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七十一章 万灵血玺

“终于出来了,不过这里好像还是在万月山脉之中。”刚刚从光阵中走出来的韩立,打量了四周景色一眼后,就淡淡的说道。

“韩兄,我施法控制传送时,已经尽最大力量将我们传送到最远之处。就算还在万月山脉中,想来还是应该身处边缘之处了。”冰魄同样打量了一下四周,难掩面上的一丝兴奋。

任谁被困如此多年,终于得以重见天日,恐怕心情都这般异常激荡的。

“到了这里,其他人就算发现不对,想来也赶之不及了。我就这将朱果儿他们召唤过啦。冰魄道友以后有什么打算,是准备马上动身就返回族中吗?”韩立点了点头,又冲此女神色一正的问道。

“小妹才进阶大乘成功,必须好好巩固一下境界和顺便将新得几件重宝炼化才行,所以准备先在附近找一处隐秘之处,好好修炼几年再返回族中去。”冰魄不加思索的回道,似乎对此问题早就有所思量过一般。

“道友这般想也好。不过萧冥他们既然知道你得到了天鼎真人衣钵,想必此事会很快传扬开来的。冰魄道友还是要多加小心一二的。”韩立点点头,颇为赞同对方的主意,只是略加提醒了一句。

“韩兄放心,小妹总算也是一名大乘存在了,就算遇到什么强敌,只要不是身处绝地中,总有自保之力的。”冰魄嫣然一笑的说道。

“冰魄道友有此自信,自然最好了。韩某要在血天继续滞留一段时间,说不定还会去雷霆大陆一趟。你我以后再见可能就是很长一段时间后的事情了。道友多多保重吧!”

韩立笑了一笑后,冲此女拱了拱手。冰魄急忙还礼,也说了几句保重的话语后,终于正式告辞后,化为一道晶光的破空离开了。

韩立一等此女遁光消失在天际尽头处,当即单手虚空一抓,一张淡银色符箓一闪的出现在手心中。手指一夹,再迎风一晃后,顿时符箓自化为一道青烟的消失在虚空中。

此后,韩立遁光一起,就此落在了下方某座山头上,并闭目盘膝坐在某颗参天大树下,静静等候着朱果儿等人的到来。

足足半日之久后,天边灵光一闪,一艘三角飞车激射而来,上面赫然站着一男一女两人。

正是朱果儿和花石老祖。

韩立双目重新一睁而开后,面带一丝笑容的从树下站了起来。

没有多久后,血骨门就传出了万月山脉一战中,血合五子所化傀儡全都被灭,而修炼血神之术的神秘修炼者也被击毙的消息。

但天阙、地梦两名大乘在此战中身负重伤,甚至连一同带去的门下弟子也只有小半才得以返回。

而那位在血天赫赫有名的阵法宗师“奉姓男子”,更是直接在此战中陨落而亡。

与此同时,有关天鼎真人传承被一名异大陆女性大乘得到的传闻,也在整个大陆传扬开来,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蠢蠢欲动。

但是奇怪的是,有关韩立的传闻却是丝毫没有,仿佛从未有这般一个人在万月山脉中出现过一般。

……

一年半后,齐云山脉的某个隐秘之极的山谷上空,两名服饰各异的血天大乘,正满脸惊怒的看着对面的一名有些瘦弱的白皙青年。

青年一身黑袍,双目细长,给人一种诡异之极的空灵之感。

但是让人恐怖的是,青年一只手掌中赫然抓着一个发髻披散的头颅,足下有一条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咕咕”流淌血河。

头颅面孔清秀儒雅,但异常苍白,脸上仍残留着被斩下时的不能置信表情。

而血河足有三四十丈之宽,河水看似黏稠无比,但却并无任何血腥气息,反而有一种近似檀香的气息传出,让人一闻之后,不由自主的精神一振。

在黑袍青年足下的附近处,数截明显属于同一人的残尸,静静的漂浮在那里。

黑袍青年一对赤裸小腿踩进河水中半截之多,身形却犹如身处实地般的平稳无比,并且用一种近似讥讽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两名灵界最顶阶的大乘存在。

“你对我们动了什么手脚,修为怎会忽然下降了近半之多,否则烟雨真人绝不可能这般的被斩杀掉。你可知道,烟雨真人是商盟的长老之一,商盟又是整个灵界最大的势力之一。你杀害了商盟核心成员,纵然神通了得,以后在灵界也绝难有你立足之地了。”

