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九十八章 失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真以为这个疯子会看不穿我们的借体寄附神魂的手段吗,只不过他原本就对血祭之事趋之若鹜,外加自大之极,现在有了这个不错的借口后,自然懒得去分辨什么真假。以他的仙人神通,一般大乘又怎能抵挡其分毫。”那名角蚩族男子却冷笑一声的回道。

“这倒也是,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竟懂得这般玄妙的完整寄附神魂的秘术,而且还可以暂时摆脱对方监控,早知道如此,就应该早动用此手段,也不必被对方追杀的这般狼狈了。”角蚩族女子还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知道什么。这种手段不同于普通的神念寄附和元婴夺舍,是将神魂完整寄附在他人肉身上,并且施法极其危险,我也只有七八分成功的把握,而且一旦施展后,本体就要暂时陷入沉睡之中,只能暂时由寄附之体携带而行,一身神通自然也被封印了大半。不到走投无路的时候,我决不会冒如此大风险的。至于为何能暂时遮蔽对方的监控,我想也许是因为此手段也是仙界秘术的缘由。这一点,却是事先没有想到的。我原先准备的另一种趁乱脱身的后手,倒是没有用上。”角蚩族男子却有几分郁闷的样子。

听二人对话,赫然正是六翼和冰凤。

二者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神魂寄附在两名角蚩族修炼者身上,还暂时逃脱了后面马良的追杀。

“仙界秘术?你怎会得到这种功法的。”冰凤诧异起来。

“我当年在蛮荒误入一处异族洞府,从中得到了金阙玉书中的一页,里面记载了一种惊人的仙家秘术。可惜这秘术必须是仙人之体才能完整施展的,这种寄附神魂手段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手段,也是我唯一可以勉强修炼的部分。可惜的很,这种寄附只能支撑半日时间,时间一到我等就不得不返回本体了,否则就这般直接逃走的话,也并非没有希望的。”六翼还有些懊恼的言道。

“算了,你懂得的仙家秘术能暂时遮蔽对方神魂追踪,这原本就已经是一个意外惊喜了。下面只要趁着此效果还存在,抓紧赶到角蚩族的另一座主城中,就算大功告成了。以角蚩族在雷霆大陆的跋扈,外加先前那座盖灵城的血祭,我就不信二者不会大大出手一番。只要这个疯子被稍加牵制一段时间,我等就可以再次寻找一处超级传送阵,直接传回风元大陆了。这一次,只要他不是马上紧跟而来,再想找到我们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还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去找韩道友去。以韩兄的曾经斩杀螟虫之母的逆天神通,说不定有办法解除我等身上的神魂印记。”冰凤目光一闪的说道。

“找韩立,做梦!我宁愿陨落,也绝不会走这一步的。”六翼闻言,大怒起来。

“哼,你得罪那真仙疯子如此之深,真要被其抓住,恐怕不止是陨落如此简单事情了。”冰凤见此丝毫不觉意外,反淡淡加说道。

“此事现正无须多说什么,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的事情,也许等一回到风元大陆,就能轻易摆脱掉这个真仙疯子了。”六翼恢复了平静。

“好,既然你如此说了,那走一步算一步了。现在快些赶到下一座角蚩主城吧。我已经隐隐感到,这具身躯似乎无法再支撑多久了。那疯子很快就能再次知道我们的位置了。”冰凤也真的没有再多提韩立什么。

于是下面的时间,二人遁光一急,当即化为两团青光的向前破空疾行起来。

……

半个月后,如影跟随而至另一座角蚩族主城的瘦弱青年,正打算同样操纵血河血祭整座城中生灵的时候,终于迎头碰上了早已埋伏在附近的角蚩族六大大乘老祖。

角蚩一族在本族如此多人被血祭,外加有两名大乘老祖被灭情形下,自然绝不会再和眼前这位大敌有任何坐下商谈的意思,方一现身,立刻联手催动了早已布下的一座厉害之极禁制。

而那位降临真仙,这一次也未再动用那张神秘符箓解除身上法则之链,只是用本身神通和这六名大乘老祖展开了一番震惊天地的大战。

角蚩族六名大乘老祖明显都不是一般大乘存在,竟全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一界强者,六人联手外加有禁制辅助下,几乎足可以横扫整个雷鸣大陆。

