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六十九章 退走

华西仙子却突然娇躯一扭,竟早有预防般的一转身,一只被晶沙包裹的手掌闪电般一迎上去。

“砰”的一声后,二者手掌一下对在了一起。

晶沙金焰爆裂后,二者身躯同时一震的向后退出数步去。

“我早知道你这老鬼会来这一手,看样子你苦头还没吃够,我要让你……”华西仙子看似娇艳的脸庞一下变得有几分扭曲和铁青,刚厉声说了两句后,忽然又换了惊恐万分的表情,整个人娇躯一震,胸前一下就冒出一截枯瘦的青色手掌。

此手掌五指赫然捏着一颗拼命挣扎的小人,面容神态和华西仙子一般无二的,但是满脸痛苦表情。

无垢老祖则一个模糊后,就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华西仙子元婴前,并冷冷望着对方不语。

这时在此女身后处才波动一起,一个几乎淡若不见的模糊青影一下浮现而出。

几乎同一时间,在另一边的金色火海中还在一圈圈攻击极山的金色火人,却“噗嗤”一声的凭空消失了。

极山没有阻挡下,顿时一压而下,整个火海在轰隆隆声中溃散而灭。

“你竟然修成了替灵大法,否则我绝不会落得这般下场的。你也别得意,夫妻本是同命鸟,我既然要陨落在此,你也别想继续存活世上。不要忘了,你身上下的同命禁制了。”华西仙子元婴拼命挣扎了片刻,却根本无法挣脱后,彻底绝望的终止了一切举动,但是口中却怨毒之极的冲无垢老祖说道。

“是吗,既然这般想,那你就安心的去吧。早在数年前,我就已经破解掉了你下的禁制,一直忍到现在,只是为了你袖中那件东西而已。”无垢老祖目中泛起一丝奇怪神色,但口中却木然说道。

“这不可能,啊……”

华西仙子元婴一惊,疯狂的大叫起来,但只来及叫了一声,青色人影就“噗”的一声,彻底化为了金色火人,往前一扑,就将元婴连同此女身躯全都包裹进了其中,并瞬间化为了灰烬。

无垢老祖瞳孔微微一缩,但马上面无表情的单手虚空一抓。

金焰中破空声一响,当即一块漆黑如墨阵盘从中一飞而出,一下落在了其手中。

无垢老祖仔细打量了手中之物几眼,张口一吹。

顿时一声闷响传来!

阵盘竟以肉眼可见速度风化开来,最后竟化为一股凝聚不散的黑烟悬浮在那里。

无垢老祖张口一吸,竟将这股黑烟一下摄入腹中,再检查了体内片刻后,目中这才闪过一丝如负重托的表情。

而金色火焰滚滚一凝后,再次幻化成一个青蒙蒙人影的站在原处。

“砰”的一声。

沙盾终于全都彻底融化成汁,但是外面原本应该滚滚卷来的银色火焰却一颤后,蓦然诡异的凝固下来,连那头巨大火鸟,也双翅一敛的停了了半空中。

无垢老祖这才目光一闪,向不远处的巨大金猿望了一眼过去。

这时的韩立所化巨猿,同样用耐人寻味的目光打量着这位无垢老祖,并在片刻后,嗡嗡的开口了:“虽然我不知道贵伉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能大概猜到一些。现在只有你一人了,还打算动手吗?”

“当然没有这个必要了。我现在这副这样子,天鼎真人功法对我根本没有多大用处。况且道友到现在为止,连一半的实力都未拿出来吧,本老祖自然不会做真惹怒道友的事情。老夫就先走一步了。”无垢老祖淡淡的回了两句后,旁边青色人影往其身上一扑,立刻融入其身躯中不见了踪影,接着袖子一抖,体表霞光一卷,化为一道惊虹的破空而走,只是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处。

韩立有一丝意外,没有料到这位无垢老祖竟然走的这般干脆,当然不会出手拦截什么。

另一边,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响。

韩立心中一动,回身一望,只见远处血色雾海不知何缘故的已经一卷散开,重新露出了里面梵圣金身和九目血蟾。

二者相隔百丈之远的遥遥相对着,但是一个身上金光黯淡,少了一头两臂。

另一个浑身变体鳞伤,九只血目中只有五只还能一睁而开,其余全都狂流鲜血不止。

二者完全一副两败俱伤的模样。

至于其他两处战团处,倒还是雷鸣爆裂声不断,还一副打的热火朝天的模样。

韩立心中一笑,所化巨猿身形一动,就要直奔九目血蟾那边而去。

就在这时,九目血蟾却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

“韩兄不用打了,此次争斗,我三人已经输了,绝不会再纠缠道着韩兄的同伴了。”