那两名大乘中的一名身材异常魁梧的紫甲大汉,似乎终于克服了心中的恐惧,蓦然大声的冲黑袍青年低吼道。

“商盟是什么东西,若真是自寻死路的找上门来,我自然会送他们上路,让他们和你们一般成为血河的一部分。至于你们修为被压制,却和我无关,而是万灵血玺刚刚血祭完,其气息还无法收敛自如,你们被震慑而不自知而已。”黑袍青年嘿嘿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胡说,什么宝物能单凭气息就能震慑住我等,就连玄天灵宝也绝对无法做到此等事情的。”大汉厉声喝道,一副根本不信的模样。

“区区井底之蛙又能知道些什么!玄天灵宝纵然厉害无比,但也要看是从何等界面中诞生的玄天之物,像你们这等小界面的玄天灵宝,又能有多大威能。真正大界诞生的玄天之宝的可怕,根本不是你们这等蝼蚁存在可以想象的。”黑袍青年打了个哈欠,毫不掩饰自己轻蔑之意的言道。

“阁下口气还真是大的出奇,我还真未听说过什么大界之说,更没有听谁说灵界是小界面。阁下看来不是灵界之人,而是从其他界面来的界外之人、就算如此,阁下难道真以为单凭一人,就可以力敌整界之力,在我们灵界能肆意妄为,屠杀大量生灵而进行血祭了。”大汉先是一怔的,但马上想起什么,面上怒容再次一现的喝问道。

“将整界生灵全部屠戮掉,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若是此界其他大乘都是你们三个这样的水准,只要多花费些时间,全都杀掉也不是多难的事情。”黑袍青年听到大汉喝问声,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沉吟了一下后,十分认真的回道。

这话自然让魁梧大汉脸色异常难看。

就在这时,旁边另外一名始终没有说话的大乘,一个浑身遍布蛇纹,两眼瞳孔细长的老者,突然就地一滚,一下化为一头背生四翅的碧绿巨蛇。

此巨蛇四翅只是使劲一扇,就一下化为一道绿丝的激射而走。它只是一个闪动,就瞬移般的出现在了千余丈外,眼看再一个闪动,就要就此的逃之夭夭掉。

“愚蠢,在我万灵血玺威能笼罩下,又怎可能让一名区区大乘真跑掉。镇!”黑袍青年扫了一眼飞蛇逃走方向,口中当即一个“镇”字出口。

刹那间,碧绿飞蛇上空突然血光一现,一颗小山般大小的玺印虚影“轰隆隆”一现而出,并看似徐缓的一落而下。

下方四翅飞蛇在巨大玺印虚影方一现出的瞬间,却不知为何的身躯一颤,就此的呆在原地不动一下,竟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玺印虚影一轰声鸣的压在了身躯上。

飞蛇在玺印威能及身的瞬间,当即一声凄厉惨叫。

飞蛇身躯连同里面老者元婴一下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而灭。

玺印上一抹血光一卷而下后,这些灵光全都被凭空摄入到了玺印虚影中。

原本有些模糊的玺印,在体表血红光霞闪动后,竟渐渐清晰凝实了几分。

但下一刻,嗡嗡声一响,玺印虚影就此一闪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目睹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同伴几乎转瞬间被杀,魁梧大汉纵然经历无数风雨,心性更是一向坚毅无比,也不禁现出一丝绝望之色。

对方实力原本就深不可测,现在自己修为又被硬生生压制了如此之多,更是丝毫胜机没有了。

但纵然如此,他自然也绝没有束手待毙的道理,只能亡命一搏了。

眼看黑袍青年目光还未从远处收回的瞬间,大汉忽然一声巨吼,背后青光一闪,忽然一个龙首马身的巨大法相现身而出。

此法相在方一现身的,龙首大口一张,雷鸣声大起,无数颗青色雷球从口中狂涌而出。

同一时间,大汉双袖一后,十几件式样各异宝物也从袖中一飞而出,并方一飞出的瞬间,同时的爆裂而开。

一时间十几颗骄阳般的巨大光球,直奔黑袍青年气势汹汹的一滚而去,仿佛威不可挡。

而大汉自身却身躯一扭,肉身竟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直接现出了里面深藏的大成元婴。

此元婴只是深吸一口气,四周血雾就刹那间一缕不剩的被其吸入体内。

血光再一闪后,大汉元婴就一下透明般的消散在了空气中。

面对密密麻麻的雷球和十几团异宝自爆所化的恐怖骄阳,黑袍青年阴沉一笑后,竟丝毫躲闪之意没有,反而倒背身后的一只手掌徐徐的往前一探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