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七十章 回归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何有辛苦可谈的。既然你现在已经出来,我也可以和你重新回归了。”血魄淡淡的说了两句。

冰魄点了点头,就不再多说什么的单手一掐诀,身躯骤然间血光大放,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而同一时间,血魄则身躯一动,同样化为一团血光的激射过去。

一闪即逝下,就此没入冰魄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冰魄当即躬下身子,脸上现出丝丝的痛苦之色,同时体表血光大盛,突然从肌肤中喷出密密麻麻的血丝,又纷纷化为血雾的消失在虚空中。

足足一盏茶的工夫后,冰魄脸上痛苦之色才渐渐消失,并重新站直娇躯。

此刻的她,虽然面容神情和先前均都一般无二,但气质却隐约有了一些不经意的改变。

“原来韩兄在族中竟有这般大名头,还曾经和我这血灵化身有过如此多的交往,并且多亏道友一路护持,否则她绝无法安然进入此地的。”冰魄冲韩立嫣然一笑后,缓缓说道。

“道友已经将化身记忆全都消化了。”韩立打量了此女一眼,笑了一笑的问道。

“哪有这般容易的事情。妾身现在只是将大半记忆封印起来,只拣取吸收了小半最重要的部分。”冰魄苦笑一声,回道。

“冰魄道友这般做倒是明智之举。现在既然将化身收回,天鼎宫中也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了,那就一齐离开吧。其他人绝想不到天鼎宫会提前关闭,趁混乱之机,我们正好安然脱身。”韩立点了点头,这般的说道。

接着单手冲一侧虚空一招,金光一闪,一个金色小人一闪而现,又直接没入其袖中消失不见。

正是那只噬金虫王。

几乎同一时间,蟹道人也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诀,一声雷鸣后,也化为一道电弧的弹射向韩立。

一声霹雳,就此在韩立体内不见了踪影。

“好。小妹这就开始施法。”冰魄见此,一口答应下来。

接着此女一张口,喷出一块血蒙蒙的玉牌,一根手指冲虚空一点,阵阵禁制波动从上面一泛而出。

……

万月山脉上空,一座巨大法阵已经将天鼎宫入口所化巨门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些身穿血骨门服饰的弟子门人更是在法阵各处若隐若现。

在法阵中心处,两名血骨门大乘则盘膝坐在一起,静静闭目养神着。

忽然间,原本闪动金银符文巨门一下传出低沉嗡鸣声,同时阵阵波动从上面一卷而出。

“怎么回事,天鼎宫难道提前关闭了。按照以往记录,现在应该没到时间才是的。”两名血骨门大乘一惊,同时睁开了双目,其中深目老者更是有些惊疑的失声起来。

“说不定是有人真得到了天鼎真人的衣钵宝物,才导致有此变化的。”矮胖的奇丑妇人,也一下站起身来,目光微闪的言道。

“不管怎么说,先激发法阵再说。省得有人趁乱从中逃掉了。”深目老者闻言,瞳孔一缩,但马上果决的言道。

“此言有理,是要提前防范一二了。”矮胖妇人没有加以反对,反而极为赞同的点下头。

于是二人一声令下,隐藏各处的血骨门弟子当即一催手中布阵器具。

顿时整座法阵激发而起,一缕缕艳丽霞丝从虚空中激射而出,飞快交织一起,化为一张笼罩整个天空的巨大丝网。

整片区域全都护在了其下。

丝网方一成形,一股股令人心惊的金戈煞气就从上面一卷而出,仿佛有千军万马暗藏其中一般。

两名血骨门大乘也一下站起身来,眼也不眨一下的盯着眼前巨门。

“轰”的一惊天动地的巨响。

巨门在一阵扭曲模糊后爆裂开来,同时天地元气滚滚一散后,那道奇长的乳白色空间裂缝就此徐徐的一合而上。

“噗”“噗”两声。

在巨门消失的地方波动又是一起,两座光阵凭空显现而出,从中各自走出两波人来。

一伙足有三四十人,簇拥着一名脸色阴沉的锦衣大汉。

刚才这些人刚刚攻破中心处的某一区域,正想大肆搜宝物的时候,却被凭空出现的光阵硬生生的送离天鼎宫。

这自然让锦衣大汉无比郁闷,脸上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另外一伙人,赫然是五名面容一样的青年。

正是血合五子。

“是他们?”深目老者一看清楚两伙人真容,神色一动,露出几分诧异的表情。

“原来是血骨门的天鸠、地梦两位道友。二位这番举动,是何用意?”锦衣大汉一看清楚深目老者和矮胖妇人的容颜,目光再一扫四周大阵和空中巨大丝网后,当即脸色一变,冷声的问。

