糊后,一头扎入了鸣煞之地中。

突然青光一敛,半空中现出一艘十余丈长的琉璃飞舟。

在飞舟前端,六翼和冰凤均都面色异常苍白的站在那里。

“这一次,可亏大了。没想到那疯子经过先前的那番消耗,非但法力丝毫不见损耗,反而似乎比以前更加持久了一些。但到了这里,应该暂时安全了,我等要稍微等候一下,让其好拉近些距离,再进入里面。”六翼转首望了后方一眼后,目中闪过一丝惧意的说道。

“不错。这一次我们不但将赫连商盟交付的那些丹药符箓全消耗的差不多了,甚至连你我刚刚恢复的一些本源之力也全都赔进了其中。若是这一次,商盟那些人无法将此疯子镇压的话,你我连逃命的机会也没有了。”冰凤俏脸同样难看的回道。

“明尊这老家伙不是自称请到了整个大陆排名前列的那些强者吗,其中也应该有我那位前主人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我这位前主人的确手段不凡,有其加入的话,这一次多半不会失手了。”六翼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想不到你对韩兄倒是颇有信心的。”冰凤有些意外起来。

“哼,要不是如此,我何必对那明尊提千年内不得找我麻烦的条件。有这千年时间,我就足以修成大法,在灵界再也不惧任何人了。”六翼哼了一声,目光微闪的说道。

“是吗,我倒是觉得以韩兄的妖孽资质来看,千年后神通更不知会到了何种恐怖程度,甚至说不定万年之内就会有直接飞升仙界的可能了。”冰凤瞥了六翼一眼,嘴角带有一丝讥讽的说道。

“飞升仙界!哈哈,你也将此事看的太简单了。整个灵界大乘存在何止数百,但近十万年来又听说过有谁飞升仙界成功了。我这位前主人就算资质再逆天,再有大机缘在身,飞升仙界可能是百不足一的。”六翼狂笑一声的说道。

“是吗,但我对韩兄最终进入仙界却是很有自信的。若是这次你我最终逃过一劫保住性命,你我要不要打一个赌。”冰凤听到这里的话,脸上忽然带有一丝奇怪之色的说道。

“打什么赌?”六翼有几分意外了。

“很简单,就赌韩兄是否真能在万年内飞升仙界,成就真仙之身。”冰凤一字字说道。

“赌注是什么?”六翼盯着身旁女子,觉得对方不像是玩笑之言,才半晌后冷冷的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做你的双修伴侣吗,我若是输了,就答应下此事,嫁给你为妻。但若韩兄真在万年内飞升成功,你就答应以后有我在的地方,必须主动退让避开,不得与我有任何争抢事情发生。当然在这万年之内,也不得再来骚扰我。”冰凤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倒是真对我那位前主人很有把握!”六翼闻言,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了。

“怎么,你不敢了。你若是对自己判断没有什么信心,自然也无需打赌,只要等以后再乖乖被韩兄抓为灵宠吧。”冰凤似笑非笑的言道。

“我又有什么不敢。不过赌注也必须改变一下。你既然打算以此赌约束我万年,那就要承担相应后果。若是我那前主人无法在万年内飞升,我也不打算娶你为妻,你就做我的一名侍妾吧,以后我的任何使唤吩咐,你都不得拒绝。而且此赌,你我都需以心魔发下噬血毒誓。”六翼脸色阴沉思量一会儿,突然脸色一狞的说道。

“为妾!噬血毒誓!好,这都这没有问题。”冰凤眸光一转,竟不加思索的一口答应下来。

六翼见此情形,心中一凛,但心念再飞快一转后,觉得并无任何问题,自己输掉可能性极其微小后,当即就一张口,喷出一团精血。

他用手指虚空一点,顿时那团精血滴溜溜一转,一下化为了一个血红色鬼脸。

六翼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掐诀不已的面对鬼脸的发下了一番心魔誓言。

旁边冰凤见此情形,黛眉一挑,同样口喷精血的施法一遍,也发下了相应的誓言。

打赌指示做完后,冰凤六翼再互望一眼后,均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胸有成竹的神色。

但下面未等二人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六翼忽然神色一变,一下转首向后方一望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后面天空中一黯,阵阵的雷音之声隐约传来,并且越来越大,转眼间就化为惊涛骇浪般的巨声。

“快走,他要来了。”冰凤则脸色大变的说道。

六翼二话不说的一手掐诀,一手则一个翻转,将一颗赤红丹药直接抛进了口中。

顿时二人足下琉璃飞舟猛然一颤,一下化为青虹的破空而走,只是几个闪动间,就消失在了鸣煞之地之中。

不过十几个呼吸间工夫后,后方天边血光一现,一道滚滚血河凭空浮现,并以不可思议遁速向同一方向滚滚而来。

而在这条血河之中,八条五爪血龙口喷金芒,张牙舞爪的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在血河之中若隐若现。

转眼间,滚滚血河也一下冲入了鸣煞之地,直追琉璃飞船而去。

二者一追一逃之间,遁速之快都是外人难以想象,但之间距离却在飞快缩小拉近起来。

不到一盏茶工夫,站在琉璃飞舟上的六翼二人人已经肉眼可以看到后面铺天盖地而来的血色景象,神色均为之一紧。

“明尊所给的避风符还有吗?”六翼向冰凤问道。

“只有最后一张了。”冰凤迟疑了一下后,说道。

“那还等什么,这等秘符这时不用要用在何时!”六翼低吼的说道。

冰凤闻言,二话不说的一条香袖一抖,一道银灿灿符箓从袖口中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后,就没入足下飞舟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飞舟通体表面无数银色符文一现,再狂闪之下,就一缩的重新隐入船身之中。

琉璃飞舟顿时爆发出刺耳的尖鸣之声,通体一个模糊后,遁速竟一下提升了倍许之多,以比后方血河还要快上一线的向前激射而去。

“哼,又是这一招。区区一个失落界群,竟然也有我们仙界才有的避风符,这倒是一件意外事情。”血河中某条血龙头上站立的马良,忽然冷哼了一声的说道。

“主人,这多半应该是那些上古仙人遗留在此界的一些符箓,否则这些人怎可能炼制出这等仙符来的。”旁边站着的阳鹿,躬身回道。

“就算如此,他们有此符箓相助的话,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否则早在月许前就应该将他们全都抓住活捉了。”马良脸上显露一丝不耐之色来。

“主人放心,这等仙界符箓纵然灵界还有一些,但也绝不会有太多的。以他们先前的消耗来看,手中也没有几张了,这就是最后一张也说不定的。”阳鹿恭敬的说道,却不知自己随意一句竟真说中了六翼二人的真实情况。

“希望如此吧。阳鹿,你觉得这里是不是一个埋伏我的好地方!”马良先是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但庞大神念往四周一扫后,突然面现一丝怪异之色的问道。

“莫非主人发现了什么?”阳鹿心中一惊,急忙问道。

“这倒还没有,不过这里阴煞之气如此浓重,就算是我神念也大受限制。若是在这里设下圈套的话,正是对付我的一个绝佳地点。”马良淡淡一笑,但目中却有一丝冰寒一闪而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