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九十七章 祸水东移

这两人正是被那真仙马良一路追杀到其他大陆的六翼和冰凤。

“这还用说,多半是在血天大陆上和那些血道宗门联手埋伏之事,真让其大怒了。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你可还有办法能摆脱掉背后的煞星,这一次,他多半不用两个时辰就可追来的。”冰凤没有好气的回道。

“若还有其他办法,我还会让自己落个真元大损。嘿嘿,看来这一次,你我真要做一次同命鸳鸯了。”六翼淡淡说道。

“呸,谁和你做什么同命鸳鸯。你且盘膝坐好,我来用秘术助你一臂之力。”冰凤轻啐了一声后,心中一横的说道。

“凭你这点实力能帮什么?”六翼闻言微微一怔。

“我虽然修为远不及你,但是本体毕竟是五彩天凤嫡系后裔,拥有的一些天赋秘术之玄妙,又怎是你能轻易想象的。”冰凤有一丝傲然的说道。

“既然你如此说了,那我且活马当作死马医了。”六翼神色一动,深吸一口气说道。

随之就见他果真在大坑中立刻盘膝坐下,并毫不犹豫的闭上了双目。

而冰凤则轻叹了一口气,身形一个晃动,直接出现在了六翼背后处,同样的盘膝坐下,并一张口,喷出一团白蒙蒙寒气,里面晶莹闪动,隐约一颗拇指大五彩圆珠正徐徐转动不停。

此女一声低喝,单手一掐诀,背后晶莹霞光一卷,一头巨大冰凤虚影浮现而出。

此冰凤虚影扬首发出一声清鸣之音,双翅一抖后,突然从体内涌出无数晶莹光丝,全一闪即逝的没入眼前圆珠之中。

刹那间,圆珠嗡鸣声大响,表面一层层浓郁之极的真元之气汇聚一起,并转眼间一阵模糊晃动,化为了近似液体的黏稠状态。

这时,冰凤才一咬牙,一根手指冲圆珠轻轻一点。

“嗖”的一声。

圆珠一颤之后,一下化为无形之物般的一闪没入六翼后背中。

接着冰凤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十指车轮般的不停掐诀起来,一层晶莹光晕从其身躯表面散发而出,同时脸庞竟开始渐渐白皙透明起来,让此女远远看起来无比的妖异。

同一时间,六翼只觉背后一个活物般的源点处,正有无数缕奇寒之力向各处经脉滚滚涌出,接着化为无数真元之力的汇聚到丹田中。

原本端坐丹田中,显得十分萎靡的一个晶莹小人一接触这些真元之力,顿时精神一振,手舞足蹈的欢喜无比起来。

“这是本源之力,你竟然能将自己的本源直接灌注给我!”六翼再也无法忍住的一下睁开了双目,又惊又喜的说道。

“幸亏你和我一样都是奇寒之体,并且修炼本源神通也有几分近似,否则就算我愿意贡献自己的本源之力,也根本无法做到的。”冰凤毫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有你的本源灌注,我自然可以短短时间内就再转化成真元之力的,能再次施展秘术逃脱。但是你修为毕竟不高,恐怕如此做法也无法帮上几次的。我们必须再另想脱身之策才行。”六翼目中寒光一闪,略有所思的言道。

“怎么,你又有什么主意了。”冰凤闻言,神色一动。

“我原先就有一个祸水东移的计策,只是先前被那疯子追的太紧,根本没有实施的时间,现在有你本源灌注帮我争取时间的话,倒有施展的可能了。”六翼丝毫没有隐瞒的言道。

“既然这样还犹豫什么,你赶快抓紧转化真元之力,快些行动吧。”冰凤黛眉一挑,不客气的说道。

“嘿嘿,这个还用道友提醒,等稍一恢复一些,我们马上就往最近拥有传送阵的城池赶去,通过传送再以最快速度赶往角蚩族的领地。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角蚩一族算是雷鸣大陆数一数二的超级势力,里面的大乘存在绝对少不到哪里去的,应该有机会缠住这位真仙疯子。”六翼不加思索的说道。

……

一个月后,角蚩族主城之一的盖灵城,被一条一望无际的滚滚血河彻底淹没了。

无数角蚩族人在血河中拼命挣扎哭喊,但却根本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血肉一点点融化开来,并最终和血河融为一体。

