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九十三章 相见(上

花石老祖躬身答应一声后,就立刻化为一道遁光的飞回了巨舟。

韩立则脚步虚空一踩,直接一个模糊的在高空中消失不见。

下一刻,石纤云旁边波动一起,韩立身形就无声的出现在了近前处。

“前辈,请!”

少妇神色一惊,但马上恭敬的在前面领路起来。

转眼间,石壁上霞光一闪,三人就再次没入其中不见了。

与此同时,相邻山头的山腹中,数名人族修士聚集在一间大厅中,正通过一面光蒙蒙法镜全神贯注的看着外间发生的这一切。

“真是果儿这丫头!她竟然从那黑色飞舟上下来的,这么说另一人就是那名传闻中的大乘存在了。”一名儒生打扮的中年人,将目光从法镜上一收而回后,轻呼一口气的说道。

“果儿妹妹已经失踪许久,想不到这次回来竟会和那名大乘扯上了关系。我等现在要怎么办,要不要去通知族中的那几位前辈?”旁边一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则迟疑一下的问道。

“哼,此舟来时这般大动静,你以为我们不发消息,那几位前辈就不知道此事了吗。算了,这位大乘前辈既然能和果儿扯上关系,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我们姑且在这里观察一下再说吧。”儒生脸色阴晴变化了一会儿后,才哼了一声的说道。

其他人闻听此言,也都点头的表示赞同。

差不多的一幕,在附近其他山头中同样上演着。

这时,少妇已经引着韩立穿过一条青石走廊,来到了一间布置朴素典雅的石厅中。

厅中四角各自放着一个形状古朴的石鼎,里面各自点燃着一根黑黄色的不知名檀香。

等韩立在中间一张木桌旁石椅上一坐下的时候,少妇在旁边“啪”的一声,两手一拍。

当即大厅偏门中白光一闪,一头雪白的尺许高松鼠,竟前肢顶着一只巨大果盘的走了进来。

此灵兽双目乌黑灵动,虽然身躯有些摇摇晃晃,但偏偏肢体落地间无声无息,只是几个晃动,就敏捷的到了桌上,并将头顶果盘异常熟练的放了下来。

然后,此兽双目盯着韩立,发出吱吱的悦耳声音,一只毛茸茸大尾巴则在身后左右扫动不停着。

“雪儿不要使性子了,快些下去,回去后,我自会给你一粒开元丹的。”少妇目睹此景,脸色一沉,口中训斥的说道。

“呵呵,有些意思。这是一只雪松兽吧,即使在灵界也是很少见到的。看它样子,似乎离灵智完全开启也只有一步之遥了,既然这样我就助它一臂之力吧。”韩立见此情形,微微一笑。

话音刚落,他袖中手指一弹,一颗拇指大小丹药化为一股药香的弹射而出。

桌上雪松兽一闻此药香,目中闪过激动之色,毫不犹豫的身形一纵而起,一口就将要丹药吞进了腹中,然后一个翻身的落到了桌下处。

结果片刻后,小兽一声低吼,浑身毛发一根根的笔直竖起,同时雪白皮毛一下染红般的变成了殷红之色,再就地一滚后,体内顿时传出了爆竹般的闷响声。

“前辈,这是……”少妇一惊,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

“母亲放心,韩前辈对雪儿不会有恶意的,而是它的机缘到了。”一旁的朱果儿却喜笑颜开的说道。

这时,小兽就浑身气息骤然一凝,竟一下比先前强盛了几分,再一声低吼后,就颤悠悠的重新站起身来,抬首看了韩立一眼后,竟口吐感激之意的人言来:“多谢大人赐药,化去口中横骨,否则小兽真要走到这一步,起码还要千余年时间。”

“嘿嘿,起来吧。这也是你原本灵智大半已开,否则即使有丹药相助,也无法轻易做到此种程度的。”韩立一摆手,淡然的说道。

这时,少妇在脸上骇然之色一闪而过后,同样替这头雪松兽冲韩立连连称谢不已,然后一摆手的让小兽下去。

雪松兽见此,前肢一屈的冲韩立再伏身行一大礼后,才有些恋恋不舍的退出了大厅。

“前辈来历,我先前已经听果儿大概说了一遍。这丫头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竟在落入魔界中后还能得蒙前辈出手相救。否则妾身和小女就真的再无相见之日了。另外先前听前辈言,有事情想要询问晚辈一二,但不知是何事情。只要晚辈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的。”少妇又恭谨问道。

