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八十章 莲台血骨

“噗嗤”一声。

魔化巨猿体表数个紫金光带一浮而现,刚刚吸纳的天地元气顿时潮水般往手中巨刃中狂涌而入。

巨刃上一排银色符文一闪而亮后,一道百余丈长绿色剑芒从上面一卷而出,但再一个模糊,就化为月牙状的凭空不见了踪影。

“玄天之宝,是玄天之物。”

凶司王所化巨人略一感应墨绿巨刃上散发的法则波动,当即大惊起来,急忙双手飞快一掐法诀,就要施展什么秘术躲避而开。

但是此时明显已经迟了。

下一刻,凶司王所化巨人上空蓦然波动一起,一轮绿蒙蒙弯月在万道光霞中浮现而出,只是滴溜溜一转,恐怖之极的法则之力就先一罩而下。

凶司王只觉四周虚空蓦然一紧,无论手足还是身躯全都一寒的被法则之力禁锢而起,整个身子被巨大冰山直接镇压住一般,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再动弹分毫了。

全力催动的玄天斩灵剑之厉害,远远超乎凶司王预料之外。

他以前见过的其他玄天之宝的法则威能,竟根本无法和此时面对的相提并论。

“不,此战我认输,禁制解除。”凶司王所化巨人终于面露惊惶之色,口中一声大叫认输后,原本笼罩整座山峰的两层光幕竟瞬间的溃散消失。

但是绿色弯月却根本不管不顾这一切,仍在绿色光霞闪动中一压而下。

“千鬼之力,爆!”

一连尝试数种秘术,都无法从法则震慑中逃脱的凶司王,情急之下终于心中一横起来。

刹那间,其体表上千鬼脸忽然化为了鲜红欲滴之色,接着就在轰鸣声中纷纷一闪的爆裂而开。

一股血雾当即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开,竟将四周那股法则之力一下抵消了大半。

凶司王所化巨人在血雾喷出的同时,身躯也一下漏气般的缩小成常人大小,并“嗖”的一声后,挣脱法则束缚的冲天而起。

远处巨猿见此情形,鼻中冷哼了一声,手中墨绿巨刃竟忽然一抖的朝身前处闪电般横斩而出。

看似普通之极的一斩,巨刃前半截部分却在刚一斩出的时候,一个模糊的消失掉。

同一时间,刚刚化为血焰从绿色弯月旁一闪而过的凶司王,旁边虚空中忽然爆发出一团刺目绿光,半截近似透明的巨刃一闪即逝,就从凶司王腰部一斩而过,将其硬生生的分成了两截。

凶司王护体血焰对这半截巨刃虚影的一斩,竟然丝毫效果没有。

凶司王一声惨叫,却并没有真的失去了分寸,反而不加思索的单手飞快一掐诀,下半截身躯当即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

其上半截身躯在这股血雾一裹后,发出一声爆鸣的从当前位置一闪的不见了。

韩立见到此景,所化巨猿面露一丝讥讽,一根手指冲那边虚空一点。

“砰”的一声。

那轮绿蒙蒙弯月滴溜溜一转后,同样的爆裂而开。

“嗤嗤”声大响,无数墨绿丝芒向血雾消失地方瞬间洞穿而去,一闪即逝后也诡异的消失在虚空中。

附近虚空骤然间一阵剧烈波动,凶司王一声哀鸣,半截身躯就如同破布般的再次显现而出。不过,他体表已经遍布无数孔洞,小半截身躯几乎都不翼而飞。

即使这样,凶司王还没有陨落而亡,反而毫不犹豫的从残破身躯中一下飞出数件阴气森然的宝物,将自身一护,就一掉头的朝另一方向山头激射而去。

但韩立动用了玄天斩灵剑,自然绝不会再放对手生离而走的。

凶司王在宝物护送下,方一风驰电掣般的射出千余丈距离,前方虚空就金光一闪,数百丈高的魔化巨猿就无声的浮现而出,一条手臂只是一动,一只金灿灿的弥天巨掌就用迎头一拍而下。

