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零六章 甲豚强者

“没什么,只是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追了上来。”马良淡淡说道。

“竟然有这般不知死活的蠢货,那交给属下来处理吧。”阳鹿恭敬的说道。

“来人修为不弱,你不见得能够轻易取胜的。”马良却摇了摇头的回道。

“这人竟有这般实力,莫非是甲豚族中的那一人,这倒是凑巧的很了。”阳鹿闻听此言,先是一怔,但马上想起了什么,面带一丝怪异之色来。

“哦,你知道后面追来之人是谁了?”马良看了阳鹿一眼,有些颇感兴趣了。

“若是属下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应该是赫赫有名的甲豚族第一太上长老,据说其实力之强和我等真灵相比也不逊色分毫,名气之大,足可以排进整个灵界前五之列的。”阳鹿有一分凝重的说道。

“前五?这就难怪敢如此孤身一人的追下来了,既然这样,那就好好招待一番,将其精魂也炼化成万灵血玺的主灵了。”马良一声冷笑。

随之他袖子一抖,一颗寸许大的血色小印从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化为一团血光的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旁边阳鹿看见血色小印的时候,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此宝厉害,他先前和其他两名真灵联手和马良大战的时候,可是深深领教过的。

要不是三者联手也无法抵挡此印的恐怖威能,又怎会被逼动用那伤己伤人的法则之链手段。

就在阳鹿心有余悸的时候,后方天空中雷鸣声一响,一只十几丈长的白骨飞车在无数银弧缭绕中浮现而出,再几个闪动后,就一声轰鸣的出现在了离二者不过百余丈远的虚空处,嘎然一声的停在了半空中。白骨飞车前端,赫然有一名枯瘦细长的甲豚族老者。

此老者满头灰白长发,双目碧绿阴森,两只交叉放在身前的手臂上,套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骨环,肩头两侧则各有半截数尺高骨幡迎风飘动,幡旗上面灰茫茫一片,但隐约有无数鬼影若隐若现,并传出一阵阵的鬼哭狼嚎声。

“真灵?”

白骨飞车上甲豚族老者,目光只是在对面二人身上一扫,当即瞳孔一缩的停在了阳鹿身上,并一惊的叫出声来。

“哦,阁下倒是眼尖的很,竟一下认出了本座的来历。”阳鹿见此也大感意外,但面无表情的回道。

“道友既然身为真灵,为何要在本族禁地处大开杀界,甚至还毁了本族的跨大陆传送法阵。”甲豚族老者脸色阴晴不定的了一会儿后,才神色一缓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你的族人太没有眼色,竟然敢得罪在下主人,也只能让他们以死谢罪了。”阳鹿轻描淡写的回道。

“主人?”

甲豚族老者这下真的大吃一惊了,目光一动后,顿时回转到了马良身上。

这位甲豚族强者,在对方一身黑袍和有些苍白的脸孔上一扫后,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想起了前不久才刚刚收到的某个消息,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但面上却丝毫异未露,反而忽露出一丝笑容的回道:“原来是族中那些晚辈在先得罪了两位,既然这样在下本族向二位赔罪一声,此事就这样算了吧。在下还有些事情,就不在此多逗留了,先告辞一步了。”

话音刚落,这位甲豚族老者就单足轻轻一点,顿时身下骨车一声霹雳,就在无数电弧涌现中向后倒退飞去。

“嘿嘿,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阳鹿却一声狞笑,毫不犹豫的一步踏出,同时单手虚空一抓,五指中蓦然多出那柄黑色巨斧来,并一抖的向前狠狠一斩而去。

“噗”的一声。

一道黑蒙蒙刃芒从黑斧上一闪而出,化为一片黑色浪潮的直奔骨车一卷而去。

骨车上的甲豚族老者见此情形,脸色一沉,一条手臂只是微微一抖,顿时上面一枚骨环弹射而出,并在呜呜声中,一下化为了亩许般庞大,体表泛起无数灰白符文的迎着黑色刃芒一撞而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骨环缩小如初的一弹而回,而黑色刃芒也在这一击下尽数溃散而灭。

但白骨飞车后退遁速却丝毫未受影响的样子,并一闪的就到了千余丈之外的地方。

正当甲豚族老者轻吐一口气,心中一松的打算全力催动飞车一个掉头,要全力逃之夭夭的时候,天空中忽然轰隆隆一声巨响,一颗小山般血色玺印虚影凭空浮现而出,并徐徐一落而下。

