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七十三章 天机碎

六翼想都不想的大袖一抖,立刻一片寒光飞卷而出,将冰凤一下拉扯到了身边,白茫茫寒气一现,一颗晶莹圆珠一喷而出,再就地一滚下,就化为了八翼巨蚣的洞穿山腹而出,化为一根白线的逃之夭夭了。

一顿饭工夫后,天边破空声一响,黑袍青年脚踩七色彩云的闪现而出。

其看似大袖飘扬,动作徐缓,但遁速却并不算慢,几个闪动后就诡异的到了小山上头处。

黑袍青年先是面无表情的向下方小山扫了一眼,脸上忽然泛起一丝冷笑,单足微微一点,足下七色彩云当即再次破空激射而走。

所追方向,赫然正是先前六翼等人逃走之处。

这位仙界真仙竟似乎真有办法追踪到六翼冰凤二人下落,相隔如此长时间后,还能准确无比的丝毫不错。

就这般,黑袍青年和六翼冰凤一追一逃起来

在六翼动用保命遁术情况下,二者遁速虽然天壤之别,但无论后者将距离拉开多远,黑袍青年总能在数日后,不慌不忙的再次追了上来,仿佛跗骨之蛆,又好像猫戏老鼠一般。

六翼自然惊怒交加,但无论如何检查自己和冰凤的身躯内外,却全都没有发现丝毫异样,才知道自己最终小看了仙界之人的神通。

无奈之下,他只能拼着不断损耗刚刚凝练出来的素阴星气,带着冰凤一路逃亡下去。

三个月后,眼见在不断追杀下,六翼终于有些支撑不住的时候,黑袍青年却忽然从后面无声的消失了,并一连数日都未曾再出现过。

六翼和冰凤自然大喜,均都认为终于摆脱了对方的追杀,急忙找一处隐秘之处,慢慢恢复体内真元。

但是当半个月后,黑袍青年重新出现在附近区域后,六翼和冰凤大惊之下,只能暗暗叫苦的再次踏上亡命之路。

……

血天大陆,赫连商盟总部的一处隐秘大殿中,碧影这位血天负责人,正坐在一张紫木桌子后,面色阴沉的看着手中一份刚刚到手中的玉简。

片刻之后,他终于将整份玉简看完,将其往桌上一放后,“啪”的一声,轻拍了一下手掌。

当即木桌前轻风一卷,一个模糊身影一闪而现,并马上冲碧影深施一礼。

“怎么回事,烟雨道友竟然陨落而亡了,你们却如此长时间才向我回禀此事。”碧影淡淡的问了一句。

“回禀大人,烟雨前辈当日汇合了其他两位大乘前辈,才深入齐云山脉调查八国十九宗人口失踪之事,结果一去数月之久后,才传讯说最终查到了那疑似元凶的藏身处,但是此后却再无音讯传出。后来鸣蛇族和本盟派人携带三位前辈的本命牌再次进入齐云山脉寻找,结果方一深入其中不远,三个本命牌却同时碎裂而开,这才知道三位前辈已经陨落之事,只是不知被人用何种手段掩饰了下来。”

“调查之人再花费了月许时间后,才在某个隐秘之地寻到了三位前辈一些残留气息,从附近所留痕迹看,似乎三位前辈都是经过一番激战后,才在那里同时陨落而亡的,对手应该只是一人而已。此事极为重大,调查之人不敢马虎,如此一去一返确定所有消息无误后,才最终敢将消息传回到大人这里的。”那模糊影子沉声的解释了一通,似乎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样子。

“能遮掩本命牌的天机,虽然时间似乎不太长,但也有些不可思议了。起码本座活了如此之久,也没听说过有类似事情发生过。烟雨道人他们三个虽然只是一般大大乘存在,但能以一己之力同时斩杀掉他们三个,整个血天的成名老怪中,应该也不会超出十指之数的。本盟除了我之外,其他长老也无法做到此事的。看来血祭八国十九宗之人,还真是一位绝世凶魔了。”碧影摸了摸下巴,目中寒光闪动的说道。

“这位凶魔若仅仅只是血祭了齐云山脉的诸国宗门也就罢了,以其如此恐怖修为,纵然做下这等弥天大事,其他一般势力多半也不敢出手寻仇的。可是刚刚又收到一份消息,此凶魔半月前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大龙国中,用幻化出一条无边血河,将此国所有人口连同国中数十个中小宗门再次全都一网打尽,所有生灵都再次化为血水的吸入血河中。如此一来,血骨门等几大势力再也无法坐视不管了。听说这几日,这些势力已经在频繁接触,似乎打算抽调一些大乘长老组建一个屠魔盟,来专门围剿此凶魔。并且我也收到了相关势力发来的信函,同样要用本商盟加入其中。”模糊影子一五一十的着。