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

凶司王放出的数件防御宝物连同自身残缺肉身,竟轻而易举的被金色巨掌一击粉碎。

“嗖”“嗖”两声,两团黑气从模糊血肉中洞穿而出,向不同方向拼命逃窜而走。

巨猿眉头一皱,一根手指冲其中一团黑气虚空一划。

当即一道青蒙蒙剑光一闪而逝,将其中暗藏东西一斩两片,正是那似猴非猴的怪物。

接着青蒙蒙剑光上轰鸣声一响,无数金色电弧弹射而出,瞬间将枯瘦怪物一罩的化为了灰烬。

没有了凶司王的法力支持下,这个所谓的“第二元神”意外的脆弱无比,并无法向以前那般重生而出。

另外一团黑气正要趁机逃之夭夭的时候,两侧虚空晶光一闪,黑气中一声哀鸣,从中冲出一个牛首蛇身的怪物。

但才冲出数步远去,怪物身躯一下四分五裂而开,无数黑气从中狂涌而出,并且传出呜呜的鬼哭之声。

就在这时,黑气上空金光一闪,金色小人一闪而现,两手一抬,漫天无形剑气一卷而下,几个呼吸间工夫,将所有鬼气全都一扫而净。

到了此时,这位阴司十王之一的凶司王,才算在此战中真正陨落而亡。

同一时间,另一个世界中,某座深埋地下万丈的黝黑殿堂中,十个并排摆放的青石棺中的一具,突然盖子一下爆裂而开,从中蓦然站起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来,并发出惊怒交加声音:“什么人,竟然敢将我本体灭杀掉。不要让我再碰到你,否则等我重铸肉身后,定要将其剥皮抽筋,永镇阴魂海之下。”

说完这话,黑影当即从石棺中一飘而出,向殿门外飞快一飞而去。

恢复常人大小的韩立,手中抓着一颗拳头大的血红圆珠,表面有一层黑气缭绕,并且隐约有无数黑点密密麻麻的遍布其上。

这些在常人眼中再普通不过的黑点,但在灵目放大百倍再看后,赫然是无数扭曲一团的鬼脸。

“有些意思,此东西倒可以仔细参悟一二的。”

韩立托着手中这颗刚刚从凶司王破灭精魂中抓出的东西,露出一丝笑意的自语两声。

手腕一抖,圆珠顿时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韩立这才双目一眯的向附近几个山头一望而去。

只见除了他身下处外,其他山峰仍然被光幕严严实实的笼罩着。

显然他是第一个结束战斗之人,其余四处战团还正身处激烈争斗之中。

韩立心中这般想着,并未多犹豫什么,深深看了一眼中心处的那座山头后,却身形一动,向左侧的山峰激射而去。

他没记错的话,此山头应该是文心凤选取的场地,若有他相助的话,想来也不难解决此地的另外一头阴司鬼王。

他身形接连几个晃动后,就蓦然出现在了光幕上空,单手虚空一抓,一座黑蒙蒙小山在手心中浮现而出,手臂一轮之下,当即化为一团巨大黑影的呼啸砸下。

另一只手却一掐法诀,再一扬,一道百余丈长青色剑光一卷而出,并气势汹汹的一斩而下。

站在韩立旁边的金色小人,也默不作声的肩头一晃,“嗤嗤”声一响,无数道无形剑气狂喷而下。

笼罩山峰的双层光幕纵然也算玄妙,但又怎禁得住韩立和噬金虫王的全力攻击。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两层光幕就在狂闪中寸寸碎裂而开,里面一下传出震天的轰鸣声,将下方情形全都显露而出。

韩立凝神一望,山峰上果然正分成两个战团的打得热火朝天。

一处战团中,那头原本异常可爱的飞貂般小兽,赫然化为了近千丈之巨,正和一头体积同样大小的双首巨蜥撕咬在一起。

飞貂两翅振动不停,一股股银色电弧缭绕而出,遍布身躯每一寸地方。

双首巨蜥两颗头颅一红一黑,口中红色赤焰和滚滚黑气各自喷吐不停。

二者均都皮糙肉厚,或贴身撕打一起,或暂时分开用雷电赤焰黑气互喷不停。

一时间倒也难分上下的样子。

另一处战团则显得无比诡异了。

一边,文心凤竟然静静的盘坐在一片上百根绿竹之间,单手掐诀,双目紧闭,体表一件五色霞衣若隐若现的覆盖全身,头顶处则有一个乳白色阵盘悬浮在那里,从中不时飞出众多的银色符文。

另一边,相隔数百丈外的地方,则是一片百亩大小的血海滚滚滔天,在血海中心处,一座漆黑莲台上,赫然有一具完整的人形白骨盘坐上面。

此白骨浑身鲜血淋漓,有些地方还有一些肉屑没有去除干净,却仿佛常人般的一手捏着古怪法诀,一手却托着一个血红色钵盂。

在其头颅背后却赫然有一团亩许大的金色光晕,里面隐约有无数金色光焰若隐若现。

但古怪的是,此白骨和对面的文心凤一般情形,在施展秘术并用宝物护住了全身后,却同样的在黑色莲台上静坐不动着。

韩立见此情形神色微微一动,瞳孔深处却蓝芒一闪,忽然扫向了白骨和文心凤间的某处虚空处。

结果在其灵目凝神一望后,那边原本看似空荡荡毫无一物的虚空,赫然一下变成了生灭两重截然不同的世界之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