“我救下果儿虽然是机缘巧合事情,但是最初其引起我注意的缘由,还是来自其自身上的。倒是我曾听果儿讲,你原先不过是元婴境界,现在却有了炼虚境界的修为。如此快的进阶,道友应该在此期间也什么奇遇吧。”韩立不慌不忙的说道。

“晚辈原先就已经有元婴后期修为,再加这些年的确遭遇了一次不小的机缘,才能在如此短时间接连进阶两大境界,堪堪进阶到炼虚层次的。倒是前辈所说的果儿自身,指的是……”少妇还有些一头雾水。

“看来先前时间太短,果儿未将此事来龙去脉告诉道友。好吧,还是我亲口来说此事吧。”韩立一笑的说道。

“晚辈洗耳恭听。”少妇心中一凛,肃然回道。

“果儿所修的功法是素女轮回功,你可知道此事的?”韩立说了一句。

“此功法是晚辈亲自传授给她的,又怎会不知的?”少妇先是一怔的看了果儿一眼,但马上坦然回道。

“但根据果儿所讲,你所修炼的主功法却并非此功法,而是很常见的道家法决清气决。我想知道的是,这套轮回素女功你从何人手中得到的?”韩立平静的再问道。

“前辈原来想问此事……这让晚辈可有些为难了。果儿手中的轮回素女功的确是晚辈从另一位前辈手中得到的。但是晚辈曾经发过誓言,在果儿未将此功法修炼到一定境界和不经这位前辈同意下,绝不得将其姓名透露给第三人得知的。”少妇满脸的迟疑。

“原来这样。此事好办,我再问你一事,传授此功法给你的是男是女?这总可以告诉韩某一下了吧。你放心,若是这法诀主人真是我所想那人的话,她和我有很近的关系,是友非敌的。我还想亲自见她一见。”韩立微微一笑,从容再说道。

“传授给在下轮回素女功之人,的确是一名女子。前辈若真是这位前辈旧识的话,晚辈可以破例给这位前辈传讯询问一声。看看这位前辈是否愿意相见。毕竟韩前辈是大乘修士,外加曾经救下了果儿,想来这位前辈应该也不会太怪罪妾身。但这位前辈拒绝相见的话,晚辈就无能为力了。”少妇闻言犹豫了好久后,终于一咬牙的说道。

“这个自然。你尽管将我事情和姓名如实相告就行了。无论是何种结果,我都会记下石道友这份人情的。”韩立面上现出一丝笑意来。

“不敢,前辈对果儿大恩,晚辈还不足报以万一的。妾身这就发消息给这位前辈,还请韩前辈稍候一下。”少妇恭谨的说道,接着从袖中取出一块玉佩状法器,用手指飞快在上面写了一些文字后,再“砰”的一声,五指一下用力的将玉佩捏成粉碎。

顿时点点白光从粉末中一散的闪入虚空中。

同一时间,那座被冰封出口的神秘密室中,盘坐银轮上的白衣少女忽然轻“咦”一声,纤纤玉手一抬,身前波动一起,数行白色光文一下诡异的浮现而出。

少女只看了两眼,身形竟轻轻颤抖起来,一只袖子往身前一抖,这些光文全都凭空的消失不见,一根纤纤玉指则在原先虚空处飞点指了几下,有数枚白色光文浮现而出,再一闪的也没入虚空不见了。

与此同时,密室外的山谷上空破空声一响,数道刺目惊虹竟匆匆忙忙的从远处激射而来。

另一边,正站在韩立一旁静等消息的少妇,袖中一阵嗡鸣声响起,当即一抖,从中另取出一块玉佩来。

此玉佩上,数个淡淡文字正在徐徐的流转不定着。

少妇仔细一看下,顿时大喜之极的冲韩立说道:

“韩前辈,那位前辈答应明天一早就过来相见了。”

韩立一听这话,面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闪过,冲少妇谢了一声后,就开始向其打听一下小灵天一些情况来。

虽然小灵天有些事情,他早就从朱果儿口中得知了一些,但现在从少妇这里知道,自然更加清楚和具体一些。

等到接近半个时辰的交谈结束后,韩立起身谢绝了少妇的挽留之言,飘然的离开了大厅,重新飞回到了山头上空的墨灵圣舟内。

此巨舟静静的悬浮在数座山头之间,始终不动着。

这时,这附近几座山头外,已经陆续有一些人族高阶修士跟随而来,但全都不敢冒然接触韩立,纷纷小心的停留在极远处,只是悄悄的观察着巨舟上一切动静。

但有一些机灵之辈,一见韩立从少妇洞府中离开后,立刻或派门下弟子走一趟,或亲自登门拜访,想从这边得到一些和韩立相关的信息。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