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四百章 法则之链

又约定了几样事情后,韩立终于告辞的离开了石屋。

片刻工夫后,大殿上空一声轰鸣后,一艘黑色巨舟破空的向远处激射而去了。

韩立站在船首处,眺望着远处虚空,面上一片沉吟之色。

“夫君,那位明道友找你可有什么要紧事情?”背后脚步声一响,一个温婉声音传来,赫然是南宫婉绰约走了过来,并关切的问了一句。

“这事可说来话长了,回船舱中后,为夫再细细和你说讲述吧。”韩立苦笑一声后,才回转身子的说道。

……

数个月后,某个神秘空间中,三头形态狰狞的巨兽各自死死咬住一根紫金色锁链,满脸不安的盯着三根锁链另一端处,一同样锁链缠绕全身的黑袍青年。

此青年虽然被困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面上毫无惊惧之色,反而用一种讥讽目光不停看着身边三头巨兽。

不知过了多久后,黑袍青年终于开口了,但声音冰冷异常,丝毫感情没有。

“你们三个若肯现在有人降服的话,我还可履行先前的承诺,饶你们不死,将你们收为麾下灵仆来用,并在事后带你们一同去那真仙界。否则等法则之链正式反噬后,你等三个就一同陨落在法则之力下吧。”

“不可!法则之链的反噬明明应该只是针对你这名仙界仙人,为何会连我等三个都会被一同牵扯进去!就算此链真的反噬,也应该是你承受其中大半力量,剩余小半我等三个共同分担下,应该并无大碍的。”其中一头鹿首熊身的怪兽身上,响起了惊怒之极的声音。

“嘿嘿,也不知哪个蠢货交给你们的这种激发法则之链的办法,明明只是半知半解,竟然还敢用在我的身上。不过要不是我反应够快,及时用空间秘宝将你们一同拉扯进来,恐怕还真可能在外面遭了其他人的暗算。但现在吗,我们互相牵制之下,只能静等法则之力的反噬了。但其中的厉害处,又岂是你们区区的下等真灵能想象的,就算只是小半反噬之力,也足以让你们当场飞灰湮灭。你们现在是不是已经感到体内真源开始被法则之链慢慢的吞噬了吧。而本座的仙人之身之强大,更不是你们这些下等存在可比的,外加我还有仙家秘宝护身,就算承受更大的反噬,也不过是多休养一段时间罢了。”黑袍青年嘿嘿一笑,带有轻蔑之意的说道。

“胡说!这种方法是金龙王大人亲自传授的,怎可能有假。你休想用区区一颗丹药,就在我们中挑拨什么。哼,要真是如此,你只要静等就行了,又何必对我们三个说这些话语!”鹿首熊身怪兽哼了一声,发出咆哮之声的回应道。

而其他二兽闻听此言,均都面色极其难看起来。

“要不是我还有正事要做,不想在你们身上耽搁什么时间,会和你们废话什么。算了,本仙再给你们一个许诺,只要有谁愿意先住手的话,我除了可以带其去仙界,还可以赏赐他一粒真魂丹,让其成就真仙之魂。但是此承诺也只在半日之内有效,过了此时间休想我再答应任何事情。”黑袍青年终于露出了几分不耐之色。

“真魂丹!”

其他两头怪兽听到此承诺,均都心头一震,目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丝火热之色来。

此丹对他们诱惑之大,几乎均有刹那间的怦然心动。

“是不久后神魂俱灭,还是作为本仙灵仆得赐灵丹的一同去那仙界,就由你们自己选择了。至于你们和角蚩族之间的约束甚至和此界的一切联系,我也都可以帮你们斩断开来。而下面,我不会再多说半个字。”黑袍青年冷笑的说完之后,将双目一闭,竟看似惬意的在重重捆束中闭目养神起来。

三头巨兽闻言,面面相觑的互望一眼,不禁神色各异起来,却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而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这三名真灵所化怪兽均都感到法则之链的吞噬越来越快起来,而它们暗中早施展了无数神通秘术来抵挡,却丝毫效果没有,反而隐约加快了法则之力的侵蚀。

这一下,三兽真的开始心慌意乱起来。

照这样下去,等到法则之链的正式反噬到来时,他们的实力恐怕早就被削弱到十不足一的地步,怎可能还有丝毫生还的机会。

巨雀和牛首怪兽脸色都开始阴晴不定的变化起来。

“二位道友,你们不会真被他的话语打动了吧。”鹿首熊身巨兽看着同伴面色变化,忽然有些不善的冲其他两兽低吼道,并下意识的将口中锁链拉了一拉,顿时阵阵法则波动逸散而开。

