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零七章 商盟之危

“主人尽管施法,属下一定做好护法之事。”阳鹿不加思的说道。

“好,那就在前面找一处地方来做此事吧。”马良点了点头后,淡淡说道。

于是二人当即遁光一起,直奔前方巨型山脉激射而去。

数个时辰后,在山脉中心处的一座巨大山峰之顶,黑袍青年双目紧闭的盘坐地上,身前一颗黑白晶球滴溜溜的转动不停,一张血红鬼脸从上面徐徐一泛而出。

马良一根手指冲晶球只是一点,当即鬼脸面上狞色一现,双目一下死死盯住了某个方向,并在下一刻,一下就喷出了一颗血蒙蒙光球,此光球只是一个闪动,就无声的没入黑袍青年眉宇。

“哼,果然那两个家伙跑到了此大陆来。咦,看看其所处方向,似乎和那个赫连商盟所在极其相近,难道他们就躲到了那里。”马良双目一睁而开,脸上带有一丝意外之色的样子。

“既然商盟之人打算冲主人图谋不轨,的确有可能庇护那两个对主人不敬的小辈。”站在一旁的阳鹿,眼珠滴溜溜一转后,急忙这般的回道。

“若是如此也好,正好将他们全都一起解决了。”

马良冷笑一声,再一张口,“噗”的一声,将晶球和鬼脸再化为一团黑白之气的吸入腹中。然后他神色又一凝,一手往头顶处一拍,顿时一阵金光缭绕后,一个散发五色光霞的光蒙蒙小人凭空浮现而出。

此小人和马良面容一般无二,但身躯晶莹剔透竟仿佛琉璃躯体一般,一只小手只是虚空一招,当即一道金色符箓从体内一卷而出,在附近处一阵盘旋飞舞。

琉璃小人神色肃然,两手一掐诀后,十指当即车轮般的冲金色符箓连弹而去。

此符箓一声嗡鸣,一个灰白色虚影从中一冒而出。

这虚影看似是一个面容俊美异常的青年,但是双目无神,只是静静悬浮在虚空处,并且身体中隐约有一条黑白光带和符箓相连。

“疾!”

琉璃小人一声低喝,说中法诀一遁,体表五色霞光一阵疯狂流转不定。

俊美青年虚影则一阵模糊后,忽然双目有神的朝某个方向飞扑而去,但只是飞出去百余丈后,就被那黑白光带狠狠一拉而住。

“哈哈,终于找到了此次下界的目标。看来用不了多久,就可轻易返回仙界了。”琉璃小人脸上喜色一现,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接着小人手中法诀一变,自身和金色符箓以及俊美男子虚影全都一闪的消失不见。

下方,马良本体双目则满是兴奋之意的一睁而开,能如此轻松借一丝残魂感应到目标所在,这实在是大出乎其预料之外的事情。

“恭喜主人,那我们下面是先去找主人此行目标,还是先去那赫连商盟?”阳鹿也忙满脸笑容的说道。

“嗯,既然知道了我此行目标的准确位置,倒不用担心其会跑掉的事情了,还是先解决掉赫连商盟这些跟我做对的家伙,反正也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的。我那万灵血玺还正缺少几场盛大血祭,才能正式祭炼完成的。”马良略一沉吟后,就面现一丝狰狞的说道。

阳鹿闻言,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同意见。

于是二者遁光一起,奔某个方向激射而去了。

而就在先前马良动用那张金符感应目标的时候,在灵族灵域的禁地中,一座体表泛着丝丝蓝芒的千余丈冰峰下方,一名被一道道符链捆束的俊美青年,正双目紧闭的陷入昏迷之中。忽然间,其眉宇间处的金色灵纹骤然间闪了一下,被眼皮覆盖的眼珠似乎也不经意的动了一下。

“砰”的一声!

俊美青年面前波动一起,一个尺许高的白袍小人在冰峰中一闪现而出,满脸紧张的往附近处扫视不定,最后目光一闪的落在了俊美青年的脸孔上。

半晌后,白袍小人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脸上惊疑之色并未去掉,反而略一沉吟后,单手一掐诀,口中无声的动了几下。

结果片刻工夫后,一道白虹从远处激射而来,一个闪动后,一名面容和小人一般的白袍老者无声的出现在了冰蜂前。

“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要召唤我过来。”白袍老者冲小人神色凝重的问道。

“刚才好像出现了一些异常,但我检查过附近禁制并无什么发现,你在外面可有什么发现?”小人正色的说道。

“外面没有什么事情。我一直守在入口处,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可能一点感应没有的。”白袍老者有些意外的回道。