话音刚落,九目血蟾身上再次冒出一股股血雾,身上所有伤痕竟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痊愈起来。

此血蟾接着体表霞光一卷,再就地一滚后,就恢复了人形。

韩立略一沉吟后,所化巨猿也一声低吼的飞快缩小起来,并在金光中也恢复了原形。

其他两处战团中之人,自然也将这一切全都看进了眼中。

清平道人和万花妇人纵然满心的不情愿,也只能无奈的收了神通和宝物,主动的退出了战团之外,并遁光一闪后,脸色异常难看的出现在了萧冥身旁处。

“萧兄,我们真就这样算了。”万花夫人满脸不甘的问了一句。

“不这样算了,还能怎样。无垢老祖和华西仙子都已经不再了,凭我们三个根本连一丝取胜可能都没有了。”萧冥缓缓说道。

一旁的清平道人脸上阴晴不定变化着,但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再继续一战的话语来。

“韩道友,这次我等认栽了。我三人也无颜继续留在这里,就此告辞了。”萧冥冲韩立一抱拳,体表霞光微微一闪,似乎就打算这般带着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飞遁而走。

“萧兄想打就打,想走就走,也未免太看不起在下了吧。”韩立却忽然冷笑的说了一句。

这时黄金巨蟹和冰魄也已经收了功法,同样飞到了韩立身边。

其中冰魄满脸惊喜之色。

黄金巨蟹体表银弧一闪,就此化为了一名年轻的道人。

“韩兄话里的意思是……”萧冥身形一凝,瞳孔闪动的问了一句。

“萧兄莫非是明知故问了,不打算给在下一个交代吗?”韩立淡淡的反问了一句。

“韩兄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这有三颗阴血晶,就当做赔礼之物吧。”萧冥叹了一口气,袖子一抖,蓦然一个玉盒冲韩立激射而来。

韩立单手虚一抓,就将玉盒摄到了手中,用神念往里面一扫后,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的点点头。

灵光一闪,玉盒就此在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萧冥再冲韩立一拱手后,就化为一团血光的腾空而走,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遁光一起,也二话不说的紧跟而去。

虽然无法得到天鼎真人的衣钵重宝,但现在离天鼎宫关闭还有些时间,抓紧些的话,还能够从其他区域得到一些好处的。

萧冥三人自然不肯再耽搁什么了。

“多谢韩兄大恩,要不是道友再次出手相助,妾身恐怕还真要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冰魄长吐一口气后,冲韩立深深一礼的说道,话中再无任何掩饰的满是感激之意。

“冰魄道友不用太客气了,就算不说你我之间的渊源,哪怕看在同属人族大乘份上,我也会保你安然无恙的。”韩立微然一笑,摆摆手的回道。

至于蟹道人则神色木然的一语不发。

于是韩立和冰魄再说了几句后,三者遁光一起,也向某个方向激射而去。

数个时辰后,中枢之地的某处虚空中,波动一起,一座光阵凭空显现而出。

韩立冰魄等三人一下无声的显现而出。

三人四下打量了几眼后,冰魄脸上神色却为之一动,并马上开口说道:

“我好像感应到血灵的大概位置了,我立刻施法借用禁制之力送我们过去吧。”

韩立闻言,自然不会反对。

于是冰魄当即一翻手掌,手中顿时多出了一块阵盘,手指飞快往其中点指起来。

片刻工夫后,此女将阵盘往空中一抛,顿时又幻化成一座光蒙蒙法阵。

三人一闪的再次踏入其中后,光阵嗡嗡声一响,三者身影就此的消失不见。

数个时辰后,正在一座阁楼中,将十几件法器从一个淡黄色木架上一一摄取袖中的血魄,忽然其面色一变,竟对剩下的两三件再也不理会,反而单手一掐诀,体表遁光一起,就化为一道惊虹的从阁楼中激射而出,一个闪动后,就无声的停在了高空某处。

几乎同一时间,附近虚空中淡淡波动一起,一个光阵凭空涌现而出,韩立等人从中大步的走了出来。

“你终于出来了?”血魄目中奇光闪动,望着韩立旁边和自己容颜一般无二的女子,神色复杂的说道。

“这些年也实在辛苦你了,也亏你能找来了韩兄,否则你我恐怕根本再无相见之日的。”冰魄盯着眼前的血灵化身,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