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大劫将至

“明尊……赫连商盟的那个‘明尊’!”六翼心中一惊,脱失声到。

以赫连商盟的名头,他自然不可能没有耳闻过的。

“呵呵,没想到老夫这点名头竟然也传入到了道友耳中。六翼道友不用多虑什么,本盟这一次之所以出动如此多人手来请,只是为了那名在其他大陆闹的天翻地覆的血祭凶魔而来的,对道友本身绝无任何恶意的。”明尊微笑的说道。

“那凶魔已经来到了风元大陆!”六翼闻言,脸色大变了。

“这个……本盟还未曾发现的,但是老夫认为,其出现在风元也只是迟早的事情。道友也是这般觉得吧,否则就不会如此的神情了。”明尊不慌不忙的说道。

“哼,明道友都亲自出马了,看来我不答应也是不行之事了。好,我就跟阁下走上一趟吧。不过我现在正身处恢复真元的关键时候……”六翼脸色变化不定,目光在眼前五名大乘脸上一扫后,终于决定暂时退让一下,但还是趁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哈哈,这个好说。本盟别的没有,一些丹药还是能供应的上,只要六翼道友跟我等回去,恢复真元的丹药就全包在本盟身上了。这位仙子,是冰凤道友吧。”明尊大笑几声,一口的答应下来后,又忽然转首冲一旁的冰凤问了一句。

“不敢,晚辈正是冰凤,前辈如何得知晚辈的。”冰凤闻言一怔,不敢怠慢的冲红发老者敛衽一礼。

“冰凤道友不用太客气,在下前不久才刚刚见过人族的韩道友,他亲口向我提及过仙子的,并让我若见到多加照顾一二的。”明尊异常和气的回道。

“韩兄……妾身明白了,晚辈也跟前辈一同去贵盟做客一次吧。”冰凤脸上一丝喜色闪过,但略一思量后,恭敬的说道。

旁边的六翼,听闻韩立之名后,脸色却有几分难看起来。

“那就多谢二位道友了,有些事情,明某在路上就想和二位道友详谈一番的。”

明尊见此情形微微一笑,单手一掐诀后,当即高空中一阵剧烈波动,一条百余丈长的青铜楼船撕裂虚空浮现而出,并向下方徐徐一降而来。

到了此时,六翼和冰凤当然不会再有反悔之意,当即一干人等全都飞上了空中的庞然大雾。

一声轰鸣,楼船化为一团青光的破空而走了。

一个月后,正在青元宫密室中提炼辟邪神雷的韩立,忽然神色一动,手中法诀一停,身上青光一闪,一张青色符箓从袖中一飞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蓦然化为数行青文的悬浮在身前低空处。

韩立只是看了两眼后,双目就不禁微眯了起来。

“冰凤和六翼竟然已经被找到了,赫连商盟的动作倒是极快,看来这联手之事他们还真有几分把握了。不过我现在虽然无暇分身,但是有些事情还必须派人亲口去询问一番的。”

韩立叹了一声的喃喃道,接着又想起了什么,单手一掐诀,嘴唇无声的微动了几下。

同一时间,青元宫另一处偏殿密室中,正在闭目修炼的花石老祖,耳中传来了韩立的传音之声。

其一惊的凝神听了片刻后立刻离开了密室。

半日后,花石老祖就匆匆离开了元合岛。

三个月后。

风元大陆上,族群足可名列前十的大族“甲豚族”禁地之中,百余名肥头大耳,头颅酷似猪首,但身躯强壮巨大的甲豚族卫士,正静静的守在一座巨大殿堂旁。

忽然大殿内传出阵阵的嗡嗡声,并有一丝空间波动从中传出。

外面数名修为最强的为首卫士,当即面色一变,互望一眼后,二话不说的一起向殿内走去。

结果只是穿过了一个七拐八拐的走廊后,一个被白蒙蒙光幕笼罩的巨厅就出现在了眼前。

在光幕之中,一个亩许大的巨大法阵赫然散发淡淡灵光,正身处激发之中的模样。

“怎么回事,现在这个时间怎会有人从其他大陆传送过来,费统领,你可提前收到什么命令?”一名身材略微矮小甲豚族卫士,目光一凝后,当即向旁边一身背巨剑的卫士冷声问道。

“没有,我们传送殿没有收到任何有人传送过来的命令?会不会是对面族中哪位大人有急事,并未提前打什么招呼,临时动用法阵传送过来的。”身背巨剑的卫士,摇了摇头,有几分迟疑的说道。

“的确有这可能,不管怎样,我们马上就知道是什么人会在这时候来我们风元了。”矮小卫士眉头一皱的说道,但仍然谨慎的冲其他人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