马良这位降临真仙,虽然大半实力受限,但在有数多仙家秘术外加数件真正仙界宝物辅助下,自然更是丝毫畏惧之意没有。

双方一交手,竟呈旗鼓性当之势!但也让后面争斗自然越发激烈起来。

最终此大战一直持续了大半日之久,最终以四名角蚩族大乘陨落,两名角蚩族大乘重伤逃遁而结束。

不过在此战的最后关头,角蚩族数名大乘同时自爆了数件玄天残宝,同样出其不意的击伤了马良。

这位降临真仙大怒之下,当即一路大开杀界,又连续血祭了三座角蚩族的大城。

在如此情形下,角蚩族剩余高层被逼无奈之下,终于借助上古契约之力,一口气从其他空间召唤出了三头一直受他们供奉的上古真灵“蹄龙”、“泰雀”、“阳鹿”,并和马良再次展开了一场旷世之战。

这次激战一直持续数日之久,并且直接波及了方圆百万里内的地域。

三日后,当激战波动方一休止的时候,附近的角蚩族人立刻赶了过去。

结果大战处除了天翻地覆般的大战痕迹外,三头上古真灵赫然不翼而飞,马良也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事后,角蚩族用各种秘术联系这三头上古真灵,却丝毫效果没有。

这让整个角蚩族高层一下面面相觑起来。

而这时,有关“绝世凶魔”在血天大陆上所做下的一系列事情,也终于传回到了雷鸣大陆之上。

在马良这位凶魔下落不明情况下,雷霆大陆各族一时间人人谈“魔”色变。

六翼冰凤一听马良失踪的消息,自然大喜过望,毫不犹豫的按照原先计划行事起来。

二者在一个多月后就进入另一大族领地,在付出了一些报酬后,终于借助其所有的跨大陆传送阵,返回了风元大陆。

……

同一时间,韩立带着南宫婉等人也在一阵霞光卷动中,蓦然出现在了风元大陆某个角落的巨大法阵中。

法阵身处一所大殿之中,附近看守的数十名守卫,突然见眼前出现这般多人,倒也没有显露出什么吃惊之色。

其中一名为首模样的甲士,目光在韩立身上一扫而过后,立刻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

“晚辈奉命前来接待韩前辈,总执事大人早已经在附近等候多时,想和韩前辈见上一面。”

“哦,原来明尊道友相邀,自然要过去一叙了。你在前面带路吧。婉儿,你们就先在附近休息一下吧。”韩立目光微微一闪,点点头的说道。

“夫君尽管去就是了,我自会安排好这边一切。”南宫婉看了看甲士,眸光一转的说道。

于是在南宫婉招呼一声下,一干人等全都走出了传送大阵,并在大殿外某片地方纷纷盘膝而坐起来。

这时,韩立却已经跟着甲士向大殿附近一处被密林遮蔽的石屋走了过去。

未等韩立走到石屋前,原本紧闭的石门就自行从内的一推而开,从里面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韩道友,你终于来了。进来吧,老夫已经在这里等你多时了。”

“让道友久等了,那韩某就不客气了。”韩立眉梢一挑,没有任何犹豫大步走进了石门之中。

只见石屋之中,除了一张淡黄色木桌和数把檀木椅外,并无任何东西了。

一名头发赤红老者正端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低首把玩着手中一个光滑如玉的白色玉简。

“韩道友,请坐。前次将你的消息泄露给碧影那边,还望道友莫怪的。”明尊一见韩立进来,抬首一笑的说道。

“那不算什么,况且碧影道友已经陨落而去,此事就无须多谈了。”韩立摇了摇头后,就大模大样坐在了老者的对面处。

“是啊,我万万没有想到,碧影这家伙竟然会走在了我的前边。现在血天大陆那边,本盟恐怕遭受打击不小,势力应该大大萎缩了吧。”明尊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贵盟的确在血天收缩了一些人手,但在几位长老共同出面管理下,倒也未出太大的乱子来。我这次能顺利返回风元,还多亏这几位长老的帮忙。”韩立不置可否的回道。

“如此最好了。有关那绝世凶魔的消息,韩道友大概知道多少了。”明尊终于神色一正的问道。

“经过和贵盟几位长老的交流,我知道的不算太多,但也不能说少了。但毫无疑问,这位凶魔绝对是不逊于那位螟虫之母的逆天存在。”韩立眼角一跳,神色一下凝重了下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