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九十六章 血天之变

灵界某片海面上空,两群类似巨鲸的不知名低阶海兽正在什么原因的撕咬在一起。

一截截残缺兽尸不时从海水中漂浮而起,一股股冒出血水更是将附近海面彻底染成了鲜红之色。

忽然一股恐怖之极气息从海底深处一冲而出。

两群海兽被此气息一冲之下,当即纷纷大惊,毫不犹豫的停止了争斗,马上往不同方向抱头鼠窜而逃。

转眼间,海面除了那些残肢和淡淡血腥之气外,竟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就在这时,此区域海水滚滚的往两侧一分,从中一下飞出一座黑黝黝的巨舟,前后足有千丈之长,仿佛一头狰狞的黑色巨兽。

在巨舟前后两端挤满了众多人族修士,大都看起来年纪青青,但一个个兴奋之极,对海面上一切不时的指指点点什么。

有些年轻修士甚至还双目微闭,似乎在原处默默感应着什么。

此巨舟自然是刚从小灵天返回灵界的墨灵圣舟。

在此舟刚回到海底的一瞬间,那条七色光晕所化通道终于无法支撑的崩溃开来。

下一次韩立若还想去小灵天,就不知道要相隔多久,并要重新找上古祭坛推算一番,才有那么一丝可能了。

此刻,韩立和南宫婉也并肩站在船首最前端,四周人群则敬畏的远远隔出一大片空间来,不敢靠近分毫。

“这就是真正灵界,灵气之精纯果然不是小灵天可比的。也只有在此种地方我等修炼者才有可能再更进一步,并最终达到飞升仙界的境界。”南宫婉轻吸一口略有些咸味的海风后,有些喃喃的说道。

“灵界的确比小灵天要强上一些,但是修炼到大乘期的存在,也并不太多的。像我等人族这样的弱族,一般情形下能同时拥有一两大乘,就足以在灵界立足了。不过一些超级大族的话,大乘期存在甚至可达两位数以上。当然即使同为大乘也有强弱之分的,一些真正的大乘中强者可以与真灵争斗而不落下风,以一己之力灭杀数名同阶存在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韩立微然一笑的说道。

在小灵天期间,他自然将灵界和人族大概情形都向其他人讲述过一遍了,故而这些从小灵天归来之人倒也不是再对灵界一无所知了。

“看来夫君如此自信的样子,肯定也是这所谓的‘强者’之一了。妾身倒是没有想到,人族在灵界中的情形竟然如此不乐观。现在有了夫君的话,情形应该会好转一些吧。”南宫婉叹息一声的说道。

“我自问单打独斗下绝不逊于任何大乘中强者,但是毕竟进阶大乘时日尚短,真要振兴人族还要从长计议的。”韩立神色一正的说道。

“这个自然。妾身相信以夫君实力,总有一日能做到此事的。”南宫婉凝望着韩立,脸上闪过一丝柔情之意说道。

“希望如此吧。”韩立目光一闪的说道。

“下面要如何返回风元大陆,直接跨海而去吗?”南宫婉再眺望了一下远处海面后,又问了一句。

“这个倒不用,我和附近血天大陆的赫连商盟主事之人认识,通过他控制的传送阵,应该可以安排我们直接返回风元的。”韩立不加思索的说道。

“这样最好。妾身也真想早一日见到我们人族在灵界的居住之地。”南宫婉嫣然一笑起来。

韩立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什么,身下巨舟却已经调准好了方向,一声轰鸣的向血天大陆方向激射而去。

……

数个月后,墨灵圣舟就已经出现在了血天大陆的某个巨型港口城市上方,并大模大样的悬浮在一座三角形建筑的正上方,一动不动着。

韩立带着南宫婉正身处此建筑腹中的大厅内。

一名兢兢战战的中年男子,满头大汗的在给二人说着什么事情。

“什么,贵盟现在已经收缩了大半实力,并且碧影道友也已经陨落而亡了。你确定不是在故意戏弄我。我离开大陆才如此短时间,怎会有此种事情发生的。”韩立脸色阴沉异常,盯着眼前男子冰冷问道。

“韩前辈持有本盟的贵宾令,晚辈怎敢对前辈有何虚言。况且这些事情现在血天几乎人人皆知,前辈不信的话,出去稍一打听就可知道晚辈之言不假了。”中年男子一边苦笑,一边连连躬身说道。

“那位凶魔竟然这般厉害,以一己之力就斩杀了这般多大乘中强者。无论他动用了何种逆天手段,这都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贵盟一向消息灵通,可探查清楚此魔的来历了。”韩立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后,才再问道。