其他人立刻心领神会的一散而开,将整个出口一堵而住。

几乎在这些甲豚族卫士方一做完这些举动的同时,巨大法阵一声鸣响,中心处光霞一卷后,蓦然多出了一高一矮两个淡淡人影来。

这几名甲豚组卫士目光一扫而过后,那名矮小卫士当即脸色一变的喝问起来:

“不对,你们不是本族之人,那边主事之人怎会让异族在这时候动用跨大陆法阵传送过来的。”

“嘿嘿,那边之人?把他们全都杀了,不就可以自行传送过来了。”法阵中传出一个淡淡的声音,里面霞光一敛后,终于现出了两道人影的真实面目。

矮些人影身披黑袍,脸色有些苍白,高大人影却顶着一颗硕大鹿首,面露凶光的望着光幕外的一干甲豚族卫士。

正是真仙马良和阳鹿这头真灵。

“是敌人,立刻发警讯!”

背着巨剑的卫士一听此言,当即一惊的叫道,同时手臂一动,一把就将背后巨剑抓在了手中。

其他几人自然也反应了过来,一人不加思索的单手一扬,立刻一道红色符箓从袖中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仿佛无形之物的洞穿大殿顶部冲出。

下一刻,大殿外上空一颗赤红火球浮现而出,并一声巨响的爆裂而开。

附近百余名其他守卫一见此幕,当即一阵骚动,大半人往殿中一冲而入,小半人却身形往后倒退激射,并纷纷从怀中取出一件件布阵器具,往空中同时一抛而去。

刹那间,一缕缕五色光霞从这些布阵器具中飞卷而出,并在四周一凝之后,化为了三十六根巨大铜柱,笔直一坠而下,将整座大殿围在了其中。

这些铜柱,每一根都有百余丈长,表面赤红似火,铭印着密密麻麻的淡银色灵文。

这时,后退的甲豚族卫士才神色稍安的往大殿出口望去。

一声惊天东西的巨响!

整座大殿一下火山般从内向外的爆裂而开,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石木块向八方飞溅而去,但方一到那些赤红铜柱附近的时候,一层淡淡火幕凭空浮现。

所有东西一接触后,当即红光一闪的化为了灰烬,先前冲进去殿中的卫士,此刻却赫然踪影全无、外面剩余的甲豚族卫士见此情形,自然又惊又怒。

而就在这时,从大殿废墟中却徐徐飞出了马良和阳鹿两道人影来。

其中阳鹿单手抓着一颗圆乎乎东西往嘴边送去,似乎在大口咀嚼着什么。

“费统领!”

一名眼见的卫士一眼就看清楚了阳鹿口中在撕咬东西的真面目,当即惊怒交加的大叫一声。

“禁制攻击!”

看到此幕,所有人哪还不明白,冲入殿中的族人十有八九全都遭遇了不测,当即不知谁怒喊了一声。

顿时所有卫士纷纷开始催动空中的布阵器具。

五色光霞再次一闪后,三十六根赤红铜柱表面刺目红光一闪,各有一道红色光柱冲阳鹿一喷而出。

“嘿嘿,这点禁制也想奈何我?”阳鹿狂笑一声,只是猛然一吸气,身躯顿时吹气般的巨大而起,同时一件黄色战甲在体表一现浮出。

“噗噗”声大起。

红色光柱一击土黄色甲衣上,如击枯木般的纷纷一闪灭,包裹着在里面的阳鹿赫然毫发未损。

“来而无往非礼也,你们也接我这一招。”

阳鹿见此情形,一声狞笑,一只大手只是虚空一招,一只黑色巨斧凭空浮现,两手一抓后,用力向四面八方猛然一轮。

刺耳尖鸣之爆发而出!

一道黑色刃圈猛然从阳鹿身上一泛而出,并向四面八方一闪而逝的一卷而去。

“噗噗”之声大起。

三十六根赤红铜柱在黑芒一闪后,几乎同时从中间一斩两截,其所幻化红色光幕也一下溃散而灭。

阳鹿嘿嘿一笑,正想再出手将剩下的甲豚族卫士全都一斩而尽时,旁边的马良却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走吧。这些低阶家伙有什么可杀的,还是办正事要紧。”

“是,主人。”阳鹿心中一惊,急恭敬的答应一声,随之抬抬手的将手中黑斧化为了乌有,身形转瞬间的恢复了原先大小。

于是二人对剩余卫士不管不问,遁光一起,就向某个方向激射而去了。

以二者的遁速,不过半个时辰就遁出了十万里之外了,眼看二者横穿一片草原,眼前出现了一片巨型山脉的时候,忽然黑袍青年神色一动,竟一下停住了遁光。

“主人,出了何事?”阳鹿自然紧随的也停了下来,有些不解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