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七十二章 六翼再现

“轰隆隆”一阵巨响。

青年身躯前十丈处,一层闪动七色光芒的巨大晶壁凭空显现而出。

雷球骄阳在呼啸声中一砸在上面,顿时无数青弧弹射缭绕,十几团骄阳爆裂而开,化为巨大力量的的冲天而起,仿佛要将一切全都撕裂吞噬一空一般。

在如此恐怖威能,七色晶壁除了微微一闪后,就视若无睹的全都接了下来,根本未能波及到后面黑袍青年分毫。

反而在这个时候,整个天空骤然一黯,一只近似透明的琉璃巨手竟一下撕裂虚空的浮现而出。

此擎天巨手通体光滑晶莹,表面无数金色符文流转不定,五指一分的一抓而下后,整个天空为之一颤,被一股难言力量笼罩其下。

“砰”的一声。

在数千丈外的某处,波动一起,大汉元婴一个跌跄的从虚空中闪现而出。

原本已经逃到如此远地方的此元婴,在刚才一股突然出现的强大力量作用下,竟被打断了瞬移的硬生生从虚空中退了出来。

方一现出身形的元婴,满脸惊怒交加之色,还未来及想再次施法进入虚空时,半空中大手就一个模糊后,就一下诡异的到了元婴头顶处,一根擎天巨柱般的手指只是轻轻一点。

“噗”的一声,元婴连哼声都未发出的直接爆裂而灭,竟连这一指之力都都无法承受分毫。

巨手将元婴所化点点灵光直接一吸而入后,就迎风一晃的消散不见了。

黑袍青年单手再一挥,身前晶壁凭空碎裂的溃散而灭,但奇怪的是,其并未就此的驾驭身下血河离开,反而一转身,冲另一方向看了两眼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场戏看了如此长时间,你二个是不是也该出来了。”

但那方向处静悄悄一片,丝毫异常都未出现。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双眉蓦然倒竖而起,一根手指随之看似随意的一点而去。

那边天空中红光一现,一道赤红电弧一劈而下,电光闪动下,附近虚空一阵波动荡漾。

“你早知道我们在这里!”一个吃惊的声音,顿时从看似空荡荡的虚空中传了出来。

接着那里晶莹寒光一闪,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的现身而出。

两人均都一身白衣,但其中男的脸庞两侧铭印着金银色灵纹,容颜竟有几分酷似韩立。

女的则貌美冷艳,肌肤雪白晶莹,给人一种奇冷无比的感觉。

这二人竟正是六翼霜蚣所化白袍男子和被其胁迫同行的冰凤。

他们原本应该远在雷霆大陆之上,却不知为何也来到了血天。

“凭这点隐匿神通还想瞒过我的耳目,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倒是你们两个有些意思,竟然都是拥有冰属性真灵变异血脉的灵物,就算在仙界也算是少见了。也好,我今日心情不错,可以免你们一死。从今日起,你二人就跟在我身边,做我的灵奴吧。我此次下界,身边正好缺少两个跑腿的。”黑袍青年打量了两人一眼,目中略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但口中淡淡的一声吩咐。

“仙界,灵奴。你是上界真仙。这不可能,从上古时候,所有面界就和真仙界失去了联系,怎可能还有真仙直能接下界来的。”六翼霜蚣所化青年,纵然心思极为阴沉,一听对方之言,也不禁骇然的失声起来。

冰凤听了后也是玉容大变,满是惊疑不定的表情。

“哼,所有界面?真正失去联系的只不过是你们这一片小小界群而已。至于真仙界也并非不能重新沟通你们所在界群,只是花费代价太大,那些家伙根本不愿做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而已。”黑袍青年哼了一声,不以为然的样子。

六翼霜蚣听了这些话,心中暗自心惊,再加上先前见过对方轻易击杀三名大乘的惊人神通,倒是有大半相信对方的真仙身份了。

不过要让他再次当对方类似灵兽的“灵宠”,哪怕对方来头再大,也绝对一百二十个的不会答应的。

“我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考虑,不答应的话,嘿嘿……”眼见六翼霜蚣面色阴晴不定的时候,黑袍青年却嘿嘿一笑的说出了威胁之言。

“不用十息,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一个回答。当你灵奴!别白日做梦了,哪怕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也根本不会有一丝可能性。”六翼霜蚣所化青年闻言略一沉吟后,面上忽然露出一丝讥讽的断然说道。

“你说什么,敢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语。”黑袍青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东西,脸上瞬间青气遍布,同时一股直冲天地的煞气从身躯中爆发而出,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开。