“屠魔盟?血骨门这些超级宗门终于插手了,看来此事真闹大了。这样也好,本盟先不必过深趟此趟浑水了,但也不能真丝毫不做表示。这样吧,回头让君长老走上一趟,参加这屠魔盟,但千万不要直接对抗那凶魔,以保住自己性命为优先。本盟陨落了烟雨道友,已经算是损失不小了。”碧影想了一想后,终于有了决定。

“是,属下这就将通知君易梦长老一声去。”模糊影子对碧影的命令没有丝毫异议,躬身答应一声。

“另外,强者之战的时间就要到了,可以开始召集人手,做好一切相关准备了。哼,要不是本座必须坐镇盟中,并且强者之战直接牵扯到一个小世界的这般重大利益,我倒是想亲自会一会这位血祭如此多生灵的凶魔。”碧影沉吟了一下后,又冷笑一声的说道。

“属下会安排好一切的。但是参加强者之战的人选,除了大人和文心凤长老外就在此地外,雷大人已经进入血天,并且正在分部处暂时闭关。韩立前辈一行人,据沿途本盟之人报告,似乎正在落潮草原附近徘徊、仍在寻找那附近的几座上古祭坛。唯一麻烦的就是血煞前辈了,自从一年前破界进入传闻中的千阶迷宫后,至今还未回转,不会和其他人一样被困在了其中吧。”模糊影子答应一声后,又有些迟疑的说道。

“放心。血煞这人神通之大不在我之下,而且以其秉性,若不是对进出那迷宫有十足把握,绝不会贸然进去的。真到了约定时间,他一定会按时出现的。”碧影不加思索的回道。

“大人这般说,那血煞前辈想来真会准时出现的。那我这就开始向雷大人和韩前辈发出消息,让分部之人安排他们直接传送到小世界的据点了。”影子如此的说道。

“行,就这般去做吧。”碧影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微点了下头。

于是木桌前波动再次一起后,模糊影子略一躬身的就此消失了。

这时候,碧影才漫不经心的一抬手,向桌子一端摆放的一堆玉简抓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啪”一声,从其身上传出一声微微的闷响。碧影顿时脸色大变,原本抓出的手掌竟一下凝固般的悬浮在了半空中。

好一会儿后,他才深吸了一口气后,将伸出手掌飞快一收而回,往腰间一按而去。

青光一卷,一个翠绿欲滴的玉匣从中一飞而出,并一闪的悬浮在了碧影面前。

此玉匣表面铭印着密密麻麻的灵纹,同时表面海贴着数丈淡金色符文,闪动着淡淡的灵光。

碧影脸色阴沉手臂一动,两手顿时车轮般的飞快一掐决,十指一抖后,同时冲玉匣上一点而去。

玉匣一颤后,数枚金色符文自行的一飘而落。

匣盖则一闪之后,也自行的一打而开,露出了里面一个式样古怪的扁平圆盘。

此圆盘洁白如玉,中间隐约铭印着一个鲜红似血的纹阵,而中心处更是隐约有一个黑白色的太极图案,让人一望之下,竟有一种心神全都被凭空摄入而无法自拔的诡异感觉。

碧影看着圆盘好一会儿,才一咬牙下,五指一伸的冲玉匣中一把抓去。

“噗”的一声闷响。

在手指方一接触的瞬间,圆盘中的鲜红纹阵竟脆弱无比的一下裂开了数条细缝,中心处的黑白太极图案,更是同时彻底碎裂。

“天机碎,果然是天机碎,没想到那传闻竟是真的。自从我大道初成就一直用精血祭炼此宝,就是为了万一之想,没想到还真出现了预兆,难道这次强者之战有什么意外不成,还是我命中注定的大劫真要到了?”碧影脸色阴沉的盯着圆盘好一会儿后,才自语般的喃喃了几句。

“哼,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是此宝真的像传闻中那般灵验,也并非没有一线生机可选的。但是原先的那些准备绝对不够了,必须多准备一些后手了。”碧影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几下后,冷哼的自语了两句,袖子一抖,顿时一片绿霞从玉匣中一卷而过。

“轰”的一声后,玉匣安然无恙,但是里面的白色阵盘却瞬间化为粉末的彻底消失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