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联手

萧冥脸上阴沉之色一闪而过,轻咳了一声后,就想开口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面前的石碑上银文嗡嗡声一响,一闪之下的再次汇聚一团后,竟模糊的幻化一个淡银色纹阵来。

整座纹阵一亮后,中心处蓦然波动一起,现出一个巨大孔洞来。

里面人影一晃,并肩飞出一男一女两人来。

“咦,原来是三位道友,这还真是凑巧啊。”青年男子目光一扫三人先是一怔,但马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旁边女子,则一脸意外的望向萧冥三人,并露出了警惕之极的神色。

这二人自然正是刚刚出来的韩立和冰魄仙子。

萧冥三人见此却脸色大变后,不禁互望了一眼。

眼前这种情形,似乎正是三者预料中的最坏结果出现了。

“韩兄,你得到了天鼎真人的衣钵传承了?”萧冥阴沉的问了一句。

“没有,但得到之人却是在下的同伴。怎么,三位道友有什么意见吗?”韩立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就算他出言加以否认,对方也绝不可能相信的,倒不如坦然的一口承认下来。

“什么,这位仙子。咦,有些奇怪……”

三人闻言大感意外,目光“唰”的一下,全都落在了冰魄身上。

但萧冥马上就眉头一皱,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

显然他将冰魄仙子和其化身血魄混为一人了,并立刻感应到了二者间的修为差距。

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自然发现了这一点,同样目中有疑惑闪过,但相比天鼎真人衣钵已经被对方得到之事,这点困惑自然显得无足轻重了。

萧冥叹了一口气有几分无奈的说道:

“这可有些麻烦了。我等三人这次冒险进入此地,也是为这天鼎传承而来的,不过东西既然已经被这位仙子得到,看在韩兄面上,萧某三人倒也不好再硬抢什么。这样吧,我三人和这位仙子做笔交易如何?天鼎真人遗留的宝物,萧某等人就不再有非分之想了。但是其所留的功法秘术和度劫方法等东西,让我等复制一份如何?当然我等也不会白白讨要的,自然会付出让这位仙子满意的代价。”

“听起来似乎不错。冰魄道友你觉得如何?”韩立不置可否,但转首问了身旁女子一句。

“我的确得到了天鼎前辈当年所修的几种功法神通,但是这些都是某种神魂秘术直接拓印到神识中的,并且其中还含有禁制血誓。在没有真正修炼大成前,绝不可以将这些功法再外传第三人的,否则妾身轻则部分神识消散,重则元婴爆裂而亡。至于度劫手段这些东西,更没有了。但根据天鼎真人衣钵中所记,天鼎前辈当初之所以能渡过如此多大天劫,只是因为其早年曾经食用过一枚仙界流传下来的昙雷仙果种籽而已。”冰魄却苦笑了起来,并说出了一番让韩立和萧冥等人都一怔的话语来。

“昙雷仙果!这不是传闻中仙界才有的一种仙果吗,若是天鼎真人当年服食了此果种籽,倒也能说的过为何能轻易渡过一次次天劫的。但是贫道怎么知道,道友所说是真是假。”清平道人眉头一皱后,缓缓问道。

“阁下想怎么证明此事?”冰魄仙子冷声的反问了道人一句。

“贫道有一门秘术,可以在不损害神魂情况下,探知别人神识海中的信息,只要道友将神识中东西对我等敞开的话的……”

“休想!谁也不会将神识海对外人敞开的,否则和将自己性命交与他人之手有什么区别。”冰魄玉容一变,一口的回绝道。

此种将性命交与他人的事情,她自然绝不会答应的。

“韩道友,你意下如何。纵然道友神通惊人,但总不能让贫道三人空手而回吧。”清平道人闻言,深吸一口气,冲韩立阴沉的问道。

“既然我同伴不愿意如此做,此事自然算了就是。清平道友若是觉得没有收获,尽可自行进入里面再搜寻一二,说不定还真会另有所得的。我二人就不在此逗留,就此告辞了。”韩立目光微微一闪,却用轻描淡写的口气回道。

“什么,你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打算……”

“道友要什么交代。”