此印看似下落之势徐缓,但一个模糊后,就无声的出现在了白骨飞车上方处,同时一股法则波动先一步的瞬时一卷而下。

甲豚族老者心中一凛,急忙两只肩头一晃,那两只白骨幡旗当即飞射而出,迎风一涨后,就分别化为了十几丈长,里面鬼哭声一盛,立刻从中冲出数以百计的恶鬼来,每一头都青面獠牙,浑身煞气惊人,都有合体期的恐怖实力。

而十几枚骨环也同时从老者两条手臂中激射而出,并或呜呜怪响,或涨缩不定,分别展现不同威能的直奔血色玺印虚影一砸而去。

一阵连绵巨响当即在空中传来。

十几枚骨环后发先至的在和玺印虚影一接触后,全都一震的寸寸碎裂而开。

上百头恶鬼更是在被血色玺印的法则波动一卷而入后,也纷纷一闪的溃散而灭。

血色玺印虚影几乎丝毫影响没有的仍然一压而下。

甲豚族老者目睹此景,脸色大变,不加思索的单手猛然一掐法诀,一下将体内庞然法力全灌注到身下飞车中。

顿时白骨飞车体表银弧狂闪,一个模糊,竟一个翻身的化为了一条被电弧缭绕的五爪骨龙,扬首一声怒吼后,就要一个闪动的从原处瞬移而走。

远处马良见此情形,却哼了一声,单手只是一掐诀,一根手指冲血色玺印蓦然一点。

玺印虚影当即一晃,体表骤然一片血色符文一闪而逝。

同一时间,下方骨龙四周处则“砰”“砰”几声传来,数条血红色触手从虚空出弹射而出,并出其不意的一下锁链般缠在了骨龙身上。

任凭骨龙身上雷鸣震天,拼命的张牙舞爪,却无法摆脱这些触手分毫。

站在骨龙头颅上的甲豚族老者心中一冷,但马上一声低喝,一张口,数团精血一下化为血雾喷到了骨龙身上。

顿时骨龙空中一声龙吟传出,身躯一下在电弧包裹中疯狂涨大,顷刻间就摇头摆尾的化为了千余丈之巨,竟要凭借庞大体形硬生生的挣破身上血色触手。

但让老者心中一沉的事情出现了。

十几条血色触手竟随着骨龙体形涨大,同样为之狂涨不断,竟如跗骨之蛆般的始终缠绕在骨龙身上,并最终一闪后,化为滚滚血河的将骨龙金彻底围困在了其中。

甲豚族老者脸色真的难看之极,神念再稍一扫过空中玺印中蕴含的庞然法则之力,脸上更不禁隐约带有一丝恐惧之意。

“好,好,看来老夫不留下也不行了,那就让老夫好好领教一下阁下仙界秘术吧。”甲豚族老者心中一横,随之一咬牙的单手一拍头颅,天灵盖竟一闪的自行打开。

一股梵音之声从其头颅内传出,一个和老者面容一般无二的小人从中一飞而出。

此小人和老者本体不同,身上穿着一件金灿灿的甲衣,一手提着一杆赤红长枪,一手捏着一口白骨小钟,但头颅后赫然另有一张狰狞异常的鬼脸。

而小人方一飞出的瞬间,立刻身躯一扭,一下一个模糊的幻化出十几个一般无二的小人虚影。

这些小人虚影同时将手中赤红长枪往高空一举,顿时十几条赤焰滚滚一涌而出,再往同一处一凝后,却化为一条生有十几颗头颅的庞然火蟒。

火蟒所有头颅都扬首一声嘶鸣后,就冲空中巨大玺印虚影一扑而去。

同时这些小人虚影另一只手中的白骨小钟也全一抛而出,迎风一涨后,化为了丈许巨大,并晃了一晃后,空中立刻遍布“当当”的清脆钟鸣之声。

……

“有些意思,想不到这风元大陆上竟然有人打算先下手为强,也要召集大量强者共同对付我。赫连商盟,当初在血天大陆被我斩杀炼化了精魂的那一名强者,好像也是此盟中人。既然此盟中人如此不知死活,那本仙就直接找上门去,先灭了此盟再说。”马良五指一松,手中一具仿佛死物般的甲豚族老者尸体就从高空坠落而下,同时口中冷笑的说道。

“赫连商盟?此盟实力的确不弱,甚至整体实力不在角蚩族之下,主人还要当心一些的。”阳鹿在旁边恭敬的说道。

在见过了这位真仙几乎不费吹之力就收拾掉一名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的强者后,这位真灵再不敢有丝毫其他心思了。

“此盟实力越强,越适合当那杀鸡给猴看的靶子。否则真等他们召集了此大陆的强者,我虽然不惧,但也不想因此而耽误了正事。但在做此事前,我还需要先用秘术探测一下,我此行要找寻的目标是否就在此大陆之上的。”马良沉吟一下后,不慌不忙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