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零一章 小瓶再现

一听这话,那名叫“阳鹿”的鹿首怪兽顿时脸色大变,满心绝望的灰色巨雀却骤然一喜,盯向原先同伴的目光一下变得疯狂嗜血起来。

二者互望片刻后,几乎同一时间各自一声大喝,一个骤然间体形狂涨百倍,体表一下浮现一件长尖刺的土黄色厚甲。

另一个则双翅一抖,体表灰色灵焰一下化为漫天火雨,直奔对面狂卷而去。

在二者身形晃动中,轰鸣声、爆裂声,一下响彻整个空间。

黑袍青年见此,嘿嘿一笑,一个转身后,整个人连同身下血色巨印一下没入身后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噗”的一声。

黑袍青年在一阵空间波动中,出现在了雷鸣大陆上一片坑坑洼洼的乱石堆上空,手中却托着一只微微颤抖的墨绿色小瓶,并四下扫视了一番。

他见四周空空如也,任何一人也没有后,冷笑一声,袖袍一抖,当即化为一道金虹冲天而走。

小半日后,金光在一座看似普通的小山上一落而下,青年一现形而出后,就将手中墨绿小瓶往身前一抛。

顿时此瓶一个倒转,瓶口朝下霞光一卷,一个高大人影摇摇晃晃的闪现而出,虽然浑身伤痕累累,战甲也大都破裂而开,但赫然正是那鹿首熊身的怪兽。

“我猜的没错,果然还是你活下来了。”黑袍青年扫了怪兽一眼,淡淡的说道。

“阳鹿参见主人!”鹿首怪兽则二话不说的一下半跪在了青年面前。

“很好,你很识趣,也很有胆量。要不是你率先投靠我,我倒也不是这般容易脱困的。尽管放心,既然你做到了我要求的一切事情,我自然也不会毁约的。真魂丹一定会赐给你,也一定会将你带回仙界去。不过在此之前,将你部分主魂交出来,先签下灵仆契约再说,也好趁机帮你斩断和此界的一切联系。”黑袍青年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主人。”阳鹿只是略一迟疑,就大口一张,喷出一团淡绿色光团来,里面隐约有一只缩小无数倍的鹿首小兽,正在扬首咆哮什么。

“这也算是便宜你了。只要在这张仙灵宝鉴上订下契约,你就可不受界面之力影响,进入仙界而无什么后顾之忧。我却不知要花费多少年来重新祭炼一番此宝的。”黑袍青年盯了光团一眼,同样一张口,喷出了一张霞光万道的金色书卷来。

“放开你的心神,不用抵抗,否则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会保证的。”黑袍青年口中说道,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冲金卷飞快点指了些什么。

下一刻,金卷表面霞光万道,从中一下飞出无数金篆符文,一个闪动下纷纷没入光团中,围着里面迷你小兽团团旋转飘舞起来。

一声低吼!

鹿首怪兽一下双手抱头的面现痛苦之色,一时间感到有无数东西往自己神魂中狂钻而去,让其一下明白了金卷效用以及所要订立灵仆契约的大概内容。

此兽强忍痛苦仔细看过一遍后,心中却骤然一松起来。

按照上面契约所讲,身为灵仆固然要受人驱使,但是在面对一些危机自身性命的命令时,只要付出一定代价,也并非一定执行不可的。并且此契约也并非永久性的,上面同样列出了解除契约的一些条件。虽然看起来苛刻,但也似乎并非毫无希望的事情。

这让此兽心中暗喜起来。

黑袍青年似乎也看出了此兽心中所想,面上神色不变,但心中却冷笑不已起来。

当全部看完契约内容,觉得真并无问题,并且远比想象中的宽松多后,阳鹿当即再无任何迟疑,将心神一放而开。

同一时间,光团中小兽体表的抵抗之力一消失后,那些金篆符文在纷纷一闪的没入其中。

阳鹿本体一颤之后,就此双目一闭的直接翻身栽倒。

这时,黑袍青年才不慌不忙的大袖一卷,霞光一闪的将金卷一收而回。

包裹小兽的光团这才一动的一飞而回,重新没入阳鹿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不知过了多久后,当此兽巍颤颤的重新站起身来的时候,感觉整个神魂看似和以前一般无二,但又能隐约感应到有一种莫名的束缚之力掺杂其中。

看来这就是那金卷上的契约之力了。

它当即暗叹了一口气,向黑袍青年再大礼参拜一下。

黑袍青年仍笔直的站在原先之处,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的样子。

“好,既然你订下了契约,我答应的东西自然也不会不给的。”青年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阳鹿身前波动一起,凭空多出一颗鸡蛋大小的金灿灿丹药来。