“这个晚辈不好说了!也许总盟那边有确切的消息,但小的只是一处分盟的负责之人,对此实在知道的不多。”中年男了迟疑了一下,才如此回道。

“知道的不多,那还是知道一些了。道友无需有何顾忌,直接将知道的说出来就是了。难道以我夫君身份,还不能知道这些信息吗?”南宫婉在旁边轻笑一声的说道。

有关这位绝世凶魔的事情,韩立自然早向她讲述过一二的。

此女初闻灵界竟然有这等拿血祭不当一回事的凶魔时,自然当时也是吓了一大跳。

“晚辈怎敢如此去想,韩前辈想知道的话,晚辈绝对如实相告的。”中年男子心中一凛,急忙解释的说道。

韩立闻言,这才神色一缓的点下头。

旁边南宫婉也神色一凝,准备细听起来。

“这绝世凶魔的出现十分蹊跷,好像是凭空在血天冒出来的,并且从其展露的一些功法神通上看,已经肯定此绝对不是本大陆甚至本界之人。故而现在外界流传,其要么是其他强大界面的跨界强者,要么是上位界面的降临之人。而根据晚辈得来的消息,十有八九应该是后者。”中年男子下意识的压低声音的讲道,说到最后一句话,甚至眼角不由自主的跳动一下。

“降临之人?你说这凶魔是仙界下来的仙人!你怎么如此肯定的?”纵然是韩立,闻听此话语,也不禁有一丝骇然涌上心头。

南宫婉更是玉容一变。

“据说,曾经有人在远处偷窥到这位凶魔在施展某种大神通时,似乎触怒了界面之力,让法则之链浮现而出,并立刻贯穿其骨肉全身,将其大半法力禁锢起来。要不是真仙界的仙人,怎可能会有此等事情发生的。而已知的其他一些强大界面,也许的确可以诞生一些非同一般的大能存在,但要说像凶魔这般直接将碧影大人等如此多强者一网打尽的超级强者,还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这等事情,就是一些传闻中的天凤真龙等上古真灵应该也无法做到的。”中年男子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竟真一言说中了“凶魔”的真正来历。

“若是法则之链事情是真的话,你的判断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我还是有些无法相信有真仙出现灵界。此事我自会跑一趟贵盟总坛,仔细核实一二的。对了,碧影道友不在了,现在贵盟是何人做主。而且这凶魔如今在何处了,还在一直血祭各处生灵吗?”韩立轻吐一口气的说道。

“碧影大人陨落后,本盟暂时由数名长老共同执掌,直到再次选出下一任总执事,才会将权利移交。至于那凶魔,前后已经血祭了血天大陆西部十余处地方,几乎将整个西部生灵全都一扫而空。不过大概两月前,这位凶魔却突然冲入血痕宗内,一口气屠杀了此宗两名大乘老祖和数千高中阶弟子,然后激发此宗禁地的跨大陆法阵,直接传送走掉了。”中年男子老实的回道。

“跨大陆法阵?他去了其他大陆,你可知道他去的是何大陆?”韩立终于一惊起来。

南宫婉也一下想起了什么,脸上同样显露出了担心之色来。

“根据事后调查,那凶魔去的好像是雷鸣大陆。”中年男子想了一想后,回道。

韩立听了后,神色微微一缓,但眉宇间的那丝凝重仍未散去,继续向中年男子在询问了相关的一些事情后,才在对方恭送中带着南宫婉离开了大厅,并马上飞离了此建筑,直奔高空中的黑色巨舟一飘而去。

……

雷鸣大陆一片一望无际的翠绿湖泊上空,一道晶丝在以不可思议的遁速激射而行着,一个闪动间,就在破空声中到了数千丈外的地方,并且还在丝毫停顿没有的继续提速的前行着。

眼见前方一个树木稀疏的岛屿出现之时,忽然晶丝一拐弯,向下激射而去。

“砰”的一声。

当岛屿上唯一的黄色土山顶处,凭空多出一个大坑来,里面赫然现出一名半跪的白衣青年和一名银袍女子来。

“休息两个时辰,然后再继续赶路。”白衣青年张口喷出一团精血后,才微微颤颤在坑中站直身子,并咬牙切齿般的说道。

“两个时辰够吗,你现在元气已经亏损极为严重了,即使有办法弥补一些,但这般频繁施展秘术的话,恐怕也无法再坚持下去了。”银袍女子却沉默了片刻后,说道。

“哼,那你有何办法。那家伙不知吃了什么药,竟然突然不再去进行血祭,反死死追着我们不放起来。先前在血痕宗的时候,要不是对方突然紧追而至,我等又何至于连那传送法阵都未曾来及调整,就匆匆错误传送到了雷鸣大陆来。”白衣青年哼了一声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