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八十七章 海上巧遇

半日后,碧影等人所在的巨城,当即爆发出一场持续接近一日一夜的旷世大战。

大战余波,几乎将以此为中心数万里内一切,全都化为了灰烬。

再过数日后,一个震惊整个血天大陆的消息传了出来。

以血骨门为首的几大宗门的大乘强者,竟然尽数在灭魔之战中陨落而亡。

只逃出了万蛊山的那位灵云夫人,但也身负重伤,几乎险些被硬生生打落出了大乘境界。

而这位大乘中的强者一逃回老巢万蛊山,立刻将所有禁制大阵打开,并宣布封山万年,再不过问大陆上发生的任何事情。

一时间,整个血天大陆人心惶惶,其他超级势力以及剩下的大乘中强者也均都一时间沉寂下来。

而不久后,一个中等国家连同附近数个小宗门被血祭的消息,又一传而出。

……

但这一切,韩立却丝毫不知了。

因为此时的他,早已通过传送阵到了离血天大陆颇远的一座岛屿上,并带着朱果儿和花石老祖乘坐墨灵圣舟飞离岛屿,一下深入茫茫大海中。

海中强大海兽之多,远非陆地上荒兽可比,一些强大海兽神通之大,甚至连大乘中强者碰见都要退避三尺。

不过以墨灵圣舟中装载的强大傀儡之多,一般海兽碰到多半是有来无回。

偶尔碰到一两头异常强大的海中存在,在韩立亲自一展现神通后,也纷纷被惊退而走。

半年时间一闪而过,巨舟竟一路安然无事的不知深入大海有多远了。

不过这一日,当巨舟乘风破浪的在低空处激射而行时候,前方一阵惊天动地的爆裂声传出,一阵剧烈波动滚滚而来。

正站在船首指挥傀儡驾驭巨舟前行的花石老祖,一感应这些波动的强度后,当即脸色一变,立刻化为一道惊虹的向船舱中激射而去。

片刻工夫后,韩立带着朱果儿和花石老祖不慌不忙的从中走了出来。

“有大乘期强者在前面争斗?嗯,这波动强度的确是大乘以上打斗产生的。将圣舟飞过去,看看是什么存在在前面争斗。”韩立双目微眯的看了远方海面一眼后,不加思索吩咐一声。

“是,韩师!”花石老祖答应一声后,当即一催那些驾驭飞舟的傀儡。

顿时墨灵圣舟一颤,方向一偏后,遁速一下提升数倍的向前激射而去。

随着巨舟风驰电掣的前进,前方传来的爆裂声和波动越发剧烈了几分。

当巨舟前方隐约出现一座不大的小岛时,终于可以看清楚岛屿上空一团团光霞闪动不定,散发出的恐怖波动,几乎将附近海面凭空压低了十几丈去。

而那座小岛早已残破不全,表面上一切凸出的地方,早已被什么东西扫荡一空。

让整座岛屿看起来平整异常。

韩立站在船首双目一眯,就一眼看清楚了前方情形。

那一团团爆裂光霞中,赫然有三头体形庞大狰狞的海兽正在围攻一头银蛟。

一头海兽是放大百倍的巨型海马,一头海兽则是一只碧绿巨龟,最后一头却是一只仿佛小山般的深蓝色章鱼。

三头海兽浑身气息狂暴异常,或口喷一团团雷火,或用坚硬身躯横冲直撞,或挥动触手疯狂舞动,围着那条银色蛟龙猛攻不已。

三头实力几乎接近一般大乘的强大海兽,身上早已遍体鳞伤。

绿龟身上甲壳上有数处碎裂而开,冒着咕咕的绿血。

巨大章鱼则身上焦黑一片,并且数条触手不翼而飞。

只有海马看似身躯完好无损,半边身子却被一枚金灿灿圆环锁住,让其进退之间隐约比其他两头海兽呆滞了一些。

被三兽围攻的银蛟却是更加的凄惨,不但尾巴和一只前爪不见了踪影,浑身银鳞更是脱落掉了十之八九,两只眼珠则不知为何缘故向外喷血不已。

但即使如此,此蛟飞舞盘旋之间,四周虚空仍然银霞狂闪,从中发出惊人的轰鸣声,并勉强抵挡着三头巨兽的狂攻。

韩立目光一闪,一下落在了银蛟腹部某个位置处。

在那里赫然有一头紫色小兽卷缩一团,两只爪子死死抓住银蛟腹部某块银鳞不放,但是身躯动也不动一下,一副死活不知的样子。

韩立一看到紫色小兽的瞬间,瞳孔微微一缩,竟有一种熟悉异常的感觉,不禁有几分沉吟起来。

以墨灵圣舟的庞大体积,外加这般丝毫掩饰没有的激射而来,自然不可能瞒过三头海兽和那条银蛟的耳目。

但偏偏此刻,四者正争斗在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候,明知道有外人闯来,偏偏欲罢不能,反而腥风一起,争斗变的更加凶险几分。