万花夫人方大怒的说出一句话,韩立却忽然脸色一沉,一下向前踏出一步去。

刹那间,一股让普通大乘存在也为之颤抖恐怖气息一涌而出,并向对面毫不客气的一压而下。

“蹬蹬”几声,清平道人和万花夫人在这股巨压下,竟无法抵挡的倒退出数步去。

只有中间的萧冥身躯微微颤了一下,倒还站在原地未动,但是面具上也一下浮现一层血光。

韩立见此,双目一眯,二话不说的又一步迈出,同时身上气息又为之猛然一涨。

这一下,萧冥只觉对面仿佛一头上古凶兽一扑而来,哼了一声后,也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出去。

“好手段,韩兄先前和万花道友交手时,果然还隐藏了大半修为。但凭法力之深,恐怕就是上古真灵也不过如此吧。”即使以萧冥生性之深沉,目光也不禁闪过极深的忌惮之意,冷声说道。

韩立嘿嘿一笑,身上恐怖气息丝毫不见收敛,反倒背双手的望着三人不语。

而万花夫人和清平道人在惊怒交加之后,则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变化,显然既对天鼎真人衣钵功法大为不舍,但真要和表现如此强大的韩立动手,又有明显的畏惧之意。

“走吧!”

萧冥在深深看了韩立一眼后,忽然这般的说了一句。

“什么!萧兄,我们真不要天鼎真人的功法了?”清平道人闻言,脸色大变。

“三人联手,多半也不是韩道友的对手。既然这样,又何必自取其辱了。除非清平道友有什么手段自持能抵挡住韩兄的雷霆之怒。”萧冥声音平静的回道。

“这个……当然没有。”清平道人苦笑一声,连连的摇头。

“咯咯,若是加上我夫妇二人,又如何?”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女子的娇笑声远远传来。

接着就见某方向天边处波动一起,顿时两道惊虹激射而来,速度奇快无比,只是几个闪动后,就到了近前虚空。

遁光一敛,天空中也一下现出一男一女来。

男的木讷憨厚,女的娇媚如花,竟是无垢老祖和华西仙子二人。

对面的冰魄一见又有两名大乘出现,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韩立扫了无垢老祖和华西仙子一眼,倒是神色丝毫不变。

“二位怎会在此的?”清平道人大吃一惊了。

“这个小妹就不好明言了。”华西仙子嫣然一笑,并未直接回答什么。

倒是萧冥在瞳孔骤然一缩,说了一句让两名同伴都心中一凛的话来:

“万花清平道友,略微检查一下,看看可被别人动了什么手脚没有。”

“动手脚,不太可能吧。真有此种事情,怎可能瞒过我二人的耳目。”

万花夫人一下失声起来,但也知道萧冥不会平白说此空话,神念之力急忙一放而出,开始从里到外的检查身体起来。

旁边的清平道人脸色一沉后,也单说一掐诀,同样检查起身上道袍和一些佩饰起来。

结果片刻后,万花夫人一声尖叫,忽然一把从头发上某处抓出一只几近透明的细小飞虫,只有半寸长短,并且纤细如发。

“无尘蛊,怪不得我丝毫无法察觉,你们夫妇什么时候对我下的此蛊!”老妪大怒的一把将细虫捏碎,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

“当然是在进入天鼎宫前的事情,否则我又如何能跟踪到此来的。要怪就怪你们谋事不密,事先泄露出了口风。”华西仙子笑眯眯的样子,丝毫不在乎万花夫人的怒容。

“看来我等这次回去后,门下真要好好清理一下了。不过二位跟踪到此,对贫道等人来说倒不是一件坏事了。韩兄,现在我们这边又新添两名强力帮手,现在是否有改变主意的想法了。”清平道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反而眼珠微微一转后,冲韩立直接问道。

“我先前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的。诸位现在要么立刻离开,要么放手和我一战。”韩立淡淡的回道,似乎仍未将眼前的五位大乘放进眼中。

如此回答,不但清平道人万花夫人心中大怒,华西仙子也玉容骤然一沉下来。

“萧兄,你现在怎么说?”清平道人强压住心中怒意,向萧冥问了一句。

萧冥目光闪动不定,明显处于思量之中,好一会儿后,才向韩立慢慢的问道:

“韩兄如此坚持下去,可让萧某十分为难了。我虽然相信道友神通深不可测,但现在这种情形下,也不可能真任凭这位仙子大模大样的离开的。我再问韩兄一句,此事是否还有商量的余地?”

“嘿嘿,若是冰魄道友可以将功法直接复制几份出来的话,我自然也懒得动手什么。但现在吗,韩某也只有勉强称量一下诸位的神通再说了。”韩立打了个哈哈后,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