血河上空,一名看似瘦弱的青年,面无表情的悬浮在那里。

在其旁边,则有上百具角蚩族高阶存在的残尸,横七竖八的同样漂浮在那里。

其中一具看似完整的尸体,头颅天灵盖处被什么东西一打而开,里面空空如也的样子。

突然远处天边轰雷声一响,一片绿云凭空涌现,化为滚滚雾海的向这边一冲而来。

瘦弱青年丝毫异色没有,只是不置可否的转首朝雾海处一望而去。

一声霹雳。

绿色雾海一冲到血河附近处,往同一处一凝,竟一下幻化成一尊千丈高的绿色魔像。

头生笔直独角,体表遍覆绿色魔眼,单手托着一只金灿灿宝塔。

“什么人,竟敢在盖灵城进行血祭,就不怕被本族抓住碎尸万段,抽魂炼魄吗?另外镇守本城的天象道友在何处,为何会容你做此事情?”绿色魔像体表上千魔眼只是朝下方微微一扫,当即发出阵阵的咆哮声。

“天象?你说的是眼前这个想自爆元婴的家伙吗?”瘦弱青年闻言,用手指一点那具天灵盖打开的尸体,淡淡说道。

“不可能,天象道友法力通天,外加有盖灵城大阵辅助,怎会落的如此下场!”绿色魔像体表所有眼珠一下疯狂转动起来,并从中传出惊怒之极的声音。

“你不用惊讶。若不交出我想要的两人话,你也会马上步他后尘,落个同样下场。”瘦弱青年不紧不慢的说道,一副视绿色魔像如无物的样子。

“什么两人?”这一次,绿色魔像真有些诧异起来。

“就是这两个小辈,你可见到过?”瘦弱青年袖中手指一弹,突然一只卷轴一飞而出,迎风一展后,当即徐徐一打而开。

里面赫然露出一对栩栩如生的男女画像来,正是六翼和冰凤肖像。

“这好像不是我们角蚩族之人,老夫怎可能见过。他们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何要跑到本族处询问下落。”绿色魔像身上眼珠一阵凝望后,当即嗡嗡声的回道。

“这个回答,我并不满意。现在是我在提问,而不是在回答你问题。既然不知道,那我可以给你三天时间,将这两人给我叫出来。若是做不到的话,我就一城城的继续血祭你们整个角蚩一族。”

瘦弱青年闻言并未动怒,反而用手指一点画轴,将其一卷的重新收回袖中后,才不慌不忙的言道。

“想要血祭本族,哈哈,这种笑话老夫有生之年可是第一次听说。本座现在就可以直接告诉你,不要说老夫不知道这两人,就算知道,也绝不会交给你的。”绿色魔像体表眼珠骤然光芒一凝,怒极而笑的说道。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留下,成为血祭的一部分吧。”瘦弱青年闻言,嘴角泛起一丝讥讽之色。

话音刚落,未见青年有何举动,身下血河中却轰鸣声一响,十几道血红赤练从中一卷而出,直奔绿色魔像一缠而去。

绿色魔像自然不肯束手待毙,当即一声大喝,手中金色宝塔顿时往对面一抛而出,然后一下放大千万倍之巨的直奔青年一压而下,同时体表无数魔眼同时一闪,密密麻麻的绿色光丝激射而出,直奔那十几条血色赤练洞穿而去。

一时间,血河上空绿气弥漫,轰鸣声震天!

不过这场看似激烈的争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当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所有绿雾全被某种无形力量一震而散,里面魔像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来之处只有无数淡绿色晶石般碎片撒满一地。

而另一端的瘦弱青年手中,却多出一团淡绿色的光球,里面隐约有一个头生独角的小人在其中惊恐万分的拼命挣扎不已的,但根本无法逃出那一层淡淡光膜。

青年打量了光球中小人两眼后,脸上现出一丝狞笑,一根手指往其中一插,就准确无比的按在了独角小人的头颅上。

小人当即一声惨叫,身躯一阵抽搐后,就在光球中无法动弹分毫了。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青年才若有所思的将手指从光球一抽而出,接着略一沉吟,将光球往下方血河中一抛,体表霞光一卷,也一下化为一团金光的投入下方血河之中。

下一刻,血河中嗡嗡声一响,河水一阵波涛汹涌,当即带着无数残肢血水的向某个方向滚滚而去。

同一时间,在不知多少万里外的地方,一男一女两名看似普通的角蚩族人正拼命向不远处的另一座角蚩族大城飞快激射而去。

“真没想到,这种方法竟然真有效。那个真仙疯子一到盖灵城,竟立刻二话不说的血祭了整个城中生灵,连那位镇守此城的角蚩族大乘,都被掏出了元婴,直接灭杀了个干净。”那名角蚩族女子,突然叹息一声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