那银蛟以一敌三,纵然所放银光玄妙异常,但也明显大处下风,情形万分危险起来。

眼看巨舟几个闪动,就要一头扎进此战团中的时候,韩立才淡淡的说了一声“住手”。

韩立声音并不算大,但是方一传入前方四兽耳中,却仿佛晴空霹雳一般。

四兽身躯一颤,竟不约而同的身上神通一收,分别向后的跌跄退开。

三头海兽眼看就要得手,却被人打断,自然大怒之极,不约而同的向韩立这边狠狠一瞪而开,同时三股恐怖气息一凝,仿佛三座巨山般往巨舟这边一压而来。

韩立见此情形,哼了一声,单手一掐诀,背后金光一闪,顿时一尊千丈高的三头六臂法相一闪而现。

此天神般金色法相六目方一睁开,一股比对面气息加起来还要强大数倍的恐怖灵压,当即从韩立身上一冲而出。

“轰”“轰”的几声。

四股气息碰撞一起后,对面三头巨大海兽当即哼声都无法发出的倒飞出去,一口气滚出百余丈外处,才满脸惊恐的重新站稳身形。

“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管我等的闲事。我们可是镇海宫长老,要得罪了本宫,阁下纵然法力通天,以后在海中也是寸步难行的。”那头海马目光连变数下后,口吐人言起来。

话语中,对韩立颇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镇海宫,没听说过。给我滚,否则我不介意多收三头强大海兽的皮骨用来做炼器的材料。”韩立脸上毫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对面三头海兽闻言,自然惊怒之极,但是面对韩立刚才显示的压倒性灵压,互望一眼后,也只能无奈的一转身,灰溜溜没入下方海水中不见了踪影。

“在下涂咬,多谢道友援手之恩。”那条银蛟一个打滚后,就化为了一只脸色苍白,双目稳有血痕的银袍男子,旁边还拉着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女童,在原处远远的冲韩立微微一礼。

此银蛟纵然骄傲无比,但见识过韩立刚才展现的神通后,也暗自心惊,不敢有丝毫的得罪。

“涂咬,果然在下没有认错人,真是道友了。”

“咦,在下也觉阁下有几分面熟,是否以前曾经见过道友?”银蛟所化银袍人闻言一惊,再仔细一打量韩立两眼后,不禁有几分迟疑起来。

按理说以对方展现的强大实力,自己若是见过绝对会铭记在心,怎可能印象这般模糊的。

“父亲大人,他是那个人。是我以前被坏人抓走时,在拍卖会上碰见的那名有妈妈气息的哥哥。”旁边的紫衣女童,在鼻子蠕动两下后,忽然抓住银袍男子衣袖,急促的说道。

这男子正是当年大闹过云城拍卖会的那只大乘期人面蛟,女童则是其嫡系后裔所化的那头被人掠到拍卖会的小兽。

“你这丫头倒是一眼就认出我来了。”韩立望了望紫衣女童,轻笑了起来。

“什么,是你!”人面蛟闻言,终于将当日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炼虚修士和眼前法力深不可测的韩立,一下对上了号,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震惊。

“韩某也没想到会在此地,竟会意外遇到涂道友。我和道友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也勉强算是旧识了。但以道友身份,怎会落得这般狼狈样子。我不管你和镇海宫有何恩怨,那三头海兽虽然算是厉害,但却并未真正进入大乘境界,按理说应该奈何不了道友吧。”韩立脸上笑容一收,缓缓问道。

“在下若是完好无损时,自然不会将区区三名镇海宫长老放在眼中的。但在先前的逃亡中,我中了一名大敌的暗算,现在早已施展不出大乘以上的神通,只能凭借本命神通和肉身来应敌的。”人面蛟叹了一口气,将脸上惊色一收而起后,换上了苦笑的神色。

“原来如此。道友要是不介意的话,可否让我看看你现在体内的情形。”韩立点点头,但忽然问了一句。

“这个……”人面蛟闻言,不禁迟疑了一下。

“呵呵,在下刚才之言有些冒失了。不过道友也许还可以慢慢想办法解决自身的问题,但令爱恐怕无法再支撑多久了吧。”韩立不动声色,目光一扫旁边的紫衣女童,却说出了让人面蛟一惊的话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