“原来是奉宗主这位阵法宗师在此,难怪天鼎宫会提前关闭了。奉兄在里面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吧。”矮胖妇人眨了眨眼睛后,咯咯一笑的说道。

“地梦,你以为天鼎宫刚才的变化,是本座弄出来的?”锦衣大汉脸色一沉,不客气的质问道。

“进去之人,除了道友外,妾身可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到此事的。”矮胖妇人同样不在意的回道。

锦衣大汉闻言大怒,但一时间却也不知如何回答此问。

就在这时,深目老者却忽然冲另一方向一声低喝:

“五位要去哪里,不打算也说些什么吗?”

另一边的血合五子赫然在向大阵边缘处徐徐退去。

“我等没有什么可说的,难道道友还打算将我们和奉宗主一同留下来不成?”其中一名面色木然的青年,目中血芒一闪的说道。

“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血合道友,如今竟然落到了如此下场。真是可悲可哀之事。”深目老者根本未回答青年所问,反而在目中七色莹光一阵流转后,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

“天阙,这话是什么意思?”青年脸色大变,再问道。

“什么意思。哼,在我琉璃幻目之下,区区血肉傀儡怎能瞒过我,还是将所藏本体现露出来吧。”深目老者哼了一声,面现一股奇寒之意的说道。

“什么,血肉傀儡!”

这一下,矮胖妇人和锦衣大汉闻言均都一惊,目光“唰”的一下,全望向那边的血合五子,并流露出忌惮之极的神色。

“嘿嘿,鼎鼎大名的琉璃幻目果然名不虚传,我已经将血神大法修炼到如此境界,竟然还未能瞒过你的耳目。”先前说话青年瞳孔一缩,但面上马上重新变得木然异常。

接着五名青年身上血光一现,各有一道血芒从脑后激射而出,并一个闪动的汇聚一起,最终化为一团模糊的血色人影。

此血影双目闪烁着阴森绿芒,同时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残暴气息。

“血天早有明文规定,凡修炼血神之者‘死’。”深目老者目光一扫血色人影后,当即深吸一口气后,厉喝一声。

在话音刚落的瞬间,老者单手一捏法决,一根手指冲高空一点而去。

“轰”的一阵雷鸣。

高空中顿时浮现出六道赤红电弧,一闪即逝下,直奔血合五子和血影一劈而下。

同时整座法阵嗡嗡声响起,一根根粗大光柱从边缘处冲天而起,隐约形成一座巨大光笼的样子。

天空中的丝网在天地元气一颤后,也徐徐的一落而下。

一阵怪笑从血影身上传出。

他大袖往高空一抖,顿时六道血虹冲天而起,几个闪动后,将六道电弧一击而碎。

接着其身形滴溜溜一转,无数血雾从身上一冒而出,将血合五子一卷其中后,就化为血海的直奔光笼边缘处滚滚而去了。

而深目老者见此情形面色一沉的,手中法决飞快一变,从体内突然冒出一道数百丈长的白蒙蒙剑气,足下一跺,就一下合二为一的催动巨型剑光直奔血海激射而去。

“奉宗主,现在有人胆敢修炼血神之术,你可有何打算。”矮胖妇人眼珠转了两下后,蓦然向锦衣大汉问道。

“哼,地梦,你无须出言激我。修炼血神术之人是我们血道宗门生死大敌,人人得而诛之。现在既然让我碰到了,自然不会袖手置之不理的。”锦衣大汉脸色变化了数番后,最终还是冷哼一声的回道。

接着大汉一声吩咐,四周门下弟子,当即手中各式法器一飞而出,并飞快一闪的化为五颜六色的巨大符文,在附近虚空开始疯狂飞舞起来。

锦衣大汉则口中念念有词的一催后,这些符文开始以某种玄妙轨迹飞快聚集一起,并疯狂交织翻滚起来。

顷刻间工夫,就隐约可见一座淡金色法阵在大汉头顶形成,里面寒光森然,仿佛有无数刀剑蕴含其中一般。

至于矮胖妇人,一见自己言语有了效用,当即嘿嘿一笑后,袖子一扬,顿时数枚灵兽环一飞而出。

呜呜声一响后,当即有十几头体形巨大之极的血色巨鸠现身而出,并在妇人口中尖鸣一催后,当即气势汹汹的也冲远处血海一追而去。

至于四周边缘处看似极远的那些巨大光柱,也在血骨门众弟子全力催动后,向中心处开始徐徐靠拢过来。

一场大战,当即在双方都预料之外中爆发而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