附近虚空在这股煞气一卷而过后,纷纷的扭曲模糊,更有丝丝白痕凭空涌现而出,似乎这一方空间都要直接撕碎一般。

六翼霜蚣见此,却二话不说的手臂一动,竟一拳重重击在自己胸口上,当即一团蓝色精血连同一颗晶莹圆珠一喷而出。

此圆珠方一飞出,立刻光霞一卷,竟化为一对晶莹羽翅,一闪之后,就立刻附在了其背后。

而与此同时,六翼霜蚣袖子一抖,一把将旁边的冰凤卷入其中,就地一滚后,立刻幻化出了雪白霜蚣的原形来。

只是其背上不光是三对翼翅,还凭空多出原先圆珠所化的第四对晶莹翅翼。

雪白蜈蚣八翅一动,就“嗖”的一声,化为一道白线从原地激射而出,再一闪后,就在虚空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嗤嗤”的破空声,从极远处隐约传来。

如此惊人的遁术,即使黑袍青年也不禁瞳孔一缩,但马上恢复如常的说了一句:

“还是愚蠢,真以为凭借这等遁术就能从我手中逃脱掉吗。”

话音刚落,黑袍青年足下血河一倒卷,猛然往身上狂涌而来,竟几个呼吸间工夫,竟一滴不剩的全没入起体内。

刹那间,一股几乎比先前还要强大数倍的气息,一下在其体内爆发而出。

黑袍青年袖子一抖,就要催动某种秘术追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噗”的一声传来,青年四周忽然无数紫金符文凭空显现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就幻化成一条金灿灿符锁猛然往其身上一扑而去。

黑袍青年脸色一变,但不知为何的却站在原地不躲不闪。

一声晴空霹雳!

他身上一层紫金之光缭绕,身躯一颤之后,原本放出的恐怖气息竟一下就此消散一空。

同时黑袍青年脸色再一白,张口喷出一团淡银色精血来,体表紫金之光才一个模糊的溃散消失。

然后,他才抬起脸孔,朝六翼霜蚣逃走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淡淡自语的说了几句。

“虽然只是一个小界面,但整界之力压制果然还不是我可以对抗的。不过即使只动用两三成法力和小半神通,区区两个下界灵物想从我手中逃掉,也是休想的事情。反正血祭一次要相隔数月之久,趁此时间,就和你们两个好好玩上一把吧。只希望这两个玩物逃命的本事不错,让我心情多舒畅一段时日。”

黑袍青年说到最后几句,声音徒然一冷起来,接着大袖一抖,足下浮现一朵七色祥云,将其一托的破空跟了下去。

他遁速倒是不算太快,似乎十分从容的样子。

两日后,一座无名小山山腹中,一座临时开辟的粗糙洞府中,一男一女正面对面的闭目盘膝而坐着。

正是化名白袍男子的六翼霜蚣和冰凤。

好一会儿后,六翼才睁开了眼睛,一张口,长吐了一团白茫茫寒气出来。

对面冰凤感应之下,也神色一动的同样睁开了美目,打量了六翼一眼后,才神色有一丝复杂的问道:“你可恢复了先前消耗的真元了。先前那等遁术,即使一般大乘也不能轻易施展出来的吧。也亏你不知从何处得到那等异宝,竟能化作第对四灵翼,否则根本不可能从那人手中逃得性命的。”

“哼,我这些年深入蛮荒也不是白白渡过的,也得过几次不小的机遇,想要我再为他人灵奴,就算是真仙也是休想的事情。至于真元,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体内还有刚刚吸纳的素阴星气,这点亏损很快就能弥合如初的。不过要是我能早些找到素阴一族的藏身地,学得他们沟通星辰之力之法并成就真灵之躯。对方就算是真仙降世,也未必不能有一拼之力的。”六翼哼了一声后,目中寒光一闪的言道。

“这也怨你运气不好。谁想到从上古时候一直在雷霆大陆栖息的素阴一族,会忽然异想天开的整族迁移到了血天这边来。要不是你费尽心机一直追踪至此,现在恐怕还无法如愿以偿的。不过要以此为依仗去对抗一名真仙,还是有些白日做梦吧。”冰凤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后,才冷声的说道。

“若是全盛时期的真仙,自然一丝希望没有。但是凭借真仙之躯直接降临的话,受界面之力压制,他一身实力能发挥十之三四就算不错了,顶多也就和一名厉害些的真灵,差不多实力而已。我为何应对不得的。只要再给我数百年时间,我就……不好,他竟然又追了上来。”

六翼才平静的说了两句,忽然脸色骤变,一下吃惊的叫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