此丹药看似死物,但表面金芒夺目,有丝丝乳白色瑞气围绕其盘旋飞舞,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檀香之气从中一散而出。

阳鹿只是闻了一下,当即就觉神魂舒泰无比,整个人都有一种直入九霄的飘乎乎的感觉,当即不禁又惊又喜起来。

“这就是真魂丹,你可以马上服下,也可以等以后带你返回仙界前再服用。我若是你的话,就会选择后者的。此丹固然能改善你的神魂之力,同样也会让此界法则之力对你也产生排斥之力,让你实力大受到影响的。”黑袍青年又徐徐说道。

“是,主人。小的还是以后再服用吧,这样也能为主人多提供一些臂助。”阳鹿再略一犹豫后,还是恭恭敬敬的这般说道。

接着它再一张口,喷出一个紫红色木盒后,用手一点金丹,小心的将其收进了其中。

“下面我会进入秘宝中暂时休养一下,你就在外面好好守着,直到我出关就行了。”黑袍青年先满意的点点头,不客气的吩咐起来。

“是,主人!”阳鹿虽然一怔,但马上恭答应一声。

黑袍青年则身躯一扭,化为一团光球向高空中墨绿小瓶激射而去,并一闪即逝的没入瓶口中不见了踪影。

一声轰鸣!

小瓶表面霞光一卷后,竟重逾千斤般的直往下急坠而去,直接没入泥土中,并一直坠到小山的山腹深处,才一闪的静止不动起来。

阳鹿见此情形不敢怠慢,单手掐诀,体表黄光泛起后,也无声的没入泥石中。

当其一个模糊的出现在绿瓶附近处,只是四下望了一眼,就神色木然的盘膝而坐起来。

小瓶空间中。

黑袍青年一闪的再次出现之后,只是稍微打量了一下因为先前大战而变的有些狼籍空间后,眉头微微一皱,袖子一挥。

顿时四周雾气滚滚一阵变化后,先前一切痕迹就全都虚影般的被一抹而去。

黑袍青年再单手一招,天空中亮光一闪,一朵七色彩云浮现而出,并一闪的飞射而下。

“噗”的一声。

彩云一下化成一团光蒙蒙蒲团,不动一下停在了其近前处。

青年身形一个模糊,无声的出现在了蒲团上,盘膝坐下,双目一闭的开始神念内视起来。

“真有些麻烦了。先是被角蚩族几个家伙的法宝自爆伤了一些元气,后又被法则之力折腾了一番,看来这一次没有数年许时间是没有办法将体内伤势抹去了。不过好在这次下界除了那符箓外,祖师爷还将这件东西的仿制之品赐了下来,虽然据说还不足正品的万分之一玄妙。但也让我修养时间足可缩短十倍以上了。”黑袍青年再一睁开双目后,面露一丝诡异的喃喃几声。

随之就见他一掐法决,口中念念有词。

忽然整个空间微微一颤,四周虚空绿蒙蒙霞光一卷,隐约无数灵花异草虚影在四周接二连三的浮现而出,并转眼间密密麻麻,几乎遍布整个空间每一寸地方。

整个空间都变得灵气盎然,仿佛一下活过来了一般。

黑袍青年口中法诀一停,单手虚空一抓,手中墨绿之光一闪,一个墨绿小瓶虚影竟在手中凝聚而出,并一抖的往高空一抛而出。

小瓶虚影一闪的往高空激射而去,转眼间没入云雾中不见了踪影。

“雨来!”

青年体表金光狂闪下,神色凝重的用一根手指冲高空一点后,一声低喝出口。

一声闷响!

高空云雾翻滚,一个直径百丈的巨型瓶影凭空浮现而出,并一个倒转的大口朝下。

“噗”的一声,巨大瓶口中一下涌出潮水般的绿色液体,并迎风一散的化为铺天灵雨而下。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空间那些灵花异草被这灵雨一浇灌后,竟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长大。

转眼间,一朵朵碗口大巨花,一株株小树般灵草虚影入目皆是。

并且这些灵花异草全都比以前清晰凝实了大半,散发着惊人之极的药香之气,几近实物一般。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毫不吃惊,反而手中法诀一变后,四周灵花异草中纷纷飞出了一缕缕蕴含药香的青气,万川归流般的齐往其身上一涌而去。

青年深吸一口浓浓药香后,就在青气包裹中徐徐闭上了眼睛。

这时,高空中的巨大瓶影才“砰”的一声,自行的溃散消失。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