“这怎么可能。真魂丹虽然珍稀,但也不至于让在下做出此等事情来的,不过先前所说的法则之链反噬,我等似乎不应该忽视的。这毕竟是性命攸关之事。”另外一头生有两颗巨大牛首、浑身遍布龙鳞的怪兽,有些犹豫的说道。

“不错,我等虽然和角蚩族借用玄天之宝之力定下了上古契约,但也绝没有真将自己葬送在此的道理,的确要重新计议一番的。”另外一头十余丈许大,浑身被灰蒙蒙光焰笼罩的巨禽,也目光乱闪的开口了。

“我明白二位的意思了,既然这样,我等的确好好商量一下吧,但在此之前,我却还有一个对我等都大有好处的提议。”

鹿首熊身怪兽沉吟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有几分无可奈何的向其他二兽突然传音了过去,同时身躯一动,向离其最近的那头巨雀徐徐一飘而去。

“鹿兄站住,有什么话在原地说就行,不必靠过来了。”那头灰色巨雀见此情形,目中精芒一闪,一下厉声喝止道。

“怎么,道友连我都信不过了。”鹿首熊身怪兽闻言,当即脸色一沉下来。

“嘿嘿,在下怎会如此想的,只不过在这种时候,我等还是不要靠的太近比较好一些。蹄龙兄,你觉得呢!”灰色巨雀嘿嘿一笑,又向另一边静观其变的双首牛兽问了一句。

“这个嘛……大家一直被角蚩族供奉,又何必弄的这般……”

双首牛兽干笑两声后,就想掺和稀泥般的说上两句,但话音未落,其咬住的那条紫色锁链忽然一颤,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力顿时从上面一涌而出,竟一将此兽后面话语一震而散,大口更是硬生生震的满口鲜血。

此兽出其不意的一声惨叫后,就被口中紫金锁链硬生生挣脱而出,正想大惊的大口一张再一咬而去时候,忽然头顶处一声冷笑传来,接着只觉空中一黑,一只巨山般血色大印竟丝毫征兆没有的在其头上近在咫尺地方浮现而出,并在无数金银符文缭绕中一压而下。

此兽大惊失色,再想躲避明显来不及了,只能一声怒吼后,身躯骤然一涨数倍,两只大手一下化为漆黑巨蹄的往血色巨印一击而去。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两只巨蹄方一接触血色巨印的瞬间,立刻化为粉末的爆裂而开,其肉身和体内神魂随之在血光狂闪几下后,当即也寸寸碎裂溃散。

这时,血色巨印上方才波动一闪,黑袍青年面带冷笑的闪现而出。

与此同时,原先在三兽中间处被层层紫金锁链束缚的另一黑袍青年,则面带诡异的无声随风而逝。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挣脱法则之链!”那名巨大灰雀一见这骤然惊变,吓的魂飞魄的,一声尖叫后,慌忙将口中锁链一吐而出,两只灰蒙蒙羽翅在猛然一闪后,就一下化为一道灰光的向后激射而出。

“砰”一声闷响。

一只长满黑毛的肉呼呼巨掌,仿佛拍苍蝇般的迎头一击而来,让根本没有防备的巨雀被硬生生一扇而回,一连十几个跟头后,才勉强在身后虚空中重新稳住身形。

这时,那鹿首熊身怪兽才面露一丝狰狞的将一条手臂徐徐一收而回。

“阳鹿,你疯了……哦……我明白了,你竟然抢先投靠对方了,这条法则之链也早被你动了手脚。”那灰色巨雀使劲摇了摇还有些晕乎乎的头颅后,才有些醒悟的惊怒叫道。

“你现在才明白过来,已经晚了。”鹿首巨兽冷冷的没有说话,血印上的黑袍青年则阴森一笑。

“大人,只要你绕我性命,我愿臣服与你,也愿意做你的灵仆……”灰色巨雀心中急沉,一边惊恐说道,一边向后徐徐退去。

“晚了,我只有一枚真魂丹,也只有能力带一人返回仙界去。阳鹿,你既然打算臣服我,那就杀了它,当作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个命令。你若是做不到,反被其杀掉的话,这枚真魂丹也就只能给胜利者了。不用担心我会反悔什么,我这次下界来身边正缺少一名驱使之人。只有你们中的最强大者,才有资格做我的灵仆。”黑袍青年一声冷笑后,目中忽然闪过一丝恶毒之意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