“既然一切无事,那刚才的异动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已经被我等彻底封印住了,连神念都不可能有一丝妄动的。”下人却眉头紧皱的问道。

“如此的话,的确有些古怪了。”白袍老者也不敢大意的沉吟起来。

“最近外界可有什么大事发生吗?”小人目光闪动几下后,忽然问了一句。

“大事?没有啊,自从魔族被打退之后,附近区域除了人族势力有些增长之外,其他都一切如常的。”白袍老者一捻胡须,十分肯定的回道。

这位灵王虽然实力非凡,但是在灵界却极其低调,赫连商盟在不知其真正深浅之下,自然没有将其列入联手之列,更不会将仙人出现之事相告的。

“那可能是我多心了。我再检查一遍禁制,若是无事的话,就应该真只是一个巧合了。”小人神色微微一松,轻吐一口气的说道。

“好,为了小心起见,最近我会让外界的守卫再增加一倍,以防万一。”白袍老者想了想后,也只好如此的回道。

小人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的单手一掐诀,身躯“砰”的一声自爆而开,化为点点白光在冰峰中凭空消散了。

而白袍老者则脸色阴晴不定的在原地再低首想了一会儿后,觉得真没有什么漏洞后,就摇摇头的遁光一起,化为一道白虹的破空离去。

……

“什么,有那疑似血祭凶魔已经来到了风元大陆,并在向本盟所在赶来,离这里不过只有半月的路程了?”赫连商盟大厅中,端坐椅子上的明尊,脸色一下大变的冲身前一名不起眼中年男子说道。

“不光如此,甲豚族第一太上长老也已经被其斩杀掉了。我等确认了此信息后,再加上对方外貌形容,才敢肯定对方就是那血祭凶魔的。”男子躬身肃然回道。

“甲豚族领地离我们这里可不近,你们怎么到现在才得到此消息的。”明尊从椅子上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阴晴不定的喝问道。

“明大人,这血祭凶魔行动极其诡异迅速,要不是对方在借用某处传送阵传送时被本盟弟子认了出来,恐怕到现在,我等还无法知道此凶魔来到风元的消息。”男子苦笑一声的回道。

“那凶魔直奔本盟而来的消息,是否也已经确认过了。”明尊又问道。

“这个应该没错的。按照其所走路线,一路上除了本盟外,根本并无其他大些势力挡在前方。这凶魔会如此做,难道已经知道本盟要召集强者对付他的事情!”男子迟疑了一下后,才十分肯定的回道。

“此事的确应该消息外泄了,而且多半源头是出在甲豚族那位第一太上长老身上了。我当初也向其发出了相关邀请,现在他既然陨落在了这凶魔手中,看来被对方搜魂过一番了。否则无法解释凶魔眼前的举动。”明尊眉头皱起的想了好一会儿后,才阴沉的回道。

“那现在要如何是好,虽然知道了这凶魔已经朝这里来了,但要召集那些强者的话,半个月时间绝对不够的。谁也没有想到,此凶魔会直接针对本盟而来的。”男子有几分惶恐了。

“慌什么?既然现在无法力敌对方,只有让本盟化整为零的退避一二,好为召集本大陆强者争取一些时间。”明尊却已经有了对策的说道。

“暂时退避?”男子闻言微微一怔。

“本盟和其他族群势力不同,可并没有庞大人口族人和固定领地,只要将所有人手转明为暗,我倒是不相信凶魔还真能奈何本盟如何?”明尊平静的的说道。

“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属下这就安排撤离之事。”男子终于恍然大悟了,大喜的说道。

“别急。除了撤离之事外,你立刻开始传讯给那些事先约好的各族强者,让他们全都到鸣煞之地的天外天集合。那里死煞之气浓重无比,正适合用来召唤本盟供奉的那几头上古真灵。”明尊胸有成竹的吩咐道。

“在那里和那凶魔对战自然是最佳的选择了,但对方会如此老实的到那里去吗?”男子有几分迟疑了。

“放心。我将六翼二人请到盟中来,不就是为了用在这时的吗?”明尊冷笑一声的说道。

“原来如此,属下明白了。”男子彻底明白过来,钦佩的躬身一礼后,当即退出了大厅。

明尊来回踱走了几步后,还是坐回了位子上,但满脸神色变化不定的在思量着什么。

……

人族元合岛青元宫中,韩立正盘坐一块蒲团上,看着手中托着的一团紫金色雷团。

此雷团不过拳头大小,但只见电光微微闪动,却无声无息,听不到任何雷鸣轰响之声,看起来着实是诡异万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